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恐怖的岩洞

    在后面巨大的危机笼罩下,没有人会对逃命的命令有什么意见,而我也明确表示了要下去救人,所有人心理上的负担也就落下来了,于是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大部队紧张而有序地撤离了,而我则在小妖、朵朵的陪伴下,与杂毛小道一起慢慢摸到了下面的河涧处来。 
    后面巨兽愤怒的嘶吼依旧还在持续,虽然隔了好几个三头,但是巨大的碰撞声却不断地传来耳中,十分清晰,不过杂毛小道既然说了自家的黑狗不会输,我暂时也不会操心太多,而是小心地打量起这处让二十多人迷失的地方来。 
    这是一处隐藏两山交接的山谷河涧,几十年前这里或许还有水流经过,然而因为河流改道或者断绝等别的缘故,现在这里便只有一块块狰狞古怪的岩石,而那道石缝则正处于河涧的左边,呈现出一个细橄榄的形状,长越好几丈,最窄的地方只能容一个拳头,而中间部分则可容两人有余,典型的喀斯特地貌。 
    这样的地方我在家里面也常常有见,它通常是一个溶洞子的入口,不过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是,这儿时不时就会刮起一阵疾风,由外而内,有时候还会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凭空生出来,倘若不是我们紧紧抓着坡边的树木,只怕也要给拖入里面去了。我们压低身子,下到了河涧旁边,当一阵吸力渐渐消逝于那黝黑石缝之中的时候,我扭过来看杂毛小道,说有没有感知到法阵的气息? 
    他摇了摇头,说没有,倒是闻到一股古怪的腥气。 
    小妖抱着胳膊,点头说对,里面有一个天天在烂泥里、滚来滚去的家伙,恶心死了,要不然我们别去了,说不定又是个陷阱呢? 
    我苦笑,说那个娄处长虽然居心不良,但是好歹也是组织里面的同志,我们既然做出了承诺,在战时背弃诺言,弄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不妥;当然,你们实在讨厌他,但是那二十几个战士却都是无辜的吧,还有杨操,这哥们在我们当初落难的时候,可没有少帮助过我们,做人总是需要感恩的,要不然跟畜牲又有什么区别呢? 
    小妖最怕的就是我教育人时的啰嗦,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好啦好啦,晓得了,真啰嗦,救人去吧。 
    我们两个这边的讨论还没有结束,杂毛小道便已经紧握着雷罚,走到了那道裂缝口子的边缘处来,一边抓着旁边的石壁,一边低头朝着里面望了一眼,而就这整个时候,里间骤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吸力,我们身边的石头腾空而起,朝着里面倏然而去,这飞在空中的石头力道很大,杂毛小道也不想硬拼,闪身让过,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浮空而起的朵朵突然毫无征兆地身形移动,朝着那黑黝黝地洞口处飘去。 
    “朵朵!”我吓得一声大叫,下意识地伸手过去拉她,然而终究还是差了一步,错身而过,根本就摸不到她的小手。 
    事情发生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根本没有容得让人有半点反应的时间,我瞧见朵朵化作了一道白光,直入内里而去。 
    仿佛潮汐,有起便由落,当朵朵被吸入里面去之后,那股让人神魂恍惚的吸力便骤然消失了,我们三人对视一眼,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便冲进了那石缝里面去。 
    这口子处十分潮湿,表面上还长有青苔,我走得急,一下子就滚落了下去,在翻了三两个滚儿之后,我终于将自己身体的平衡调节好,顾不得珍惜法器,将右手上的鬼剑往旁边缝隙里面一插,止住了坠势,而旁边杂毛小道和小妖的身手则就灵活许多,稳稳地站在了那滑溜的石头上,一动不动。 
    因为不晓得这股吸力什么时候又会出现,我也不敢久留,翻身起来,眯着眼睛朝下面看去,瞧见再往下几步路,就会有一个三四米高的坎,而下了这道坎,里面则是一个幽暗而深长的甬道,目光所及之处,并没有瞧见朵朵的身影,想来是被那股妖风给吸入里面去了。 
    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情况? 
    事涉朵朵,我心中难免有些焦急,直接抽出鬼剑,跳下了刚才瞧见的那一个石坎,双脚落地,脚底发出一声声的脆响,我差一点儿崴到了脚,低头一看,瞧见这儿铺着浅浅一层的白骨,脚边还有一个灰白色的骷髅头,历时并不久远,那黝黑色的眼眶里面还有几条红黑色的虫子在爬动。 
    杂毛小道和小妖相继落在了我的身边,小妖与朵朵的感情最深,马不停蹄地往前面冲,而杂毛小道则郑重其事地抓着我的肩膀,沉声说道:“小毒物,凡事需冷静,头脑一热就容易发烧,于事无补,只有坏事!” 
    杂毛小道的警告说得极对,乖巧可爱的朵朵是我们所有人的心头肉,她一出事,大伙儿的心头都有点儿慌乱,不过关心则乱,如果真正失去了冷静的头脑,那么就只会顺着敌人的思路去行动,走一步看一步,对事情一点儿帮助都没有,说不得还将自己给栽了进去。 
    我点了点头,深呼吸,然后冲他笑了笑,说好的,我先行,你押后,不要给人抄了后路。 
    大步向前,快速往甬道里面奔跑的我脑海里不断思虑着,心中也大概明了了许多,在回奔的必经之路上出现这么一个古怪的地方,想来这跟邪灵教脱不了关系。 
    如此一来,情况的确还是让人担忧,甚至之前所有的线索都有可能只是那邪灵教预先留下来的诱饵,所为的,也就是引君入瓮吧? 
    越是这般想,我越感觉到自己的对手不但强大,而是还是一个真正理智而冷静的家伙,他已经讲自己隔离于尘世,站在九天之上,俯身布置起这一盘棋局了,而这世间有资格跟他下棋的,恐怕没有几个吧? 
    至少,目前为止我还是没有资格作为他的对手。 
    甬道并不算长,我们很快便来到了尽头,听到小妖已经在前方与人打成了一片这么快就交上了手? 
    我的全身一阵兴奋,一声大叫,冲出甬道,四顾一瞧,但见这一半水潭一半河岸的巨大空间里,哪里有半个人?没有邪灵教众,那小妖在跟谁打呢? 
    我低头一看,却瞧见有四五个足有磨盘那么大的黄绿蜘蛛正围着小妖。 
    这些蜘蛛体型硕大,葫芦一般的身子在八条腿的支撑下迅速有力地飞快移动着,它们借助着空中密布的丝线变换身形,时而跳入头顶,时而又出现在身后,当它们整个儿缩成一团的时候,我能够看到它们背上的花纹汇聚到一块儿来,分明就是一个沧桑的老人面孔,那嘴巴、眉毛、眼睛、鼻子的轮廓都显得十分清晰,额头上方还有头发图案,特别是那漩涡一般的黑色眼睛,让人看在眼里,浑身冰寒,说不出来的难受。 
    这些磨盘大的蜘蛛一边拿两只锋利如刀的前肢来戳小妖,一边口中还吐着丝,想要将小妖给缠住,包裹其间,而小妖拳打脚踢,将这些家伙给挡到一边去。 
    小妖乃麒麟胎孕育而成,一身玉肌冰骨,刚柔并济,那小拳头上面蕴含的力量我也是清楚的,等闲之辈可受不住她这几记花拳绣腿,然而这些魔鬼蜘蛛却是十分难缠,甲壳包裹的身躯仿佛是用精钢铸就的一般,一拳两拳,只是铛铛作响,而那修长的节肢则如斩马刀一般锋利,攻击的方向古怪无比,一时之间,竟然将小妖给缠得死死。 
    不过小妖哪里是这么容易欺负的,她锐气一挫,立刻变得十分暴怒,一脚将一头魔鬼蜘蛛给踢到了远处的深潭去,小手一招,那九尾缚妖索立刻出现在手上,使劲儿一绞,立刻有一头魔鬼蜘蛛八条节肢给捆得紧紧,动弹不得。瞧见小妖被人围攻,我也是一肚子的怒火,抬手便是一挥,那头被束缚住手脚的蜘蛛背上立刻一道碧绿光华闪现,接着石中剑发威,那东西便喷射出一股蓝色浆液,软趴趴地跌落在地。 
    我和杂毛小道跃下了水潭边的岩石地上,加入了战圈之中,我朝着小妖问道:“朵朵呢?” 
    小妖指着我们的头上,说不清楚,不过应该在上面。 
    我抬头一瞧,看见头顶巨大的洞穴之上到处都是垂落而来的钟乳石,除此之外,还有厚厚一层的蜘蛛,将整个洞穴给封得严实,我瞧见上面有一个又一个人形巨茧,想必都是被拉扯入其间的,不过让人有些好奇的是,光这些魔鬼蜘蛛,未必能够产生那种恐怖的吸力,以及将娄处长、杨操等二十多人料理干净。 
    不过此时也由不得我多想,但见那蜘蛛上面,不断地巨大的魔鬼蜘蛛跳下,朝着我们这边袭来。 
    我手起剑落,与小妖、杂毛小道形成三角形,在潭边酣战着,一时之间,那魔鬼蜘蛛损失无数,正感觉希望临近之时,突然我的余光处瞧见小妖的身子突然一歪,仿佛被巨力拉扯一般,朝着潭中跌落而去,与此同时,她口中也喊出了一声惊呼:“啊……”

猜你喜欢: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穿越时空的斩魄刀》 《娇萌鬼差》 《完美至尊》 《香爱》 《神豪的肆意人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