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复仇茱丽叶,毒怨黑寡妇

    迷雾之中出现的那人,却是三十三国王团大阿卡那牌之中排名很前的恋人茱丽叶,此刻的她穿着一身短裙,露出了修长无比的大长腿和高跟鞋,然而身上却披着中东妇女那种黑色纱巾,将头和脸给遮住,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那黑色纱巾仅仅遮住胸部以上,然后整个白嫩细腻的水蛇腰全部都裸露了出来,一片雪白。
    如此对比强烈的诡异穿着,让此时此刻出现的恋人,有着一种极具视觉冲撞力的美丽。
    这女人款款走来,在离我们二十多米的距离处停下。
    我没有想明白她到底是怎么让元晦大师突然吐血,并且使得那些念珠所化的金身罗汉消失的,而没有等我开口,天空却传来一道道的破空之声,我拔剑而起,小心预防,却瞧见有人抓着绳索,从半空中的迷雾中冲出。
    这是一些与恋人打扮相当的女人,她们抓着从半空中射到了冰面上绷得笔直的绳索,从团团黄雾之中滑落而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瞧见的只有四人,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出现,封住了我们的道路。
    这四人的身材都十分魔鬼,某方面的规模,甚至能够达到级。
    所以滑落而来的时候,巍峨颤抖,让人惊心动魄。
    然而这等伟相,能够欣赏的人并不多。
    元晦大师是大德高僧,修行到了他的这个境界,任何女人在他面前,只要是敌人,都不过是红粉骷髅。
    至于我身边的这些冥狼,像野兽更多于男人,所以终究也感受不到那种美好。
    随后让人震撼的场面又出现了,紧接着又来了二十四位,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女郎,放眼望去,白花花的小腹,高高矮矮,虽然最重要的部分也就是脸被遮挡住了,也并没有对这场面有太多的减色,一瞬间场间的雌性荷尔蒙顿时爆棚,四处都洋溢着女性身上好闻的气息。
    是洗发水的味道,还是其它?
    瞧见这些人各自就位,二十七人,仿佛排阵一般将我们围住,我往前一步,刚想要说话,却听到身后的元晦大师对我说道:“小心,极阴之人,恐有杀招。”
    我若不愿意弱了自己的气势,朝着他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在了人群最前面。
    我与恋人茱丽叶,相隔只有十米。
    这样的距离,长剑一伸,两人就会厮杀到一块儿去。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这位长相异常貌美的金发大洋马说道:“我曾经有一个原则,那就是不杀女人,但事实上,因为很多的机缘,我不得不违反自己当初定下的承诺,比如现在,所以我想说,如果有可能,还是请让开路。”
    的确,女性在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弱者,我并不愿意与这些美丽的生物有太多血腥的交集。
    但有的时候,我却不得不直接面对。
    因为对方,终究不是弱者。
    哈、哈、哈
    听到我这般直男癌的话语,那位脸被蒙住,但从说话的声音已经暴露出自己身份的女人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她越过身边那位型女子,又走了一步,然后整个人有些偏执地对我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明明远不如死神,却能够排在他的前面么?”
    啊?
    我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难道不是很随意的排名么?”
    茱丽叶摇头,说当然不是。
    我说愿闻其详。
    茱丽叶用一种很狂热的语气说道:“两个人并在一起的‘恋人’,享受着世间最美好的幸福,却永远感受不到令人惊悸的力量,而当一人死去之后,力量的大门方才会为剩下的那人打开,所以罗密欧当初是为了让这样的情况出现,方才主动去死的”
    我有点儿诧异,想了想,这才说道:“仇恨虽然能够激发出一个人的潜力,但终究还是歪门邪道,不可能有太过于突出的效果。”
    茱丽叶摇头,说不,你不懂领悟了孤独和仇恨的焰火,我方才能够获得“嫉妒和阴谋之神”的祝福,让我成为神之下最强的存在,也才能接管三十三国王团麾下最强四军团之一的黑寡妇团来吧,看看我这些美丽的黑寡妇们,你看看,她们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天姿国色,青春炽热,你能够想象得到,她们为了加入这个最强团体,会先去爱上一个自己愿意付出一切的男人,然后在付出了自己的处子之身后,亲手将爱人的头颅斩下,并且用三天时间,将爱人的头颅、鲜血和身躯烹调成美味佳肴、并且全部吃掉的伟大事迹么?
    听到她近乎于病态的形容,我眉头一皱,忍不住说道:“你们特么的是脑子有病吧?”
    茱丽叶病态地狂笑着,捂着自己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肚子,一字一句地说道:“有病?不、不,这是成为黑寡妇最基本的条件而已没有亲身经历过绝望,又如何能够给人带来绝望呢?她们在吃掉自己的爱人之后,还会被送到魔界,与信仰‘色欲与繁衍之神’的魔鬼们没日没夜地**三十三天,又将自己浸润在魔界最污秽的血池之中九十九天,受尽一切的痛苦,方才能够走到今天来你觉得,她们只是有病?”
    说到这里,女人抬起头来,一双桃花眼里冒出了诡异阴鸷的光芒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不、不,我们是为了这世界,最终极的力量,那就是恨!”
    唰!
    当她说完这话儿的时候,二十六位黑寡妇一起挥出了双手,却有漫天的血污凭空出现,从四面八方,朝着我们兜头盖来。
    瞧见这场面,元晦大师最先反应过来,他将身上的金色袈裟陡然取下,然后朝着天空猛然一摔,却是化作一片巨大的光罩,将我们都给笼罩住。
    那些血污如雨点一般,噼里啪啦地拍打在了光罩之上,骤雨急促,发出了激烈的响声。
    没两秒钟,那散发着佛光的金色光罩顿时就是一片黑烟升腾。
    元晦大师的脸色十分难看,一字一句地说道:“是我输了,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恶毒,用那祭炼多日、专克法器的下宫血”
    我瞧见他有点儿摇摇欲坠,撑不住的样子,便开口说道:“用不着这般,我出去与她们打就是了。”
    元晦大师显然是撑不住了,没有阻拦我,只是说道:“你小心她们的手段,必有古怪。”
    我人往前走,却忍不住开口说道:“刚才是什么伤了你?”
    元晦大师说道:“污秽,愤怒,以及佛陀都化解不了的仇恨”
    啊?
    这些,都能够形成伤得到元晦大师的力量么?
    我心头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没有任何犹豫地冲了出去,长剑而往,杀向了最前方的恋人。
    我与她有过交手,心里有着足够的把握,即便是聚血蛊不在,我拿下她也是没有问题的,而如果我能够做到擒贼先擒王的话,一切的冲突和磨难,也许就只在转瞬之间。
    青蒙剑。
    止戈剑擅长于与灵物、魔物对战,相比之下,与人交手,青蒙剑的效果更好,杀气更重,与我的契合度似乎也更高一些。
    我上前就是一字剑,展现出了强大无匹的战斗力来。
    面对着凌厉之极的这一道剑气,茱丽叶居然不闪不避,而是平平伸出了手来。
    她的脸上,露出了足够的傲慢。
    我不由得冷笑,想着对方终究还是太过于轻敌,居然胆敢小觑我这两代一剑神王加持之下的一剑斩。
    断!
    眼看着剑气临体,我心中一阵狂吼,然而让我诧异的,是茱丽叶不但没有如我所愿一般倒下,反而是我的那道凌厉剑气,居然消失在了她的双手之中,仅仅只是将她那若有若无的黑色纱巾吹拂而起,露出了那让人流鼻血的胸前伟器来。
    这怎么可能?
    我有点儿惊讶,却随后瞧见茱丽叶的身后,居然也如我一般,浮现出了一个穿着华服的妖艳女子,那女子的一颦一笑,一低眉一回首,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迷人气息。
    天啊,我在与朱丽叶身后上空那女子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突然间心神一阵,脑海里不断回响起一句惊叹的话语来:“世间怎么会有这般美丽的女子?”
    她简直是太美了,宛如完美的存在,简直是神灵一般的美好
    就算是让我跪下来,舔她的脚趾,做她最卑微的奴隶,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而且任何人倘若想要阻止我成为她的奴隶,都是我陆言平生最大的敌人!
    我的女神!
    啊、啊、啊
    我在那一眼之后,陷入疯狂之中,浑身燥热,血流逆转,鼻血喷涌而出,而就在我满脑子一片混乱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在我耳边陡然喝道:“陆言施主,不可着道,醒来!”
    咄!
    我感觉神识被人猛然一撞,倏然清醒,却瞧见茱丽叶居然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将那芊芊素手,平平地伸进了我的胸口。
    隔着黑纱,我能够感受得到她微微上翘的嘴角,以及眼神之中迷人的笑意。
    随后她猛然一拽手,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头,没由来的一阵痛。

猜你喜欢: 《穿成反派他亲妈》 《重生为老太太》 《只是对你认了真》 《道门天师》 《妻控》 《快穿之救赎男配》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