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小黑天逞凶

    尽管被她残忍啃食的那奈河冥猿还在奋力反抗,四肢不断挥动,然而这并不影响我打量这个女人坦白说,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少数几个美丽到了极致的女人,脸蛋精致,杏眼樱唇,雪一样白的肌肤和匀称的身材,让人看着简直让人想要犯罪,尽管她这婀娜的身子已经被一整张绿色的树叶所包裹,但是却反而隐隐有一股欲言又止的诱人感觉来。
    尽管如此,但是瞧见她这标志性的光头时,我整个人都直接萎了这家伙,可不就是当初被大师兄给烧死的小黑天么?
    原来大师兄并没有能够烧死她,仅仅只是将其送回了原本来的地方啊?
    在我脑海里面响起来的并非是人言,而是一种意识之间的交流,是有内心而发出来的声音,而在这儿的语言以前虎皮猫大人曾经给我们演示过,那是一种不同于现今世界上任何的一种语言形态,也只要肥鸟儿那种妖人才能够学会,我放开了手,直接从树梢上面掉落下来,然后看着这个美艳到了极点的光头美女,小心地说道:“虽然当初你有对我下过手,但是将你送回来的,却并不是我……”
    我正在试图与她达成和平友好的协议,因为小黑天实在让人绝望的存在,而这儿可是她的地盘,这种环境的加成和完全的成熟体,真的要干起架来,实在很难说有胜算的地方,而且在这混乱之地,这般开打,实在是太招摇了,即使惨胜,后面源源不断赶来的神秘高手也能够将我给弄趴下。
    然而我的这般委屈求全并没有获得小黑天的谅解,她那美丽得宛若天上星辰的一双眸子里面闪耀着血一样的虹光,三口两口便将那水猴子脑壳里面的浆水吸干,一把扔开去,用白嫩的手背抹了一下粉嫩的樱唇,然后笑了,我的脑海里则响了起来:“嗯,很强壮的雄性,一会儿先把你给上了,再吃掉,那就美好了!”
    这声音刚刚落下,她的身子立刻化作了一道幻影,从十几米外的地方幻化而来,瞬间就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将拉得紧紧的星魔给一下子推到另一边去,右掌一震,小腹之下的气海一动,那阴阳鱼气旋则疯狂地催动起来,全身的劲气源源不断地顺着各大脉络聚集在手掌之上,然后启发了被封印住的恶魔巫手,带着观想之法,仿佛重炮出膛,朝着奔袭而来的小黑天狠狠印了过去。
    轰……
    双掌交击,这个世界仿佛都在颤抖一般,巨大的力量在两两逼迫之下,化作了回荡的冲击波,以风和力的形式朝着四周扩散开去,吹去无数残枝落叶,好些没有站稳的奈河冥猿直接在地上翻了几个跟斗,滚落到了一旁去。我也受不住小黑天这种汹涌而来的攻势,连退了好几步,反倒是那小黑天,她仅仅退了三步,脸上一抹潮红之后,再也无恙。
    不过她虽无恙,但攻势却是暂缓了一些,而旁边的星魔则心忧我的安全,直接吹响了玉笛,指挥着那些奈河冥猿充当炮灰,朝着小黑天攀附而去。
    经过剑脊鳄龙的一番撕咬,跟随我们前来并且还存活着的奈河冥猿不满二十,然而在听到了女神召唤之后,立刻兴奋地捶胸顿足,吱吱狂叫,在这世间发出了自己最后的声音后,朝着小黑天蜂拥而上。这些家伙按理说也是奈河一霸,但是这也是有对比的,它们的天敌剑脊鳄龙被那小黑天一招料理,脑壳碎裂成西瓜,而同伴则被当做了开胃小甜点。
    实力如此悬殊,使得它们就仿佛食物链的最低端,根本就没有任何生的希望,一上去就直接将自己体内的阴火引爆,只求能够伤害到那恐怖而残忍的光头美女半分。
    十几头奈河冥猿一齐引爆体内阴火的那种场景无疑是十分让人震撼的,这种光脚不怕穿鞋的悍匪作风把我直接给震撼到了,虽然与这些水猴子亦敌亦友,但是我也晓得它们其实也是一种智慧生物,然而就这般慷慨赴死,无畏无憾,心中也不由得多了几许伤感。
    现代人有许多家伙都是自谓吊丝,然而瞧瞧这些猴哥们儿,为了女神悍不畏死,这是什么精神?
    无数的血肉绽放,也有无数的阴火连绵,这些阴火因为它们日常食物的不同而颜色各异,有惨白的冷焰,也有蓝莹莹的光辉,也有的淡黄如菊,然而那激射而出的血肉根本就破不了小黑天那看似柔嫩、吹弹欲破的肌肤,至于熊熊燃烧起来的阴火,也仅仅只是将裹覆在小黑天娇躯外面的那一张巨大树叶给点燃,将这女性傲然的身姿给直接展现出来。
    几乎在一瞬间,我的面前一片火海,在这阴森的树荫之下显得是那么的显眼。
    然而当那小黑天脚步缓慢地从火焰中走出来的时候,却是那么的让人绝望。
    我们这边还剩下两个奈河冥猿没有冲上去,瞧见了从火光中走出来的**小黑天,对视一眼,呜咽一声,居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朝着来路狂奔而去没有人愿意白白送死,即便是真正的亡命徒,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时候,放弃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我终于晓得了为什么许多厉害的家伙在这儿有去无回了,别的不说,光一个小黑天在这儿镇守,都已经让人疯狂。
    瞧见自己的簇拥奈河冥猿几乎全军覆灭,星魔的眼睛在一瞬间也红了,她抽出了腰间的软剑,足尖轻点,人便直接冲了上去。星魔是那模特的身材和高度,而小黑天长得也是极高的,与她们相比,我反而有点儿还矮上了一点,瞧见两人交手,一边是软剑挥舞若天空繁星,一边是一身锦缎般的雪白塑造唯美,简直就是一场打斗的艺术。
    然而这所有的一些在满是水猴子尸身血肉的战场衬托下,又显得是那般的血腥。
    我一开始还心存侥幸,觉得当日七剑能够制得住小黑天,而大师兄更是凭借着一张火符将她打回原形,此时此刻的我并不弱于前者,甚至还远远超出,或许还有机会,然而经过刚才的那一掌较量,我才晓得刚刚出生的小黑天,和此刻的成熟体相比,那实力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那个时候的小黑天可是在般智上师、我和杂毛小道、七剑以及大师兄等一众高手的围剿下,方才陨落,而此刻,即便是有奈河冥猿的自杀敢死队,以及邪灵教的星魔在场,要想干过她,也实在是一件困难到极点的事情。
    最让人气愤的事情是,这娘们儿虽然长得跟人类一模一样,但是从思维上却是另外一个物种,根本就不把我们当做同类,也无法沟通,在她的心中只有进食和交配,一点儿沟通和解的可能性都没有。
    星魔抖落一把软剑,那招式简直就是繁花似锦,用来对付比自己弱的家伙,或者拍电影,那效果简直就是好极了,然而面对着小黑天这般恐怖的对手,却实在是有些难以为继,三两下便被逼迫到了另外一边,而就在小黑天正准备下了狠手的时候,我却也顶了上去。
    星魔不是对手,但是我却能够与小黑天战成一团,此刻的我一旦咬牙硬拼,其实也是一头凶猛的野兽,光凭着身体的力量,也能够勉强抵御得住这小黑天连绵不绝的进攻。
    我在正面牵制,而肥虫子也贼兮兮地从那头剑脊鳄龙的身体里爬了出来,它在黑暗中潜伏了一会儿,将自己的气息给收敛住,然后倏然暴起,直接朝着那**美女菊花盛开的地方射去。此招凶猛,乃肥虫子的成名绝技,然而小黑天并非人类,一向是无坚不摧的肥虫子此刻却战败滑铁卢,仿佛撞到了钢板上面一样,那种强度的撞击直接让它掉落下来,接着给一只圆润莹白的赤足狠狠一踩,直接陷入了泥土里面去。
    不过好在肥虫子是一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的一粒本命金蚕蛊,倒也不怯任何攻击,并无大碍。
    肥虫子失利,而身为蛊师的我失去了小妖、朵朵等一番助力,唯有咬着牙,凭着一身修为在前面顶着,星魔瞧见不利,上前来相帮,虽然顶过了好几波攻击,但是却给那不耐烦的小黑天三下两下,直接给拨挡到了一边儿去,身子重重撞在树上,一口气上不来,软绵绵地滑落下去。
    我战得辛苦,但是却并非一直饱受欺压,此时此刻的我已经拥有了傲视群雄的真正实力,即便是没有一种小伙伴的相助,凭着小腹之中的那颗阴阳鱼气旋、锤炼得如精钢的身体,以及将耶郎传承融会贯通的意念,即便是战不胜这家伙,却也不会死得太惨。
    而就在我们战得一阵酣畅淋漓的时候,突然从林子后方跳出了一个披头散发的老道人来,瞧见这儿的景象,他疯里疯气地大声喊道:“无量天尊,快看,这儿有个光屁股女人在打架呢!”

猜你喜欢: 《这个世子不靠谱》 《网游之进化战场》 《末世之无敌重生》 《我在聊斋当城隍》 《香火神职》 《重生之大当家》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