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众星的陨落

    符钧也只是奉命而来,所知不多,而当我们来到峰顶大殿,见到宗教局外联办和青城山的求援人员,听他们说起由来时,方才晓得大概。
    十一月中旬,邪灵教掌教元帅小佛爷带领三百邪灵高手,突袭了号称天下第五洞天福地的青城山,堵门而战,激战三天三夜,整个青城山上的五阁八寺十二观,损失惨重,只要是修行者,就几乎没有几人生还,而坐镇其间的梦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大师,三位兵解成仙的鬼仙均与小佛爷一战而亡。
    邪灵教攻克青城山之后,不理前山景物,而是将后山劫掠一空,尔后将仙脉斩断,使得此洞天福地直接脱离青城,遁入虚空,以报当日邪灵总坛之仇。
    此役一出,天下震惊,要知道天下宗门,除了那虚无缥缈之地,便以茅山、青城以及龙虎山的实力最为顶尖,这青城虽说佛道儒三教并立,并不一统,未能上行下效,然而却能够与茅山、龙虎并立,倘若论上综合实力,未必会比这二者差,而且虽说梦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和尚这三位大师是兵解成仙,但这鬼仙也是地仙的一种,能够勘破世间规则,跻身天下顶尖人物之上,却不想在小佛爷面前,却是一战而殁,实在是骇人听闻。
    经此一役,青城气运断绝,剩下的骨血也都只是一些出外的、和在朝中效力的弟子,不过邪灵教也并不好受,大量叱咤风云的门内精英被当做炮灰一样,把命交代在了那里,如此说来也只是惨胜。
    不过说是惨胜,我却想起了在鬼镇那儿遇到的事情,一问,才知道邪灵教十二魔星中顶尖的天魔在与那重瞳子交手的时候跌落山崖,生死不知。
    听到这消息,我们个个都是面面相觑,别人或许不了解,但是在我们这一个屋子里面的,都晓得此刻的邪灵教外忧内患,小佛爷手下异心纷起,以左使黄公望为首的一众高手甚至开始筹谋推倒小佛爷,重立掌教元帅之事来。
    然而小佛爷的上一世既然是创教老总沈浩波,那么岂能让这大权旁落,我们晓得他自有手段,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他重返人世的第一步,竟然是驱使一众心怀异心的手下强攻青城山,将这些人给耗在了残酷的战斗之上,如此一来,既能灭门立威,又能够将内部的反对力量给一点一点地磨尽。
    只是那天魔可是当初主持他转世重修大轮回术的主持,却没想到也被小佛爷给坑在了青城山上。
    这个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竟然表现得如此凶悍?
    此番前来报信和求援的三个人,两个是宗教局外联办的工作人员,一个总局的、一个西南分局的,还有一个身上有伤的小沙弥,却是泰安古寺的,他们的老祖宗酒陵大师便是青城三大地仙之一,是个非常有趣且嘴碎的大和尚,跟陶晋鸿也有些交情,所以此番前来,哭声悲恸,求着茅山能够伸出援手,帮青城报仇雪恨。
    诸事帮与不帮,怎么帮,帮到什么尺度,这里面的门道很深,稍有差池,说不得这茅山也要赴青城后尘,遭了那灭门之祸,所以陶晋鸿虽为地仙,但是却并不能凭着自己的喜好而一言决断,于是也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这小沙弥是青城一役少有的生还者,被茅山诸位长老好是盘问了一番当日的战况之后,让他先离去,静待结果。
    那小沙弥临走之前,朝着高堂之上的陶晋鸿结结实实地磕了九个响头。
    这是了不得的重礼,嗑完之后,他几乎晕了过去,而堂前也留下了斑斑血迹。
    宗教局的人也被领了下去,现如今茅山在朝堂之上的发言权越来越重,他们倒也不敢催什么,只是声声悲切地恳求着陶晋鸿以天下苍生为念,一定要将那一伙邪教徒给一网打尽,绳之以法。
    这些人离去之后,茅山上最有发言权的一伙人围在了一起,而我也被邀请加入其间,经过了众位长老团一番激烈的讨论,最终由掌教真人宣布,茅山会派出两队人马前去川蜀,一队由传功长老邓震东领头,而另一队则只有两人,那就是杂毛小道与我。
    至于陶晋鸿,他则需要坐镇其中,防止被人摸了后院要知道对于邪灵教让他们痛恨的门派并不是青城,而是茅山;最让他们顾忌的个人,便是陶晋鸿。
    我并不介意自己也被分配了任务,因为当初我曾经答应过蚩丽妹,以及看守阴阳界的那个神秘人物,这件事情,我也有着相当重要的责任。
    从峰顶回来之后,我们就开始收拾行装,而朵朵则吵着要去跟包子告别。
    经过这些天的一起玩耍,包子已经和朵朵、小妖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这是手帕交,最为纯真,不过当那小姑娘过来的时候,脸上却洋溢着欢乐的表情,一问才知道她也将要跟着自家师父一起出山,一起的还有杂毛小道的小姑萧应颜。
    这是包子自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出外,她高兴得要死,不停地拉着朵朵转圈圈儿,虽说不能跟我们一起,但是小姐妹俩儿也约定好,到时候在青城脚下见面,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此战危急,容不得许多耽搁,我和杂毛小道两人最为轻松,所以在收拾完毕之后,并没有等待大队人马,而是提前离开了茅山。
    跟随我们的是那个西南局外联办的人员,叫徐墨米,三十多岁,是个十分精干的角色,这些年来赵承风掌管西南局,虽然有大肆地提拔亲信,但是也发掘出不少的人才来,他便是其中一个。对于我和杂毛小道,他自然是认得的,一个是茅山盛传已久的下一任掌教真人,而另外一个,跟他们局长平级。
    这样两个人过来,他已经是大喜过望了,出了茅山之后,直接安排在附近的军用机场,带着我们一路南下,朝着西南疾行,一路上还跟我们不断地讲解起后面的局势来。
    青城被围,最先晓得消息的就是西南局,赵承风去职之后,现任的西南局大档头出自青城山太清宫,听闻此消息之后自然上心,一边上报求援,一边调兵遣将,前去围堵。
    不过邪灵教高手众多,领头的小佛爷更是英明神武,西南局虽然卧虎藏龙,但是却也没有可堪能与之匹敌者,不过拼不过修行者,但是作为有关部门,却还有另外一项利器,那就是军队。当时西南局立刻联系了锦官城军区,组建了一只极有针对性的特种打击部队,然后随着前往,然而在青城山下却被迷雾阻拦,几千人在山外鬼打墙,无论是谁,都解不开这法阵。
    直到那仙脉被斩,天地震动,迷雾这才渐开,再上去,便只能够收拾残局,别无他用了。
    不过西南局哪里肯吃这亏,高手尽出,一直四处盘查追踪,这才在西部大凉山一带找到邪灵教的影踪。
    宗教局不怕普通的邪灵教,因为他们除了有人,还有枪有炮,有直升机,怕只怕类似于小佛爷这般的顶级高手,军队一旦被那样的凶人近了身,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备之力,而我们的加入,则使得他们拥有了对顶级人物的牵制力量,除此之外,他们还派人前往藏区求援他入茅山的时候,得到的消息是布达拉宫不会介入此番争斗,但是日喀则的喇嘛却会派出高手过来,封堵川藏之线。
    一路疾行,那军用飞机虽然颠簸,但是我们在路上仅仅耽搁了两个多小时,便到达了锦官城,接着马不停蹄地直接前往西南局总部。
    因为路上有过联络,所以我在总部见到了老熟人,就是曾经一起出过几次任务的杨操,此时的杨操已经是黔阳那边分局的一个负责人了,不过因为我的缘故,所以被紧急抽调到了这儿来,负责与我们的联络工作。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话儿不但适合杨操,也适合我与杂毛小道。
    当年黄鹏飞身死,杨知修震怒,而我被栽了黑锅,和杂毛小道是两个被四处追杀的逃犯,杨操虽然职位不高,却四处为我们疏通,而如今他升了官位,我和杂毛小道则闻名天下,直与那天下十大高手齐名,回首往事,几多唏嘘。见面之后,杨操神情黯然地告诉我,说此役中秀云和尚身死,据说是被小佛爷一掌破开头颅,残忍地吞食了脑浆,至于道人王正一,却因为家中有事,没在青城山而逃脱一命。
    听闻这消息,我神情一阵黯淡,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往自己肚子捅上一刀的胖大和尚。
    本以为能够有重逢言欢的时候,却不料如今已是天涯永隔了。
    这边说着话,以前鬼城一案中的那个董组长走了过来,对我们恭敬说道:“陆巡视员,萧道长,局长请两位直接过去。”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极道苍狼》 《时空古董商》 《私人科技》 《抗战之我的纵横人生》 《金牌县令》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