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天煞孤星三

    来人不单单是一个半老徐娘,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四五个彪形大汉,每一个的体格都是可以拿去健身房里面打广告、肩膀上能跑马的那种,凶悍得很。
    大汉们不光凶悍,而且还不讲道理,一上来就开打,想要擒住杜家父子,拿下再说。
    小穆瞧见这情形,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地往后退。
    他当时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打电话报警,或许能够摆脱这帮人,否则光凭他和杜家父子,以及林佑一个人,还真的不是这帮大块头的对手,要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他还真的是亏大了。
    除此之外,他的内心之中还有些许埋怨。
    杜朗这孙子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能招惹事情呢?
    难道说,真的跟林佑说的一样,冲了煞气,容易给身边的人招灾?
    不过接下来的一幕,不但让小穆惊讶不已,也让旁边吓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杜家父子目瞪口呆。
    却见那五个彪形大汉气势汹汹地冲上来,却给林佑单枪匹马地搞定,那动作甚至让他们感觉到极为不真实,四两拨千斤,流畅得就好像是剧组里面的摆拍一样,三两下,这帮人全部都倒在了地上去。
    他这样的表现,不但让小穆等人吃惊不已,连刚才那个骂骂咧咧的半老徐娘都愣住了。
    好一会儿,她的脸色从惨白恢复过来,冲着林佑行了一个礼,一脸媚笑,说道:“‘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踩堂子不讲路数,赚的是皮肉钱,我叫徐阿娇,跟的是浦东马娘娘,不知道先生是哪路江湖朋友,提前打个招呼,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混了场子。”
    这女人讲了一嘴黑话,小穆一脸懵逼,而林佑则呼出一口气,对那女人说道:“我叫林佑,不认识什么马娘娘,倒是跟你们家的刘子涵有过一面之缘。”
    那女人一脸肃然,拱手行礼,说徐阿娇有眼不识泰山,见谅见谅。
    对方客气得很,甚至显得有几分卑微,林佑倒是宠辱不惊,平静地说道:“那女孩儿是你们家的?这件事情你们放心,我方才跟他们谈过了,医药费以及后面恢复的一应费用,都由杜朗这儿出,后面的事情也管到底——我这儿还有要事,你们若是信我,回头再来交接,有话好好说,别什么事情就打打杀杀的,行么?”
    那个一出场表现得十分尖酸刻薄、不好说话的女人赔着笑,说您都这般说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都听您的。
    对方来势汹汹,去得也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而这个时候,酒店的保安才姗姗来迟。
    杜远贵一脸不爽地呵斥走了保安之后,这才真心诚意地朝着林佑行礼感谢,而小穆则是一脸羡慕地对林佑说道:“老同学,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之前听你的事情,都以为是夸大其词,今天一见,还真的是让人震撼,羡慕嫉妒恨啊……”
    他这般奉承,而林佑却仿佛触动到了心里的某些地方,叹了一口气,说只见人前风光,不见人后辛劳,你哪里知道,我走到今天,吃了多少苦,差点儿命都没了呢。
    小穆隐约听出林佑话语里面的萧瑟之意,顺着话说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嘛。”
    林佑摇头,说你不懂的。
    他没有多讲,而是看着旁边的杜朗,说你刚才想说什么?
    大概是瞧见林佑的真本事,杜朗没有了之前的半分不屑,不过还是犹豫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旁边的父亲,方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刚才说到子嗣的事情,我倒是想起来几件事情……”
    说到这里,他又犹豫了,林佑没有等待,直接问道:“说,这关系到你的性命。”
    杜朗说我这个人呢,怎么讲,天赋异禀,喜欢玩女人,也爱招惹小姑娘,不然就浑身难受,这些年来说起来的确也是弄大过好几个女孩子的肚子,有的是我亲自陪去打下来的,有的只是给了钱,后来就懒得再去管了,也不知道后面的情况……
    “你这个逆子!”
    他的担心果然没错,没有等他说完这话,杜远贵就听不下去了,冲上去就是两耳刮子,扇得杜朗两眼发懵。
    杜远贵一边呼巴掌一边骂儿子,而林佑在旁边听着,心里也有些不痛快。
    说句实话,倘若不是因为跟小穆的老同学关系,像杜朗这种玩弄女性感情和身体,并且毫不负责任的渣男,就算是死在跟前,他都不会去多看一眼的。
    不过他不是半途而废之人,既然答应了别人,就算是心中不喜,也不会因为个人情绪而中止。
    他让小穆劝住了暴怒中的杜远贵,然后耐着性子问起杜朗那几个不确定的女孩子情形。
    听到杜朗大概说了一遍,最有可能的,总共有三个。
    这三人他都知道一些大概的近况,有一个在京都,另外两个在老家津门。
    林佑沉思了一会儿,说你现在的情况,很特殊,需要去找人验证一下,一个一个去找,最终核实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样吧,我们先去京都,然后回津门,反正两个地方相聚并不远。
    旁边的杜远贵从愤怒中缓过一口气来,问林佑有这个必要么?
    林佑很严肃,说有——举凡煞气冲折,皆有原因,大部分都是怨气缠绕,而怨气最终的两种,一是死不瞑目,二是投生无门,你想想,六道轮回,投胎成人这得是多好的福报,不知道积了多少年的德,结果还没有生出来呢,胚胎就给打掉了,而且你儿子这还不是一例两例的事情,就算他现在最主要的原因是后裔相克,但也少不得那些怨气折煞的冲撞。我们现在要解决问题,就得不厌其烦,一个一个地去碰。
    听到林佑的话语,杜远贵对自家儿子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第二天,林佑和杜家父子坐上了前往京都的飞机。
    他们在下午的时候,在京都房山区长阳镇的一个洗脚城里找到了第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浓妆艳抹,打扮得相当艳俗,与她的年龄完全不相称,而在见到了杜朗之后,没有半分的旧情,冲上来又是打又是骂,甚至还招惹来了店子里的保安,提着电棍过来查看情况。
    直到杜远贵拿出了一沓钱来,冲突方才没有发生。
    随后在旁边的快餐店里,女孩告诉了一行人,她当年并没有生出那个孩子来,在一个城中村的小诊所里面将肚子里面的胚胎掏了出来扔掉。
    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快被生活折磨得有些麻木的女人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她对杜朗说我还特地拍了照留恋,你想看么?
    杜朗吓得仓惶逃离。
    接着他们回到了津门,这儿是杜远贵的地盘,尽管人很难找,但最终还是通过关系网,在确定在滨海国际机场附近的一家小公司。
    第二个女孩是这家小公司的前台,他们赶到的时候,得知她的儿子发烧进了医院,人请假了。
    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一行人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医院,终于找到了人。
    病房里除了第二个女孩之外,还有一个男人。
    那个女孩的丈夫。
    这个已经成了母亲的女孩对于杜朗的到来十分惊讶,甚至有些惊慌,她的状态引发了自己丈夫的怀疑,从而导致了情况朝着最不好的方向走去,当杜朗尝试着去沟通的时候,女孩甚至有些崩溃,捂脸蹲地,直接大哭了起来。
    杜朗为了自己的性命安危,还要上前逼问,跟林佑一把揪住,往外面拖去。
    最后是由杜远贵和林佑出面与女孩子接触的,而随后他们也得知这个小男孩才两岁,与杜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此事过后,林佑恨恨地对杜朗说道:“瞧瞧你这堆破事。”
    第二个排除之后,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而那个女孩之所以排在最后,是因为杜朗完全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任何网络社交软件都没有,只是知道她当年上学的学校。
    好在杜远贵在津门有点关系,确定了情况之后,去学校翻了档案,最终查到了一些具体的信息。
    女孩是本地人,不过不是在市内,而是在郊区。
    大寺镇,青凝侯村。
    听这名字,仿佛有很多的故事,但其实就是一个距离市区不远不近的距离,杜远贵的司机开着黑色大奔,将几人送到,快到村子的时候,不远处的路上林佑瞧见一个还算是眼熟的身影,有些愣,弄不清楚那人为什么回到这儿来,不过没有等他喊停车,那人一晃而过,又不见了踪影。
    等车停路边,林佑放眼望过去的时候,再也瞧不见踪迹。
    杜远贵瞧见一脸严肃的林佑,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林佑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杜远贵做了大半辈子的生意,最擅长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问道:“碰到对头了?”
    林佑自嘲地一笑,说开什么玩笑?我有什么资格做他的对头?当年倒是有一家人在作他的对头,现如今坟头草都长一丈高了——那人和我不太熟,但与我另外一个朋友是生死之交,都是一块儿的,我只是奇怪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已。
    出了点儿小插曲,林佑没有久留,上了车,最终在村口附近下了车。
    杜朗不太清楚那女孩的具体地址,走了几脚路,最后走到街边一个眯眼睛晒太阳的老奶奶跟前来,彬彬有礼地问道:“老太太,跟您打听一下,你知道赵卫卫住嘛儿么?”

猜你喜欢: 《掌家弃妇多娇媚》 《妙手小神医》 《蔺小冉的原始生活》 《网游之虚拟再生》 《最强魔修系统》 《带着萌狐闯异界》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