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龙剌见王上

    娄处长的身子高高飞起,然后重重地摔落在了我的脚下,然后大股大股的鲜血从他的身下弥漫出来,将这周围的好大一片地方浸染,我低下头,正好与他苍白的脸相对,瞧见他的眼睛中闪过了糅合着慌乱、恐惧和忿恨的复杂情绪,而在最后,消弭于无形。
    娄处长的眼神涣散了,接着身子僵直,一口气都没有吐出来,人便已然死去。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一句话,没有为自己这一声,作任何的注解。
    娄处长死后,摸在怀里的右手垂落,有一顶红铜打造的精致小灯罩滚落了出来,我凝目一看,见到里面竟然有两朵莹蓝火焰幽然闪烁,却是我们之前已经商定好不要去碰触的天龙真火,也就是杂毛小道口中的魂火钥匙。瞧见这东西,我立刻明白过来,原来当我们所有人都在查探出路的时候,这个家伙竟然悄不作声地前往了真龙骸骨的龙头处,将那天龙真火给盗取了去。
    这事情做得实在是有些龌蹉,杨操和我的脸色立刻变得一阵严厉,然而当我们抬起头来,看向那个下手惩罚娄处长的黑影时,那负责警戒的士兵瞧见这这边的变故,将手中的枪支举起,毫不犹豫地就朝着那杀人者开去砰、砰、砰!
    爆豆一般的枪声在这偌大的空间中响了起来,回音震耳欲聋。
    这些士兵个个都是百步穿杨的神枪手,虽然光线不强,但是却这并不影响他们射击的准确性,弹幕几乎在一瞬间就将那个黑影子给淹没了,然而让他们惊讶的,却是那个黑影子居然一动也不动,只是微微地将右手举起来,接着那些子弹仿佛打到了空气中一般,消弭于无形。
    不但如此,这枪声还惊得我们头顶上一阵奇异的声音,抬头看去,却见有许许多多拳头大的猪嘴蝙蝠朝着下方扑来,似乎要将这些闹出巨大动静的罪魁祸首给赶出去。
    而就在这一片混乱之中,我瞧见了那个矮小身影的面容,虽然与我记忆中的有着很大的差别,但是我却一眼就认出了他来,惊喜地大声喊道:“龙哥?”
    在一阵枪击的硝烟过后,黑暗中走出来的那个矮小身影,却正是镇守耶郎西祭殿的侍卫长龙剌,此刻的他,与放出刚刚从冰寒泉眼里面钻出来的冰尸有着很大的区别,一身带帽黑袍包裹的他身后背着两把并不算长的铜剑,头上用黑布包裹一圈,很传统的老苗子包法,一丝不苟的僵硬脸孔上面有些微须,不过却并非当年的僵尸模样,除了有些刻板,几乎跟正常的人类没有多少区别。
    此时此刻,应该就是千年前那个耶郎大王朝侍卫长的真实面容吧?
    还别说,平心而论还真的有点儿帅呢。
    虽然龙哥这小四的身高还真的是硬伤,但是他全身魁梧,站在我们的面前,却有一股宛若山岳的气势。
    杂毛小道对我的经历了如指掌,一听到我这一声“龙哥”喊出口,立刻挥舞着手,喝令那些士兵住手,不要开枪,是自己人。其实不用杂毛小道喝止,枪声已经停了许多,他们倒不是看在我们的面子,而是头顶上那成百上千的猪嘴蝙蝠蜿蜒而下,实在是吓人得紧,任何东西,一旦密集到了一定的程度,便有着一种无形的威慑力,那些士兵下意识地聚集在一起,瞧着头顶上不断盘旋的蝙蝠,心中发麻。
    除非带了喷火器,不然面对着这样密密麻麻的蝙蝠,这些身经百战的士兵谁也没有办法面对。
    任何事情,在生存面前都是浮云,这一点讲得实在是一点儿荣誉感都没有,但是当杂毛小道一声吩咐之后,却也没有人再扣动扳机这便是恐惧的力量。
    龙哥缓步走上了前来,瞧了一眼头顶上如乌云压顶的巨大蝙蝠群,此间空旷,而这些乌央乌央的蝙蝠差不多有几万、十几万那么多,一时间给人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充斥着这些蝙蝠一般,他也不理会,而是径直走到了我的面前来,推金山、倒玉柱,轰然跪下,径直给我伏地而拜,口中朗声说道:“侍卫龙剌,拜见王上!”
    龙哥喊得坚决,不过我却受之不起,连忙上前将他给搀扶住,说龙哥、龙哥,哎哟,这可使不得,我现在根本都还没有开始觉醒呢,也不是你的王,咱们平辈论交便是了……
    我的谦虚并没有得到龙哥的响应,就连我扶起他的身子,也僵持在了一半,不得动弹,不过他还是缓缓地抬起头来,平缓地说道:“三年之前,我初见到你,的确有些失望,不过现在的你已经有了真龙之气,而且还有寓言中的终极符文……当然,这都还是小事,主要是你们刚才的谈话,我已经听到了,你还是没有变,和千年之前一模一样,这样的王,才是我所要一直追随的……”
    他说得平淡,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一股让人澎湃的力量,先前那些穴居人的背叛,让我的心头伤口淋漓,然而龙哥的这一番话却让我满心温暖,眼泪水都要流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抱着龙哥的身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坚定地说道:“好,既然如此,我接受你的效忠……起来吧!”我将龙哥扶起来,他那僵硬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说我在腐朽的躯壳里等待了千年,终于等到了即将到来的今天,从此以后,我将护翼在你的左右,重新成为你的侍卫!
    龙哥的承诺让我心花怒放,这位哥哥什么级别,当初邪灵教四大外门鬼面袍哥会坐馆大哥张大勇猛不猛,龙哥一只手就给灭了。虽然那也是因缘际会,但也代表了龙哥的实力,此时的我,面对龙哥并没有太多的压力,但是别人呢?
    总之,我感觉有一个天下十大高手级别的强大助力在身边,走路都敢横着来了。
    看到龙哥前来,朵朵也围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龙叔叔,火娃呢,它在哪儿,我们想它了!”看到朵朵,龙哥波澜不惊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轻声说道:“它看家呢……”
    虽然火娃不在,但是龙哥的加入让我信心倍增,不过当下要解决的问题,却是头顶上那乌央乌央的蝙蝠群,这些兽不兽、鸟不鸟的畜生已经开始朝着地面上的众人开始攻击了,在空中盘旋一大圈,然后倏然而下,朝着战士们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咬来。
    不过好在这些蝙蝠并非吸血之属,倒也没有太多的攻击性,但也使得那些战士奋力地挥舞手中的枪支,惊恐不已。
    龙哥倒是一个贴心的部属,他根本就不用等候我的命令,仰首看天,将手指放在唇间,猛然吹了一个嘹亮的唿哨,那些四处盘旋的蝙蝠仿佛触电了一般,受惊地朝着头顶的黑暗飞去。
    危机解除,杂毛小道提着雷罚上前过来打招呼,说嘿,龙哥,还记得我不?
    然而他这可算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面对着杂毛小道,龙哥僵直的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还跟当初的僵尸一般模样。杂毛小道自找没趣,耸着肩过去查看娄处长的尸体。杨操过去查看战士们的伤情,而我则问起了龙哥为何会出现在此处,没有人的时候,龙哥告诉我,说这个地方,的确是当年王镇压深渊魔物的古战场,这几千年来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冰泉中苏醒,过来这里巡视,这次过来,也是巧合。
    龙哥的话语不多,一字一句,说得也十分辛苦,我不晓得他为何会变成此刻这般的模样,也不知道他为何能够口说言语,不过我晓得很多时候,即使关系再亲密,很多东西也是不该问的,于是便也不再纠结,而是问他能不能带着我们,离开这儿?
    龙哥是地头蛇,对于这儿自然是清楚明白,他点了点头,说可以,没问题。
    有了龙哥的指引,我们便决定离开此地,正要走离,杂毛小道将从娄处长尸体旁边那儿捡到红铜灯罩拿了过来,问我怎么处理?
    这天龙真火被娄处长动了手脚,此刻被拘缚在那红铜灯罩里面,鬼知道娄处长是怎么有着这样的一个东西,我有些发愣,不晓得该怎么做,于是把目光投向这儿真正的主人龙哥身上。他默然从杂毛小道手上接过了这看着极为精致的小东西,然后指头一捏,那铜灯便碎了,里面的两朵幽火立刻飘散出来,结果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凭空拍出两掌,竟然直接将这幽火印在了我的手掌之上。
    我感觉到一阵刺痛,眼前一黑,而低头一看,却见手掌上面的复杂纹路里面,又多了两朵幽火图案。
    龙哥头也不回地朝着黑暗处走去,声音却在我的脑海里回荡:“天龙真火,离体自散,熔合不易,好在你有真龙之气压制,倒也不错,走吧,我们出去……”

猜你喜欢: 《重回80当大佬》 《一切从遮天开始》 《庶妃当道》 《武道成圣》 《武林高手在都市》 《位面破坏神》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