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他是我男朋友

    第一百二十七章他是我男朋友

    这会看到跟在许秋雅身旁的徐帆,中年男人忍不住问了一句。

    许秋雅这会人和失了魂似的,望着抢救室鲜红色的灯光,多半是想起了昔日爷爷对她的好,眼中尽是伤感。

    愣了好一会,才回答对方的问题。

    “徐帆,他是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

    似乎不太喜欢徐帆的这个身份,中年男子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你说什么?”

    “许秋雅,你有种再说一遍试试?”

    不等中年男人开口,人群中,一个年轻男人走了出来。

    一脸的怒色。

    “怎么?表哥,我找到男朋友,你怎么这么生气?”

    “你!”

    两人关系显然不好,眼看着年轻男子要发飙,中年男人不住喝斥道:“耀阳,你干什么呢?”

    “爸,这女人……”

    不等许耀阳说完,中年男人沉着脸,就往许秋雅看了过来。

    “秋雅,你为什么非得和家里作对呢?”

    “这家伙,是什么身份?”

    似乎是有什么事情,是自己所不知道的,看着许秋雅一脸低沉的模样,徐帆不住皱了皱眉。

    这时候,只见许秋雅一脸决然地抓住了自己的手。

    “我男朋友是一个农民企业家!”

    对徐帆的身份,似乎只有自豪,许秋雅这会大声地说了出来。

    “什么?”

    许耀阳听了不住气得眼红!

    这会指着徐帆,便是咬牙道:“许秋雅,你宁愿嫁给一个穷种地的?”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你觉得这家伙配得上你吗他,一个穷地方种地的玩意。”

    “种地的怎么了?我就喜欢他!”

    对于许耀阳对徐帆的诋毁,许秋雅显得有些激动,这会瞪着对方,便是说道:“我就喜欢他,不行吗!我两明天就结婚!”

    徐帆看着这两人越吵越凶,不由懵了,这都什么事啊,还有我可还没答应结婚啊!

    估摸着再吵下去的话,恐怕那边的人都得听见,手术说不定都没法继续下去了,徐帆连忙拉住了许秋雅,说道:“秋雅,别吵了,别影响手术了。”

    许秋雅被徐帆拉着,想到手术的事,便忍下了心中的怒火,只不过仍是狠狠地瞪了许耀阳一眼。

    许耀阳还想要争辩,这时候,只见手术室红色的灯变成了绿色。

    手术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一脸疲惫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手术结束了,许老爷子也不知怎么样了,眼看着自己父母都往医生走了过去,许耀阳顿时也放下了这件事,冲了过去,想要第一时间了解自己爷爷的状态。

    顿时这里只剩下许秋雅和徐帆,之前许耀阳辱骂徐帆的那些话,让许秋雅这会不知该如何面对徐帆是好,一脸的愧疚。

    徐帆看着笑了笑,说起来,他压根就没往心里去过,拍了拍许秋雅的手,说道:“好啦,别生气,我没事的,你过去吧,过去看看医生怎么说。”

    许秋雅点了点头,说道:“徐帆,谢谢你,都怪我……”

    紧跟着,许秋雅便往手术室的门口走了过去,这会医生带着口罩,正在歇息着,而许老爷子,则是让护士在处理着手术结束的后续任务。

    只听得许耀阳的父母焦急地问道:“医、医生,我父亲他,他怎么样了?”

    医生摇了摇头,声音很是疲惫地解释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但病人这个病情实在太过怪异,眼下虽然是保住了性命,但病情也因此恶化了不少,保守估计,可,可能只有两周不到的寿命了……”

    “这……”

    听到这个噩耗,周围的人顿时都变了脸色,极度的悲伤,许耀阳一家更是忍不住,直接痛哭流涕了起来。

    这个结果实在太过沉重,他们压根就承受不住!

    只见许耀阳的父亲走上前去,紧紧地握住了那医生的手,说道:“医生,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父亲,无论多少钱,我都肯出!”

    作为医生,病人家属这样的求情可以说是见过了无数次,可每一次看到,总是会觉得不忍。

    没人愿意看着一条生命将此终结,更不用说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哭泣的一家三口,医生将许耀阳父亲给扶了起来,摘下口罩,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先生,您不要这样,以我们医院的水平,怕是没法救令尊了,只不过……”

    听了医生这前半句话,许耀阳一家三口感到了无尽的伤感,可随即而来的只不过,却是让他们眼前为之一亮。

    只不过?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老爷子还有救!

    许耀阳的父亲兴奋地握住了医生的手,问道:“医、医生,只,只不过什么?我父亲是不是还有救?他是不是还有救?”

    医生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令尊的病,虽然我们医院治不了,但我认识一个人,说不定他会有办法。”

    “怎么可能?”

    这时候,一旁许耀阳的父亲摇了摇头。

    他很清楚自己父亲的怪病,之前老爷子自己就说过,他那怪病,不可能有人能够治好,可眼下这医生说有人能治,又是为何?

    那医生笑了笑,便说道:“许先生,我知道,您父亲是咱们市中医界的泰斗,只不过我认识一个人,他的医术可能比许老爷子还要强,而且他似乎对一些怪病特别地拿手,许老爷子这个病,说不定他会有办法。”

    “什么?”

    众人一听,不由得一惊,比许老爷子的医术还有强?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许老爷子的外号乃是许神医,在长海市,乃是全省,都是出了名的神医,不知将多少一只脚已经踏入阴间的人活活拉回了阳间!

    如何骇人地医术,眼下竟然说还有人比他还要强?这叫人如何能够信服?

    一时间,众人不禁疑惑地看着这医生,对他刚才的话保持怀疑。

    许耀阳父亲疑惑地看了医生一眼,一脸认真地问道:“我父亲这病,眼下恶化到这种地步,应该已经是药石无医了才对,这位医生,你确定你说的那人能治么?”

猜你喜欢: 《拯救那个控制狂[重生]》 《破局事务所》 《首长老公,上车吗?》 《明月落怀:傲娇世子多关照》 《大秦颠覆者》 《诡眼记者》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