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应该是仇人

    若论我遇到过的亡命徒,这些来自奈河的水猴子可以算是第一等的角色,一旦生命受到威胁,也不管自己能不能等到生还的机会,它便不管不顾,直接将自己体内的阴火给点燃,然后引爆全身,给敌手一个最深刻难忘的记忆,而此刻也并不例外,当那巨大的鳄鱼将其吞入口中的时候,它的颈部也传来了两声闷响。 
    轰隆隆! 
    我曾经与奈河冥猿交过手,晓得这些看似弱不禁风的家伙一旦搏起命来,那是怎样的一个恐怖,然而当那两头水猴子在这畜生的体内轰然炸响起来的时候,我所看到的并不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而仿佛就像是那畜生稍微地打了两个饱嗝一般,轻描淡写得好似一点儿事情都没有。 
    无论在哪儿,世界规则通常都有一定的相似度,按理说体内的器官一般来讲都是最为柔弱的,而能够将这奈河冥猿的爆炸给消弭于无形,那这家伙外面的构造必然是更加坚硬,我脚步未稳,瞧见那些水猴子都发了狂,疯狂地朝着这条硕长的爬行动物蜂拥而上,晓得这些家伙也是急红了眼。 
    我的身子还在林间避让,听到旁边的星魔一声惊叫,低声喊道:“不好,陆左,这东西叫魔礼鳄,全身角质化,坚固无比,是奈河冥猿的天敌,平日里最喜欢猎食它们了……” 
    这时的我已经攀着那手臂大的垂落树枝,直接上到了离地四米的树枝上面去,附身一看,瞧见这条巨大的鳄鱼浑身均是黑色的厚重鳞甲,嘴如鹰喙,背上有三列发达的锯齿状脊稜均匀分布,在肋盾和缘盾间还有一排较小的鳞片,腹圆如龟,尾巴长而尖锐,形如骨鞭瞧这形象,可不就是当初我们在藏边天湖里瞧见的那剑脊鳄龙一模一样么? 
    不过与那一头身长仅仅只有五米的剑脊鳄龙相比,这一条简直就是个成年的大个儿,于此同时,这货也是凶猛异常,远远比那头被小妖所降服的小角色要厉害许多。 
    没有小妖和朵朵跟随,我并没有什么比较厉害的驯兽法门,瞧见在短短一瞬间,跟随着我们的这三十多头奈河冥猿有一小半都化作了血雨,而那条巨鳄却几乎不受什么伤害,所谓天敌,那就是说无论怎么拼命,都逃不过丧命的结局,既然如此,还不如多留点儿火种,好给咱带路。 
    如此一思量,我朝着星魔喊道:“你能让那些奈河冥猿都退下么,我来想想看有什么好的办法!” 
    这些水猴子虽然个个都十分丑陋,而且又是一身鱼腥,然而对星魔却着实不错,瞧见它们相继惨死,星魔也是心疼不已,听得我一说,她也是如释重负,将手指放在唇边,一声唿哨,将剩余的那近二十头奈河冥猿都给唤了下去,而没有了那漫天横飞的血肉遮掩,我直接一个纵身而跃,重重地砸在了那头剑脊鳄龙背上去。 
    自从领悟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的观想之法后,我对于此手段的应用也逐渐成熟,而在灵魂祭坛那一战,更是走上了巅峰,这一落,就仿佛一座山峦直接砸了下来,那头剑脊鳄龙便是再强横,也抵受不住这般的冲击,原本生龙活虎的它立刻一阵狂啸,整个身子都给我死死砸落进了泥土里面去。 
    这家伙身上的剑甲虽然是角质,但是却比那钢铁还要坚硬,披上这三列锯齿状脊稜,简直就是一头移动的兵器,还好此刻的我全身绷得紧紧,宛如石头一般坚硬,脚底虽痛,倒也无妨,听到这畜生哀嚎,一股巨大的劲力传递而来,我竟然有一种根本镇压不住的感觉,身子腾空而起,瞧见这家伙在泥地里一阵滚动,撞断了无数垂落扎根的树枝。 
    再次落地的时候,我抬起头来,瞧见一双闪着邪恶光芒的双眼骤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接着一片雪亮生出。 
    那是密密麻麻的一整排牙齿,雪白得让人眼晕,而此时此刻,上面还挂着许多血肉,都是来自于先前那些被吞进腹中的奈河冥猿。此物的咬合力恐怖到了极点,我若是被它给咬到,即便是行了观想之法,只怕也要断成两截去。不过面对着这样的对手,我倒也没有什么可以惶然失措的,我除了有这一身本事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养蛊人。 
    一个养蛊人到底有多厉害,其实最多的还是需要自己养的蛊毒来证明,我即便是再不务正业,但是也晓得这一点,当下脚尖轻轻一点,人朝着后面飞逸而去,然后猛地一拍胸口,大声喊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肥虫子憋了许久,一听吩咐,立刻透体而出,化作了一道金光,朝着这张得巨大的鳄口之中飞射而去。 
    而下一秒,这头狰狞凶猛到了极点的巨兽那疯狂摆动的身体骤然而停,巨大而硕长的前颚抵在泥地里,整个身子低伏着,一动也不动了。我后退了两步,用手撑着后面的树枝,长长地喘了一口气,想着刚才的拼斗虽然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但是个中玄妙,还真的是花费了许多功夫。 
    剑脊鳄龙一动不动,自然是肥虫子入侵了它的脑仁儿,将其控制住了。这是肥虫子多项本事的其中一种,经历了无数蜕变的肥虫子玩弄起这一招来炉火纯青,星魔躲得远远,瞧见这边没了动静,这才敢小心翼翼地走过来,诧异地看着臣服在地上的那条巨大鳄龙,小声问道:“陆左,你把它收服了?” 
    我点了点头,说是啊,差不多吧,对了,刚才我们这儿动静这么大,会不会招点狼过来啊? 
    星魔摇了摇头,说应该不会,虽然这接引树不断地变换位置,但是身处其间的凶兽其实就这么多,它们极其有那地盘意识,只要入侵它们的地盘并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一般它们都是不怎么理会的,按理说这儿也不会有,不过可能是这些奈河冥猿的气息使得这头魔礼鳄嘴馋了,所以才才会骤然儿出来。 
    我点头表示晓得,说我们要向前往彼岸,穿越生死河,走过阴阳界,重回阳间,还需要怎么做? 
    星魔一跃而上,在这剑脊鳄龙身上找了一块稍微平坦点儿的地方坐下,催促我道:“传说接引树掌控三界之间的通道,而每次当你在从这里到达彼岸去,附近都会有一条回家的路,如果你走对了,恭喜你,你回家了,如果走错了,那么你所面对的就是无尽的深渊或者吹灭神魂的罡风,或者是强大到让你根本对付不了的强大对手,只有真正有自信的人才会出现在这里,当然,所有的一切里面,最重要的,我想可能还是运气二字所幸这一点,你应该有。” 
    在星魔说话的当口,我也跳上了那条巨大的剑脊鳄龙背上,而其余剩余的奈河冥猿也跟着攀爬上来,一时间这货的背上挂满了东西,而它也由一头凶猛的野兽华丽变身为一位载重汽车司机,虽然不是我最喜爱的东风卡车,但是行走得倒也颇快,一声“去吧肥虫子”,哧溜一声就爬出好远儿去。 
    接引巨树的树冠横跨两岸,而它的树根则在河面上纵横交错,那剑脊鳄龙在树根上不断地跳跃攀爬,坐在它的身上其实并不比过山车轻松许多,不断地抛甩让我只有紧紧抓住剑脊,方才不会被掉落下去,而它溅起来的河水洒落在我的脸上,一股比冰还要寒冷的感觉则蔓延上来。 
    倘若不是那接引树和这条剑脊鳄龙,想要通过这浩浩瀚瀚的大河,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感觉天地一阵旋转,在那一瞬间似乎整个世界的法则都发生了改变……上是下、下是上,左是右,右是左,天地颠倒、阴阳转化,虽然在一瞬间我们都适应过来,一如常态,然而我却晓得我们已经走出了先前所在的世界,在这棵大树的庇护下,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一个全新的世界,它或许是幽府,或许是深渊,或许是我们从未有所知的世界,无人提及的地方。 
    不过这并容不得我们开心,因为我们脚下的那头剑脊鳄龙仿佛撞到了一堵墙上面一样,脑袋如西瓜一般炸裂,然后将我们所有的乘客都给甩飞起来,在一瞬间我抓住了星魔的手,然后另外一只手则抓住了一根树枝,并且紧紧抓住,让自己没有再继续飞出去。 
    当世界在剧烈的变化中停留下来的时候,我瞧见了一个秃头女人,她一口咬下了一头奈河冥猿的脑壳,将灰白色的脑浆喝进了肚子里,那莹蓝色的火焰在她柔美的樱唇上游绕,却伤不及她的分毫,当她瞧见了我的时候,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然而此刻,我的脑海里却响起了一个声音来:“我闻到了让我憎恶的气息,人类,我们应该是仇人,对吧?”

猜你喜欢: 《网王之沐染瑾年》 《我可能是个假刺客》 《鬼王狂妃别太野》 《苍天万道》 《吞天剑帝》 《第三局》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