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苟冬的想法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苟冬的想法

    一直等到将自己家兄弟,送到苟冬的身边。书生模样的人,真正的松了一大口气。

    “真特么的恐惧。”到达苟冬身边,这样的感叹,也是从书生模样的人口中传出。

    听到书生模样的人,发出这样的改开。苟冬心中偷笑的同时,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与书生模样的人相同,他也是见识过徐帆,到底多么强大的人。

    甚至可以说,他比书生模样的人更清楚,徐帆到底有多么强大。

    在他这样想的时候,书生模样的人,已经给他身边的两个斧家人,喂下了简单的疗伤丹药。

    在丹药的帮助下,他身边的两个斧家人,再一次恢复了清醒。

    屠夫模样的人,一清醒过来,就将目光,放在了苟冬身上。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实力?”同时,询问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

    他知道,与徐帆多次交手的苟冬,应该比较了解徐帆的实力。

    而其他两人,听到屠夫模样人发出的询问后,也将目光放在了苟冬身上。

    他们与屠夫模样的人相同,也想知道徐帆,到底拥有怎样的实力。

    竟然能够将他们三人,以如此轻松的姿态,简单的击败。

    面对三人的注视,苟冬的目光,落在了徐帆身上。

    “几天之前在酒吧的时候,他的气势是天阶高级……”

    “我靠,这么年轻的天阶高级。”

    “不会吧!”

    苟冬的话还未说完,屠夫模样的人,以及小孩模样人的惊叹,就将他的话语打断。

    被打断的苟冬,没能忍住,翻了个白眼。

    书生见苟冬这副神情,他明白,苟冬的话还未说完。

    “别说了,听苟兄弟说完。”他赶紧摆了摆手,让自己的兄弟停止议论。

    书生模样的人,是斧家弟兄几个之中,除却斧白之外,最具地位的人。

    他一说话,原本议论的两人,立刻就没了声音。

    苟冬见他们不再议论,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书生模样的人。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实力不强的人。

    竟然是斧家三人之中,最有威信力,且颇具声望的人。

    心中意外,但苟冬的面上,并没有表现出现。

    “几天前他的气势是天阶高级。”只见他看着另一边的徐帆,继续跟着几人说道:“但他的实力,却是天阶中期。”

    “境颈?”他的话一说完,屠夫模样的人,又忍不住开口说道。

    很显然,书生模样的人虽然发话,但他控制不了自己下意识的回应。

    索性,苟冬对于这样的打断,早就习以为常。

    而且,这一次打断自己的只有一人。且这一个人打断自己的时候,自己的一句话已经说完。

    “今天我感觉他的气息,要比先前强悍一些,稳重一些。”他面色不变,接着自己的话,继续说道:“看起来,他的实力,应该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说到这里,苟冬的眼中,闪过一抹浓郁的嫉妒。

    他实在不明白,对方的实力提升,怎么就那么迅速,宛若火箭升空一般。

    而自己的提升,就那么缓慢。跟对方相比,自己的提升速度简直与蜗牛无异。

    “唉。”深深的叹了口气,徐帆将这种想法甩出脑海。

    随后,他看着斧家三人,冲着斧家三人说道:“我估计现在的他,已经突破了境颈状态,进入了天阶高级。”

    听到苟冬这样讲,所有的人都没能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知道,这个年纪的天阶高级,可几乎是没有的。

    徐帆在这个年纪到达天阶高级,简直可以说是,上天的宠儿。

    这种情况,令所有人的眼中,都闪过了一抹浓郁的嫉妒。

    不得不说,徐帆的天赋,实在太让人嫉妒了。

    在众人这样想的时候,另一边的徐帆,则看着苟家苟冬,以及斧家三人。

    “说吧,你们想要怎么做。”随后,他冲着四人说道:“你们要怎样,才能放过严樱。”

    由于地下室中,仅仅只有苟家三兄弟,斧家兄弟三人,以及徐帆严樱八人存在。

    如今苟家两兄弟已经晕厥,其他五人又没有说话。所以,整个地下室都特别安静。

    因此,徐帆的声音虽小。他的话语,却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听到徐帆的声音,苟冬与斧家三人,这才想起。

    在他们的对面,这回还站着一个人,是他们的仇人。

    他们四人转过头去,朝着徐帆的方向,看了过去。

    “从现在开始,你要做的只是不动弹就行。”对着徐帆上下打量一番后,苟冬冲着徐帆说道:“只要你动弹一下,严樱的小命,就会被我收掉。”

    说完,苟冬拿着匕首,在严樱的脖颈上晃动了两下。

    示意徐帆,自己并不是吓唬,而是会动真格的。

    做完这一切,他将目光,放在了身边斧家三人身上。

    “现在他不动弹了,你们几个,谁准备上?”随后,他冲着面前的斧家三人,这样说道。

    耳听苟冬这样说,斧家三人,都是特别疑惑。

    “啊?”这样的声音,从他们的口中传出。

    显然他们三人,都不太明白,苟冬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苟冬见三人这副模样,又翻了个白眼。在他看来,斧家这三人的理解能力着实差了一些。

    “真不知道,斧白那老东西,到底是怎么教出你们这些货来的。”这令他的心中,忍不住念叨了一句。

    心中诽谤了一句后,苟冬的目光,又一次落在了几人身上。

    “我的意思是,我利用严樱这个人质,让他不动弹。”他伸手指了指被自己挟持的严樱,后耐着性子,跟着三人解释道:“然后你们趁着他不能动弹,对他发动进攻,将他暴揍一顿。”

    “缓解自己心中怒火的同时,也令打的他失去战斗力。”

    说到这里,严樱别过头去,看了看一点都未动弹的徐帆,接着说道:

    “而他只要失去战斗力,我们对付他也就轻而易举。”

    “到时候,我们手中就算没有严樱这个人质,也能够轻松将他抓住,并将他交给你们的头头斧白复命。”

猜你喜欢: 《附身空间》 《武荡魔世》 《躺枪炮灰演绎录》 《进入电影》 《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 《宁欢》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