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悲恸的噩耗

    二毛是那东夷迷幻杀戮阵中的镇灵貔貅,虽然不在阵中,功力大减,然而有陶晋鸿送的那一副符箓,却也并非寻常阵灵可比,如此猛地一扑之下,那人便给直接踩入泥中。
    这密林之中到处都是参天的巨树,地面也尽是落叶和腐质层泥土,倒也不是什么坚硬的地面,那个麻衣老者被踩入泥里,却也能够反抗,身子似泥鳅一般扭动,三下两下,竟然挤出了二毛的爪子之下。不过他的修为再不错,却逃不过愤怒的小妖之手,刚刚在扑满落叶的地上一阵翻滚,结果那腰间一紧,竟然是被那九尾化神鞭给卷了起来,使劲儿一摔,七荤八素地躺在了地上。
    麻衣老者一阵失神,刚刚喘息过来,结果就被一只秀足给踩在了脑袋上,一声清脆而凛冽的声音响了起来:“包子在哪儿?”
    那个麻衣老者被问得莫名其妙,不过固有的骄傲和尊严哪里能够容得了一个女孩儿踩在自己的头上,他愤怒地一声叫喊,奋力挣扎,竟然又站了起来,手中的那一把锋利短刀,便朝着小妖的腰间捅去。小妖瞧见从这个疯狂家伙的口中也问不出什么东西,却是恼怒得很,直接将他给往树上一扔,接着指间一点儿青木乙罡飞去,立刻有大片绿色藤蔓将他给捆在了树干之上,动弹不得。
    我们这边猛然一出现,便将那凶人给制服,原先被追着猛跑的那些人则停住了脚步,一脸疑虑地朝着这边看来,有一个微胖的中山装小心翼翼地靠近过来,拱手问道:“宗教局夏鑫,多谢救命之恩,敢问几位是?”
    我摸出了并没有怎么用过的工作证,直接亮给他们看,那个中山装看到了,直接双腿并拢,战得笔直,朝着我敬礼说道:“首长好!”
    紧急时刻,我也没有摆谱,直接问他,说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见着情形,逃走的那几个人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起了昨夜的情况他们是在我们离开四个小时之后开始出发的,大部队一起进了山,起初连着端了两伙游兵散勇,为首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一时间气势如虹,不由得深入了林中。
    然而没想到在进入了下半夜后,邪灵教袭击的强度便越来越大,大部队不得不收缩防线,而且连两翼的哨兵都开始有意地往中间回防,不过就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邪灵教以上百头燃火魔牛冲阵,试图肢解大部队,虽然被一众高手给出手破解了,但邪灵教的大批高手却前突而来,激战之中,东彪禅师带领着一众高手毙敌无数,酣战良久,然而大队伍最终还是被冲散了。
    而就在这关键时刻,东彪禅师被邪灵教的几个大和尚诱出阵外,接着被一个带着青铜面具的神秘男子斩杀,接着邪灵教再次冲阵,大部队顿时就炸了窝,信心丢失,开始溃散,四处逃奔,他们也随着人流开始往外跑,漫山遍野地奔逃,结果越跑身边的人越少,周围的敌人却是越多,他们跑了好久,都以为自己要死在这儿了……
    他们也是惊魂落魄,言语之间颇多惶恐,我心中有些不耐,直接问道:“你们知不知道,茅山宗的人在哪儿?”
    这个小胖子夏鑫没有了言语,他这一早晨都在跑路了,哪里晓得这些?倒是旁边一个战士插嘴说道:“刚才遇到一个弟兄,说茅山宗的道长们好像留在了中军阻击邪教的大部队,后来在那个叫做雒长老的道长带领下突围了,朝着江那边走去了……”
    这话儿听得我一阵振奋,连忙拉着他的胳膊,说那个兄弟在哪里?
    战士指着不远处伏卧在地的一具尸体,神情黯然地说道:“他刚才为了掩护我们,回身跟这个老家伙拼命,结果给刺死了。”
    我的心情也有些难受,回头狠狠地瞪了那个老家伙一眼,问清了江边的方向,然后抽出鬼剑来,将那个麻衣老者的手脚筋给全数挑断,让他们几个先别逃了,我们的增援部队就在附近,留在这里看好这个老家伙便是,他若是使弄什么诡计,直接给一刀弄死便好。
    我们前来的直升机有一架就在附近绳降,倒也无需考虑他们的安全,安置完毕,便翻身上了二毛背上,又瞧了一眼在远处如影子追随的龙哥,挥挥手,朝着江边的方向奔去。
    没走出百米,我便遇到了骑着血虎的杂毛小道,他和李腾飞一起并坐,也是刚刚料理了一波邪灵追兵,问我情况如何,我把刚才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他,他点了点头,双脚一夹,血虎一声虎啸,也跟在了我们身后。
    这一头阵灵貔貅,一头石灵血虎,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地在山林中飞奔,间隔百米,但凡碰到邪灵教徒,三把飞剑便能取起项上人头,便是有那厉害的角色,一剑取不下,小妖和朵朵的一番攻击,再加上座下畜生的虎扑撕咬,一番狂轰重炮之下,势若破竹,竟然没有遇到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对手的敌人。
    我们在林中飞速推进,中途还碰到了尹悦和布鱼道人,那小狐狸精告诉我们,说大师兄已经找到了最大的一股部队,目前已经接手了指挥权,正在着手反攻事宜,但是没有发现茅山的人。
    有大师兄在这一带指挥,我们便没有再在那些小杂鱼身上花心思,而是告诉了布鱼道人一声,接下来就朝着江边的方向狂奔而去。
    骑在二毛身上,不停地在树梢之上飞跃而过,两边的风声呼呼刮起,我握着鬼剑的手紧了又紧,而石中剑则一直嗡嗡地伴随在我的百米之内,一旦发现情况,立即一道青光射去,取人首级,如此没有多久,突然听到磅礴的江水声,竟然是到了那金沙江边。
    此处河床陡峻、流急坎陡、江势惊险,是一处险要之地,站在一处江岸崖顶往下眺望,果然看到有两方人马在拼杀,不断有人被斩杀,直接跌落进了河水离去。场面有些混乱,不过我还是看到了有身穿道袍的人,而瞧远处的杂毛小道,却见他脸上一阵欢喜,大声一吼道:“茅山萧克明在此,邪灵宵小,可敢来与我一战?”
    这声怒吼宛若雷鸣,在河流两畔的峡谷间来回震动,嗡嗡作响,那些正在拼得你死我活的人不由得都纷纷仰头看来,而杂毛小道则直接一纵身,带着血虎扑了下去。
    我晓得杂毛小道这一身呐喊并非是为了扬威,而只是想让那些厮杀的邪灵教徒分一点儿神,免得有太多的牺牲而已。杂毛小道跃下山崖,而我们也紧急跟上,却见江边战场上有十几个邪灵教徒,正围着两个青衣道士和五个中山装一阵进攻,杂毛小道已经跳下了血虎,跟这十多个邪灵教徒战作一团。
    我看到不远处的地上已经倒下了好几个人,而杂毛小道也显得杀气腾腾,上来便是一道虚空斩,两个应该是苦修士的邪灵教徒给瞬间腰斩,分作四截,胸腔里面的脏器和下面的一堆肠子露出来,人却还活着,哇哇大叫,场面显得十分血腥。
    杂毛小道发了狂,我也不好慢腾腾的,朵朵出手护住了那几个伤痕累累的同伴,小妖直接连踢带打,撂倒好几个,挂在我身上的肥虫子虽然撑得要命,但也不甘示弱,也朝着一个最凶悍的家伙咬去,至于我,鬼剑一挥,冲锋陷阵,哪里的抵抗最强,便往哪儿冲去。
    我们这一番爆发,十几个修为高深的邪灵教徒根本就不够我们分,没多久便全部都挂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
    杀完人,杂毛小道一身血气地折回来,朝着一个满脸鲜血的英俊道人问道:“云起,邓长老呢?”
    那个英俊道人赫然就是当初我们在茅山认识的二代弟子中佼佼者李云起,这个长得跟黄晓明有几分相似的英俊道人此刻却是狼狈之极,瞧见杂毛小道走过来,不由得悲从中来,大声哭泣道:“萧师兄,邓长老死了,被小佛爷的那头金蚕蛊给活活吞噬了脑袋,华森也死了,刚才被击落了江中……呜呜!”
    他也是茅山二代弟子中有名有号的人物,不过说起这些事情来,却像个孩子一般,嚎啕大哭。
    听闻传功长老邓震东死去,杂毛小道如遭雷轰,一把抓住李云起的手,说你说的可是真的?
    李云起一边哭一边点头,说是的,邓长老为了让我们突围,返身跟邪灵教追击的大部队硬拼,结果中了邪灵左使两掌,正想与其同归于尽的时候,被那头大虫子给咬死了。
    杂毛小道连忙焦急地问道:“那我小姑呢,包子呢?”
    李云起朝着江水上游指去,说我跟她们走散了,她俩好像逃到了那儿,不过刚才邪灵教的左使也追过去了,不知道她们逃脱得了不呢?

猜你喜欢: 《他那么狂》 《漫综之完结以后》 《官望:权利冲天》 《开在古代的杂货铺》 《萌妻火辣辣》 《平行世界万能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