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王的意志

    龙剌是我的贴身侍卫,熊蛮子是我的殿前大将,而雪鱼妹子则是主管祭祀的大祭司,他们都没有什么意见,说全凭王上做主。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受着这凛冽的寒风,无数血腥的味道在唇间游绕,目光在大片大片盛开绽放的红色曼珠沙华中巡视,最后落在了花丛中的一抹白色,那是将我唤醒的引子,这大片能够引导前世记忆的彼岸花便是她罄尽全力而催生出来的,她是一个身材完美的少女,身上还隐约有着玉妃的影子,瞧见这,我心中的某一个意志浮动,不由自主地朝着旁边的雪鱼妹子吩咐道:“照顾好她,不要让她再受伤害了。”
    雪鱼妹子点头说好,我没有再理会,而是认真地思考起了如何将这头大黑天分身投影,送回它该去的地方去。
    不过还没有等我想一会儿,旁边突然有一个青衣道人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袖,大声喊道:“小毒物,小毒物,你怎么了?”他的力量像头巨熊,不过对我却并没有什么恶意,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这才晓得他便是我十九世的生死朋友。
    我没有对他做什么,只是微笑,说别乱动,我不想伤害你。龙剌也上前过来,拉他,说萧克明,走开,不要耽误王上应劫。
    拉扯间,那个青衣道人在这一瞬间变得无比的愤怒,猛然将龙剌给推开,一双眼睛瞬间就变得通红,仿佛里面藏着一片尸山血海一样,将左手中指放在牙齿里猛地一咬,在自己的额头画了一个“山”字型的符,然后厉声威胁道:“我知道你是耶朗王,千古之前的不世雄者,不过我和陆左是过命的兄弟,你千万不可伤害他!”看着十九世的兄弟,我笑了,说怎么会,我就是陆左,我怎么会伤害我自己呢?
    那个青衣道人愤怒地摇头,一张脸张得通红,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可以借用他的身体做任何事情,但是千万不要把他的意志同化,不然,我就算是死,也要让这个世界与我、与你一同陪葬!”
    他这般郑重地说着,而我则感觉到自己的小腹之中有一股尖锐的剑气纵横,这是一名至强者留下来的意志,虽然并不锋利,但是因为留得太久,所以倒也有些麻烦。面对着这种情况,旁边的龙剌和熊蛮子火冒三丈,脾气最不好的熊蛮子都已经提起他的那招牌大斧,大声骂道:“敌人都要杀到面前来了,你还在这里内讧,是不是想让我砍了你啊?”
    青衣道人不为所动,冷声笑道:“将他的意志放出来,不然大家同归于尽。”
    双方闹得不可开交,熊蛮子和龙剌都已经准备出手了,不过我在简单地浏览了一下陆左的记忆,倒也是能够理解这青衣道人的情绪,微微一笑,说好,十八世的记忆就够了,我会放开对他意志的同化……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要去何方?
    啊……我头疼欲裂,感知里面一片黑暗,而过了好久,我终于恢复了思索能力,疼痛也在逐渐地减缓我是陆左,我是陆左,我是陆左!
    不断地重复让我的意志越来越坚定,然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我的身体,我仿佛一个局外人一般,观察这个世界,首先看到的就是杂毛小道那张露出了笑容的脸来:“王上,如此最好,陆左是我的兄弟,我不想任何人伤害到他如果有,我便是让全世界与他陪葬,也在所不惜,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决心。”瞧见他这般正儿八经地说话,我不由得想笑,说靠,咱们两个有必要说这么肉麻的话儿吗?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我连开口的能力都没有,反而是另外一个声音在对他说话:“你放心,我这次回来,并不是想要夺舍,只是了结这近千年前的因果而已,此战过后,尘归尘,土归土,清风归天空,星光归宇宙,一切皆有定数。”
    我看见杂毛小道双手作揖而退,这是才感觉到在自己的身体里,有一个极为厚重而睿智的意志正在主导着我所有的行动,而这个意志,却正是他,千年之前的耶朗王。
    我心中震撼,同时又有无数的疑惑浮上心头来,不过此时的我也大体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刚才小妖在与我诀别之后,竟然倾尽全力,以曼珠沙华的力量将耶朗王的意志引导而出,将我的身体掌控住了,而刚才杂毛小道则施了手段,利用陶地仙当日在我体内种下的剑元,使得我陆左的本我意志得以恢复。尽管在同一个身体之内,但是耶朗王并不与我沟通,他的视线已经投向了远处的大黑天去,而我则关注到了另外一边。
    在绿脸大祭司的身边,朵朵将小妖乏力的身子给抱了起来,我瞧见那小狐媚子高耸的胸口还在起伏,说明她刚才召唤出这么多的彼岸花来,只是脱力,倒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看到小妖没事,我就放心多了,尽管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就被前十八世的意志同化,但是看见我所珍惜的人都无事,心中不由得一阵欢喜。
    朝闻道,夕死可矣,刚才小妖表明了心迹,再加上临别之时的那深深一吻,简直就是将我所有的世界都填满了,即便是我现在就死去,恐怕我也是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我作为一个孤单的看客,没有人能够知道我,而在另外一边,大黑天和虎皮猫大人、黑龙哥的战斗也已经到了最激烈的时候,当那个大块头将凭空而取出来的法器都使出来的时候,这一龙一凤也终于抵御不住了,浑身尽是火焰的火凤凰没有再与大黑天缠战,而是朝着我们这边飞过来。虎皮猫大人化身为凤之后,全场足足有十几丈,飞身而下的时候刮起了无数灼热的飓风,许多人根本就站不住脚,当然这不包括我在内的当世高手。
    俯身而返,化身为凤的虎皮猫大人简直就是帅到爆,它在离地六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朝着我们喊道:“我的符阵大概布完了,不过一个人搞不定,加上黑龙也不行,你们谁,过来跟我一起,把这狗日的封印住?”
    巨大的风压下无人说话,只有我也就是控制住我身体的王,迎着这罡风平静地说道:“这东西带着神性,封是封不住的,还不如送走你觉得如何?”
    虎皮猫大人一阵惊讶,说哎哟,小毒物你还真的长见识了啊,的确,封不如送……等等,你不是小毒物,是你么,十八兄,你这个狗日的回来了?
    这肥母鸡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惊喜,然而“我”却摇了摇头,说是,也不是,我看到了你刚才的尝试,你是不是试图用这天地之下的规则之力布置出一个巨大的引力空间来,然后以自身为容器,将它封印住?这样的尝试我劝你最好不要做,即便是你自己的本体死去,恐怕也控制不住它所谓神性,那是你现在也还是不能够了解的东西。
    虎皮猫大人嘎嘎大笑,说我原本也只有一两成的把握,不过现在你来了,我却有了七八成,来吧,来吧,老不死的,让我们一起来拯救世界吧,你看如何?
    “我”平静地说道:“可是,即便是有我,也很难我会死,你会死,所有的人都会死的……”
    虎皮猫大人依旧是笑个不停,说废那么多话儿干嘛,那个地方老子又不是没有去过,你们这些被人惦记的家伙或许会有去无回,老子却是一点儿担心都没有,连我的哥们老龙,它也是自有去处,赶紧的,我那老哥们快扛不住了……
    “我”点了点头,耶朗王同意了它的安排,然后吩咐旁边的龙哥、大熊哥和绿脸女祭司跟着他一同朝前走去。耶朗王快速行走,脚步如飞,而在体内的我既没有行动权也没有发言权,但所有的观感和思维都在,就仿佛如同外人一般,有着当初附身肥虫子身上的即视感,所以瞧见绿脸女祭司在飘身向前的那一刻,目光都还是停留在了朵朵怀中的小妖身上。
    她在最后的最后,心中挂念的并不是这千年传承的任务,而是那个与她不知道有着什么关系的小狐媚子。
    尽管在此之前,我对绿脸女祭司利用小妖充满了许多不满,然而在此时此刻,心中却是暖暖的。
    而没有等我思虑多久,便瞧见耶朗王已经带着手下的一票人马杀到了大黑天的面前来,四人气势如虹,即便是面对着巨大无比的大黑天,也是一点儿都不危机,耶朗王与每一位属下击掌,然后他停顿了一下,回头朝着不远处的蚩丽妹喊道:“还少一位,你来不来?”
    他的声音又变了,并不是我的声音,也不是刚才那王雄浑的声音,而是充满了一种霸气而阳刚的磁性味道,一直在旁边不动声色的蚩丽妹眼睛一动,原本平淡如雪的她在思考了几秒钟之后,点了点头,说好,我来。

猜你喜欢: 《剑武雷罡》 《御剑乘风行》 《我的重生女友》 《万界棋尊》 《临世物语》 《至尊归来》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