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三十六峒会

    遵义黑蛊王和他的女弟子妖蛾与我认识其实并不算久,彼此间的相交倒也只能算是浅薄,当日他们因为我被谣传“苗疆蛊王”的名号而打上门来,后来被金蚕蛊的实力折服了,返回老家之前告诉我,说有一队号称“耶郎遗民”的家伙奉着一个自命为王的号令,前来收编所有的蛊苗族人,领头的一个少女,叫做悠悠。
    这个悠悠,便是我们当日在青山界一线天时遇到的苗女悠悠,也是后来被小佛爷立为邪灵教的圣女悠悠。
    看得出来,武陵王虽然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恨意连绵,但是心中还是想着族人后裔,或者说准备借助这些人的力量,来助自己成事。不过这也只是他简单的愿望而已,因为在黑蛊王、妖蛾以及蛮牛阿壮噶这些人的眼中看来,所谓耶朗大联盟的王朝盛景,仿佛空中阁楼,那种荣光跟他们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也不足以让他们去奋斗、去拼搏。
    人的一生其实是很短暂的,匆匆不过百年,没有人有着小佛爷这般跨度千年的经历,曾经的辉煌,和所有的快意恩仇,对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来说,并不比一日三餐来得重要。
    妖蛾告诉我,说上次跟我们提起的那个小女孩又来了,她说她召集了苗疆三十六峒大部分的后人,在黔东南镇宁的青龙洞聚集,到时候能够来参加的,便可以在新世界的耶郎王朝中获得尊贵的地位,而如果不来的,将会被视作叛徒和仇寇,秋后算账。
    她问我怎么办,我笑了,说人家既然都已经发帖子过来了,那就去呗,左右也能混一顿饭吃不是?
    与妖蛾约定好了日期,我立刻转告了杂毛小道,这个时候茅山一众人等都已经返回了句容,大师兄也班师回朝,就我和杂毛小道两人在莽莽群山之间打转,鬼影子也没有看到一个,早就是闷出了鸟蛋儿来,听到此言,顿时嘿嘿大笑,说峰回路转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没想到这小佛爷还在这儿留着一手呢,走、走、走,我们干死他去。
    当初我托大师兄转告身在茅山的杂毛小道,说有悠悠的消息,而还没有来得及跟他说起,我便被洛十八在祖屋中的布置弄得走了一回阴,差一点儿就流落幽府,回返不来了,都来不及谈及这个,没想到事情到底还是来了。
    镇宁就在湘黔交界,离我的老家晋平其实并不算远,因为时间紧迫,所以也来不及收拾什么,我们两人直接带着一众小伙伴和贴身护卫龙哥一起,乘坐军用飞机赶往荔波机场,然后在转道凯里,在那里等了一天,与遵义黑蛊王、妖蛾、蛮牛阿壮噶、夏美娘以及瘸脚拐老黑等人一起汇合,碰了面后,才晓得来人越好了就在明日黄昏的时候在青龙洞会面,具体的事情倒也晓得不多。
    所谓苗家三十六峒,这个说法其实比较泛泛,古人说话喜用复数,但是并不一定做得准,当年耶朗大联盟遗留下来的后裔分分合合,地域变换不定,早就扩散到了各处,也而且并不一定都是苗族,侗族、土家、布依、彝族、壮族等等各民族都有,千年变换,早就已经分崩离析,各自封闭了。
    大家彼此接触都只是一个又一个的小圈子,所以到底会来多少人,他们都不晓得。
    我和杂毛小道此次前来,所为的并非只是那悠悠,最终还是小佛爷的消息,我们一定要在他完全消化了三位鬼仙之前找到他,要不然凭着这家伙的修为和心计,只怕到时候天下之大,能够治住他的也没有几个了。
    大家在一家小饭馆子里面商量了一下午,我连家都没有回,也没有通知家里面的任何人,直接包车前往了镇宁县城。
    来之前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找到杨操,要了两副人皮面具,所以倒也不会将自己的身份暴露,不过这人皮面具带多了,我们也有了一些感受,那就是无论是制作得再精妙,却总隐藏不住人平日里的一些气质和习惯,一旦被熟悉的人撞到,其实也是没有啥子用的。
    不过此时的我们倒也不会担心什么危险,左右只是做一个遮挡而已,到时候见机行事,也没有什么好掩藏的,毕竟现在的我们,已经不是当年那两个东跑西颠儿的小角色了。同行一车,妖蛾、蛮牛他们对我身边这个一直不言语的冷面龙哥好奇不已,然而无论是如何搭讪,龙哥都没有理会他们一句,这使得几人心中都颇为受伤。
    不过这些人的直觉却是很强,晓得这个穿着古怪黑斗篷的男子身体里,有着如山如海的力量,所以即便不搭理自己,也只是表达了敬畏,不敢挑衅。
    龙哥,再加上杂毛小道、还处于恢复期的小黑狗阿普陀、一头会说话的肥鸟儿、妩媚娇俏的小妖和乖巧可人的西瓜头朵朵,这里每一个人都是他们以前只能仰望的存在,所以在趾高气扬的王的使者,还是我之间,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我。
    此言不谈,当夜我们在镇宁县城找了个旅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在早市上吃牛腩粉的时候,就瞧见了上回去我老家找我茬子的好几个人。
    已经吃到第四碗的蛮牛抹着嘴边的油站了起来,想要迎上去,却被夏美娘给一把拉住了,他有些不解,问怎么了?
    黑蛊王在旁边嘿然笑道:“这些家伙闷不做声地跑了过来,一看就知道是有心投靠那个神秘的王,他们见过陆左的,保不齐就会认出来,陆左现在跟那个王不对付,要是万一走漏了风声,那岂不是很不好?”
    蛮牛若有所思,而我看到那些人,心中也有些想法,感觉这一次过来,应该是能够有所收获的。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如此简单等候了一天,到了下午的时候我们方才前往青龙洞,下了中巴车,陡然间感觉路上的陌生人多了起来。这所谓的陌生人,就是区别于当地居民的外来人,镇宁距离晋平并不算远,都在同一个自治州里面,所以生活习俗也差不多,所以我能够很敏感地感觉得到这里面的区别。
    青龙洞位于镇宁城东的中和山上,这里山势挺拔,峭壁悬崖,巨岩、洞穴和为一体,道、儒、佛三种宗教的寺庙群生就山腰,是当地不错的风景名胜之地,而我们要去的是在旁边的一片林间小亭里面。
    傍晚登山,天气阴阴沉沉,有云低垂而落,仿佛是要下暴雨一般,十二月,天气已经转寒了,风呼呼地刮着,让人忍不住将衣服紧了紧,为了隐匿的关系,虎皮猫大人居高而上,小妖和朵朵都藏身于槐木牌中,至于杂毛小道那条土狗,也懒洋洋地在后面跟着,冷得缩起了脑袋来。
    这样的天气,实在是并不适合集会,也不适合旅游,所以当上了山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基本上都是来参加邪灵教召集的这次三十六峒集会。
    我一开始还有些担心龙哥的装束太特立独行了,容易被人议论,没想到前来的人里面,好多都穿着这种黑麻色的大麾,将身子给紧紧裹着,连脸都没有怎么露出来,我有些惊讶,问黑蛊王,他告诉我,说这个东西是古耶朗的祭祀袍,很多养蛊人都会穿上这个,以表示郑重。
    听到他这么说,搞得我都想弄一件来穿了。
    上山不久,我们终于到了那个亭子,到的时候那儿已经聚集了不下于一百多号人物了,这些人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部分人作祭祀袍装扮,一部分人作传统苗族装扮,而还有一些人则与我们一般。
    前两者且不谈,光论后面的这一些,除了看到寥寥几个身上的衣服打扮不错之外,其余的一看都不是有钱人,这间接也印证了养蛊人三结局之一,那就是贫。
    穷则思变,变则通,通则达,但凡是穷得没有办法的,其实都是想有些变化,不过那些心思不轨、想要弄点外水花花的人,大都被宗教局给打击了,留下来的都不是想出头的,这一回的邀请,被当做了一次机会,所以来的人实在不少。
    在场中我没有见到悠悠,也没有看到邪灵教的任何人,不过亭子里面却出现了一个让我十分惊讶的家伙,那就是本地的地头蛇老歪,旁边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精明汉子,瞧他们的模样十分相像,应该是他的儿子郭娃喜。
    当年我们找了他许久都不曾得闻,却不料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冬天黑得早,陆续又来了一百多号人,眼看天地昏暗一片,来人都有些不耐烦了,老歪给这里的人解释,说马上到,马上到,这话儿只是推脱,在场的都是人精儿,便有人准备离开了,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三声炮响,我们往台阶下面一看,却见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孩子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下,缓步而来。

猜你喜欢: 《步锦年》 《月朗和透》 《妖世纵横》 《无敌杀手俏总裁》 《洪荒之榕植万界》 《篮球之王者荣耀》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