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悔不过当初

    大局将定,大势已成,杂毛小道也再没有隐藏身份的心思,慢步而上,扬声说道:“汤家公子喜夸诩,好似蜉蝣撼大树,地魔,毁灭一个旧世界,创造一个新世界,这样的话语连你自己都不敢相信,拿什么来哄骗别人?魅魔已降,金沙江畔,大部分邪灵教徒都举起了双手,没想到你居然还在这个地方哄骗纯良,其心可诛啊!”
    杂毛小道的出现让地魔和一众扮作王使的邪灵教众大为意外,要知道他们选择的这些三十六峒可是一个极小的圈子,对官方也是有着很重的戒心,要不然也不会宁可贫困,也不愿意吃那六扇门的一碗饭。
    我看杂毛小道既然已经出了场,便也没有再隐藏身份的必要,用眼色吩咐别人暂且按捺住,而我也将脸上的面具撕下,越众而出,淡淡地说道:“地魔,我苗家三十六峒,联盟溃散、佛道贬低、朝堂镇压,景教白莲教轮番清洗……千年以来已经是饱受磨难,再也经不起这么折腾了。身为其中一脉,我只想告诉你,阴谋家滚开,滚你妈的蛋,想要在我的地盘上撒野,也要问问我的意见才行!”
    肥虫子虽然因为吃得太多而再次陷入沉眠,不过此时的我也并非只有一招杀手锏,有龙哥在,即便是在加上一个天魔,我也是不怯的。
    我虽然自2007年的时候获得了外婆龙老兰的本命金蚕蛊传承,但是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南方一带活动,在苗疆的名气倒也不显,只不过当初在大敦子镇后山的一场混战,却也使得不少人认出了我,瞧见我站了出来,有人便大声地喊了起来:“看,看,那就是清水江流的苗疆蛊王,别看他年纪不过三十,却也是一等一的人物呢,他来了,这场戏可就有得好看了!”
    在场的人跟地魔一伙,大都没有什么交情,看热闹不嫌事大,反正都是闲着蛋疼,所以倒也不会感觉头疼,而这里有好些人虽然吃过我的苦头,但是我当时也算是仗义,不但没有留下大伙儿的手啊脚啊的,反而请他们搓了一顿,觉得真人不错。
    为了表示自己不是弱者,他们在回去之后,自然又是将我好一通吹,来凸现自己并非不强,而是那个苗疆蛊王实在太过于厉害,神一般的人物。
    有着这些人在此推波助澜地喧闹着,气氛倒也不冷,不过悠悠和地魔看到我们的出场之后,却是略微有一些慌乱,杂毛小道并不理会其他人,而是直勾勾地看着小亭之中的那个白衣女孩儿。
    当初为了与我攀比,杂毛小道也认了一个干女儿,便是这悠悠,目的虽然不纯,不过关心也都是一样的,只可惜后来悠悠选择回归了族人,两人才遗憾离别,后来他数次前往青山界找寻无果,却没想到居然在邪灵峰上的大殿再次见面。
    身陷敌营,任务在身,杂毛小道也不好表达什么情绪,现在见面了,不由得有些紧张,患得患失地朝着那个白衣女孩轻轻喊道:“悠悠,你还记得我么?”
    此刻的悠悠已是邪灵教圣女,也不知道被小佛爷吃了什么药,看见一脸激动的杂毛小道,只是冷脸说道:“你,不过就是异端邪魔而已,地魔伯伯,给我杀了他吧!”
    悠悠的一声令下,却是将杂毛小道满腔的婉转柔情都给堵在了心头,旁边的地魔也晓得我和杂毛小道的露面会使他们的计划功亏一篑,于是振臂高呼,呼唤手下前来围堵于我们。这些跟随悠悠和地魔前来的,除了几个镇场的苦修士,其余的都是地魔内务堂的精锐,嫡系手下,这头领一声招呼,立刻亮出了家伙,悍不畏死地冲锋而来。
    而与此同时,地魔则回身而去,一把拉住悠悠的手,纵身朝着林中飞去。
    地魔不愧是最滑头的十二魔星,见势不妙,连接触都不愿意,直接指挥着手下冲来做炮灰,而自己则带着悠悠逃离,根本就顾不得先前在这三十六峒面前竖下的颜面。不过他的算盘打得实在是有些太响了,我哪能让他如意,且不管这些汹涌而来的邪灵高手,腰间的石中剑化作一道绿光,与杂毛小道的雷罚并肩而去,拦在了地魔的面前。
    地魔到底是位老牌强者,而且实力也没有过多损耗,寻常人瞧见这飞剑袭来,早已是手忙脚乱,而他却是轻描淡写地一抬手,两柄飞剑便擦着他的身子飞过,伤不得他自己分毫。
    我没有管那些朝着我冲来的邪灵高手,是因为身边有一个恐怖的护卫,对面有一个嘴唇边长着大痦子的老者眼看着就要将手中剑刺入我胸口,心中得意,但见一道黑影闪过,直接用手抓住了这锋利剑刃,劲气一吐,根本就再也近不得一分。
    到了地魔这般的境界,与其争斗,凡事都充满了变数,我们虽然信心满满,但却也是小心翼翼,不敢托大,直接飞身而起,拦在了地魔的前路,至于其他随员,却也并不放在我们眼中,自有小妖、朵朵、小黑和龙哥来对付,而遵义黑蛊王、妖蛾、蛮牛、夏美娘以及瘸脚拐老黑等人也呼朋唤友,上前相帮。
    场面在一瞬间就变得混乱,前来参加集会的这二百多号人里面,除去中立打酱油的,也有很多得到许诺,有心投靠的地魔党羽,瞧见事态瞬间变化,也上前来战,一时间各方势力涌动上前,乱糟糟的打成了一片。
    场面虽乱,但是除了实在不开眼的杂鱼上前而来,我和杂毛小道都没有太多的动作,而是将气机锁定在了地魔身上,我掂量着鬼剑,冷笑道:“地魔,要么降,要么死,你自己选一条路吧!”
    地魔也笑了,说老子纵横四海的时候,连你们两个的老爹都还在吃奶呢,当真以为我地魔好欺负么?说话这么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舌头!
    他将悠悠给放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双穿山甲硝制的黑色利爪,看着这暮色四合的夜景,深深吸了一口山里的潮气,长叹道:“好多年没有亮剑了,江湖小辈,恐怕都忘记我的恶名了!”
    此言一罢,地魔身子蹲下,猛然一拍泥土,方圆半里都传来一阵震动,宛若地震一般,而后地魔虚抓一记,口中喃喃念道:“山势北走,地脉有灵,吾乃御田真君临世,驱尔化魔,荡尽妖魄,真走洛名,疾疾如律令!”随着咒决而出,他居然直接从泥土中抓出了几条凝练成型的灵气,然后从腰间的一个小葫芦里面撒出许多丹砂,覆于其上,转瞬之间,竟然出现了一龙一虎一少年这三位灵物。
    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仙则神,无论是大山或者小丘,自有华气,也有附于其上的灵体意识,得道了,便是山神,若不得到,也不过是些孤魂野鬼,这个东西当日我们在西南之时便曾有见过,却不料这地魔以“地”为名,却是有驱使着山神的能耐。
    地魔一招露出,颇为得意,驱使着这三头灵物朝我们扑来,而他自己则双臂一震,跟在后面狂冲。
    这山神与此间景物不同,但是说起来这里也算是它们的地盘,便如二毛在那东夷迷幻杀戮阵中一般,如鱼得水,速度迅猛,一下子就冲到了我的面前,领头的是一条头上长角的长蛇,说是龙,但较之真龙又差得太远,此物速度如箭,让人眼花缭乱,不过我倒也不慌,鬼剑一挑,想要将其拨开,却不料这来势甚猛,火花一闪,竟然直入我的胸前。
    我当时的反应也快,伸手将其握住,恶魔巫手一点,顿时就感觉自己握住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滑不溜手。
    若是以往,我说不得就要被这滑溜溜的东西挣脱,然而此刻却也淡定了,感觉手上一烫,那真龙印记与天龙真火同时就点燃了起来,这真李逵遇见了假李鬼,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一束热力蔓延,我手上这条让人头疼的小龙立刻化作了一团烈焰,将整个空间点燃而起。
    而另外一边,杂毛小道已然将头化作吊睛白额猛虎的山神化身给一剑劈作了两半,偌大灵体被雷罚之上混合着虹光和雷意的力量给直接瓦解,化作了星星点点,唯独剩下那个少年,刚才还在犹豫到底应该对谁下手,转眼之间,同伴便已经被秒杀了,那踌躇满志的信心立刻跌下云层,连连后退起来。
    看到自己最为得意的看家手段一下子就被瓦解了,地魔的面沉如水,寒声说道:“真的是没有想到啊,你们这两个家伙,现在竟然已经这么强大的了,早知道如此,当初我就应该劝谏小佛爷,先集中力量,将还没有成长起来的你们给全力截杀掉……”

猜你喜欢: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最佳恶毒女配》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点》 《魔道巨擘系统》 《忠犬先森他姓温》 《超神传承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