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小别离

    瞧见突如而来的鹿婆婆,我的小心肝儿一阵乱颤,面红耳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她却缓缓地抬起了头来,看着我。
    两人对视,几秒钟之后,我突然间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来。
    的确,她并不是人。
    这张惟妙惟肖的老妇人脸孔,也不过是虚拟出来的景象,寻常人或许并不能觉察,但是对于精通大易容术的我来说,却是在镇定了心神之后,一眼就瞧了出来。
    不过,不是人,又能是什么呢?
    两人对视良久,鹿婆婆突然间说道:“它是怎么来的?”
    啊?
    我被鹿婆婆指着胸口,顿时就是一愣。
    虽然鹿婆婆没有明言,但我却知道她口中的这个“它”,便是我体内的聚血蛊小红,而很少有人能够瞧见我体内的聚血蛊,并且一下子就指了出来。
    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有些不太确定,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说什么?”
    鹿婆婆眉头一皱,说我说的,是你体内的聚血蛊,它是怎么出现的,告诉我。
    对方毫不犹豫地回答,让我知道一点,那就是装傻充愣,是瞒不过去的,不过聚血蛊是我压箱子的秘密,对于一个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即便她与我是友非敌,我也没有想要竹筒倒豆子、全部说出来的意思。
    我犹豫了一下,正想要找寻什么托词呢,却瞧见蛇婆婆的身后,突然间浮现出了一根柔软的触须来,在我的面前勾勒出了一个柔和的圆圈。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头一跳,紧接着瞧见小红居然从我的胸口浮出,飘荡在了我和鹿婆婆之间的半空之中。
    它出现之后,有些好奇地望着鹿婆婆,小眼珠子忽闪忽闪的,很是好奇。
    而当聚血蛊小红离开了我的身体,我刚才面对鹿婆婆时那种古怪的感觉,顿时就消散了大半。
    虽然我依旧有一些喘不过气来,但却好了许多,也没有了先前的种种悸动。
    这……
    我并非蠢人,一下子就明了,我之前瞧见鹿婆婆的种种失魂落魄,以及离奇表现,并非是我有什么变态取向,而是聚血蛊小红的原因。
    我与小红两位一体,它的情绪传递到了我的感官之中,方才会有那样莫名其妙的情绪出现。
    换一句话说,是小红与这位鹿婆婆有古怪。
    而当我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发现小红居然将它的十八根触须缓缓地张开,呈现出一种“拥抱”的姿势,而就在这个时候,让我震惊无比的一幕出现了那蛇婆婆的身后,居然也出现了与之对应的十八根触须。
    这些触须比起小红那些粉嫩柔软的触须要粗粝一些,上面还有许多的节肢,呈现出灰色的痕迹,而且也宽阔一些。
    不过它们不多也不少,正好十八根。
    蛇婆婆的黑色袍子之内生出了十八根的触须来,与小红的十八根触须一一交接,紧紧攥住对方,然后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一脸的不可思议,而与此同时,蛇婆婆身上的那黑色袍子突然间飞了起来。
    它落在半空中,紧接着化作一道黑雾,将我们身处的空间给禁锢住。
    里面看不见外面,外面也瞧不见里面。
    黑雾将空间都给分割,而在我眼前的,居然是一坨比小红要大上两倍的虫子,它与小红的外观差不多,不过整体呈现出了灰褐色,表皮有许多的褶皱,整体看上去,仿佛一个浸泡了太多福尔马林的人脑子一般。
    然而即便如此,它的身上已然充满了重重神秘的光环,这些光环呈现出七彩之色,落在了那玩意的上面,让它变得格外的神秘,又具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我说不上来是哪儿美,毕竟它各个方面都不符合人类的审美观,但我却能够感觉到它的每一处构造都是浑然天成,充满了无数的哲学和奥秘。
    聚血蛊。
    我在那一瞬间,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失态成这般模样,为什么小红会如此的古怪。
    因为鹿婆婆,她也是聚血蛊,与小红是同类。
    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曾经无数次的听人谈及过,上一个据说拥有聚血蛊的,便是开创了苗疆万毒窟的那一位神秘大拿,但我却从未有想过,会在这苗疆万毒窟之中,能够见到那聚血蛊。
    传说就是传说,即便是真的,也早随着几千年的岁月,化作了尘土。
    然而此时此刻,我却惊讶不已地发现,传说就在身边。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位鹿婆婆,应该就是当初苗疆万毒窟开创之人的那一条聚血蛊。
    它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我整个儿都懵住了,许久之后,方才听到耳边有声音在唤我名讳,而即便如此,我还是愣了好半天,终于回过神儿来,看着重新恢复人形模样、穿着黑色长袍的鹿婆婆,说啊?
    鹿婆婆盯着我,说想必你应该知道我的来历了吧?
    我连忙点头,说大概猜到了。
    鹿婆婆凝望了我好一会儿,最后叹了一口气,说怎么会是你?
    她的话语里充满了不解和失望,本来就十分敏感的我一听到这话儿,顿时就给弄得有一些不服气了,说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鹿婆婆毫不避讳地说道:“你比当年的他,差得太远了。”
    这些天来,我一直都听人夸赞,无数的赞扬围绕耳边,第一次听到这般毫不客气的打击,忍不住问道:“是么?哪里差了?”
    鹿婆婆盯着我,摇了摇头,说哪里都差。
    额……
    我原本想要反驳的,然而余光处瞧见偌大的苗疆万毒窟,又想起了它曾经天下修行三圣地的地位,顿时就有一些丧气了,没有敢将自己这些日子的功绩拿出来炫耀,只是闷声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毕竟是末法时代……”
    鹿婆婆似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争执下去,而是再一次地问我道:“它是怎么来的?”
    如果是之前,我大可以完全不加理会,但现在却不行。
    鹿婆婆是聚血蛊,而且自打刚才她与小红握手之后,此刻的小红一直都趴在蛇婆婆的肩膀上,对她十分亲热,我就知道,我没办法给人家摆黑脸。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将当日的处境和后来将其制服的过程一一说来。
    听我说完这些,鹿婆婆看着我许久,方才说道:“果然。”
    我说怎么了?
    鹿婆婆说你知道你为什么能够拥有它,并且获得它的认同么?
    我摇头,说不知道。
    鹿婆婆说它的出现,虽然只是偶然,但却有着许多的条件限制,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宿主不沾因果,这一点你做得最好,因为你本身就是受害者,而最终从鼎炉成为了宿主,这就是你的造化,而并不是旁人的功劳,知道么?
    我没有说话,心底里却想着当初倘若是没有虫虫在,只怕我早就死了,哪里还有能够与聚血蛊小红共生的机会?
    不过这些话我放在了心底,并没有说出来。
    鹿婆婆瞧见我不肯说话,便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额……
    我有些尴尬地说道:“小红。”
    果然,一听到这名字,鹿婆婆顿时就恼怒了起来,说你是脑子进水了么,给它取名,居然如此随意?
    在这千年老妖怪面前,我可没有什么脾气,如实回答道:“是我女朋友虫虫取的,小红也挺喜欢,所以就这样定下来了……”
    鹿婆婆依旧恼怒,说即便如此,那也太随便了。
    我给她呵斥一顿,有些郁闷,不过性子倒也不会太温吞,忍不住问道:“那敢问一下,你家主人给你取了什么名字?”
    鹿婆婆骄傲地说道:“小鹿!”
    额……
    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鼻子,说这,跟小红也好不了多少好吧?
    鹿婆婆顿时就恼怒起来,说你到底有没有文化啊,这名字多好听啊?
    我给对方弄得有点儿蛋疼,不过也知道跟女人吵架、特别对方还是一个老奶奶,实在是不太明智,于是下意识地闭住了嘴巴,不跟她起冲突,不过鹿婆婆却继续问道:“我听了一些你的事情,你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江湖上名声鹊起,想必大部分都是它的功劳吧?告诉我,你都做了些什么梦?”
    我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说出,结果对方一脸嫌弃,说唉,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真的是……
    我被嫌弃了一番,到了最后,鹿婆婆对我说道:“我要留它在这里三个月,到时候再交还给你。”
    啊?
    我顿时就愣了,说为什么?
    鹿婆婆说没为什么,你若是为了它好,你就答应。
    我说它能离开得了我?
    鹿婆婆说以前不能,但现在不是遇到了我么?
    我还是有一些不舍,看向了落在鹿婆婆肩膀上的小红,说你愿意跟她三个月?
    聚血蛊小红挥动着十八根触须,不断地点头。
    唉……
    我看着几乎缠着鹿婆婆的小红,知道这件事情已经不可逆转,于是点了点头,说好吧。
    b>说:
    本卷完。
    m.阅读,。

猜你喜欢: 《燃钢之魂》 《亡者迷宫》 《瓜田蜜事》 《崛起于帝国时代》 《超级透视小村医》 《二次元的完美人生》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