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拍卖开始

    第一千两百一十七章拍卖开始

    有些人则是为了喜好,但这些人都不应该是武道中人才对,即便是武道中人,也不可能一次性出现这么多。

    这些武道中人进入拍卖场,徐帆心中隐隐的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今天这场拍卖会绝对不会太平,他看了看身边的严樱,不知为何,他觉得严樱也是这种不安定因素中的一个。

    坐在凳子上的徐帆正思量着心中所想,突然他眉头一挑头环顾了一圈,在人群中竟然发现有数道目光或隐秘或挑衅的看向自己。

    徐帆看到这里心中无奈的苦笑,自己之前虽然使用玉佩逃过了这些监视荀邑的人。

    但到了这里还是被对方发现,不过此时的徐帆却也有些纳闷,自己要不是登上一次玉龙山,见到玉龙真人恐怕也并不知道真正酿酒之书。

    连自己都是刚刚知道的消息,对方又是怎么得到消息?

    这一点实在匪夷所思,根据荀邑的解释,渊这个组织的力量并不是太强大,放在以前的时候根本不敢明面上出来活动,因为能够制约这个组织的势力还有很多。

    整个锁龙阵的阵眼不仅只有旬邑家的祖宅这一处。

    虽然这里是最重要的地方,但是其他各个阵眼上也同样有着势力不小的家族。

    这些势力若是联合在一起,绝对够渊组织喝一壶的了。

    但即便这样,对方也能知道自己的行踪,可见其现在的势力有多强大。

    在那些人中有一个身穿红色西服的青年格外引起徐帆的注意,此人自从进入拍卖场,眼睛就一瞬不瞬的盯着徐帆。

    徐帆也正是因为他始终不善的目光盯着自己,才第一时间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被很多人注视。

    此时徐帆看着他微微皱了下眉但却没有理会,因为他的目标是三足造化鼎,对方即便是找到了自己的行踪,也不一定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在三足造化鼎到手之前,徐帆不打算和他们有什么冲突。

    “少爷怎么了?”

    在红衣青年身边一个看起来年纪在五旬左右的老者,见青年直盯着徐帆,不紧有些疑惑难道:

    “那人就是我们的目标?”老者眼神转了转,疑惑之意甚浓。

    当他说出这话时红衣青年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并不知道他具体是不是,他身上的气息并不像是咱们要找的人,不过长相却是跟老爹提供的照片相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隐藏自己的修为!”

    老者一听这话,不由得微微一笑。

    “少爷有所不知,隐藏修为方法有很多,有的是靠器物,有的是靠功法,虽然不等相同,但它们的效果却是一样的,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隐藏了自身的功法,只要长相没错,那他应该就是咱们要找的人!”

    老者说完话仔细看完徐帆,之后面色不仅有些疑惑。

    “这个人……”

    红衣青年听完此话,目中透过一丝意外。

    老者低头沉思了片刻,最后有些肯定的道:

    “我在其他两家隐世家族中曾经听到过,而且也见到过这个人的照片!”

    “哦?”

    红衣青年听完此话立刻来了精神,港岛一共就有三个隐世家族,而他们就是其中之一。

    另外两家虽然和他们关系并不太好,但是也能面上过得去。

    红衣青年虽然并不知道徐帆的真正身份,但听老者说他的照片曾出现在另外两家的人手中,想来应该这个人也是一个强大的人。

    而且他身上一定也发生过什么事情,不然断不会被其他两个隐世家族所关注。

    “叫人给我查查这个人到底是谁?另外告诉手下们注意点他今天的行动,不管他来这里是什么目的,尽量不破坏他!”

    “是!”

    老者闻言深深一礼,随后看了一眼徐帆,才快步走了出去。

    徐帆已经知道自己被对方惦记上,但是他还真没有想到对方对他的了解并不全面。看到这个青年的时候徐帆就想到了那个在幕后唆使米歇尔对荀邑出手,在玉龙山上制造雪崩惨案和派人埋伏自己的港岛隐世家族。

    虽然看到对方徐帆很想冲上去将对方掐死,但是他现在却不能那么做。

    和对方刚正面的时间有的是,并不是现在,徐帆现在要做的只是拿回三足造化鼎,然后将真正的仙酒酿制出来,一方面提升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帮助荀家渡过难关。

    而且他真正的对手是天狼星,干不掉他,徐帆踏实不了。

    正在双方互相观察的时候。

    一道清脆的钟明生在场内想起随着钟声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钟声所吸引,看相了拍卖场中间的平台。

    此时在那个平台上一位身材婀娜长相甜美的旗袍女人,旗袍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但面上却面上十分成熟美貌,其身材更是凹凸有致。

    徐帆也不进为她的感性深深点了点头。

    “欢迎大家来到这里进行参加拍卖!”

    台上的美女声音甜美,听到人耳中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

    她的声音十分清楚,拍卖场虽然很大,但即便是角落里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此时主持人在一番简单的介绍之后,便拿出了今天的第一件拍品。徐帆对他们拍卖场的拍品并没有任何兴趣,所以他干脆闭上眼睛,不去理会。

    但没想到见到他这样那些曾经注视他的人也都没有一个参与拍卖,似乎他们和徐帆一样,都在等待着三足造化鼎。

    但徐帆却知道这些人极有可能并不是等待三足造化鼎,而是在等待自己出手,只要自己出手,不管拍哪一个东西,他们都会跟着抢拍,一想到这种可能,徐帆就隐隐的有些感到不安。

    若是今天不能将三足造化鼎拍下来该怎么办?

    这道问题在徐帆的心中不知想过一次,不过他也下定决心不管如何都要将三足造化鼎拍到,即便是真的拍不走也,抢也要把他抢走。

    有了这个想法,徐帆觉得自己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他也不再有任何多余的想法,直接抱着膀子向后面一靠,静静地等着拍卖到三足造化鼎。

猜你喜欢: 《附身空间》 《武荡魔世》 《躺枪炮灰演绎录》 《进入电影》 《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 《宁欢》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