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深渊狂潮

    藏身于青伢子尸身之中的小佛爷双手朝天而举,身后一众邪灵教众疯狂舞动着自己的四肢和身躯,仿佛群魔聚集,而在整个血肉祭台的冰面之下,仿佛有一颗巨大的心脏在不断跳动,嘣咚、嘣咚……
    嘣咚、嘣咚……
    嘣咚、嘣咚……
    嘣咚……
    整个世界在那一刻仿佛都要静止了,唯有那藏匿于天池之下的地脉搏动在响。它敲打在这封冻住的天池冰面上,也敲打在我们的心中,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这是即便在死亡之地都没有感受过的恐怖。
    我的心脏被那种莫名的情绪给紧紧抓住,仿佛下一秒就要碎开了一般。
    在这一刻,不光是我,我旁边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阵古怪的扭曲,而就在我的意识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躯体时,那血肉祭坛在一瞬间就仿佛活了过来,悬挂在上方的一颗充满恶意的巨大眼球也睁开了。
    此眼一睁,一种苍凉雄浑、撕天裂地的气息便从那祭坛的前方边缘处雷爆一般地喷涌而出,这气息化作了劲风,强烈地让我都立足不稳,差一点儿就要翻跟头了。
    连拥有观想山岳之法的我都站不住脚,旁人更是不堪,但见这挤挤一堂近四百口子人里面,能够稳稳当当站下来的不足几十人。
    此刻一直护翼身边的龙哥感知到了这股气息,在我耳边轻轻一叹,说惨了,时空之门被武陵王解开来了,当年王用了二十万带甲精锐驱赶回去的深渊狂潮,现在恐怕又要重临人间了。
    龙哥没有再次冲前去撞,笼罩着那占地颇广的血肉祭坛的红光,可是这个世界的恶意,是受到阴脉地煞污染的山神意志,几乎贴近于天道,并非我们所能够战胜的,而就在他的言语未落之时,那些来自无数动物、人类的血肉开始重新构建,在小佛爷立足的祭祀高坛之前,构建出了一个两丈高的巨大血门出来,无数的能量从这血肉祭坛中涌现而出,使得那血门之内,竟然波光流转,宛若那夕阳下的湖面,有着说不出来的别样美丽。
    身处于那巨大血门之后的小佛爷以及整个高台都给遮住了,而看着那邪异的美丽,在血肉祭坛外围的一众修行者心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畏惧来。
    很显然,这血门之后,联通的并非这个世界,而是另外一个世界所有的邪恶,我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唯一晓得的,就是此次前来,恐怕是九死一生了。
    我们并不怕死,但是总想着轰轰烈烈,却不希望自己宛如炮灰一般,毫无用处,我和杂毛小道开始联络了积聚于此的三方人马,无论是熊蛮子麾下的黑央族人,还是雪山未来主拉起来的草台班子,又或者受宗教局大师兄委派而来的大队援兵,让所有人都集中精神,防御性地向后收缩,千万不要与敌人硬碰硬,而是要伺机而动,尽量保存自己的有生力量,再考虑打击敌人。
    时间并不容许我们有太多的沟通,匆忙之间,我听到那仿佛脉搏一般的跳动急剧加速,在最后的**部分,仿佛重锤一般,直接敲打在了整个湖面上,离湖心血肉祭坛较远的湖面冰层立刻出现了无数蜘蛛网一般的裂痕,而就在此时,血门之中,突然一阵异动。
    有一只毛茸茸的小手从虚空之中探了出来,在这边捞了捞,然后在万众瞩目的注视下,从那边囫囵个儿地走了出来。
    这个小东西只有四十公分高,拥有着一张介于人类和猿猴之间的脸孔,浑身是毛,双手过膝,青草绿,唯独一双眼睛红得发亮瞧见这东西,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这东西,可不就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对手,矮骡子么?
    世间仿佛一个圆,没想到居然又轮回到了这里来,这实在是让人感叹,而当第一个矮骡子从血门之中跳出,接下来的还是它的同类,成十上百,成百上千,成千上万……从那血门后面的虚空之不断的矮骡子开到了此处来。
    刚开始瞧见这矮骡子的时候,我心中还松了一口气,然而瞧见这成千上万的矮骡子从血门之中一批一批地冲出来,那轻松的心情便开始变得沉重了。蚁多咬死象,别的不几万头矮骡子,只怕我们这儿就扛不住了,然而小佛爷费尽心思弄出这么大的场面来,对面就仅仅只有矮骡子那么简单么?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然而我们已经无心再关注这些了,但见那些矮骡子已经密密麻麻地冲锋而来,它们浑身都是湿漉漉的,什么也没有,唯有那一双尖锐的爪子,和一口雪白的牙齿。
    就是这样的,一旦上了数量来,却也是十分的惊人,我们身边的好多人这一辈子经历过的都只是江湖之间的厮杀,有的甚至手上都没有见过血,哪里会有这般战阵沙场的经验,先前与那五十多个邪灵教苦修士和血肉傀儡的较量与现在比较起来,就变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仿佛小孩子过家家一般。
    矮骡子的集团冲锋带起了一股滔天的煞气来,许多人一时之间接受不住,止不住地脸色发白,缓步后退,然而这个时候,却也有人挺身而出,杂毛小道便是打头第一个。
    血肉祭坛之外的天池冰面,还有我们先前做的许多布置,这里面便包括了杂毛小道的“十面埋伏”,它包括了神剑引雷术、火离七截阵以及许多茅山不为外人所知的秘术,是个绝对庞大的复合阵法,然而因为时间紧迫的关系,却并没有完成,达到生生不息的效果。不过即便如此,朝着我们这边的路上却也差不多布置完毕,但见那些矮骡子从血门之后蜂拥而出,他也是抛下了所有负面的情绪,冷静地朝着旁边喊道:“谁会走那天门步坛罡的禹步,且与我同行?”
    能够前来此处的诸人,其实都不是胆怯之辈,先前畏惧,而一旦有人站了出来,立刻就是一阵雄心冒起,不断地有人紧随其后,大声喊道:“我!”
    整齐划一的百多个声音响起,在杂毛小道的带领下冲到了十面埋伏的阵中,接着被老萧迅速分配了阵眼之位,双脚一震,步罡踏斗,开始以步态祷神,遣神召灵,获七星之神气,驱邪迎真,催动起了法阵之位。
    根本没用多久,这刚刚融入阵中的近百名修行者就遭遇到了汹涌而来的兽潮,不过这十面埋伏的复合法阵有着杂毛小道的主持,再加上那矮骡子并非什么厉害之物,却在第一时间稳住了阵脚,或者风,或者雷,或者冉冉的离火,一齐催发,使得他们如同那江中湍流的石块,将这些矮骡子给分流阻挡。
    法阵之中的诸人相互联合,相互照应,却也将法阵稳住,然而到底是并不完全的法阵,这里面有着大把的漏洞,使得他们被一部分的矮骡子缠住,而其余的大部队却是马不停蹄,朝着我们这边扑来。
    在此之前,所有的人都已经按照各自的群体结阵以待,而我则与龙哥、熊蛮子、洛飞雨、李腾飞、松日落长老、四娘子以及土狗小黑等人坚守于右侧,身后还有数十位黑央族的同伴。
    即便是深渊狂潮,那又如何,不过是一战而已。这般的心思打定,那些矮骡子便汹涌而出,通过漏洞,已经感到了我们的面前。
    这些矮骡子个个都不高,几乎没有超过半米的,然而一个个都像狼一般凶猛,以爪牙为武器,喉咙里发出怪叫,成百上千地冲来,实在是凶猛。不过再凶猛的矮骡子也不过是矮骡子而已,在一众顶级高手的护翼下,我手持黑气滚滚的鬼剑,一步一步地前冲,顶在了最前面,那镀过精金的刃口不断地与携带着巨大冲势东南的矮骡子亲密接触,或者头,或者手,或者从中而断,几乎每一剑就能够带走一条性命。
    鬼剑上面的黑气越来越盛,而我的恶魔巫手则变得更加的滚烫,或者阴寒,经过阴阳鱼气旋,继而转化为源源不绝的力量。
    杀戮变得可持续,而我们一群人则化作了一个血肉搅拌机,无数的矮骡子惨死于此。
    然而对手虽弱,但是却源源不断,我也不知道战了多久,直感觉双手发软,却见一道高大的黑影冲到面前,却是一头足有两米多高的半人马,这样的怪物浑身散发着腥气,一头肉色长发披散在比矮骡子更加丑陋的脑袋上,十分恐怖。这时我才发觉到身边的人已经少了许多,打量左右,好多人都在退散了,而这些半人马兽已经占据了血门的大部分空间,朝着这边攻来。
    我一剑挡开那家伙手中的带泥长棍,顺手将其头颅削下,心中莫名感觉可能要撑不住了,然而就在此时,离我十米远的一处冰面突然裂开,有一道浓郁的绿意从湖底蓬勃生长开来。

猜你喜欢: 《提督,你好》 《超武文娱》 《农女当家》 《论习惯对颜值的影响》 《我什么没干过》 《海贼之雷神降临》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