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曼珠沙华

    小妖这反常的举动让我一时间就愣住了神,下意识地接着她的话儿说道:“记得啊,怎么了?”
    小妖当初要过生日,我曾经答应过她,说一定会满足她的一个要求,不算是做什么。这话儿当初说得也随便,是胡乱允诺的,因为我们天天待在一起,实在是没有什么不好开口的话语,也根本不用可以提出一个诺言来遵守,然而我却没有想到小妖突然在此时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来,实在是让我惊讶。不过小妖不理会我的这些,而是闭上了眼睛,脑袋微扬,将这张狐媚而清纯的小脸展示在我的面前,粉嫩的红唇微微翘起,轻轻说道:“那么,吻我!”
    虽然瞧见小妖这番模样,我已经有了一点儿心理准备,然而当她真正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的时候,我却还是有些愣住了神。
    小妖是标准的天生瓜子脸,脸颊上的皮肤晶莹粉嫩,吹弹可破,模样是清纯中带着说不出来的妩媚,十足的美人儿,而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小妖对我的心意我隐约能够感受得到,心里面多少也对她有着几分难名的爱意,按理说面对着这样的诱惑我自然是不应该拒绝的,不过就在这关键时刻,我的脑海里又闪现出了她当初粉嫩少女时候的样子,一时间竟然僵直住身子,不敢动弹。
    小妖闭了半会儿眼睛,并没有感觉到我凑上前来,于是睁开了眼睛,环顾看去。
    她这一看,才发现周边的所有人虽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大黑天那儿的战斗中,但是却总是留了半只眼睛看过来,特别是杂毛小道,激动得跟自己的事儿一般,反倒是我,像个呆子一样,一动不动。
    小妖到底是个彪悍的小娘子,瞧见我没有动作,直接伸过手来,一把将我的脖子勾住,然后重重地吻在了我的嘴唇上。
    这个小狐媚子别看着又火辣又主动,不过对于“亲嘴儿”这事却实在不擅长,笨拙得很,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结果一下就咬在了我的嘴唇上,痛得我当时就要叫了起来,不过当我瞧见她那得意洋洋的模样时,心底里就来了气,想着这一个小女子都敢恨敢爱,我堂堂一个大男人,还怕个毛线啊?
    这思想一转过弯儿来,我也不客气了,当时就把她给抱在了怀里,搂着小妖的小蛮腰,低头去吻,舌头剃开她那紧紧的嘴唇,暗渡引香,唇齿相连,好是一番挑动,反倒是把小妖给迷得脑袋昏昏,脸颊通红。
    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还没有等我好好地亲一下,突然感觉这舌头被猛地咬了一下,痛得一身冷汗,忍不住大叫起来:“痛,你咬什么啊?”
    小妖也是一脸无辜,愤愤地喊道:“你好恶心啊,干嘛把舌头伸进人家的嘴里面来?”
    瞧见小妖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我的眼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明明是你先挑逗人家的,现在还恶人先告状,我招谁惹谁了?我脸上郁闷,但是心中却是欢喜得快要炸开了来,不过还没有等我把心中那股浓烈不散的情绪表达出,却听到小妖将我一把推开,嘻嘻地笑道:“陆左哥,你知道我在得麒麟胎之前,是什么吗?”我点头,说你以前是花妖嘛,我怎么会不晓得呢,一出来就想要咬死我,吃肉呢。
    回首往事,小妖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挑起垂落下来的一缕头发,说那个时候也就看你顺眼一点,别的人让我吃,我还懒得吃呢你知道我是什么花妖么?
    “修罗彼岸花!”我不知道小妖的话语里有着什么含义,不过还是如实地说道:“我去过黄泉了,在奈何桥的那一片地方,长满了茂密盛开的曼珠沙华,有白有黄,姹紫嫣红,美丽极了!”
    小妖一时间痴了,呆呆地说道:“是呵,那是我的家乡啊。修罗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独自彼岸路,你落落于天山镜池水沄沄,我寞寞在幽冥黄泉路漫漫,三千日斗转星移,百年芳华东逝水,我宁愿,化作那指引你回归本我道路上面的彼岸花,将你千年的神魂引渡到这一界;若是能,这路上的风景太多太美,迷乱得你连看我一眼的时间也没有,我也情愿……”
    这个小女孩子并没有加持咒文,而只是在说着仿佛情人呓语的贴心话儿,然而我却感觉小妖在我眼中的世界开始变得模糊,大滴大滴的泪水不知不觉就涌上了心头来。
    在被泪水模糊的世界中,我想起了这个女孩儿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那一副鲜灵而生动的模样,想起了她磨着牙叫嚣要吃人肉却永远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的时候,想起了她无数掩藏在刁蛮小任性里面的温柔,想起了我们之间的每一个“第一次”,想起了她第一次喊我“陆左哥哥”,转而又故作凶狠地叫我“臭陆左”、“小毒物”,以及糖糖死去之后,她那压抑不住悲伤的痛哭……
    【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啊,如此孤单的我,到底要走向何处?】
    当时的我不能够理解小妖的悲伤,也看不透她那故作明媚的笑容背后,掩藏着怎样的孤单和悲伤,现在我方才能够明白,天下之大,她能够拥有的其实并不多,除了最喜爱的妹妹朵朵,恐怕也就是只有我这么一个鲁钝的陆左哥哥了吧……
    我终于知道了,我不止对于朵朵来说是她的全世界,对于小妖来说,也是的我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魅力,当初小妖机缘巧合地与我们相遇、相识和相知,未必没有绿脸女祭司的安排,然而正如那句话所说:“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淌,而瞧见小妖在我的视线里化作了一朵又一朵色彩如血一般的花朵,心中某一个地方也如同那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动荡不休。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要去何方?
    这三个问题完全充斥在了我的脑海里,它们几乎占据了我所有的思维力,根本无暇顾及别的东西,连周围即将发生的危险也全数的忘记了,不断地疯狂想着这些问题,而所有的纽扣则最终汇聚到了第一个问题来我是谁?
    【我是谁?我是陆左,不对,我除了是陆左;我还是洛十八,对的,我是洛十八,我曾经纵横苗疆东西,横越万里,笑看天下英雄;不对,这些都是表象,我想起来了,我是王,是耶朗大联盟的王上,我有着举世的武功和文治,有着怀揣天下的心胸,还有着谋算千载的本事……】
    我想起来了,我是王,又不是王,我是一个苦修十九世的人生旅者,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为了毁灭,而是让这个我曾经为之努力与奋斗过的世界走得更远。
    相隔两千年,我终于回来了,又或者说,我终于记起来了,觉醒了。
    大黑天,这就是推演中毁灭世界的东西么?我抬起头来,看向了远处那尊魔虫混合而成的巨人,平静地看着,然后无数的数据和信息在脑海中生成,而当我的目光收回来的时候,瞧见我的侍卫龙剌、南征大将军和大祭司都在旁边。
    他们用一种敬仰的眼神看着我,这种眼神我曾经在无数个纪元之前,那些对我崇拜得五体投地的臣民身上瞧见过,我微微挥了挥手,平静地说道:“我回来了,辛苦各位了!”
    听得我的话语,龙剌一脸激动地冲上了前来,大声叫道:“王,是你么,真的是你么?”我看着几乎要跪下去的龙剌,扶住了他,手臂微微一用力,将他跪下的趋势生生拦住了,然后平静地说道:“苦守千年,你们辛苦了,这是我欠你们的情分,现在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千年前的那劳什子称谓,就不要提起来了,惹人笑话。”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熊蛮子这头性格乖张的猛虎和主持祭典的雪鱼妹子小妍玮便也朝着我拜下来,大声高呼道:“王上……”
    我没有让他们再跪,手一挥,山峦之力为我所用,便再也跪不下去,我将他们三个都扶起来,叹了一口气,说唉,让你们苦等千年,是我的罪过,你们别再让我为难了。雪鱼妹子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哽咽着说道:“我们倒还好,就是玉妃姐姐,化作了尸丹去……”
    她说着话,还狠狠地瞪了龙剌一眼,龙剌自知理亏,没有多言。其实这事不怪龙剌,他只是听了我的安排而已,我晓得熊蛮子和雪鱼妹子心里面有怨气,也没有多解释,而是回头盯着那头正在跟凤凰和真龙剧斗的巨灵。
    几秒钟之后,我对周围的人说道:“嗯,这个东西虽然不是正主,但是想要把它封印起来还是很难的,不如把它送走吧?”

猜你喜欢: 《伎谋》 《我老婆是大将军》 《行尸腐肉》 《禁忌幻瞳》 《崛起于帝国时代》 《偷命》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