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四十六章大战之后

    第一千两百四十六章大战之后

    三足造化鼎必须留有足够的仙灵之力,而这种仙灵之力并不是外人附加上去的,而是三足造化鼎通过岁越的痕迹慢慢自己沉淀的。ωヤノ亅丶メ....

    也就是说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三足造化鼎才能酿制一壶仙酒,而这种沉淀的时间经过徐帆的摸索,他发现这个三足造化鼎所需要的时间间隔大概在一千年左右,也就是说每一千年才能酿制一杯玉龙方尊里面那么多的仙酒。

    也就是说下次徐帆若在想象着这么多仙酒,就要足足等到等上千年时间,一千年时间对于仙人来说就是转瞬即逝,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根本不可能的。

    即便徐帆,现在已经达到了天阶寿元有所增长,但是他也不可能在房间活上一千年,因此这杯酒算得上是若是徐帆的实力没有达到灵阶或者仙阶之前他能够酿制的唯一一杯。

    若是这杯酒有什么闪失,那么徐帆变和仙酒也彻底没有了缘分,以后还有没有这个缘分就要看徐帆能不能达到灵阶或者是仙阶了。

    当然如果达到了仙阶,那徐帆便成为了真正的仙人,仙家之酒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平常的东西。

    他也就不会再如此需要重视仙家之酒了,因此在发现赵岩奔着仙酒去的时候徐帆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二话不说,直接挥动的奔雷剑对着远处的赵岩就是一记强烈的雷光斩。

    雷光斩作为奔雷剑的杀招之一,其威力强大至极,此招一出,不光目标会被这招雷光斩干掉,包括目标周围方圆百米距离都会草木枯竭片瓦不留。

    赵岩已经能看到面前那根紫色光柱了,而且距离那个光柱也越来越近,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侧面有一道十分凌厉的剑光袭来,这道剑光之强盛几乎让他根本生不起抵抗的心思。

    如此一来,马上一道尖锐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那便是继续毁坏仙酒,还是马上抽身逃走这道剑光的实力十分强大。

    而他在发现这道剑光到时候剑光也已经迫近了他的身边他若是一意孤行的将仙酒毁掉,那剑光必然会在他身上留下创伤。

    这么强大的剑光留下可就不是一般的创伤,说不定就会直接将他斩成两截,而他躲闪剑光的话就会失去破坏仙家之酒的机会。

    心里却一时有了一丝犹豫,是赶快躲闪剑光,还是继续冲过去毁掉仙家之酒。

    一瞬间这个局面让赵岩脑海中闪过,但很快他心中的一丝求生*让他选择了第一种,那便是先躲开剑光。

    毁掉仙家之酒的机会还有,他绝对不想直接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一杯酒,所以在如此想之后,他立刻选择了躲闪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那道剑光擦着他的身体闪了过去。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本来以为只是一道强烈的剑光度转过去便可以,但等剑光过从他的身体边上划过去之后,却有一种十分凛冽的杀气,从剑光后面冲刺而来,煞气进入他的身体,让他的身体都出现了一次迟滞。

    “怎么回事?”

    赵岩怎么也不会想到,杀气本身就是徐帆攻击手段之一,而他现在身体也受到了煞气的侵染,变得有些迟钝,见到被剑光掩护的煞气已经成功控制住赵岩的身体。

    徐帆毫不迟疑的又是一道雷光斩甩了出去,这一次徐帆没有任何心慈手软,也不打算再和对方浪费时间,而赵岩的身体受到了煞气的影响,根本无法做出任何防御动作。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光冲自己而来,当剑光迎面袭来的时候,他不仅面色一苦,心中即便是在不甘也必须承认自己彻底的完了。

    “轰!”就在他心里,刚刚这么想的时候,一道剧烈的爆响从他身上传来那道剑光射进他的身体,让他感觉到身体一阵冰凉,但马上除了自己的大脑之外,浑身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赵岩的心中再有什么想法也都不可能实现,很快赵岩便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掉进了一个万米深的寒潭,整个身体上都传来了冰寒的感觉,随后他慢慢的觉得自己眼皮似乎也变得十分沉重,而目中所看到的东西慢慢变得模糊,最后竟然消失,变成了一片黑暗。

    当他大脑之中最后弥留之际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有一丝深深的不甘,当然也有几分后悔,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领赵家人,非要在任务明明已经失败了的情况下还来阻挡,为什么在任务失败之后还不选择离开?

    他觉得他自己很不值当雷光斩将赵岩的身体劈成了数道碎片之后,徐帆才微微的吐了一口浊气,此时再放眼望去,整个荀家之中只有少量的玄阶对手还存在,并不是他们不想离开,而是他们没有天阶和地阶高手那样的实力在战斗之中,根本无法选择逃走。

    所以只能硬生生的在这里耗下去,在他们心中是绝对希望自己家的少爷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可是他们也知道,这里所有赵家人都已经逃的逃,死的死,留在这里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

    这些人心里也十分清楚,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们也没有办法,因为即便是想跑他们都做不到,徐帆看了看这些实力只有玄阶的赵家人,他并没有对他们有任何兴趣,这些人即便是交给旬邑的那些黑衣手下他们也绝对能搞定。

    因此徐帆在稍微环视了一圈之后,便来到了那个玉龙方尊跟前,伸手将玉龙方尊从地上拾了起来。

    之前因为着急想要对付赵岩等人,所以徐帆并没有来得及将玉龙方尊放起来。

    他只是在完成的那一刻,将玉龙方尊随意的放在地上,虽然这么做看起来很不专业,但是当时的情景实在是很紧张他也来不及多想。

    而现在大战已经结束,玉龙方尊里面的仙酒,对他还有着绝对重要的意义,玉龙方尊并不只是一个专门盛酒的容器他不仅可以平时盛酒,在需要的时候他也能将酒存放在里面,随意携带走,因为在玉龙方尊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而机关。

猜你喜欢: 《杨八娘》 《极品小皇叔》 《我的超模女总裁》 《花瓶跟她的豪门前夫》 《我不是巫师是厨师》 《一笙遇你长相守》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