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胖三凤凰

    这一次的神剑引雷术,是我从学会这门手艺以来,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那些不知何处的英灵们,感受到了“道”,感受到了雷霆之力的根本,而在那些重重叠叠的身影背后,是无边无际的雷海,它们彼此牵连,光芒照耀整个世间,让人感受到澎湃得如同天地一般的伟大力量。
    雷来!
    轰、隆隆
    恐怖的炸雷在那一瞬间响起,然后在接下来的半秒钟,雷光充斥了整个天空,从我们的头顶,一直蔓延到了目力所及的远方去,整整一大片的电光雷影,在瞬间绽放。
    此时此刻,同一片天空下的人们,估计都会忍不住抬头,仰望头顶的天空。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一片瑰丽绚烂的天空,平生一辈子,恐怕就只有这一次能够瞧见,也是第一次瞧见如此绚烂的雷光。
    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样弥漫天空的电网,是如此的恐怖。
    它在舒展腾挪之间,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整个世界,一片绚烂。
    无尽的白光掠过,是黑暗骤然来临,而下一秒钟,数十米粗壮的雷电,在半空中不断旋转,到了最后,拧成了一道又粗又长的光芒,顺着我高高挥起的止戈剑,落到了大地之下。
    我的意志,在这一刻,陡然拔升,宛如九天之上的神灵一般,俯仰着整个世界。
    雷光没有分散,而是集中于一处,凝聚着我的意志,落在了那一刻散发着血腥之气的大树之上。
    在落下的一瞬间,时间仿佛暂停住了,没有一点儿动静。
    然而在下一时刻,白光闪耀,红光浮现,整棵树陡然炸开,枝桠飞溅,树叶簌簌落下,它整个儿,都成了一根巨大的火柱,热气直冲云霄之上去。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那恐怖的雷意,越过了泥土,一直往下蔓延开去,几乎在一瞬之间,我们感觉到了来自地下的恐怖震动,整个山庄都在颤抖,仿佛地震了一般,有巨大的力量从下面传递而来,半空之中,有声声悲鸣,一声高过一声,而紧接着,我们身处的这栋高楼,居然发出了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来,下一秒,屈胖三一把拽住了我,大声喊道:“楼塌了,快跑”
    他拽着我,猛然一纵身,那楼层轰然垮塌了下去。
    我们落地,没有停留,几个纵身,落到了一处空地上,方才发现周遭一片混乱,仿佛世界末日一般,到处都是动荡,楼房垮塌,山体摇动,地面上凭空列出了一道裂缝来,还有到处弥漫的火光和黑烟
    而在这样的混乱之中,先前朝着我们蜂拥而来的攻击,也都不知道散落到了哪儿去。
    屈胖三也给刚才的景象惊呆了,看着我,说啥时候这么给力了?
    我说跟着你混,随时都要死掉,不努力不行啊。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你这一雷下来,那家伙就算是没有死,估计也懵了,走,咱们去捡点儿便宜,免得光吃亏,啥好处都没有能够捞着
    他朝着原来的洞穴入口冲去,而在快要接近的时候,突然间地下一阵颤抖,紧接着陡然裂出了一道三无米宽的地缝来,里面有血光冲天而起,紧接着先前与我们有过照面的釜山真理教圣女金允儿出现在了那儿,目光一转,立刻就找到了我们。
    那女人猛然一跃,落到了我和屈胖三的跟前来,厉声喝道:“是不是你们搞的鬼?”
    屈胖三冷笑,说是又如何?
    金允儿原本绝美的脸孔上面,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青筋,将整个人弄得无比恐怖,而下一秒,她陡然张开了嘴巴来,露出里面的黑色利齿,头发在那一瞬间往上伸开,居然化作了无数摇曳的藤蔓。
    而与她一起的,还有周遭的地面,也是被那藤蔓猛然破开,钻出许多散发着血色气息的荆棘藤蔓来。
    这些东西宛如活物一般,不断翻滚,然后朝着我们猛然缠来。
    屈胖三认真说道:“小心,它开始反扑了”
    吼
    一声来自地底的呼喊,紧接着那些藤蔓在迅速扩张,开始还只是从地面上伸出来,在我们周遭乱舞,被我们避开去之后,这些藤蔓居然开始迅速扩张,与周遭的建筑废墟结合,在接下来的十几秒钟之内,将整个山庄都改造成了一个遍地都是荆棘和藤蔓的王国。
    望着那乱舞的藤蔓一直蔓延,甚至遮住了这天空的时候,我和屈胖三的脸上,都不由得露出几分心悸的表情来。
    看起来,我们还是有点儿小觑地底之下的那一位了。
    就在我们躲避那从各个意想不到角度里杀出来的荆棘藤蔓之时,金允儿也变了模样,整个人如同恶鬼一般,手中抓着一根九节长藤,猛然一挥,便有炸雷一般的响声,紧接着粉色血雾弥漫,无数蒲公英种子一般的粉末,在半空之中飞扬着。
    屈胖三大概是感觉得到这玩意的危害之处,猛然一搓手,却有一团金色火焰从中生出。
    火焰一出,立刻迎风而长,将这些粉末全部燃烧起来,紧接着烈焰开始附着在那些藤蔓之上,将周遭渲染成了一个火焰跳跃的世界。
    而我握着止戈剑,没有退缩,而是勇猛地向前去,与金允儿拼斗。
    先前的时候,我之所以逃离,是因为顾及到林佑和萧璐琪的生命危险,而此时此刻,放开了一切担忧的我,心头有着,只有一个信念。
    战胜敌人。
    唰、唰、唰
    在天罗秘境之中培育出来的良好剑感,让我在与强敌的拼斗之中,即便是力量上弱了一些,却没有输掉任何的气势。
    不但如此,我表现出了格外的悍勇和蛮横来,不断冲前,力图压倒对方。
    而在这样生死一瞬的较技之中,我并没有忘却最基本的原则,没有给对方一点儿可趁之机,对于周遭的防守,都有模有样,毫无任何的破绽。
    而我在与金允儿本体较技,屈胖三则在我身后,与那不断蔓延的藤蔓交手。
    他凭借着量天尺、青云图和本命火焰,抑制着这玩意的蔓延。
    如此激斗数分钟之后,突然间又是一阵轰隆之响,紧接着我们周遭出现了数十个一脸阴郁的光头,有男有女,他们身上有着许多的根须,而手脚全部都是坚硬的树干化成。
    我转头望过去,与其中一人的双目对视,感受到了一种最深沉的恐惧。
    如同虚空之中的那一双复眼,充斥着无尽的邪恶。
    呼、呼
    我瞧得出来,这些新出现的光头,并非别人,而就是之前生长在那树干瘤包里面的人质,也是如林佑、萧璐琪一般被掳到这儿来的可怜人。
    只不过现在的他们,已经被地下的那东西占用了躯体,变成了它的爪牙。
    我与金允儿激烈交手过后,呼吸急促,望着漫天的火海和周遭散发着恶意的帮凶,有点儿迷茫。
    从本心上来说,被人称之为“千面人屠”的我,其实并不喜爱杀戮。
    我一直都反感杀戮,甚至说是厌恶。
    特别是对于无辜者。
    当无辜者被控制,开始想要挥舞屠刀的时候,我的内心是难过的。
    这不是一个选择题,在生与死之间,我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只有忍受着命运的高压。
    那些陡然出现,朝着我蜂拥而来的光头,在这个时候都拥有着很强的战斗力,但是对于我与金允儿这样级别的高手来说,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牵扯注意力的炮灰而已。
    而即便如此,他们的出现,终究还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再接下来的交手之中,束手束脚、心有不忍的我,连续遭遇到了好几次的绝杀,虽然踉踉跄跄地避开,但到底还是受到了一些伤。
    我开始躲闪,开始逃避,而当我终究放下仁慈,准备毫无顾忌、大开杀戒的时候,突然间眼前一片白光闪耀。
    轰
    又是一阵恐怖的轰鸣声响起,我瞧见一只有着绚丽羽毛的巨大火鸟,挥舞着翅膀,从那土里,将那棵被劈成了焦炭的树木,活生生地拔了出来。
    那树有四五人合围,而这仅仅只是地表之上的部分,埋藏在下面的,更是粗壮。
    不但如此,它的根系和枝桠还十分发达,与整个地块都交错纠缠在一起。
    而即便如此,那挥舞着翅膀的巨大火鸟,依旧拼命地往上拔着。
    此情此景,让我不由得想到了一个成语。
    愚公移山。
    又或者,精卫填海。
    然而就在我认为绝不可能的时候,半空中响起了一声穿破云霄的尖啼,然后屈胖三声嘶力竭的喊声传了出来:“愚公移山宁不智,精卫填海未必痴;深谷为陵岸为谷,海水亦有扬尘时起!”
    他的想法,居然与我是一般模样的。
    即便是不可能,也要干。
    感受到屈胖三那一份异于常人的倔强,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胸口,腾然升起了一团烈焰,熊熊燃烧,而整个人的血液,都在这一刻沸腾了起来。
    轰
    就在我激动得眼泪直流的时候,奇迹出现了。
    那一棵巨大的树木,居然被屈胖三化身的火焰凤凰,给拔出了地面来

猜你喜欢: 《禁忌归来》 《海贼之火拳艾斯》 《超魔幻修仙》 《修凡纪》 《隐婚娇妻太迷人》 《把现实改造成游戏》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