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又见煞气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又见煞气

    就连那些个米歇尔的心腹,此时的表情也精彩万分,他们既想和其他权贵一样,摆出一分想要再来一杯的样子。.『.

    但又害怕米歇尔秋后算账,所以一个个都像是便秘了好些年一样,脸上神情五颜六色,好不精彩。

    徐帆看到这里之后,嘴角的笑容一点点勾了起来。

    实际上他在打算酿制这种就得时候就已经猜到差不多会是这样的结果。

    虽然看起来徐帆酿制的手法根本就没什么,甚至比一般的果酒酿制手段还要简单。

    但正如他在开始酿制之前所领悟的那样,大道至简。

    越是想要得到天上人间少有的极品,就越是应该用简单有效的方式才行。

    这一点完全是仙家酿酒术教给他的。

    当时酿酒的时候徐帆完全摒除杂念,在他的心中除了酒就是酒,根本没有什么其他。

    只是为了赶时间,徐帆在最后的关头使用元力帮助果酒发酵,这一点并不算完美,不然这种果酒的香味绝对还要再上一层楼。

    但即便是这样,让他拿下比赛也应该是足够了。

    米歇尔等着眼睛,还在等待着有人站出来说徐帆的就难喝,但是等到的确实一双双去期待的眼睛。

    这可不是他想要的,他立即用眼神看向了自己的几名亲信,这几人在米歇尔威胁性的眼神中立刻明白自己的主子在想什么。

    可是当看见米歇尔眼神的时候,他们又有点发愁。

    就好和与否确实是体现这个就品质的一种手段,但在正式的比赛中,不管好不好喝,你得要说出一个缘由才行。

    好喝在哪?有为什么难喝?

    想说徐帆的果酒好喝在哪很容易,一说就能说出一大堆来,但要说他哪里难喝,这可就要了几个人的小命,根本就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能让他们挑出来啊。

    要是硬说,恐怕根本就没有占得住的理论。

    到时候被人家一下点破,岂不是更糟。

    因此即便是米歇尔眼神凶恶,但几个人依旧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根本就不知道给说些什么。

    徐帆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嘴角慢慢勾勒出一个弧度,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知道,徐帆酿制的乃是仙家之酒,他们别说是挑出毛病,就是能找到一丁点的瑕疵都几乎不可能。

    因此当众人都饮完酒水之后,徐帆心中反而相当安逸。

    他什么都没说,就等着看米歇尔该怎么做。

    不过徐帆显然有点太高估了米歇尔的脸皮。

    在没人说出徐帆果酒有什么缺点的时候,他突然灵光一闪,大声咳嗽一声。

    “下面是最后投票时间,你们不需要说哪种酒的缺点,只需要说出谁的就更好喝即可!”

    成功避免鸡蛋里挑骨头,米歇尔将问题狡猾的转了个圈。

    这样一来,人们不需要找到理由贬低徐帆的就哪里不好,只要说谁的更好便可以了。

    在这句话一出,他的几个亲信立刻高嚷着米歇尔酿制的就更好喝。

    不可否认,米歇尔的酒确实好喝,但人们心中的评定标准并不都一样,好喝与好喝之间的划分都十分模糊。

    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

    米歇尔这么问不过是给那些他安排好的人呢提个醒,这时候该战队了。

    徐帆的嘴角笑容不减,虽然米歇尔的无耻有点超出他的预想,但他对自己的酒有信心,即便是这些人收受到米歇尔的胁迫,也会在好酒之间做出相应的选择。

    果然事情没有米歇尔想的那么完美,一个贵族在艰难的咽了口唾液之后,看着徐帆缓缓的道:

    “我觉得吧!这位小兄弟的酒,好像更好喝一点!”

    有人带头,马上就有人跟着附和,一时间还不等米歇尔出言制止,整个会场大部分人便已经纷纷点头,更有甚者竟然直接跑到了徐帆面前并递上酒杯。

    “坛子里的酒估计还能接出一些,我出这个数,那些酒我都包了!”

    “你敢!明明是我先来的,要包也得让我先来!”

    “屁!明明是我先!”

    “是我是我”

    现场一下子变得很乱,米歇尔的脸色也在这个时候变成了铁青色。

    “这帮混蛋!”

    他算是知道了,现在遮藏比赛已经失去意义,自己根本没有机会获得胜利。

    这种局面下,要是硬说自己获胜根本没有信服度。

    不过米歇尔并不仅仅只有这一个计划,虽然当初设定的十分周密,但他还有后手。

    当即米歇尔便看向了冯配西。

    这个人被他带出来可不是仅仅为了一同酿酒,他最大的用处,马上就能显现出来。

    和米歇尔交换了眼神之后,冯配西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双手轻轻的捏合在一起。

    紧跟着一股右眼可见的气息从他的脚下一点点省长出来。

    气息在出现之后,很快化成一片片紫红色的烟雾,摒弃直接飘散起来。

    米歇尔和汤姆森知道这中雾气的威力,当即纷纷退到台下。

    而台上剩下的人却没有那么幸运,他们马上便被雾气包裹。

    很快便出现了一声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这些人全都像是吸入毒药一样,不省人事。

    徐帆从始至终都注意着冯配西,当他脚下出现这些烟雾的时候,徐帆曾想过要在第一时间除掉他,但是等他感受到周围雾气之后,突然改变了想法。

    “哈哈!原来他身上神秘的原因竟然是这些煞气!很好!这些煞气正好可以用酿酒术进行净化!”

    徐帆的酿酒术净化煞气,可不仅仅只限于自己身上。可以说凡是他遇到的煞气都能进行净化。

    这种净化会让徐帆心境更加坚稳。

    对自身实力的增加也有着很大的好处。

    因此徐帆根本没有急着动手,并且他也不打算一出手就干掉冯配西,身上能凝聚如此多煞气的人可不好找,好不容易出现一个绝对要物尽其用。

    短短的时间,暗红色的雾气将整个会场都完全包裹,除了荀邑和几个重要人被自己的手下保镖送出去之外,剩下的人没根本没有一个能逃出去的。

    其中也包括大部分的权贵阶层。

    米歇尔站在雾气外面,看着里面已经影影绰绰的人影不禁牙齿要的咯吱作响。

    “该死的徐帆!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一次得罪这么多权贵?”

猜你喜欢: 《杨八娘》 《极品小皇叔》 《我的超模女总裁》 《花瓶跟她的豪门前夫》 《我不是巫师是厨师》 《一笙遇你长相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