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山顶上有光

    这一句话缓缓说出来,我突然感觉到周围铺天盖地的攻击骤然一滞,恍惚凭空消失了一般。
    我仰起了头,循声望去,但见高台之上的黑雾骤然一清,原本状若癫狂的天魔整个身子缩成一团,跪倒在地,而原本盘坐于中心的那个黑影则缓缓地站了起来。
    尽管相隔百里,但是经过真龙洗礼的我,目力岂是常人所能比拟,不过即使我能够瞧清楚天魔的每一根头发丝,却也瞧不见小佛爷的脸孔,因为此时的他,全身都已经化作了千万光粒。
    不过那光粒暂时没有扩散,而是勉强地凝聚出一个人形来,面对着我,缓声说道:“阿哥,千年的轮回已经迷惑了你的心志,你沦落了,竟然堕落到和自己的仇人成为朋友,而与族人成为敌寇,迷失的路途上你越走越远,远到我都不敢认出你来。王不见王,千年以来我们从没有见面,而这是我们当年王城永别之后的第一次会首,那么我问你一件事情你可愿意与我一起,共同将这个肮脏的世界毁灭,重新缔造一个新的时代,新的王朝?”
    他缓慢地走到高台边缘,充满诱惑的口吻说道:“若能,我还是可以奉你为主,你依然是我的王这是来自武陵王的承诺!”
    我瞧着那随时都有可能幻化的光芒,那无数的光芒勾勒出了一张模糊的脸,与我心中永恒的记忆一一印对。
    一股莫名沧桑的情绪骤然涌上心头,我双目一红,不由自主地愤怒大喊道:“不!我才是王,我才有权力决定一切,你不能违背我的意愿。住手吧,如果你将毁灭带临这个世界,跟我们世代为敌的深渊,又有什么区别呢?”
    “呵呵,果然,固执又冥顽不化的老家伙,就是这么无趣啊!”
    那团光芒发出一阵奚落的笑声,接着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傲然地说道:“阿哥,这是我最后叫你一声阿哥。从此刻起,我以武陵王的名义宣布,与带翅膀者为伍的你将永远失去王的尊位,我会取你而代之,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我将毁灭这个肮脏的世界,也会在废墟中重新创造这个世界,我是天上的父,世人都尊我的名为圣,我的国将会降临,而我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这声音恢宏而庞大,在山谷之中来回震荡,如洪钟大吕,让人心头震撼,而旁边的邪灵教众人则与他一同,念起了这段经义语。
    我瞧着周围疯狂跪拜的人,忍着疼,将震镜祭出,朝他兜头照去:“装什么神棍?滚你妈的蛋!”
    “不!”
    世间的一切仿佛都被隔离起来,蓝光附体,那光团里面传来一声愤怒的大吼,不过旁人似乎听闻不到,随着那光团渐渐消亡,小佛爷那念诵经义的声音渐渐淡去,那祭台之上回复了黑暗,然而四周那慷慨激昂的声音却一阵高过一阵,人人都疯狂地念诵起小佛爷临行之前的话语,伏地跪拜,欢庆新神降临。
    我感受到了小佛爷的离去,虽然刚才的那一下有些效果,但是未竞全功,那些光芒也并非湮灭,只不过是由光转为暗,然后在这一段过程中他获取比核变还要巨大的能量,如当日伦珠上师划破虚空一般,离开了此处空间。
    我感受着这种神奇的变化,然而胳膊一阵疼痛,扭头过去,瞧见雪瑞一身是血地撞入我的怀里,附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事不可为,保全性命最重要,趁他们发狂,欢送小佛爷离去,我们赶紧逃吧!”
    她的话提醒了我,环目而望,除了无尘道长还在傻乎乎地看着祭坛之外,就只有我和雪瑞没有跪倒在地,显得那般的刺眼。
    此刻场中的所有人都在欢庆大轮回术的成功,这种宗教性的狂热使得他们暂时忘记了与我们的搏杀,然而一旦回过神来,他们会一瞬间将我们给淹没的。思及此处,我来不及多想,滑步而过,一把拉着愣住了神的无尘道长,朝着峡谷口出冲去。
    逃命远远比进攻要更加迅疾,此念一动,我们便已然奔跑到了几百米外,一路冲到了先前遇伏的山口来,而这个时候已经有人从那种恐怖的狂热中清醒过来,首先是天魔,虽然隔了一个弯子,但我还是能够听到他在大声地下着命令,吩咐那一众手下前来追击,并且再次将这地下的法阵开启,务必不让我们逃离。
    我下意识地看了周围一眼,无尘道长背部有好几道婴儿嘴唇厚的伤口,左手耷拉,脚也受了伤,一瘸一拐的,而雪瑞也一身是血,白净的小脸上也多了好几道剑痕,可见刚才的战况到底有多么惨烈。
    在刚才那般的情况下,我们三人还有命逃出来,已然是万幸了,此刻精疲力竭,也不可能回头再去拼命,于是连拉带扯,夺命狂奔,终于在那熊熊烈火的法阵启动之前,逃离了峡谷。
    出谷之后,我们也顾不得许多,没命地往前跑,而些邪灵教的追兵这一回却是动了真格,一直都追辍在身后不远处。
    绕过了几道山梁子,暂时避开了敌人的视线,雪瑞舔了舔嘴唇,朝着我喊道:“陆左哥,这样不行,我们很快就要给他们追上的。这样,一会儿你们上山,而由我来将他们引到洞穴里面去。”
    我犹豫地看了一眼雪瑞,这个一身是血的小姑娘表情坚毅,不过我还是断然否决了,说你先走,这后面的追兵,我来对付。
    雪瑞又急又气,指着我小腹处的窟窿大声说道:“你逞什么强啊,肠子都要露出来了,真要来一个人,你能撑多久?听我的,我熟悉这儿地形,回去又有我师父呢,一定会没事的,倒是你们,上山之后危险重重,你可一定要活着,知道么?”
    这法子本是蚩丽妹的安排,想到那个泡在虫池中的女人,我稍微有些心安,点了点头,说那行,不过你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有事……
    我说着话,瞧见雪瑞朝着我抱来,一不注意,给她紧紧搂住,蜜色嘴唇朝着我吻来。
    向来淑女的雪瑞这猛然一下的举动吓了我一跳,连忙稳住她,问这是干嘛?雪瑞一脸鲜血,然而此刻目光迷离,却显得格外圣洁,呢喃着说道:“星魔姐姐可以,我也想要呢……”
    这话儿说得我一阵苦笑,连忙推开雪瑞,呸了两口血水,说别说了,晦气,雪瑞,你一定要活着,要不然我就算是苟活了一条性命,也会很不开心的!
    听我说得心痛,满脸娇羞的雪瑞顿时就不好意思起来,也下意识地离开了我一点,深吸一口气,笑容灿烂地与我挥手,对,对,让我们回去再见,一定会重逢的。
    时间紧迫,来不及什么生离死别,我与无尘道长开始朝着山上跑去,狂奔了几分钟,我扭过看去,瞧见一身白衣的那个少女正带着一大群邪灵教疯狂的苦修士,朝着五毒穴那边奔去,她对这儿的地形十分熟悉,不断地上蹿下跳,将那些人给耍得团团转,然后隐没在了我们的视线尽头。
    当然,除了追逐雪瑞的,还有一小队人马竟然还是朝着山上追来,我也来不及有什么感悟那别离的伤悲,与无尘道长相互搀扶,朝着白山之上跑去。
    上山的过程并非一路顺风,许是我们浑身血气的缘故,不断有野兽和恶灵从林子里窜出来,朝我们疯狂进攻,这些东西奇形怪状,跟人世间任何已知的物种都有不同,而且如果是实物,那么大部分都是蓝色的血液,我甚至瞧见有好几个矮骡子在树林边缘徘徊。
    不过这些家伙最是狡猾,晓得这种等级的战斗并不是它们能够参与的,只是远远地瞧了一眼,便不再靠近。
    所有胆敢来犯的家伙,大部分都有肥虫子所料理,瞧见我这一身的伤,肥虫子也显得格外暴戾,往往那些家伙有所异动,它便嗷嗷地冲上前去,而至于恶灵之类东西,则差不多都给我那恶魔巫手给直接度化,烟消云散。
    这白山下方倒也还是生机勃勃,然而越往上走,植被越是稀疏,而生气越来越少,黑雾浓密,岔道却是越来越多,我牢牢谨记着蚩丽妹的吩咐,遇道便往左走,毫不犹豫。
    如此马不停蹄地足足跑了好几个时辰,走走停停,期间交手无数,终于感觉到身后的动静再也没有,而一直咬在我们屁股后面的追兵,也消失无踪了。
    人如弹簧,在压力的消失之后,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欲死的疲倦,无尘道长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道边的岩石上,继而直接躺了上去,我踢了他几脚,没有动静,索性也不叫了,挨着他躺了下来,感觉黑暗像潮水一般,仿佛就要湮没了我的意识。
    脑海里一阵模糊,吓得我赶紧深吸了几口气,听到耳边好像有人在说话,下意识地增大了嗓门,问无尘道长到底跟我说了个啥。
    那老道士转过头来,满是鲜血的手一把搭在我的肩膀上,羡慕地喊道:“我说刚才那个小姑娘真不错,比先前那个高个儿好多了,内敛、高贵、天真、纯洁……最重要的是她说话不像是小娃娃!”
    我点头,张了张嘴,却没说话,而无尘道长伸手过来勾着我的肩膀,说小兄弟,人要懂得知足,要懂得珍惜,要不然到了老光棍的时候,你就会后悔的咦,那里有光啊!

猜你喜欢: 《魔法师和他的猫》 《宠婚烈爱:超能天后来袭》 《墨少,亲够了吗》 《重生游戏大佬》 《擒盗妃》 《摇尾gl》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