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骤雨初歇,梼杌古兽

    外面的细雨绵绵,而石屋之中,篝火旺盛,热力连绵,再加上一群人围绕,曲意奉承,让人倒也感觉不到这夜的深寒。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屋子之外的不远处,传来了淅淅沥沥的脚步声,却让我的话语突然打住。
    凭借着丰富的临战经验,我能够感觉得出来,外面有差不多上百人在靠近。
    如果是过来迎接我的人,应该不会如他们一般小心翼翼,生怕被我感觉得到;而如果不是迎接我的,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过来呢?
    围观我?
    又或者,是想要伏杀我于此处?
    我心中有了考量,脸上却不动声色,而那位叫做奇峰的中年男人则赔着笑说道:“因为事先不知道您来,所以都没有什么准备,请喝茶,一会儿你想见谁,我们去帮您请过来。”
    认出了我的那位小将也赶忙说道:“对,喝茶,这茶叶是西南云雾山的茶叶,味道很不错,也很是稀少呢,请务必尝一下。”
    两人显得十分殷勤,而我却没有动桌上的茶杯,而是问道:“怎么没有见到藤族的人啊?”
    啊?
    听到我的话语,两人都为之一愣,过了一会儿,奇峰有点儿结巴地说道:“这个,他们都给族长接到汉城去享福了,没有谁留在了这里”
    我眯着眼睛,缓缓说道:“是么?”
    奇峰点头,说当然。
    砰!
    我伸出右手,在桌上猛然一拍,那结实而沉重的木桌在陡然之间,化作粉碎。
    我猛然站了起来,厉声喝道:“笑话!这小香港可是我从钊无姬的手中打下来,并且交给它藤族看守的,而如今我来这儿,藤族的人却没有一人出来迎我,当真是全部都去汉城了?”
    那奇峰给我一通喝骂,像被蛰了一般站了起来,脸红脖子粗,一脸急促地站在原地,焦急地说道:“这个,这个”
    我缓缓走到了奇峰的跟前,伸出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我感觉到他肩部上的肌肉一阵收缩,显然是有下意识反抗的意思,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抬头朝着我望来,有点儿惶然地解释道:“陆先生,我刚来这里,真的不知道您与藤族之间的恩怨,我、我”
    我放在奇峰肩上的手猛然一滑,却是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脖子。
    啊
    奇峰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准备反抗,却给我一把掐住了脖子,动弹不得,而其余人也几乎在一瞬间都冲了过来,将我给团团围住。
    那个小将紧张地说道:“陆言先生,有什么误会,尽管直言,你不必这样吧?”
    我笑了起来,冲着那人认真地说道:“真的是误会么?”
    小将连忙点头,我却哈哈一笑,深吸一口气,猛然一跺脚,整个石室在那一瞬之间,整体的平衡被打破,突然间开始崩塌了去,而我则往上一掌,将轰塌下来的屋顶给劈到了一边去。
    哗啦啦
    碎砖瓦砾之下,一片哀嚎,许多来不及躲避的家伙给砸了一个正着,尽管修行者皮糙肉厚,多少也受了一点儿伤。
    那个小将站在不远处,捂着头,愤怒地说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平静地指着周遭,然后说道:“你们这个,又是什么意思呢?”
    随着我的手指划过,却见石屋周遭,围上了上百号人来。
    这些人穿着黑色长袍,手中各种利刃,寒光乍现,三三两两地围在了四面,然后朝着我大量而来。
    小将哑口无言,终究找不到了借口。
    而这个时候,尴尬的气氛被一声又一声的拍掌声打破,有一个男人从黑暗之中缓步走出,对我说道:“果然不愧是赫赫有名的千面人屠,居然能够看出我们的布置来。”
    我抬头望去,却见此人是个大光头,满脸横肉,左眼瞎掉了,有一道丑陋狰狞的伤疤从上面爬过,十分吓人。
    我抬起下巴,然后说道:“怎么称呼?”
    大光头冷冷一笑,然后说道:“梼杌王!”
    啊?
    听到对方的名字,我为之一愣,随后释怀了,说道:“也就是说,现在的小香港,变成你们的地盘了,对吧?”
    大光头得意地说道:“那是自然,说起来我们还得感谢你若是没有你之前打好的基础,我们又如何能够有现在的人气呢?”
    我说之前这儿的人,在哪里?
    大光头不回答,而是问道:“你是怎么跑到荒域来的?”
    我眯着眼说道:“小佛爷告诉你们,我们不可能重返此处了,对么?”
    大光头说对,圣师说从此之后,荒域即将是我们的天下。
    我说所以华族和汉城,也被你们给侵占了,对么?
    大光头哈哈大笑,说谈不上侵占,只不过是光复而已轩辕野那小子现在是华族的大首领,至于之前的那个小娘们儿,则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而且他对那个买一送一的拖油瓶,也挺不错的,你别说得那么难听
    听到他的话语,我的心情变得无比的低落。
    看起来,虽然有着我们之前的努力,但是在我们离开的日子里,小佛爷还是发动了积蓄的力量,反守为攻,将华族给拿下了,而安也未能避免,最终成为了轩辕野那家伙的战利品。
    唉
    回想起当初离开此处时,安瞧我的眼神,我就隐隐有着几分心痛。
    如果当初我带着她离开,会不会好一些?
    瞧见我不说话,那大光头哈哈大笑,然后走上前来,对我说道:“怎么样?害怕了吧?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圣师对你这般忌惮,且让我来会一会你”
    他说着话,却从身后抽出了一把巨大板斧来,朝着我当头劈来。
    对方别看言语粗鲁、外貌丑陋,但并不是一个愚蠢之人。
    大概是感受到了我所带来的威胁,他没有再多废话,而是果断出手,甚至都顾不得我手中还握着一个人质。
    我没有想到那家伙居然说打就打,下意识地将手中的奇峰朝前猛然一扔,却见那人在一瞬间,被劈成了两半,鲜血陡然炸裂出来。
    而随后板斧的锋芒毫不停歇地落到了我的跟前来。
    铛!
    止戈剑在那一瞬间,挡住了对方的劈砍,紧接着力量猛然一震,将那板斧给直接削断了去。
    一剑斩之所以如此厉害,是因为能够凭借着剑感,找到敌人最脆弱的地方。
    任何事物,都有弱点,只要找到弱点,并且攻击,许多看上去强大无比的对手,都有可能会被一剑斩杀。
    那看上去锋利无比的板斧如同豆腐一般裂成了两半。
    而大光头在一瞬间,却跳向了后面去。
    他是个有着大心脏的家伙,不但没有被我的这一剑给吓到,反而是哈哈大笑,对我说道:“果然是圣师最为顾忌和重视的男人,就凭你这一手,就值得我认真对待。”
    说话间,他的身体开始被一阵黑雾所包裹。
    紧接着,周遭的房子轰隆隆地响着,然后垮塌下去,而这个男人在接下的几秒钟,身体迅速膨胀,差不多有两米多高,身体也魁梧了一倍,那脑袋不断变化,最后居然如同一头疣猪一般,弯曲的尖牙,凶神恶煞,黑色的鬃毛将又短又胖的脑袋衬托得无比丑陋。
    而他的手中,又多出了一根白色长矛来,看那长矛的材质,仿佛是某种兽骨磨制而成。
    当这家伙变化之后,一股说不出来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梼杌王?
    我琢磨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开口说道:“‘傲狠明德,以乱天常。天下之民,谓之梼杌’,你难道就是上古四凶之一的梼杌之兽?”
    那家伙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然后说道:“正是。”
    我有点儿难以置信,说梼杌、梼杌,没有想到,这世间居然还存在此物
    梼杌王冷冷哼了一声,说这世间真龙都存在,又何况是我呢?小子,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来到的荒域,反正被我撞到了,你就只有死路一条吼
    他发出了一声怒吼,我脚下的土地在瞬间炸裂,无数煞气从地底之下蓬勃而出,紧接着空气之中仿佛凝聚了无数的刀刃,朝着我纷呈扑来。
    唰、唰、唰
    梼杌王一出手,周遭的人纷纷躲开,不敢靠近,而我感觉到浓密的杀机从四面八方扑来,却并没有太多的害怕。
    神兽也好,小佛爷的弟子也罢,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加成。
    是我的敌人,那就得躺下。
    止戈剑,拜托了。
    我盯着手中的剑,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头看向了天空。
    骤雨初歇,晴朗的夜空之中,露出了几颗星子,一眨一眨的,莫名就多出了几分情趣来。
    在这样的美好景色下杀人,让人的心情实在不好。
    不过世事终究还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对么?
    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挥剑。
    十分钟之后,显露出真身,长达三丈的巨大梼杌异兽轰然倒下,头颅跌飞几十米之外,而那些将我围住的杂兵,在下一秒,丧失了全部的斗志,一哄而散。
    我没有理会这些人,朝着夜幕之下的小香港继续走去。
    偌大的市集,终究会有一两个熟人吧?

猜你喜欢: 《宋二姑娘择婿记》 《一生疯狂》 《行走诸天的道人》 《带着系统修历史》 《归来的宗师》 《骷髅也疯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