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零七章心理战

    第一千两百零七章心理战

    可对方这连死掉了两个人心理境界已经发生变化。

    而这时候的想法还是孤注一掷,拼尽全力攻击。

    虽然攻击的次数仅有一次,但是能造成的伤害却是无比强大。

    果然第三人也被自己斩杀。当这个人也死在奔雷剑之下的时候,徐帆终于长长的吐了口气。

    虽然对方现在还有两人,但是这两个人的心境应该也发生了和重大变化,从之前的漫不经心,到愤怒,到不管不顾,这时候应该在对方的心中存在只剩下了畏首畏尾。

    没错,对方会因为接连损失了三个兄弟而变的小心翼翼,而这个时候就有事徐帆出手的大好机会,想到此处他猛的冲向了五人中的老大,此时这个老大已经有些脸色微黄,见到徐帆冲过来他并没有选择攻击而是直接开启了防御,与此同时剩下的老四在见到自己打个又受到攻击之后,马上冲出去想要增援。

    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徐帆优势在空中灵敏的转了个弯,冲着他来了。

    “四弟小心!”

    老大一见此景吓得马上撤掉防御,从原地冲了出来。

    而那个老四见到徐帆突然转向冲着自己来了,本来惊恐的脸上却突然露出了一丝奸计得逞的狞笑。

    “声东击西?哼!我早猜到了,你以为同样的伎俩在我们兄弟面前能用两次?”

    说完话他冲出去的身影一便,由原来的快速前冲一下子变成了原地防守,并且在他身体上还出现了一道粉红的光幕,那光幕颜色极重,一看就是个防御超高的手段。

    原来他在冲出来的时候就考虑到徐帆有可能会想斩杀了他五弟一样,突然间改变方向冲自己来,所以在冲出去之前他就在心里做好了准备。

    结果果然徐帆是在声东击西,真正的目标是自己。

    见到这一场景他因为早有准备所以临时变阵也不会显得手忙脚乱,也在这个时候那冲出来的老大手里两道光芒凝聚出来,似乎想要给予徐帆致命一击。

    可是让来那个人都有些没想到的是,在见到老四身上的光幕之后徐帆的身体又突然猛的转向。

    热切他嘴角还画着一丝戏谑的微笑。

    “你怎么知道我的目标一开始就是你!”

    当见到这个微笑之后,老四和大哥心中都是戈登一声,怎么也没想到,徐帆之前的真正目标就是老大,他中间的边线完全就是烟雾弹,看起来事要做声东击西,实际上却是在故意引诱两人犯错。

    果然,两人还是吧徐帆的目标想错了,要是老大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兴许还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是他动了,放弃防御全力攻击。

    这就给了徐帆机会,此时在想收掉攻击转而防御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该死!”

    “太狡猾了!”

    两人脸上都露出愤恨的表情,但是即便是这样,对于整个战局来说也是于事无补的。

    那五人中的大哥在折后总计为不利的环境中,只能将手中的攻击对准徐帆的身体,集中全部力量释放出去。

    试图以这样的攻击能挡住徐帆的奔雷剑,但是他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他已经看到了奔雷剑斩杀两个兄弟,竟然还没有意识到奔雷剑的威力,他手上的攻击虽然威力很大但是根本就不能和奔雷剑相提并论。

    在一声重重的撞击中后,老大的身体像是一颗流星一样冲向了身后的大阵。

    这个大阵虽然作用是困敌,但是谁要是装在上面也绝对讨不到好处,因为困敌的大阵虽然不会主动杀敌,但是也不会晕如有任何东西靠近自己,一旦有东西开启,不管是什么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将其搅碎。

    在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老大的身体在空中也化成了一片血雾,等到落在地上的时候仅仅剩下了一团团血雨一样的存在。

    到了这个时候,仅剩下的唯一一人也完全失去了斗志。

    五个人死了四个这战斗还怎么打?

    再打下去自己的小命也会交代在这里,所以这个四弟在见到大哥被打飞之后自己马上撤掉粉红色光罩,响着大阵的一个边缘飞奔。

    他的想法很简单,跑!绝对不会在和徐帆战斗。

    每一个阵法在不知的时候都会有一个阵眼。

    此时老四逃跑的方向就是那个阵眼所在的方向,他要通过真言逃出大阵,只要能做到,自己的小命今天就能保住。

    但是他刚刚撤掉防护光照,徐帆的攻击尾随而至。

    不管是之前徐帆攻击老大,还是现在突然转变目标对他出手,实际上徐帆都是已经计划好的。

    当他的攻击攻向老大的时候他便已经料定,对方应该有所防备,而且最有可能的便是对方会以为徐帆还会使用当初对付老五的手段,声东击西。

    正是因为这种想法,所以徐帆在才把注意力全都放在老大身上,而且为了让对方更加信以为真,他在中途的时候还做了一个变相的姿势。

    果然对方有上当了,做完这些之后徐帆更是才到了剩下的一人肯定会逃跑,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收掉剑势,在对方撤掉光罩的同时,一剑斩出。

    这一点到不是荀邑他太多想,因为接连四个兄弟都被斩杀了,换了谁都会逃之夭夭,因此这时候只要看准了他什么时候撤掉光照便可。

    “啊!”

    又是一声惨叫老四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后背上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在戚戚的向外面冒着血。

    虽然没有意见斩杀,但是对方的身体已经明显受到重创,即便是还能活着,后半辈子也会成为一个废人,徐帆静静的走到他身边,望着已经被鲜血染红冰融化的冰雪,嘴角不带有一丝怜悯。

    他是不会对对手生有一点怜悯之心的,因为对对手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徐帆提着剑静静的看着他。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

    “呸!”

    老四情知自己受伤很重,并没有任何想要求饶的打算。

    “想知道?哼哼!我不偏不!”

    徐帆对此结果也并没有任何意外,他重重的抬起手上的长剑。

猜你喜欢: 《凶灵偷渡师》 《都市红粉图鉴》 《我打黑拳的那些年》 《雏凤归》 《豪门盛婚之独宠娇妻》 《修真之情敌是剑》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