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终须分离

    安的上位让人实在是意想不到,不光是我,就连她自己,坐在那雕花宝座之上,都有些惶然,不自觉地朝我望了过来。
    当然,平心而论,称为藤族残部的首领,终究还是比寄人篱下要强得多。
    至少自己的命运还是能够掌控的。
    所以我朝着她投去鼓励的目光,让她把握机会,不要畏缩。
    安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自然不会是白纸一般纯洁,伤痛在她的心头留下了种子,也使得她开始成长了起来。
    拜服过后,还有祭天祷告,弄完了之后,藤族摆了宴席,并且邀请了我。
    而整个过程,姜西冷都陪着我,不知道算是照应,还是监视。
    宴席之上,我被奉为上宾,被不断敬酒,大概说了些什么,都不太记得了,一直等宴席结束之后,我被人引到了一处房间歇息,洗了个冷水脸,清醒了几分,那蚩野方才在信伯的陪同下,找了过来。
    见到我,老家伙便朝我拱手,连忙道歉,说今天青鸾天女登位,诸事繁忙,对贵客照顾不周,实在抱歉。
    我拿出了蚩老爷子给我的牌子,交到了蚩野的手中。
    瞧见这非金非石的牌子,蚩野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询问其蚩老爷子死时的情形,当得知他凭着一己之力,不断猎杀临湖一族的狩猎队,最终设局将那祭祀长老以及两位年轻一辈的道:“陆大哥,你看我的这身衣服好看么”
    安穿的这一身羽衣,是用各种各样鲜艳美丽的羽毛缝制的,宛如天仙一般,再配上她精致的小脸儿,的确是很漂亮。
    我衷心地为安高兴,陪她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告诫她,说作为一族之长,并不是仅仅享受荣耀便可以的,还得真正带领大家走向美好。
    安有些迷茫,说可是我不懂啊
    我说别人都说你是青鸾天女,你自己觉得呢
    安偏着头,思索了一番,然后告诉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总是梦见自己是一只大鸟,能够在云彩之上翱翔,平日里我的身子很轻,而且跟动物也能沟通。
    我说你还记得你爷爷交代你的事情么
    安点头,说嗯,只要我完成了蜕变,就会很厉害很厉害的。
    我没有深问,而是点头,说好。
    安越说越兴奋,突然站起来,对我说道:“陆大哥,你那么有本事,就留在我们藤族,我让你做二首领,到时候我们一起,带领着藤族走向复兴和强大”
    听到这话,我没有接她的茬,而是陷入了沉默。
    大概是感觉到冷场了,安意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我,说陆大哥,你怎么了,不愿意么
    我思索了一番,尽量委婉地说道:“安,陆大哥也有自己的事情和生活,所以不能留在藤族陪你,我明天就要走了,那头大虎既然与你性情相投,我就留给你了;不过你不要伤心,我会一直默默关注着你的,也希望有一天,你能够成为一个璀璨夺目的大人物,带领着藤族走向辉煌”
    安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说陆大哥,你要抛弃我了么
    我心中一疼,伸出手,用袖子擦了擦她的眼泪,严肃地说道:“你现在是一族之长了,怎么能够哭鼻子呢要是被别人瞧见了,指不定会瞧不起你呢”
    安一边哭,一边流泪,抬头看了我一眼,居然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就跑出了房间去。
    啊
    我愣在了当场,知道安此刻的心情肯定很悲伤,有心想去劝,又想着自己明日就要离开了,就算是劝好了,那又如何
    我不能留在这里,又不能待她离开。
    唉,这孩子以后会慢慢长大的,终有一天会想明白的。
    我没有追出去,而是躺在了木床上,开始修行起来。
    睡着洛山魅对我经脉的扩展,以及逐渐适应了荒域的境况,我对于修行比以前更加热衷了,能够感觉到自己每天都有进步,并且一步一步地向强者进发。
    修行之后,我也是十分疲惫,倒头就睡,迷迷糊糊之间,好像听到远方传来一声炸雷,轰隆隆地响着,天地都在震动。
    除了那隆隆的雷声,还有一声又一声的莺啼,不过就在我想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地魔突然出现在了我跟前。
    这家伙许久没有出现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却跳了出来。
    再一次见面,他怨恨难消,冲着我冷笑,说没想到你小子一日千里,越来越强了。
    我说阁下露面,所为何来
    地魔语气变得软了一些,对我说道:“我来找你,是为了完成协议的,还是那句话只要你把我放走,我便将完整的地煞陷阵传授于你。”
    我不屑地说道:“算了,你总是这般说,光一个土遁术,便拖拖拉拉,我如何信你”
    地魔恼怒地说道:“土遁术涉及到许多玄门至理,需通晓地煞陷阵的整套法门,使用起来,方才不会耗损全部精力,你不学全,如何怪我”
    我说我信不过你。
    地魔气得哇哇大叫,说我若是全部传了你,你又一直将我幽闭,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我说随便你,不传就算。
    那家伙开始发狂了,怒气冲冲,在我意识里左突右冲,结果一道雷光劈来,他顿时就是一声惨叫,沉入了心海之中,不敢再出来。
    次日清晨,我醒了过来,出了院子,姜西冷在门口等待,我说能不能带我去见一下蚩野长老,我想跟他告辞。
    姜西冷说可能不行,三爷昨夜带人去了落凤峰,不知道何时回来。
    我一愣,说这么晚了,他去那儿干嘛
    姜西冷也奇怪,说你昨夜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么
    我昨夜与地魔言辞交锋,早上醒来,一脑子浆糊,摇头说不知道,姜西冷笑了,说你睡得可真死,昨天夜里那落凤峰上面打起了雷来,还有凤鸣之声,三爷感觉有些不对,带人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我说你怎么不去
    姜西冷遗憾地说道:“我本来也想去来着,不过三爷让我在这里候着你。”
    我想了一下,赵志祥那几个人的身影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想必昨夜的事情,与他们有关
    蚩野不在,我便提出跟安告辞,结果得到的回复是青鸾天女身体不适,让我自行离开便是了。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苦笑,安这小女孩儿,倒是蛮有小性子的。
    当天早上,我在姜西冷的护送下,离开藤族。
    不知道是不是幻境,与姜西冷分别之后,我走了好远,都感觉身后好像有人在瞧着我,远远目送。
    一下“苗疆蛊事2”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猜你喜欢: 《重生之时空商店》 《月夜引魂灯》 《宝岛双龙传》 《道门天师》 《宠物宝鉴》 《真战国无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