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舍我其谁

    此红光屏障所凭借的乃山脉之力,而这天山祖峰之下的山脉连绵万里,蕴含的力量如山崩,似海啸,彷如火山喷发,是实打实的天地之威,非人力所能够比拟,此前之所以没有用那五将锁龙阵,便是因为如此,而此刻那红光屏障化作了破碎的玻璃,散落一地,继而微光游走,化作了虚无,却并非我们五人之力,更重要的,恐怕是深入地脉之间的陶地仙,将那天山祖灵逼得无暇顾及此番的神力加持,方才会如此。
    一击得手,我们立刻全身振奋,感觉希望冉冉升起,不由得更加卖力,集尽全身之力,继续通力维持,将那残余的红光进一步地压迫。
    红光消逝,仿佛湖堤决口,所有的魔兵魔将都如同那奔流的潮水,朝着我们这儿扑来,不要命的那种。
    这情形实在是恐怖到了极点,在远处奋战不休的摩呼罗迦也试图杀转回返,不过却被阿普陀给牢牢地缠在了西边的一片树林子里,两个大级别的魔王将无数的雪林折断,而雪峰之上似乎又有大量的雪崩而落,连绵而来。
    五将锁龙阵是千年之前流传下来的巫阵奥法,最是玄妙,随着阵成之后,我们全身仿佛获得了源源不断的力量加成,那人便如神话故事里面的大巫一般,无论是视野、境界还是战斗力,都硬生生地拔高了一个层次。
    当我们再次面对起这些魔物来,也是得心应手,不再是措手不及,每一拳一脚一剑,都有着无可抵御的力量。
    五将锁龙,意喻能锁得住龙,自然也不会怕这些远远不如真龙的深渊魔物,对方攻击如潮,我们却能够稳住阵脚,依托阵势的玄妙,将这些魔兵魔将给堵在了血肉祭坛之中,在血门的另外一边,甚至因为没有空间挤进来,竟然中断了传递。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暂时的,当数量累积到了一定的过程,就会发生质的变化,这是真理,也是不可逆转的大势,为今之计,我们不仅仅是稳住战线就可以的,还要进攻。
    是的,进攻,唯有进攻,突进到血肉祭坛之中,去那血色巨门给摧毁了,让这时空裂缝消失,我们才能够说得上是真正的胜利。
    既然是进攻,那么便要有人去,而到底谁去呢?我和杂毛小道互看了一眼,眼神不由变得坚定了起来龙哥、熊蛮子和绿脸大祭司对这五将锁龙阵的维持有着远超过我们的经验,而蚩丽妹则在旁边负责大范围的杀伤,余者皆不足以独当一面,只有我左道二人,从2007年出道至今,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磨难,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值此拯救世界之机,舍我其谁呢?
    几乎不用太多的商量,我朝着小妖和朵朵喊道:“你们两个过来顶上,我和你们萧叔叔去将那个血色巨门给毁掉!”
    “不!”无论是小萝莉朵朵还是童颜**的小妖,都朝着我大声拒绝,从这血肉祭坛边缘处的五将锁龙阵到那高台前面的血门之间,有差不多两百米的距离,而在此之间,则有着密密麻麻,几乎容不下人身的一点儿空隙。
    这是一条死亡之路,谁也不知道我们过去之后,是否能够回返而来,然而总是要有人去拼命的,没有人比我和杂毛小道更加合适,于是我耐着性子跟她们解释,说如果那血门不毁掉,大家都要在这里陪葬。朵朵猛摇头,说不行,要不然我跟你去吧?
    小妖也紧紧盯着我,说对,我们都跟你去。我摆手,说不行,这五将锁龙阵虽然有三位大拿支持,但是也要有人来维持,而朵朵和你才是最好替代我们的人选,只有你们,能够帮我稳住后方,我和你萧叔叔的性命,也在你们的手上。
    听我说得严重,朵朵和小妖的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也不闹了,朝着我承诺,说陆左哥哥你放心,我们会好好帮你稳住阵脚的。
    我也承诺,说好,我一定会注意的,也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此言说完,早就已经等待良久的杂毛小道得到了小妖过来的顶替,也是将手中的雷罚高高举起,朝着我大声喊道:“小毒物,虽千万人吾亦往矣,让我们兄弟二人一起拯救这个世界吧!”
    五将锁龙阵是将这湖心的偌大祭坛紧紧围住的,彼此之间的相隔也远,然而杂毛小道一声喊完,横空跨来,却是与我并肩而站立在了一起,看着前方宛如乱麻的魔兵魔将,兄弟二人举剑而起,开始了一步一步艰难的行进过程。
    这一战,无比艰辛,然而却是关乎着所有人的命运,我们倘若退去,一旦这深渊狂潮扩大,蔓延开来,我们的父母亲人,以及所有的朋友都会被吞噬去,这世间的一切,都将葬送于此,往前一步是英雄,退后一步是懦夫,这个时候我们也只有硬着头皮冲杀。
    经过了这一波又一波的更替,我们面前的敌人显得十分的复杂,有那身披骨铠的士兵,有坐在古怪坐骑上面的魔将,有巨大的蜥蜴,隐形的害鸹,遗漏的矮骡子和半人马,以及形形色色、极尽狰狞之色的魔物,不过我这边以那吸满敌人鲜血和怨气的鬼剑开道,却宛若大风车一般,所有胆敢阻拦在我们前面的魔物,差不多都给我绞成了碎肉,漫天的蓝色鲜血在空中飘扬,而偶尔有一些极具威胁性的厉害角色,杂毛小道则适时补上,一剑了解。
    这位新任的茅山掌教真人已经再无当初那街头小骗子的猥琐和圆滑,一招一式都仿佛是那天地至理,总能够带给这些不知畏惧为何物的魔物予最深的恐惧,或者是死亡,或者是真实到极致的疼痛。
    短短的一刻钟,我们便已经冲杀到了中途,而这一路上的魔物竟然没有能够阻挡者。
    不过真正的对手却适时出现了,一个半脸是人半脸是鬼的家伙拦在了我们的面前,他的出现使得周围挤挤的魔物自然而然地散开,而周围的所有魔物依着我们而围出了一个大圈来,不断地挥舞着双手或者四手,或者无数的触角飞扬,口中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吼声来。
    一番厮杀,我们也已经是气喘吁吁,疲惫至极,不过瞧见了此人,杂毛小道将雷罚一挽,冷声说道:“天魔,你自己也是人类,为何为虎作伥,将这些深渊魔物给引导到这儿来?”
    面对着杂毛小道的质问,天魔那半边还算是完整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狂热的笑,说七十多年前前我格林斯潘从德国集中营中逃出来,便已经看透了这世间丑恶的本质,这样肮脏的世界与此存在,还不如直接毁灭了来得痛快。他们共济会说要做人类选民计划,我虚与委蛇,受尽屈辱,现在倒是让他们看一看,我格林斯潘所做出来的,远远要比他们想象的厉害千百倍人类是不会灭绝的,新秩序之下的他们,要远远比现在要幸福得多。
    这个老头已经入魔了,总是想要将自己所受到的痛苦横加于别人的头上去,我们不再与他纠缠,而是直接冲上前去,用血淋淋的剑刃来与他对话。
    天魔所用的法器是一对镀过金的骷髅头,这骷髅头生前必定是一名绝顶高手,或者倾世魔物,此刻一番挥舞起来,整个这一片区域便是一阵黑色鬼气,乌央乌央地围绕在我们的身旁,充斥着极其恐怖的怨灵之声,而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只感觉到浑身仿佛有那滑腻的冷血动物在皮肤上面滑过,一阵又一阵的鸡皮疙瘩浮现而出,而整体则如同行走于泥浆之上一般。
    天魔的实力在十二魔星之中几乎能够名列第一,就算比起左使起来,也是差不得多远,故而一直能够坐镇总坛,不过此前的他攻打青城山时坠落山下,伤了元气,而刚才的祭祀中也似乎受了些损伤,使得此刻在我们的面前,却也生不出许多的压力来。
    人活世间,不过就是一口气,气泄了,什么都没有,而气若是一鼓起来,便能够无往而不利,在与天魔对拼两记之后,我使出了最逆天的绝招震镜来:“无量天尊!”
    人妻镜灵沉寂许久,一旦激发出来,大片蓝光射出,立刻将凶猛恐怖的天魔给定住了,尽管那只是稍微的一定,却是给了杂毛小道一个巨大的机会。
    一剑,这个凶猛鼎盛的邪教巨枭就给杂毛小道取下了头颅,连一点儿反应时间都没有给我们预留。
    战场之上,人命当如草芥,而杂毛小道一击得手,也终于有了那如虹的气势来,脚踩罡步,身如螺旋,竟然直接挤过了那拥挤的魔群,朝着那扇巨大的血门腾空斩去。当瞧见杂毛小道这般的英姿之时,我心中却莫名的一阵跳动,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这种不安感让我的脚步也瞬间提快了好几倍,紧紧跟着他的背影往前冲,然而当我冲出魔潮之时,抬头看去,却见空中的杂毛小道脑袋上,居然附着一条硕大的金色虫子,拼命扭动。

猜你喜欢: 《禁忌归来》 《海贼之火拳艾斯》 《超魔幻修仙》 《修凡纪》 《隐婚娇妻太迷人》 《把现实改造成游戏》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