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灵魂祭坛

    洛十八并没有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而是用一股磅礴的意识与我接触,顿时无数的信息将我整个人都给淹没了。+
    我们是一魂同体,理论上来说我和洛十八、耶朗王都是一个人,只是彼此不同的人格自我而已这情况跟当初朵朵和小妖几乎是一样的,不过说是一样,却还是有着很多的区别,我来不及细品,感受到这无数信息的冲击之后,终于从这里面挑出了如何召唤出那灵魂祭坛的知识来。
    不知道是命运的牵引还是机缘巧合,我曾经到过东南西北中五处耶朗祭殿,也和除了武陵王之外的所有守卫者有过冲突,而在我不知不觉之间,那隐藏千年的巫咸印记便已经附着在了我的灵魂上面来。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命运便是这样,它从来不管这些,说我是,我便是,独一无二。
    在短暂的停顿之后,我举起了双手,一如小佛爷在血肉祭坛上的一般模样,采取的是一个献祭自身的姿势。
    我心即禅,万化冥合。
    在意志进入一个唯我的境界,我瞬间就感知到了从五个方向之上传递过来的汹涌能量,它们分别来自于龙哥、熊蛮子、绿脸女祭司、蚩丽妹和我自己的身体里,而他们也并非力量的源头,而是遥遥地连接于千里、万里之外的各处祭殿。
    镇压山峦,这里面蕴含的哲学意义是如此的沉重,而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就仿佛是我面前的大黑天,先前所有的力量都是覆在外面的虫子,而现在升华过后,便如同里面的小婴儿。
    神性仿佛一道光芒,我把握住了这流星划过的痕迹,在体内那阴阳鱼气旋的鼓动下,我将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在了头顶处,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因为除了我在驱动灵魂之内的印记,其他的所有事情都是耶朗王所包办的,对于力量的理解他远远超出我,在他的协助下,一切顺畅无比,我在一瞬间感知到一股超越世间的力量冲天而降落,接着在我的感知范围之内,一处似在虚空之上、又仿佛在地底深处的辉煌而威严的殿宇出现了。
    周围依旧是一片无定的混沌,巨大的石鼎、石器,巍峨高耸的古朴祭台和以及又圆又粗的巨大石柱,还有附着在上面那古拙简朴的浮雕,以及高台一切都与我当日血战十八世的灵魂祭殿,一模一样。
    当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发现我是我,而在我面前的不远处则是洛十八,在他的旁边,还有四个人。
    他们分别是龙哥、熊蛮子、绿脸女祭司和蚩丽妹。
    我瞧见过洛十八的尸身,认得他的模样,只是让我惊诧的事情是旁边的龙哥他们,他们原本应该在外面的世界与大黑天对峙,却没想到竟然也走到了这里来这是灵魂么?
    我很诧异,然而其他的人却显得一切如常,即便是临时加入的蚩丽妹,她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在我稍微一愣住神的瞬间,洛十八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来,平静地说道:“十九,不错,谢谢你。”
    听到这声音,并非洛十八那刚猛豪放的调调,我便晓得我面前的并非单纯的洛十八,他应该是我前十八世的融合,当然这里面也包含了耶朗王的意志站在我面前的,应该就是千年之前就谋划好这一切的王者,耶朗之主。面对着这个大拿,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忐忑,摸着鼻子说道:“这、这没什么的,我做得还是不够好,浪费了大家的时间……”
    我小声地说着话,然而他的手却已经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来,温暖而坚定,而耶朗王的脸上还充满了亲切的笑容:“够不错了,不必自责。时间不多了,送大黑天回去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就不跟你说了我们五个,即将去向彼岸,镇守这世界的通道,维持安宁,而我耶朗在这片土地上面的传承,则需要由你来继承了,告诉我,你可以么?”
    我看着耶朗王那明亮而充满智慧的双眼,想起了刚才战斗中他所展露出来的一切,如此细致和完整,竟然是为了传承于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激动,大声喊道:“可以,我可以的!”
    “好!”耶朗王再次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后大声说道:“有你在,我苗疆巫蛊,便不会断绝,哈哈、哈哈……”
    耶朗王大笑着朝那祭坛走去,而龙哥、熊蛮子、绿脸女和蚩丽妹相继过来与我招呼,龙哥和耶朗王一样,也是坚定地拍了我的肩膀,轻轻说道:“今后的路上,自己走,小心了。”我晓得他们这是在诀别,泪水一下子就要涌上来了,不过还是强忍住,点了点头,而熊蛮子则过来将我紧紧抱住,粗声粗气地说道:“别怪我先前对你不客气,跟王比起来,你差远了!”我点头,说我晓得,不过我会努力的。熊蛮子哈哈大笑,扬声喊道:“好,现在我喜欢你了,获得王的传承的男人,以后的历史,由你和你的朋友们书写吧!”
    绿脸女祭司走到我的面前,盯了我好一会儿,突然扬手甩了我一巴掌。
    啪!
    她用力不重,但清脆,我的脸一刹那间就红了起来,不过我没有动,她问我,说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不?我点头,说因为小妖。绿脸女祭司扭过了头,跟着大熊哥的身后离开,遥遥之间传来了一句冷冷的话语:“喜欢一个女孩子,你就去追吧,不要让她等待!”
    绿脸女祭司飘然走上祭坛,而蚩丽妹也走到了我的面前来。
    看到这完成了蜕变、容貌令世间美女自惭形秽的谪仙之女,我捂着脸,怕她也跟我来这么一巴掌,毕竟我跟她的关门女弟子雪瑞也有一段情感纠葛。我喉咙发痒,低声喊道:“前辈……”蚩丽妹一双明媚若春风的眼睛仔细地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吩咐道:“雪瑞做你妹妹挺好,她不适合你,我已经安排她回去接我的道统了,你不用担心……”
    蚩丽妹简单说完,便飘然上了祭坛,而就在我还琢磨着这两位身份极高的女人刚才所说的话语时,突然听到祭台之上传来了一声雄浑而激荡的吟诵声。
    啊……呜……咿呀……咦……啊……呀……
    在这滔天而起的巨大吟唱之中,我瞧见头顶上的天空开始扭曲了,接着我瞧见了无数璀璨的星光开始生成,一开始只是一缕一缕,而后则是大片大片的星云,星云与星云之间是混沌无序的暗物质,无数的诞生和毁灭交相辉映,极尽辉煌之能事。
    我没有再来得及去思索自己情感上面的那点儿破事,而是三步并作两步走,冲上了祭坛,瞧见这耶朗王、龙哥、熊蛮子、绿脸大祭司和蚩丽妹盘坐在这祭台的正中心,双臂平举,口中不断地唱诵着,他们手掌的掌心处有无数光华形成,然后与旁边的人一起勾连纠缠,最后都汇聚在了耶朗王的手掌之上,接着两个巨大的符号从那儿飘散开来,浮在了祭坛的正中心。
    我认出了这两个符号来,左边的那个叫做“毁灭”,右边的那个叫做“希望”。
    我下意识地往前走去,然而却被一层虚无缥缈的力量给阻拦住。此刻的我应该是灵魂状态,而且还是一个剥离开来的灵魂,根本就掌握不了什么力量,所以只能在旁边围观,不过好在他们的念诵并没有持续多久,但见那耶朗王猛然站起,朝前一挥,前方的空间立刻有一道裂缝生成,而他一步踏前,伸手往虚空中掏去。
    耶朗王的手臂消失在了半空中,脸上充满了狰狞的痛苦之色,而与此同时,周围四人一同激发了自身的潜力,源源不断地灌注到了他的身上来。
    仿佛在一瞬间,耶朗王的脸色陷入了极尽扭曲的模样,而在下一秒,他猛地往后面一拉,整只右臂化作了一道冲天而起的火焰。
    除了熊熊燃起的火焰,在这祭坛之上,凭空而生出了一个三头六臂的小娃娃来,嘤嘤的哭泣。
    这是大黑天体内的神性,我瞧见这婴儿紧紧闭着的眼睑下在动。
    它要睁开眼睛了么?
    面对着右臂化作了烈火,耶朗王却一点儿的慌乱都没有,他的左手朝着肩胛骨那儿一拍,这在骤然而起的火焰就直接与他的身体脱离,而后他竟然还有时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口中大声喊道:“咄!”
    此一言而出,整个世界都是光明大放,祭坛之上,我们头顶的星空开始急速地旋转起来,无数星辰之力开始作为指引,朝着这边陨落,那微型大黑天仿佛感受到了危机的来临,嘤嘤大哭,让人为之动容,凭空生出了想要保护它的心思,而与此同时,场中五人全部都悬浮了起来,各结手印,朝着这大黑天遥遥罩去。
    轰……
    我的耳边传来一声古怪的响声,口鼻便不由自主地喷出了鲜血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瞧见原本可怜无比的大黑天竟然睁开了眼睛,一双邪异的眼眸直勾勾地瞧着我。
    它在笑。
    说:
    自从开书写文开始,这个结局就一直存在我的脑海中了,无数遍,从来没有更改过。
    这是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我希望能够没有缺憾。
    说到一大波,今天会陆续的放,我在微博上面做了一个选择题,你们也可以做一做,到底选什么?
    之所以选择这两天结局,是因为高考是改变很多人命运的一件事情,而我也希望它能够改变我的命运。
    不管怎么说,说到做到,大家等候我的这一大波吧。

猜你喜欢: 《舟游诸天》 《极道苍狼》 《时空古董商》 《私人科技》 《抗战之我的纵横人生》 《金牌县令》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