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天蚕夺月

    “好!”这种场景,令徐帆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称赞之后,徐帆将储物空间的宝剑拿出。但这一次,他拿出的不是金雷,而是之前岭南真人丢弃的龙渊。

    在他看来,对付这些小家伙,还没有必要使用金雷。

    当然,更为重要的一点,他是在赌。他有种感觉,挑起自己与叶家之间矛盾的人,十有*与之前他击败的岭南真人有关。

    而他现在拿出岭南真人的龙渊,目的就是为了刺激,现如今很可能隐藏在暗处的岭南真人。

    虽说龙渊不如金雷剑,但不得不说,也是一把厉害的宝剑。

    在徐帆拿出龙渊之后,叶家所有的青年,都不由的眼睛一亮。

    他们叶家虽家大叶大,但大部分资源都在巅峰强者之中。他们顶多算是中流砥柱,而龙渊这类的宝剑,他们之中也是稀少。

    “本身就打不过,还敢分心。”徐帆看见了这些青年眼中的贪婪,喃喃了一句。

    随后,他不顾众多青年眼中的愤怒,纵身一跃,手持龙渊,刺向了左边的叶家青年。

    在他刺向幻化为天蚕左手的叶家青年之时,幻化为天蚕右手的叶家青年,立刻迂回过来。

    而幻化为天蚕左手的叶家青年,也冲向了上来。一时之间,幻化为天蚕左手与天蚕右手的叶家青年,以抱月的姿态,朝着徐帆攻了上来。

    在这一招式成形之后,一股特殊的气势,从叶家青年形成的天蚕之上爆发。

    这种气势的爆发,令全场的人都相信,处于两“手”中间的纵然是一座大山,也会被直接拍碎。

    “真是找死!”而众多年轻人的头头,也是忍不住嘲讽起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徐帆这个蠢货,竟然会主动攻击,令自己腹背受敌。

    在这种情况下,他完全相信,徐帆必死无疑。

    不止是年轻人的头头,纵然是其他年轻人,心中也是这种想法。

    处于阵法之中的他们,深深的知道这阵法多么强大。这种强大使得天蚕阵最弱的第一式,也能轻而易举的,将一块巨大的日曜石,拍成粉末。

    而面对众多年轻人的不屑,徐帆则是摇着头,淡淡的笑了笑。

    这一招的强大之处,在于左右两手的合击。而若是他破解了双手其中之一,那么另外一只手所造成的攻击,仅仅比普通攻击强大些许罢了。

    这样想的时候,他已经冲到了左边的蚕手位置。在他冲到左边的位置之时,原本幻化为左手的叶家青年,手中的白布化作一记巨掌拍了上来。

    很快,徐帆手中的龙渊,便与众多白布形成的局掌撞击到了一起。

    在撞击到一块之后,身为利器的龙渊,仅仅刺穿了些许白布,便无法再前进寸步。

    很显然,众多白布形成的巨掌实在太厚。纵然是龙渊这样的宝剑,也难以立刻刺穿。

    这一幕,令众多叶家青年,都是笑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即将要承受天蚕夺月的徐帆,定会死在这里。

    而由于这样的想法,控制左边巨掌的叶家青年,再次催动着左边巨掌,朝徐帆拍了过来。

    就在这时,徐帆的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

    “噗。”

    在这抹笑容泛起的同时,一声清响,在龙渊与白布接触的位置,响了起来。

    随后,连续的清响,在龙渊与白布接触的位置不断响起。

    起初,众多叶家青年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但很快,众多叶家青年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情况。

    “快撤!”叶家众多青年的头头见到这一幕,赶忙着急了喊了起来。

    他明白,若是天蚕的左掌被击碎,不仅会使天蚕的右掌攻击力大减。

    更为重要的是,会导致天蚕的攻击无法击中。要知道,他们这个实力,纵然能够启动天蚕阵,但他们顶多也只能够发出三四招攻击。

    因此,每一招攻击都极为重要,都必须落在徐帆身上。

    可是,他的吩咐已经迟了。在他发出命令的时候,徐帆再次用力。

    当即,那一只白色的天蚕左掌,便出现了一个小洞。在这小洞出现之后,徐帆又手持利剑在其中翻滚了一圈,顿时,一个磨盘大小的窟窿,便出现在了天蚕左手的掌心上。

    “啧啧。”钻出一个窟窿之后,徐帆咂了咂舌,收回了龙渊。

    在龙渊收回的瞬间,徐帆闪电般的挥动龙渊,“噗噗噗”三声清响之后,徐帆直接从掌心的窟窿中钻出。

    在他钻出不久,“嘭”的一声,构成天蚕左掌的白布,统统都化作了碎片。

    这时,天蚕右掌的攻击,恰好拍了过来。

    一时间,刚刚被徐帆砍成碎片的白布,再次被这一阵掌风带起。

    顿时,整片天空宛若下雪一般,下起了白色的碎布条。

    “未若柳絮因风起,撒盐空中差可拟。”望着这漫天的白布,徐帆下意思的,念出了这一番话。

    在徐帆念出这一番话之前,叶家青年的头头,便已经面色难看的待在了原地。

    在徐帆念出这番话后,叶家青年的头头,脸色已经变成了绿色。

    尽管徐帆本身没有嘲讽的意思,但由于嫉妒等多重原因,叶家青年的头头偏偏认为,徐凡这是在故意嘲讽他们。

    “兄弟们!”这种情况,令他愤怒的看着徐帆,大喊道。

    这一声吼,可谓是直冲云霄,甚至有些破音。任何人都能听得出,这青年头领声音中的愤怒。

    甚至连躺在地上的那些人,都是畏惧的朝后爬了爬,生怕叶家人拿他们撒气。

    若是他们被叶家的人揍了,那他们可真的是无处哭诉,真的算是被白揍了。

    “到!”至于叶家的青年也是被吓了一跳,但由于他们的头头是自己人,他们依旧是应承道。

    不知是由于青年头头的引导,还是太过气愤。这一群叶家青年的答复,也是充满声势。

    听到答复,这些青年的头头从自己的腰间出手一把匕首,厉声道:“天蚕阵第二式,天蚕脱壳!”  青年话毕,“哗”的一声巨响,全场的所有叶家青年,都是从自己的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

猜你喜欢: 《杨八娘》 《极品小皇叔》 《我的超模女总裁》 《花瓶跟她的豪门前夫》 《我不是巫师是厨师》 《一笙遇你长相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