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小妖冲到了最底端,并没有瞧见太多的东西,岩浆中隐约有几处黑点,也不能够判定到底是人落入其间,还是别的什么玩意。
    反倒是她在回程的时候,碰见了全身被捆得紧紧的哮天叶。
    一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是悠悠的同党,随后简单的交流中,判断出哮天叶便是我之前跟她谈及过的狗头,便将其承载了上来,而我瞧见这个男人还活着,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他之所以身陷囹圄,都是因为跟着我们一起来的缘故,现如今将他给救出来,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番心事。
    而在随后的交流之中,我们也从哮天叶的口中得知,他之所以能够得活一命,正是因为悠悠等人想要通过他嗅觉灵敏的天赋,找到小妖。
    不过他自知必死,所以并没有全心全意地帮对方做事,提供了许多的假消息。
    因为这个,所以这几天悠悠等人才会没有收获。
    当然,这都是哮天叶的一面之词,至于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我们也不想猜太多,毕竟事已至此,太多的猜疑并不会带来太好的结果。
    时至如今,我们来到虫原的目的已经达成,而且还是超额的完成。
    因为小妖不但找回来了,而且还变成了鸿鹄。
    鸿鹄是什么,那可是凤凰,可是洪荒远古之时,能够与真龙齐名的神奇生物,尽管那么多岁月过去了,现如今的小妖并不能够与缘故的凤凰一族相提并论,但多少也是继承了不少的厉害手段。
    屈胖三也是凤凰化身,所以这种生物到底有多厉害,我自然了然于心。
    唯一让人头疼的,就是陆左的下落。
    尽管王明和我都心理安慰,说陆左有天龙真火,绝对不可能在那一次事故之中死去,而且我事后也没有找到陆左的尸体,但有的东西还真的是眼见为实,只有亲自瞧见他平安归来,方才能够安心。
    现如今的情况,是此间事情已了,大家都准备回程了。
    然而除了我们,其余人却并不想离开。
    犁熔洞的确是凶险万分,抛开悠悠一行人的重重阻挠之外,还有各种机关陷阱、古怪法阵,以及许多凶狠的恶兽,不过这些都掩盖不了这儿遍地都是富矿的事实。
    对于一辈子都在不周山挖矿、找寻宝石的山民来说,没有任何地方,比得上这儿的吸引力。
    之前为了逃命,他们匆匆而行,根本没有时间去挖掘太多的东西,现如今既然悠悠一行人都“死”掉了,那么他们还有什么惧怕的呢?
    所以几乎所有山民,都选择了留下。
    特别是在瞧见小妖的时候,联想丰富一些的人,自然能够知晓面前的这头鸿鹄,正是我们之前想要找寻的大白鸟儿。
    不过短时间内拥有这般神奇的变化,除了五彩补天石,再无其它可能。
    只是,有了第一个,第二个还远么?
    一想到这儿,几乎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在婉拒了我们的邀请之后,三三两两地各自离开。
    至于我们,对于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珍稀矿石虽然也垂涎不已,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贪欲。
    世人皆爱财,我们也不例外,但除了财富,还有更多值得人追求的事情。
    譬如时间。
    小妖归心似箭,想要赶紧回出云峰确认陆左的消息,而我们自然也不会多加停留,由小妖分作几次,将我们驼出了犁熔洞,与荆十一娘回合之后,选择离开了这里。
    临走之前,哮天叶提议将那犁熔洞给炸塌了去,以绝后患,最终还是给否决了。
    事实上,不管犁熔洞是否炸塌,悠悠如果活着,她绝对有本事出来,所以我们这么做不但没有意义,而且还是害苦了那些仍在洞中寻矿的山民。
    尽管跟这些人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毕竟有并肩作战的情谊,想想还是算了。
    我们找到荆十一娘,稍微歇息了一会儿,小妖又给哮天叶治了伤,而在此期间,我和王明交流了一会儿,分别叙述了双方分离之后发生的事情,得知他们如何遇到重重险境,后来又与瘦竹竿、马脸一伙人重逢的诸多事情。
    这些皆是小事,略过不谈,其间小妖又加入谈话,问询起了关于我的情况来。
    当年我与她分别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角色,基本上谁都可以踩一脚,然而现在却表现出了超出她想象的强大实力,这事儿无疑让她有些吃惊。
    对于自己的事情,我只是简单提及,却并不愿意多聊什么。
    不过王明却十分够意思,跟小妖谈及了我此刻的江湖地位,以及我做过的那些事情,尽管都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不过此刻听他一一述说起来,我未免也有几分得意,想起这几年来,我的确也是办了不少事儿。
    尽管很多时候,我都是在刀尖上面跳舞,稍不注意,就很有可能挂了,但我终究还是活到了现在来,并且为许多人忌惮着。
    这些事儿从王明口中说出,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荣耀。
    王明这人的实力,我一直都很清楚,但刚才的战斗,更加让我刮目相看,知道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人物,拥有的实力,其实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强。
    至于他跟陆左、杂毛小道、黑手双城到底谁强,这个没有人知道,只有他们翻了脸,作生死相搏的时候,才能知晓。
    对于我新得的外号“千面人屠”,小妖笑得肚子疼,连带着旁边荆十一娘瞧我的眼神,也莫名多了几分敬畏。
    她之前得罪过我,尽管道过了歉,但是想一想这杀气凛然的外号,忍不住琢磨着是否要跟我保持一些距离。
    如此闲聊一阵,在哮天叶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之后,我们便开始下山了。
    据青丘雁所言,从东边的拐角处,还有一条道路,可以继续向上。
    之前她们家老祖就是顺着那条路,跟着小观音翻越不周山的。
    不过我们并没有继续探寻的兴致,所以径直下山。
    穿越那罡风地带,过程十分艰难,有过冰雪天行路的朋友应该会有一样的经验,那就是上山容易下山难,稍微一不注意,双脚打滑,人就可能直接坠落深渊之下去。
    不过好在小妖化身鸿鹄,在路边照应着,所以尽管出现了几次意外,都只是有惊无险。
    而这个时候,小妖又一次震惊了我们。
    就在大部分人都站不住身子的情况下,她却已然能够在那狂烈的罡风之中飞行自如,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凤凰能够与真龙齐名的缘故吧?
    当然,小妖也告诉我们,这样的飞行,并非是没有极限的。
    如果是再往上,到达空气稀薄的地方时,她就飞不了。
    一路折腾,我们终于出了罡风地带,最终抵达了出云峰下,瞧着那峰下早已恢复如初的积雪,小妖姑娘沉默了许久。
    我们都知道她心中的感慨,所以在这个时候,也都不再说话。
    过了许久,她方才问起了当时的情形,我一一作答,听完之后,小妖告诉我们,她想要留守在这儿,一边修行,一边等待着陆左归来。
    对于她的这个决定,我们并不意外。
    陆左是为了救她而失踪了的,她哪里有心思与我们一起离开虫原,回到现实之中的花花世界?
    而且即便回去,她也不知道去哪里。
    有你的地方,才有家。
    对于小妖的想法,我们没有太多的劝解,王明跟她认真介绍起了旁边的青丘雁,告诉了青丘峰的地址,然后说道:“你在这里,我们出去,不管谁有了陆左的消息,都记得告诉对方”
    英雄相惜,美人自然也会惺惺相惜,一路上小妖与青丘雁的对话虽然并不多,但彼此之间已经有了几分默契。
    对于王明的提议,她们都表示认同。
    小妖既然选择留下,我们自然也不会久留,于是分道扬镳,准备离开。
    临行前,我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头的疑惑,那就是当初在中山陵的时候,小妖之死,是否与黑手双城相关?还有,她后来为什么都不愿意提及此事?
    这件事情,可以帮助我们判断入了魔的黑手双城,是否可以合作。
    对于我的询问,小妖沉默了许久,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有他的原因,也有我的原因。”
    她似乎不愿意多说,言尽于此,不再多言。
    我有心再问,跟王明拦住了。
    与小妖、荆十一娘离别之后,我们回程,不久后又与青丘雁告别,随后与哮天叶一起返回三目巫族的聚居地。
    一直回到了不周山下的时候,王明方才跟我谈及之前阻拦我的原因。
    他说小妖姑娘既然不愿意多说,你便不要再问了。
    我有些疑惑,说为什么呢?
    王明瞧见我依旧不开窍,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说道:“你觉得,之前的小妖,和现在的小妖,她们有什么本质性的区别没有?”
    啊?
    我想了想,摇头,说没感觉啊,除了模样变化一些,还拥有了凤凰血脉,其余的我真不知道。
    王明笑了,说看来你对之前的小妖并不了解。
    我说到底有什么区别?
    王明认真地看着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现在的小妖,可以生小宝宝了呀,笨蛋!”
    b说:b
    生崽了,生崽了,叫什么名字好呢?

猜你喜欢: 《妃我倾城之绝情杀手》 《无道问仙》 《花颜策》 《病娇娇[快穿]》 《午夜惊嚎》 《死人笔记》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