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 讽刺渣爹,沈谦情错

    沈婠自顾自继续,笑意盈盈:“哪怕捐心,捐肺,捐肾,都得捐不是?”

    “你……”

    “怎么?不信啊?”她拉开椅子坐下,“常言道,百善孝为先。『→お℃..Co虽然我们在公司的事情上闹得不怎么愉快,但并不影响我们父女情深,对吧?”

    说着,抬手替沈春江掖了掖被脚。

    动作轻柔,神态安详。

    她越平静,沈春江就越焦躁,那种无时无刻不在缠绕的阴森将他紧紧包围,越收越紧。

    “你到底想做什么?!”终于,忍无可忍,他低吼一声,似困兽咆哮。

    沈婠动作一顿,笑意稍敛,“这句话,应该我问才对吧?您到底想做什么?嗯?”

    说着,身体微微前倾。

    沈春江往后一仰,如避蛇蝎。

    完全出于最本能的生理反应,等回过神来过来,他自己都觉得尴尬。

    沈婠却好像没看见,或者看见了也不在乎,笑意未改,连语气都温柔如故——

    “您躲什么?我不吃人的。”

    沈春江头皮发麻,“你……不要过来!离我远点!”

    “远?恐怕不能够。”

    “你!”男人眉心狠狠一蹙,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

    他现在是拿沈婠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听之任之,束手无策。

    却见这个不孝女没有半点后悔与愧疚,还悠闲地整了整袖口:“如若配型成功,您移植了我的肝,就这层关系还远得了吗?”

    “……”沈春江哑口无言。

    “我今天来就是跟您说一声,‘安心养病’,至于其他后顾之忧,我会亲自解决,保证一个都跑不掉!”

    说到最后一句,原本平淡的语气陡变肃杀,带着一股铿锵杀伐的气势。

    沈春江目光微闪。

    沈婠却懒得再理,径直起身,“没别的事,我就去找主治医生商量了,看怎么做配型,几时出结果,大概什么时间能够安排手术。”

    “等等!”

    脚下一顿,闻声回头。

    沈春江嗫嚅着嘴唇,半晌才开口:“……为什么?”

    不是感动,也并非感激,而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仍然怀疑沈婠的目的和居心,对她前后迥异的态度感到极度不安。

    显然,沈婠也看穿这点。

    当即冷笑,那些“父女情深”的戏码自然不用再演,“想知道原因?”

    沈春江目光沉沉地盯着她,不放过沈婠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因为我善良啊。”莞尔一笑。

    “?”

    “看您又是转院,又是满集团上下散播流言,如此不遗余力,我若不正中下怀一次,您这张老脸颜面何存?”

    “你!”

    “既然当爹的想要,我做女儿的也不能不给,对吧?”

    顿了顿,笑意加深:“毕竟,您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我就当日行一善,让您心头安慰安慰,就算哪天闭了眼,也能走得了无遗憾。”

    日子也不多……

    哪天闭眼……

    “混账!你咒我去死?!”沈春江怒不可遏,脸色青白。

    “您想太多。”丢下这么一句,沈婠大步离开。

    留下沈春江坐在病床上,有火不能发,有气不能撒,憋闷到极点。

    ……

    沈婠找到主治医生,在他的安排下抽血送检,“结果最快也要明天出来,到时我会通知你。”

    “好。”

    就在沈婠准备离开的时候,已经走到门口,忽然回头:“我哥应该已经做过配型了吧?”

    “如果你说的是沈谦沈先生,是的。”

    “结果如何?”

    “还没拿到报告。”

    沈婠挑眉:“也是明天?”

    主治医生:“不出意外的话。”

    ……

    有些人说不得,一说就会出现。

    沈婠刚走到医院门口,便与迎面而来的沈谦撞个正着。

    男人一袭polo衫搭配浅咖色休闲裤,双手插在口袋里,出色的容貌及挺拔的身形吸引了不少周围目光。

    视线在半空接触,两人同时止步。

    下一秒,沈谦面色骤沉,大步朝她走来,最终停在沈婠跟前不到半步距离。

    女人皱眉的动作还来不及做完就被他扣住手腕,扯到一个偏僻的花园。

    “松开。”语调淡淡。

    男人脚下微顿,转身与她面对面,冷不防撞进沈婠那双幽邃沉凛的冷眸之中,如雪般沁凉,微云般淡漠。

    他下意识松了力道,缓缓收手。

    “你来医院做什么?”盯着她,凌厉之色一闪即逝。

    “探病。”

    沈谦凉凉一笑,略带尖锐的眼神与他平日惯有的温润截然不同:“怎么,条件谈妥了?”

    沈婠皱眉。

    “难道你不是拿肝源去跟爸谈条件?让我来猜猜你想要什么——明达的继承权?还是沈家的掌控权?或者,你想把这个家里所有人都赶尽杀绝?”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沈婠甩手,转头就走。

    沈谦立马堵上来,硬着腮帮,一字一顿:“你还没说清楚。”

    “你不是都已经帮我预演完毕了吗?还说什么?”

    “你可以解释。”男人看着她,目光专注。

    甚至,还隐藏了一丝鼓励。

    沈婠冷冷勾唇:“对你?”

    沈谦皱眉,却听她轻而易举就往他身上打下标签——

    “没必要。”

    连起来:

    你可以解释。

    对你?没必要。

    “沈婠!你非得这么倔?!”

    女人看着她,眼神轻而淡,却挟裹着不低头、不服输的傲气,犹如高山之巅凌寒独绽的幽莲。

    只一眼,便叫他意动神往,生出征服的野心。

    沈谦忽然之间什么气都没了,什么火也消了。

    “……为什么就不能服个软?”

    回应他的只有女人一记冷笑。

    他不懂她的倔强,正如她不懂他的劝告。

    最终只能归咎于——

    “我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

    何必牵扯?

    沈谦不接这个话题,只问:“为什么又同意捐肝?”

    沈婠讽刺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说我已经跟爸谈好了条件,要公司、要沈家,还要赶尽杀绝吗?”

    “……”男人一噎。

    良久,“抱歉。”

    天知道他得到消息的时候,有多着急。

    毕竟,沈婠是个疯子,为达目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包括用自己的器官谈条件!

    “怕我抢走你继承人的位子,独吞公司,所以匆匆忙忙赶过来?”

    男人眉心一紧,目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凉,“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不然?”

    沈谦气急反笑,看着她,咬牙切齿:“沈婠,只有你!只有你敢……”这么践踏我的心意,蹂躏我的自尊!

    可他却该死地不知反抗!

    由着她肆意伤害,为所欲为。

    “呵……”凉薄一笑,眼中自嘲似要满溢而出,“我来是想告诉你,别捐。”

    沈婠挑眉。

    第一反应是自己妨碍了他挣表现,随时都可能威胁到继承权。

    但下一秒——

    “你太瘦,身体本来就不好,有我在前面,别上赶着凑热闹。”

    男人垂眸,嗓音又低又沉。

    沈婠微怔,眼里飞快闪过一抹复杂:“你……”

    “行了,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但捐肝这件事希望你能量力而行,不要冲动做决定。”

    “记住,身体不是博弈的筹码,你想扳倒我,或者意在继承权,都没必要用这种方式。”

    说完,不等沈婠撵人,主动转身离开。

    所以……

    他跑这一趟只是为了……关心她?

    沈婠双眸微眯,精光稍纵即逝。

    同一时间,病房里。

    沈春江在医生取了吊针离开之后,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我是昨天委托你们爆料的人,那些稿子先别发了,全部撤下来。”

    “不发了?!”那头音调陡然一高,“怎么回事?”

    “矛盾已经解决,暂时不需要舆论助力,如果还有要求我会联系你们。”

    那头应好,“不过……”

    “有话直说。”

    “虽然临门一脚,你突然不发了,但我们这边人力物力已经投进去,稿件和后续水军也都准备好,所以你给的前期款我们是不退的。”

    沈春江不缺这点钱,自然十分爽快地同意了。

    ------题外话------

    有虐哥哥了,唉~

猜你喜欢: 《青羽之破》 《星际拓荒女》 《十年盛世终落幕》 《系统练气士》 《选秀娱乐家》 《蔓蔓重生路》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