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登山风景在

    我们冲出了旅馆来,看着屋檐外面那雪花大片大片,如鹅毛一般地飘落,天空阴霾,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压抑,而外面的整个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天池的附近有一片聚集区,不过这个时节的人也已经不多了,看到这纷飞大雪都是十分头疼的,有人试图给车上面套上防滑橡胶,准备离去,而我们则坐在了旅馆的木楼梯上面,看着这大雪一点一点地落下。下雪天其实并不算冷,不过在山谷之中,那呼呼的穿堂风从身边呼啸而过,刮在脸上有一种宛如刀割的疼痛,而眺望远方,那天湖一夜之间,靠岸的地方就已经开始结冻了,有几个人在岸边走来走去,玩得不亦乐乎,颇为有趣。
    这天有些冷,寻常人在室外根本就受不了,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也算不得什么,但雪路难行,总是要等雪小一些才能够进发,要不然路上必定会有很多状况发生的。
    人定胜天,这句话是壮志豪情,然而世间险恶,稍有不慎,说不得我们就有可能冻死、饿死在山上而没人晓得呢。
    这大雪飘飞,一直到了中午方才小了一些,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小妖和朵朵下去玩雪,堆砌一个大大的雪人,看那脸的模样,分明就是滑稽版的我,愁眉苦脸的样子,让人头疼,而院子里的大雪开始变厚了,一脚下去,直没脚踝。
    这样的天气实在是应该窝在锅炉提供的暖气房里面,好好呆着就是了,然而既然有了小佛爷的消息,我们也不愿意再等待,于是开始收拾行李,朝着峰上出发。跟李腾飞还有些熟络的那旅店老板拦了我们几回,郑重警告我们不要上山,不然这一去,说不定就回返不得了。他这是真心实意地为我们好,但是我们心中自有计较,所以也没有多说,一步一步地朝着远处走去。
    走了好远,那个一脸络腮胡子的店老板还朝着我们大声喊道:“你们这是找死啊,对自己不负责就算了,那两个水灵灵的女孩子,特别是朵朵,你们这是犯罪!”
    朵朵颇有人缘,那个店老板一见到她就喜欢上了,每回都是笑眯眯的,像个慈祥的老爷爷。
    不过我们并没有解释太多,在离开了人们的视线之后,便将二毛和血虎都给使唤了出来,由这哥俩儿驮着我们,朝着山上进发。
    血虎是杂毛小道用缅甸得来的一块蕴含着远古猛兽精华的血玉铸就而成,一开始也就能出场几分钟,爆发而已,并不算厉害,不过跟着我们南征北战这么多年,好处得了不少,而后陶晋鸿似乎有对它施展了一些手段,所以才能够这般长时间出现,也可以当做代步工具,而二毛则是小妖自鲁东的东夷迷幻杀戮阵中截获,这东西原本也是极厉害的东西,不过离开了阵心本源,虽然也有些手段稳固,却终究还是比以往弱了一些。
    照着以前的习惯,杂毛小道悲催地和李腾飞挤着血虎,那尾巴上面还吊着昏昏沉沉的小黑,而我则带着小妖和朵朵骑在二毛身上,十分得意。这二毛的体型要比血虎大很多,所以空间也大,在风雪中不断起伏,倒也自在。
    它们都是灵体具现化,自身的重量如果不用力量来加持的话,几乎是轻若无物,所以倒也没有被这积雪给影响许多。
    至于龙哥,他则是脚不沾地,远远在后面跟辍着,也不干扰我们。
    不愧是曾经王的护卫,龙哥对于距离的把握十分到位,不远不近,既不会让我感受到压力,也不会让我脱离他的视线之外,而面对着这厚厚的积雪,他也是丝毫压力都没有,整个人就仿佛在地上飞一般,连脚印都没有留下来。
    李腾飞跟杂毛小道一起挤着,略有些委屈,不过他又没有龙哥那般踏雪无痕的本事,只有眼巴巴地瞧着。
    不过没一会儿他的心里面又开始自我满足了起来,要知道杂毛小道虽然是我最亲的兄弟,可是龙哥却从来没有搭理过他一次,反倒是自己,龙哥可是跟他李腾飞说过一句完完整整的话呢。
    这般奔行,山路开始慢慢地陡峭起来,两边的树林也被我们抛到后身后去,回头一看,只见山下一片白茫茫的,银霜素裹,说不上妖娆,反倒是感觉出了几分苍雄的凉意来。上了山之后,杂毛小道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一会儿仰头看天,一会儿用手指掐算,然后给我们指路。
    杂毛小道学过虎皮猫大人传授的半部《金篆玉函》,对于命运之线的推导其实也是有了一定的境界,所以在没有虎皮猫大人的情况下,对于方向感的把握,还是由他来弄会比较好。
    驾兽而行,呼啸如风,如果没有那刺骨阴冷的话,实在是很不错的事情,十分恣意,不过骑至半程,终究还是出了事,一开始是血虎,不知道怎么回事,脚一歪,整个身子就跌进了雪层里面去,将杂毛小道和刘腾飞给摔在了地上,而二毛也是骤然一停,负责驾驭它的小妖朝着我高声喊道:“不行,二毛凝不了形了,这雪峰上面好像有大阵限制……”
    这话还没有说完,二毛的身子就趴了下来,屁股高高撅起,我们也顺着它的曲线朝着下方滑落,跳到了雪地中,在几息的时间过后,二毛的身影一阵扭曲,消弭于无形之中。
    就在我感觉到略微诧异的时候,杂毛小道拍着身上的雪花走了过来,愤愤不平地说道:“这天山神池宫好大的威风,竟然将这整座山峰都给我不下了驱灵圣安阵……”
    驱灵圣安阵是安宅阵法的一种,主要用于驱除灵物,防止外物窥探,布置起来并不困难,别说是杂毛小道,便是我这半瓶水晃荡的主也能够弄得出来,不过那些都只是面积很小的宅院,而人家这里可是一阵片山脉,那可就不是轻易能够整出来的了,除了需要强大的动力系统,而且还有极为缜密和系统的阵法手段才行。
    这种通天的智慧并不是现在的修行者所能够掌握,唯有在很久以前的盛法年代,方才能够轻易做成此事。
    天山神池宫,可是一个有着十足历史和底蕴的地方,要不然怎么可能被称作圣地呢?
    想到这里,我们也只有自认倒霉了,不止是血虎和二毛,朵朵也显得有些不舒服了,感觉身上套上了一副枷锁一般,坚持了好一会儿,便在我的强制之下钻进了让槐木牌中,还好小妖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一双大长腿不断地蹦啊蹦,显得十分精神。没有了帮忙赶路的坐骑,我们就只有靠着一双脚杆子走路了,仰望着遥遥无尽的峰顶,没有人晓得还需要走多远,方才能够到山峰的那头去查探到邪灵教的踪迹。
    那积雪松软,路难行,一脚一个大印子,不过好在我们都是些修行者,而且身上的手段不差,虽然做不到龙哥那般轻松,却也没有为这脚下的积雪作太多的困扰。这般行路,不知不觉就过了好久,前方有一个大陡坡,斜角足有七十多度,如果没有攀岩的器具,那可就是绝境了。
    不过这东西却难不倒我们,小妖足尖一点,人便朝着那崖口跳了上去,接着一根专业的登上尼龙绳掉下来,我们这些有一个算一个,都给她拉了上去。
    小妖别看这是个娇柔妩媚的小娘子,两臂之间的力量却是极大的,像我这么一个成年人,她随便一拉,人便根本停不下来,刺溜一下就上去了。
    翻身了那一道崖口,我们终于算是到了半山腰,举目往远处眺望,一片白茫茫的山景,让人看着一阵心胸广阔。我们爬了好久,先前还没感觉,这会儿倒是有一些累了,李腾飞提议说歇一会儿,大家都同意了,松松手脚,感觉一阵疲倦感上了来。我和杂毛小道低声商量了一下,说先前预料出错了,要是按照这个进度,只怕我们根本就登不了顶,更不用说翻过这道高峰,到后面的雪谷中去。
    杂毛小道点头,说这儿的天气环境实在是太恶劣的,行动受制,很难有所作为。
    我们在这儿说这话,突然旁边的李腾飞低声喊道:“哎,萧道长,陆左,你们快看看那儿是什么东西,好怪啊?”
    出山之后,李腾飞见过的世面也多了,能够让他感觉到奇怪的事情实在不多,所以听到他这一声喊,我们都来了好奇,扭头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一个雪丘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一动,因为那东西一身雪白,跟附近的环境十分相似,所以一时之间也难以瞧清楚。
    不过当我们的目光都聚集过去的时候,突然那雪丘出现了好几个身影,身似人型,手一扬,好几块雪球便以极高的速度,朝着我们这边甩了过来。

猜你喜欢: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最佳恶毒女配》 《甜妻在上:老公,慢一点》 《魔道巨擘系统》 《忠犬先森他姓温》 《超神传承系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