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银河裂缝

    大黑天不可睁开眼睛,一旦睁开,这证明它的神性觉醒,整个世界将没有能够再与之相抗衡者。+
    我深深牢记着这一句话,所以当瞧见了大黑天睁开了眼睛的时候,我顿时感觉到不妙,但见它那富有洞穿灵魂的眼眸闪耀着浓重的黑色,整个身子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这是它体内的骨骼在快速生成,而与此同时,这个三头六臂的小婴儿周身立刻化作了一团黑色焰火,将自己完全包裹到里面了这火焰并不热,甚至是冰冷如雪的,然而跳动的规律却深深契合了整个世界的规律,让我能够感受到,它对于这个世间的规则已经是了解清楚了。
    大黑天即将觉醒,整个世界也即将面临毁灭的边缘。
    所以它在笑,这样的笑容浮现在它那纯真无暇的小脸上,原本应该是像天使一般的圣洁,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显得无比的诡异,让人心中像堵住了一团火。
    世界就要屈服在它的脚下了么?
    不,就在大黑天睁开眼睛,想要仔细打量这个即将臣服于它脚下的世界时,一道银色的光芒冲天而落,径直地落在了它的头上。大黑天伸手去接,想要抵挡,然而这道光芒并没有任何的攻击力,直接透过了它的手掌,落在了它的身上来。银光荡漾,宛若流水滑落,将大黑天给完全覆盖住了。这道光芒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然而却是一道时空标记,在渲染了大黑天的一瞬间,我们头顶上的无尽虚空顿时开始疯狂地转动起来,无数的星辰化作了旋涡,传来了极为恐怖的力量。
    这力量,可以吞噬一切的物质,便是以大黑天之能,也有些抵挡不住了。
    苏醒之后的大黑天本来想要给旁边的这些人一点颜色看看,然而还没有来得及施展出它那恐怖的威能,立刻就被这星光罩上,无数的引力牵引住了它身上所有的一切,它甚至整个儿都悬浮起来,朝着上空飘去。
    上面是璀璨星空,如果一直飘上去,所不定就回了老家,费劲千辛万苦而来的大黑天哪里会这样放弃,顿时一声怒吼,三双手臂开始不断地挥舞,无数的光华和符文从它的手上飘落而出。
    在些符文和光华蕴含着万千色彩,单单从水准和玄妙上面来说,比洛十八灌注给我的巫咸遗族手段要强过百倍、千倍,体现出了大黑天卓绝世间的实力。
    它仅仅欠了一点儿时间,然而这就已经够了。
    耶朗王腾空而起,龙哥、熊蛮子、绿脸大祭司和蚩丽妹紧紧相随,五人成阵,将大黑天紧紧锁在此中,鼓动炁场,将其稳稳压在祭坛上的身子凭空托起来。这一方往上托,一方要往下压,双方较力,本来是在较力的,然而大黑天与那无边星光引力的较量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们这一边一出手,胜利的天平便立刻倒向了耶朗王这一边。大黑天似乎感应到了自己的人间之旅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回天无力,于是愤怒地发出了一声穿越天地的悲啼。
    与此同时,这五人也一同出手,朝着中间的那大黑天扑了过去。
    他们紧紧抱住了大黑天,将正在做着所有努力的这绝代凶神束缚着,耶朗王的脸上充满了解脱的微笑,朝着我们头顶的上方飞去,无尽的星光引力垂落下来,将他们所有人都朝着一个未知的银色旋涡拉扯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黑天终于将所有的怒火转移到了身下的这个祭坛上来,它在往上极速飞升的那一刻,朝着下方重重一拍。
    仅仅是这么一拍,我却感受到了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平平压了下来,幕天席地,那悬浮在无尽混沌中的灵魂祭殿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我身边的所有建筑物都往下放沉去,而我也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化作了黑暗,接着意识就往着下方沉沦而去。
    我的心中狂震,因为传承中的意识告诉我,如果我就此沉沦,只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就是死,是最黑暗无尽的世界,比那灰飞烟灭更加彻底,斩断我在世间留下的所有线索,从此以后,世间再无陆左可是,我的亲人,我的朋友以及我的爱人,他们该怎么办?
    我不能死!
    我在心中狂吼着,在意识即将消弭于无形的那一刻,我福灵心至,将双手的虚心合掌,二食指相背而屈指尖部分,复以二拇指压二食指前端,作弹指状,结出宝瓶印,我心即禅,万化冥合,整个天地都与我同辉映,我即天地,天地即我,若想要毁我于当下,必先战天斗地,将世间先毁灭……
    完成了这一切之后,我全身的所有血液、肌肉和骨骼都开始轰鸣起来,一齐汇聚成了一个字:“禅!”
    此言一出,我整个的世界都化作一片混沌,无数的罡风洗涤我的身体,暴戾而无序,让人根本无法稳住身形,而我仿佛如同那怒海之中的一叶扁舟,不断地漂浮着,每一刻都有翻船的可能,而就在在我即将就要覆灭的时候,突然天地一清,感知又如潮水一般浮现在了我的意识中,天地一暗,继而清明,我则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
    一股携着清冷和腥臭的冷风从远山处徐徐刮来,划过了我的脸庞,接着又朝着别的地方徐徐推去。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环顾四望,发现我依旧还在刚才的雪原之上,然而那仿佛一幢高楼般的大黑天却不见了踪影,地上一片狼藉,有好多小虫子的尸体,正散发着阴寒入骨的气息,不过我并没有从它们的身上感受到一点儿生命的气息,唯有一丝恐怖的威严在上面停留,昭示着某一个伟大而令世间都会震撼的存在,曾经来过这里。
    我又去看龙哥等人所站立的地方,那儿只有几个巨大的土坑,别无他物,唯有蚩丽妹所站立的地方,有一件雪白如丝的衣裳。
    他们走了啊,走向了彼岸,在世间的尽头,镇守着天地之间,维续着这美好人间的一切。
    不知道我的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是否能够再见到他们?
    这世间,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还有人会晓得他们么?有人会知道他们曾经来过,并且为了这个美丽的世界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甚至所有的一切?
    或者,还包括爱情。
    我的心中无比惆怅,抬头看向了上方,天空依旧还是黑夜,不过在遥远的天际,似乎有一道光华开始出现,地球在旋转,而当直面太阳的时候,又是崭新的一天了。光明即希望,或者说,这些将自己生命付出的人们,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世间的生灵是如何想的,他们只是觉得自己有着这样的能力,那便有着相应的责任,所以他们站出来了如此,而已。
    天空之上,我看见了一道朝上攀升的光芒,是白色,又有些像是金色,虹光萦绕,化作了龙形,朝着天际飞去。
    我晓得那是黑龙哥的意志,真龙并非此间造物,它能够横跨于不同的空间,即便身型在此间陨落,但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它们却又能得到重生,开始它另外的一段旅程这是伟大生命的特权,我们此刻视之如天地大劫的战斗,或许在它的生命里,只不过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
    感知到了宇宙的恢弘和伟大,便能够明了到我们自己的微小,我的心瞬间变得无比的惆怅起来,而在这个时候,我瞧见有人正朝着我这边迅速跑来。
    我低下头,转过身子,瞧见是一脸关切的杂毛小道,陪着他的还有雪瑞、小妖和朵朵,至于李腾飞和洛飞雨,则不见了踪影。
    杂毛小道走到近前来,打量着我,小心翼翼地问道:“王、王上,请问刚才出现的那一道充斥天地的虹光,是你们送走了那大黑天么?”
    这家伙表现得小心翼翼,就像犯错的小学生,十分可爱,要是搁在往常,我肯定会忽悠他一顿,引作谈资,然而现在我却是一点儿心情都没有,长叹了一口气,说老萧,是我,我是陆左,他们……应该走了吧?
    听到我这熟悉的声音,杂毛小道的脸上从惊讶到惊喜,到难以抑制的激动,立刻变得无比的精彩起来,而千言万语述不尽,化作了一个紧紧的拥抱,与我相拥。
    他是如此的激动,以至于我都有点儿透不过气来大黑天的临死一击并非毫无效果,它不但将我的灵魂祭坛打破,也使得我的修为尽损,此刻的我和普通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咳了咳,一口血吐了出来,杂毛小道这才发现了我的虚弱,松开来,看了我一会儿,说我艹,还好,还好,福大命大,以后仔细修行便是了。
    我笑,说嗯,要不是你的坚持,说不定我就死了。
    杂毛小道摇头,严肃地说道:“这可真不是,我当时是在诈他呢,不过他应该也晓得了,不过并没有揭穿而已耶朗王是一个有着大智慧的人,你能够活下来,全都是他!”
    我还想说什么,突然有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传入了我们的耳中:“你们以为,现在这样,就算是结束了么?”
    说:
    王走了,但请不要悲伤,他们求仁得仁,一切都很好,只是……
    还有一个敌人在……

猜你喜欢: 《步锦年》 《篮坛之三项选择》 《大妖通灵》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西游说》 《女装大神》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