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大人的接风

    龙哥是这儿的地头蛇,整个古战场的犄角旮旯,哪儿都熟悉,于是带着我们一路朝里,黑暗中曲曲折折,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偶尔还需要下水浅渡,又复行许久,走得几多辛苦。
    因为随行的士兵都是训练有素的,相互之间也颇多帮忙,所以队伍有条不紊,倒也不用说太多的话语,然而整个气氛并不算融洽,主要的原因,其实也是因为此次行动的总负责人,刚刚死去的娄处长。那个家伙在我看来不过就个小角色,一个手指头都能够掐死的小虫子,不过在别人的眼中,他可是西南局的大领导,高层中有名有姓的少数几位,顶了天的人物,他的死足以牵扯到很多的东西,复杂至极。
    这样的人物就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也就杨操能够保持着镇定,至于其他的战士,虽然表面上不会发表意见,但是心中,难免都会有一些压抑。
    没有人去理会娄处长到底是为何而死的,在他们的眼中,那两团火焰远远没有一个活生生的人命来得重要,特别是级别这么高的家伙杀人者不但没有被惩处,反而被毫无顾忌地信任,同样的,邪灵教的大魔头却成了身边的队友,这事情便是连杨操也不能够理解。
    但是这并不影响杨操坚定不移地站在我们这一边,他在路上不停地劝慰那些战士服从指挥,这二十多个战士是由不同的部队混合而成,但是却有一个军衔最高的杨华少校来临时负责,杂毛小道也加入了这队伍里面,拉着那个看着有些斯文的男人聊起天来。
    我晓得他们都是在为了给龙哥洗白作努力,因为如果我们出去,事后调查起来,战士们指定说是龙哥杀死的娄处长,而当局准备把龙哥当作寻常人来负责法办,到时候的乐子可就真的大了。
    龙哥此刻虽然跟正常人几乎什么区别,然而他本质上还是一个千年僵尸,这样的家伙倘若被逼急了,不比一整个鸿庐的邪灵教骤然暴乱的后果轻上几分。
    所以娄处长的尸身都被以妨碍逃命的缘故,没有被允许带出来,而是被留在了古战场里面。
    这事儿杨华少校找了杨操和我几次,都没有被应允。
    善后的事宜我并没有参与,整个的过程中,我除了紧紧地跟在龙哥后面,充当与大部队衔接的向导之外,最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一对手掌上面这是一双很普通的手,除了右手食指和拇指间有着些老茧之外,并无他物,然而一旦当我运起气劲之时,上面立刻浮现出许多梦幻一般的纹路来有最早出现、被译为“毁灭”和“希望”古耶郎文字的恶魔巫手,也有真龙覆盖的龙纹,而此刻则又有了一对幽暗火焰。
    回忆当时,那一对火焰融入了我的手掌上面的时候,一瞬间我几乎感觉自己举着的,是一对烤得焦糊的蹄膀。
    这双手根本就不属于自己了,然而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龙纹逐渐与这幽火融合,冷热交替,最后终于取得了一定的平衡,当这种平衡到达一定的完美程度时,一旦打破这样的平衡,随便倾泻,便能够产生奇妙的变化,就仿佛核裂变一般,一旦拆解起完美分子结构,立刻可以获得巨大的能量唯一让我头疼的事情是,目前的我,根本无法掌握这种恐怖的力量。
    就仿佛小孩儿玩枪,稍有不慎,未曾伤人,便已伤己。
    瞧着这三种符文在我的手掌上面达成了一个三足鼎立,有各自牵制、各自均衡的态势,我突然在心中有所顿悟,所有的一切,恐怕都是当年的王,给我安排下来的遗产吧,而这一切所为了,就是让我在终极较量之中,拥有与那强大敌人一搏的资格。
    在这样的思考中,不知不觉,前方就出现了一束亮光,让在黑暗中穿行许久的我们都不由得一阵喜悦,许多人不由得欢呼起来,队伍中沉闷的气氛也终于有了一些变化,纷纷朝着亮光处跑去。
    这只是一条石缝,也就肥虫子能够自由出入,真正的出口还需要再走一截路,不过大伙儿的脚步轻快了许多,呼吸也同样急促了起来。
    这时杂毛小道走到了我的身边,用胳膊肘子捅了捅我的肩膀,说小毒物,搞定了,他们出去之后,不会再提起娄超被龙哥杀死的事情,只是说死在了三足金蟾口下。
    我诧异地扭过头来,说怎么弄的?杂毛小道扬起一根手指,微微笑道:“在小妖和朵朵、以及客卿魅魔的帮助下,除了杨操之外,其余人都用**术给简单地催眠了一下,刚才我经过反复地验证和对比,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
    我点头,说如此也好,我也懒得去解释那么多东西。
    杂毛小道点头,然后努努嘴,说这些都是小事,关键是那一位,马上就要出去了,你打算怎么处理呢?
    杂毛小道口中的“那一位”,说的自然是魅魔,这个容光艳丽的妇人在刚才的行路过程中一言不发,然而却惹得那些血气方刚的战士频频回首,有的甚至眼睛都看直了,身体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想着天下间哪里会有这么好看的女人,要是能够扛回家去,暖被窝生孩子就好了。
    战士们心思很单纯,然而我和杂毛小道却有些犯了难,说实话,能够制得住这娘们儿的,也就只有我们两人,若是换了别人,还真的不好使,然而魅魔又是主动投降的,我们也不好拉下脸来给她上一些限制的手段,即便是朵朵先前的威胁,那也只不过是小孩子口滑,随便一说而已,做不得真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扭头过来,在路边等了一下,瞧见魅魔过来了,这才开口说道:“魅魔,刚才一路奔逃,倒也来不及多问,现在倒是有点事情想请教于你……”
    魅魔仰起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瞧着我,似乎预料到我要说什么一般,直接说道:“你若是想问小佛爷的下落,说实话,我也不晓得,他依旧是戴着面具,神出鬼没,谁也不晓得他是谁,至于别的计划,我一概不知,天魔失踪之后,他现在最信任的自己控制的那一伙苦修士,以及麾下的这些穴居人对了,对于那个圣女,他也是十分信任,似乎在当作接班人来培养呢!”
    我摸着鼻子,说你们从这里离开之后,就没有什么汇合的地点么?
    魅魔耸了耸肩膀,说有啊,不过这信息都在那个被你踩成烂泥的老家伙脑子里了,现在可能还沾在你的脚跟上,你若是有本事,倒可以从那脑浆子里面给破译和解析出来。魅魔的口气虽然有些冲,然而这言语中的真诚我却也是能够感觉得出来的,隐约中有一丝悲凉之意,恐怕现在的她也是感到十分迷茫,觉得这天下之大,无处容身了吧?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问,而是对她承诺道:“在追寻小佛爷的这段期间,我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而如果能够剿灭了小佛爷,后面的路你就自己走吧,只要不作恶,别犯在我的手上就好。”
    魅魔苦笑一声,也不言语,一双眼眸中充满空虚。
    见到石缝中透露出来的光,又走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终于到达了出口,这是一处掩藏在浓密山林中的石口子,因为前面有大量的藤蔓植物密布,将这儿遮挡住,如果不是走到近前,恐怕也是瞧不见出口的。我们走出了溶洞,杨华少校立刻发射了信号弹,并且试图使用随身的通讯系统来与外界保持联络。
    然而让他遗憾的事情是,这一片地方似乎并没有信号。
    不过在信号弹并没有发出去多久,立刻就有援兵前来,这援兵不多,就只有单独一个,而且还是从天空中倏然飞来的,却是久违的虎皮猫大人。
    这肥母鸡当初一进山来就消失无踪,此刻却又腆着肚子飞了过来,在我头顶上刮过一阵风,然后围着朵朵转着圈儿,大声叫道:“算着你们会在这一片带出现,没想到果然出来了,媳妇,你没有事儿吧?”朵朵将这家伙给一把抓着,憋红着脸说道:“不许叫我‘媳妇儿’!”
    虎皮猫大人立刻从善如流,说好嘞、好嘞,以后有人的时候,咱们就装着不熟好了……
    两人嬉闹,我着急那些撤下去的人,拉着虎皮猫大人,问外面什么个情况?
    虎皮猫大人指着杂毛小道邪灵教的人准备兜底的,后来给大人我引到了他们自己布置的武侯五行阵中困住,最后他那条土狗发了威,不但将自家老乡弄死,还咬死了好多伏击的邪灵教徒,剩下的则被枪炮轰碎了脑壳,现在没事儿了。走走走,我带你们过去和大部队汇合咦,这位仁兄哪里冒出来的,碉堡了啊?

猜你喜欢: 《世界入侵之英雄联盟》 《仕途之风云再起》 《萌妻来袭:慕少,别耍帅!》 《女总裁的狂人保镖》 《纨绔妖妃莫要逃》 《永恒玄帝》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