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前往镇宁

    听到了我说的事情,陆左后来就显得很沉默了,基本上都没有再多聊什么
    陆左和杂毛小道星夜兼程地赶到这边来,也是颇为疲惫,当天那就在他外婆老宅那儿歇息,至于我和屈胖三,为了不引人耳目,还是返回了许映愚许老的房子里歇息。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的早上,杂毛小道过来敲门。
    我打开门,瞧见他挤进屋子里面来,对我说道:“你堂哥在这里不?”
    我愣了一下,说没有啊,怎么了?
    杂毛小道说大清早起来的时候,没有见到人,朵朵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我先是一阵心跳加速,随后反应了过来,小声说道:“这个”
    杂毛小道看着我,说你昨天跟小毒物说的,是胖三跟我说的那件事情不?
    我说对,我跟他说我碰见黄菲了。
    杂毛小道眉头一挑,说还有孩子的事情,你也说了?
    我老老实实地点头。
    杂毛小道一拍脑门,说这就对了,小毒物别的都没得说,就有一点人特别善良,念旧情,黄菲之前的确是把他给甩了,两个人也早就断了,但现在黄菲却带了一小女孩儿回来,还跟他长得特别像,这事儿他哪里受得了,肯定是要去问个清楚的
    我说这可咋办呢?
    杂毛小道却显得很轻松,伸了一个懒腰,说小毒物会老情人,该咋办就咋办,跟我们可没关系对了,你们在这里,都吃些什么呢?
    他跟屈胖三一样,嚷嚷着吃的,而旁边的朵朵有点儿不高兴了,撅着嘴巴说道:“陆左哥哥是小妖姐姐的,黄菲是坏女人!”
    呃
    我这才想起来,朵朵跟小妖姑娘的感情深厚,陆左这会儿去会那老情人,她肯定是有意见的。
    怪不得陆左不告而辞,原来是担心朵朵不同意。
    我有点儿不知道该如何说,而屈胖三却跑过来安慰朵朵,三言两语,便将朵朵领到了楼上去玩儿,而我则去隔壁,吩咐那小姑娘多弄点吃的,我们有点饿。
    吃过了早餐,杂毛小道伸着懒腰,过问起我的修行来。
    他是当今天下间了不得的高手,一身剑法出神入化,而且道家的修养造诣不是寻常人所能够企及的,所以我有些激动,跟他一五一十地坦白了我此刻的状况来。
    杂毛小道听完我的讲述,沉吟了一番,方才说道:“你现在的情况,有点儿复杂。”
    我说啊,怎么呢?
    杂毛小道说你现在呢,懂得的手段很多,各式各样,特别是神剑引雷术、大雷泽强身术和地煞陷阵,这三种都是一等一的绝活儿,突然使出,必将收获奇效,但唯一的问题就是需要一段时间的酝酿,若是无人在旁护法,只怕你的威胁性会大打折扣。
    我点头,说对。
    他说的这个弊端,在滨城与那太明玉完天剑主交手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
    尽管我在屈胖三与李晔那家伙交手的时候,成功使用了大雷泽强身术,引下雷电来,但最终还是差点儿被太明玉完天剑主击杀了去。
    倘若不是聚血蛊适时醒来救主,只怕我就真的要交代在那儿了。
    虽说现如今聚血蛊在手,我的实力又强了一层,但是这是聚血蛊的力量,对于我来说,并没有质的飞跃。
    外物之力,终究不是正统。
    当初我堂哥陆左凭借着金蚕蛊横行天下,被誉为苗疆蛊王,那虫子是他的本命金蚕蛊,按理说会永世相随,然而最终却还是离他而去。
    有着这样的前车之鉴,我就在想,说不定哪天,聚血蛊也会离我而去。
    而那个时候,我又能怎么办呢?
    自身硬,这才是硬道理。
    杂毛小道与我聊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其实呢,你可以将一剑斩这门手段发扬光大,如果什么时候,你有了一剑神王那样的实力,什么太皇黄曾天剑主,什么太明玉完天剑主,这些统统都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我苦笑,说怎么可能?一剑神王从懂事的时候就开始练剑,练了一辈子,我如何能够达到他们那样的境界啊?
    杂毛小道脸色严肃了起来,说这世间最有可能企及一剑神王当年之威的,除了你,还有谁?
    非你莫属
    我听懂了杂毛小道的意思,还是有些犹豫,不过却没有再多提及。
    他说得没错。
    我的记忆中,有两代一剑神王的神识,这个对于我来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重现他们当年的威风,除了我,天下间再无其余的人。
    只是
    我苦笑着说道:“我现在连剑都没有了,又如何练剑”
    杂毛小道皱眉,说你且把那金剑碎块拿出来,我看看。
    我知道杂毛小道不但是制符,炼器方面也是颇有造诣,赶紧将收集的金剑碎片摆在了桌子上来。
    瞧见这些经过特殊处理的金剑碎片,杂毛小道伸手,每一块都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又问起了我此物的来历。
    当听我说完之后,他摇了摇头,说你那女朋友果真是个天才人物,不愧是有着蚩丽妹完整记忆的存在,她将原本的祭祀之物,用虫液蚀刻的办法故意做旧,并且将各种力量中和,炼制成了这样的利剑,天生坚韧,只不过这平衡被那什么太明玉完天剑主打破之后,此刻的碎片,不过是一堆贵金属而已,就算是你女朋友亲自出手,只怕也没办法破镜重圆了。
    听到这话儿,我有点儿郁闷,说这般说了来,我这剑是没有用了?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没用了。
    我郁闷,说那可怎么办?我手中没剑,实力将大打折扣,无论是神剑引雷术,还是一剑斩,都施展不开来了。
    杂毛小道点头,说也对,当务之急,是先给你弄一把趁手的兵器才行只可惜小毒物将石中剑还给了一剑的后人,要不然给你用,倒也还算合适。
    我说用普通的剑行不行?
    杂毛小道看了我一眼,说你觉得普通的剑,能够承受得住神剑引雷术的威力?
    我思索一番,想到雷电引下的一瞬间,长剑破碎的场景,顿时就有点儿蛋疼,说那可怎么办?
    杂毛小道看了屈胖三一眼,说你手上有没有什么材料,要不然我们自己做一把?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别想,我知道你想要什么,那极品雷击木都给陆言这败家子弄完了,我这可什么都没有。
    杂毛小道摸着下巴琢磨,而我则陷入了沉思。
    许久之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如果
    我是说如果,我能够找到一剑神王的那把青铜剑,情况会不会有些不同?
    是的,一剑神王当初是留下了一把青铜剑,这事儿留在了我的记忆之中,而那把青铜剑,则是一剑神王一脉中的传承,名字叫做青蒙。
    青蒙剑。
    青蒙剑在一剑神王故去之后,被放在了某个地方,如果沧海桑田,没有变太多,或许我是能够找得到的。
    想到这里,我有点儿激动了起来,返回书房里面去找地图。
    我拿着地图,跟梦境之中的记忆不断对比,折腾了一整天,心中大概有了一些想法,然后找到了屈胖三和杂毛小道,说出了我的计划来。
    听到我说要去找两千多年前的青铜剑,两人的第一反应都很一致。
    他们觉得我该吃药了。
    不过我很坚持,说希望能够碰一碰运气,说不定找到了,我也就不用为了没有趁手的兵器头疼了况且地方也不远,就在镇宁。
    两者相距也有三百多里而已。
    听到我的讲述,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此也好,去看看,也算是了结一个心思。
    我说那就等我堂哥回来了,我们商量一下。
    杂毛小道挥了挥手,说老情人相见,少不得要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他哪里有时间理你?反正这两天没有什么事情,不如你趁这段空闲,去镇宁看看,我守在这里就行了。
    我说啊,我一个人啊?
    杂毛小道笑了,说不然呢,要不然让胖三和朵朵陪你走一趟呗?
    听到朵朵的名字,我便知道这家伙是有意引开朵朵,让她没办法参与进陆左和黄菲的事情来。
    我想了想,说好。
    事不宜迟,我骑着摩托车,搭着屈胖三和朵朵两个小孩儿下了山,离开敦寨,回到了亮司。
    回到我家之后,我去了一趟村东头,找到了村子里的一个年轻人。
    他叫闻三儿,学名叫什么我忘记了,听我母亲说这小子有一辆面包车,专门跑晋平到大敦子镇的私人客运他跟闻铭,似乎还有一点儿亲戚关系。
    我赶到闻三儿的家里时,他正在吃饭。
    这家伙比我还小两岁,不过娃儿都能够满地爬了,听说了我要去镇远的事情,他沉吟了一番,没有一下子就答应。
    我直接下猛招,说钱的事情好说。
    闻三儿小心翼翼地说道:“五百?”
    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他也很高兴,说不得了,陆言哥许久没见,变大老板了。既然如此,等我吃完这碗饭,回头我们就走

猜你喜欢: 《灵媒写手成神记》 《穿越男的重生妹妹》 《婚然天成1》 《元能战记》 《游乐玩家》 《魔亦成圣》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