第二十章 七天回魂夜

    虽然瞧见许鸣让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它实现得如此快速,宗教局倾尽全国之力,并且让我和杂毛小道走遍大半个中国都没有找到一根毛的邪灵教,居然会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出现了这就是他们消失不见的真正原因么?
    容不得我多想,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然后有人走了进来,瓮声瓮气地与许鸣说道:“外面来的那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晓得小佛爷藏身在这儿来?”即使面对着地魔这般恐怖的高手,实力并不算强悍的许鸣却是一点儿也不惊慌,他平淡地说道:“应该不可能,小佛爷他最近在进行献祭,护法之中可有教内一众高手掩护,还有那头本命金蚕蛊在,安保措施地魔大人你是最清楚的,怎么可能会出现意外?那些家伙过来,应该是因为别的原因吧?”
    听到了许鸣的话语,地魔不安的心也稍微地释缓下来,坐在了木柜旁边的椅子上,与许鸣随意聊了几句话,突然问道:“许鸣,你灵魂异变,又有南洋灵学研究最深入的黑巫僧班布上师加持了法力,早就已经超脱于那些家伙的控制之外,按理说你这样的人如果独自修行几十年,未来的道上必有你的一席之地,你为何要从了小佛爷呢?”
    面对着地魔的试探,许鸣不动声色地说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我则很清楚自己的方向在哪儿。”
    许鸣的话语里没有半点儿实质性的东西,十分敷衍,而地魔似乎没有了往昔那老谋深算的性子,并不饶过许鸣,而是继续追问道:“小佛爷到底要做什么,现在已经越来越明确了,每一个晓得的人都在恐惧,因为我们晓得如果他真的成功了,我们所迎来的不一定是新世界,或许是永恒的死亡,而能够阻止他的人并不多,你或许算是其中一个……”
    我听到这儿,心中不由得一阵疑惑,之前在邪灵总坛,地魔可算是十二魔星之中最挺小佛爷的一位,怎么这会儿他说的话,居然好像是在预谋叛乱一般;而往昔只是一个小人物的许鸣,却有着这般至关重要的地位?
    不管我这里怎么想,许鸣却直接截断了地魔的话语,淡然说道:“是黄公望让你过来的么?”
    地魔的气势弱了许多,低声说道:“谁派我过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难道没有一点儿自己的打算么?”他的嗓音低沉,话语里少了许多阴霾,而多了一些真诚的情绪,而许鸣则坚决地说道:“小佛爷到底想要做什么,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他现在是厄德勒的掌教元帅,我们所能够选择的,只有相信他,如此而已。”
    听到了许鸣这果断的回答,地魔没有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地说道:“小佛爷最近的脾气越来越差了,你不会……”
    他话语依旧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却表达了清楚,许鸣很爽快地直接应诺道:“好的,我晓得了,事实上我也不想去触霉头,你们想要做什么,那便去做吧,不过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只要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行了。别的东西,我也不会管。”
    地魔很满意许鸣的态度,起身与他又说了几句话,然后离开了院子。
    地魔一离开,我立刻从木柜里面出来,看到将地魔送出去的许鸣回转而来,我捏了捏拳头,淡然说道:“许鸣,能够给我解释一下,这个地方,到底是哪儿么?”许鸣瞧见我并不惊讶于地魔的出现,而是更加执着地追问,也不再隐瞒,而是直接说道:“这是世界的本源,时空的裂缝,光与暗的交接暗物质构成了天空,光明世界构成了基石,而灵魂与**的交界则构成了中间的一切存在……”
    我摇头,说听不懂,能够说点儿人话么?
    许鸣笑了起来,说这样跟你解释吧,说来你或许并不相信,但这个地方与邪灵总坛一样,是同样性质的存在,不过它更加特殊的地方在于它的入口无数,去处也无数,无数世界交汇融合在一起,无论是**,还是灵魂简单来说,你可以把它称之为“黄泉路上”!
    “奈何桥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三生石前无对错,望乡台边会孟婆你说的,是传说中的那个?”
    许鸣点了点头,笑了,说你也许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我大概猜到了,你也许是因为灵魂出窍,所以才会不由自主地游离到了这里来,因为世界规则的缘故,很多灵魂到了这里,就会被潜移默化,化作了无意识的亡魂,不过你我却不会,这个镇子上很多的家伙也不会,因为我们强大的神魂已经远远超脱了规则的限制。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儿骄傲,不过很快便收敛起来,朝着我笑了笑,说不过呢,如果你不能够很快返回自己躯体,七天之后,你永远就不能回去了。
    七天回魂夜?许鸣的笑容温温和和,然而在我开来却是那般的诡异,我的脑海里面立刻想起了一副场景,那就是我家门前搭起了一个灵棚,我躺在漆黑的棺材里面,我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而小妖和朵朵则在旁边哭成一片……天啊,一想到这儿,我直接抓着许鸣的手,说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我怎么才能够回去呢?
    许鸣凝视了我好一会儿,才悠悠说道:“凡事有因就有果,想回去,那也要明白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才行。不过如果你真的着急,镇西头倒是有一个老婆婆,她是一个职业接引者,我倒是可以带着你过去找她帮忙看看……”
    他从我刚才藏身的木柜子里面拿出了两个面具出来,这东西制作得十分粗糙,许鸣示范性地戴了上去,那是个面无表情的模样,不过跟我先前看到的那些人倒是有几分相似,许鸣告诉我,说要想隐藏住自己的身份,就需要带着个。我看着他,心中不由得疑虑重生,说为什么你们能够待在这里,而我却不行呢?难道……你和地魔都死了?
    带着面具之后的许鸣头上一团迷雾,隐隐约约,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模糊起来:“呵呵,我们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全部都是小佛爷的功劳,至于为什么,我就不告诉你了……”
    看见我将那呆板的面具给带上,许鸣准备带着我离开这里,就要走出门口的时候,我突然一把拉出了他,将一直存在于心中的那个疑问说出了口:“许鸣,你为什么……要帮我?”
    是的,许鸣是佛爷堂的人,也就是小佛爷手下的得力干将,他此刻要做的应该是将我的身份通报出来,然后找人将我给逮住,而不是将我带到屋子里面来躲避,甚至连地魔在旁边作为依仗,他都没有将我给点破出来,反而带着我去寻找重返阳世的希望,这事情实在是有些太诡异了,由不得我不怀疑。
    面对着我的提问,许鸣罕有地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久,他才淡淡地说道:“当初我和李致远换魂之后,你们并没有揭穿我,让我过上了一段平静而安详的日子,也感受到了一位伟大父亲的爱,这一点,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许鸣的话语让我陷入了沉默,当初关于揭穿和不揭穿许鸣这一点,其实我和杂毛小道还是存在过很多歧义的,后来也一直受到良心上面的自责,不过没想到许鸣此人至今,还记得此事,倒也让人颇多感慨。
    其实我和杂毛小道也没有做什么,只是选择不说,便让许鸣感激至今,或多或少,其实也是一种温暖。
    我们没有再交流什么了,除了屋子,又穿过外面的小院,朝着狭窄的巷道往西边走去。
    此时此刻许鸣的身手远远比在香港时要厉害许多,前后左右的打量和探寻做得都十分专业,而且他还能够有意地绕过主干道,专门朝着偏僻的小道行走,显示出他对于这边的熟悉。我们匆匆而行,突然头顶的天空一阵炸响,整个空间里便是一阵轰鸣,我看到许鸣一纵身便跳上了屋顶,我也跟了上去,朝着声源处望去,但见镇口那儿围着一大排的牛头,而在它们对面的则站着一个秃顶儿老头,似乎正在与其对峙呢。
    许鸣回过头来,瞧见带着面具的我一动不动地望着镇口,以为我有些害怕,于是安慰我,说别怕,这个镇子是泰山伯黄飞虎的地盘,他们不会闯进来的。
    泰山伯?我有些疑惑,说那个秃顶儿老头就是《封神演义》里面的黄飞虎吧?
    许鸣笑了一下,说哪能呢,他不是。唉,跟你说也说不清,走吧,我们快一点儿,要不然碰到厄德勒的人,到时候我可要被你给牵连了。他没有解释,带着我在镇子里上下穿行,而我还有些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能够扛得住汹涌牛头的家伙,难道只是一个无名小辈?
    b说:bp
    o_)o
    o_)o
    o_)o
    o_)o
    看到这个表情,你们会不会开心一点?

猜你喜欢: 《神级特工系统》 《叛逆枭雄》 《抗日之全能兵王》 《仙盟世界》 《盛宠之锦绣商途》 《重回东北1970》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