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探子,求救书信

    卡尔自在阅兵那天看到云兮后就派人仔细查探了关于云兮的事情。ωヤノ亅丶メ....

    偏巧云兮的身份不是秘密,不仅她的护国夫人身份, 就是她的郎君丁衡, 也是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爱讨论的对象。

    卡尔的人就混在京城的大街小巷, 很容易就查探到云兮在辰哥儿心里的重要位置, 清楚地知道了云兮是辰哥儿和灏哥儿的养母。

    除了这些, 卡尔还很无意地发现了大越会有如今的变化,这个云兮有很大的贡献。

    虽然这些消息很难查探,但是正是因为难查探,才证明了这些消息的真实性。

    为了查清楚这些,卡尔花了很大的功夫,甚至差点曝光了埋藏在大越多年的探子。

    在知道云兮在大越的重要性后,卡尔就决定要见一见云兮。

    只是卡尔想见云兮却是不容易见到的, 毕竟云兮如今不仅有一个年幼的小郎要养,随着她成为护国夫人, 送上门的帖子也多了起来。

    她是不想出去参加这些聚会的, 但是却还要考虑到其他人,有很多帖子是她没有办法拒绝的。

    除了帖子, 因为万里他们也都封了官职, 还要给他们选宅院。

    如今他虽然依旧住在这里,但是早晚要搬走,毕竟这里离其他官员的住宅还是有些远的。

    这些都是事情, 之前云兮生产坐月子, 再加上之前的情况不同, 如今自然是要更加忙碌一些的。

    卡尔为了能见到云兮很是下了一番功夫, 因传闻中大将军丁衡非常厉害,所以这次他亲自带着手下两个最厉害的人待在丁衡的府外,就是为了摸清云兮什么时候会出门。

    原本卡尔是想趁着云兮出门参加聚会的时候在路上与云兮见面,可是不知为何,前几天云兮几乎每天都要出门,这几天却没有再出门。

    府内前院

    云兮放下手中的账册,抬眸看向一旁同样捧着一本的账册的阮昕道:“门外的几个人还在候着?”

    听见云兮的声音,阮昕将视线从手中的账册上移开,望向云兮回道:“嗯,也不知丁衡那里什么时候能查清楚这些人的来历。”

    阮昕话音刚落下,云兮就轻勾唇角道:“其实几天前街上有很多打探我的人出现时丁衡就派人去查了。”说着话,云兮的眉眼间无意地流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神色。

    一见云兮露出如此神色,阮昕当即追问道:“这是早就查清楚了?”

    云兮也没有要一直瞒着阮昕的意思,听见阮昕这话,直接点头道:“嗯,是突厥那个摄政王。”说完这话,云兮轻蹙眉头接着道:“只是不知这个突厥摄政王到底想做什么,为何要查探我的消息。”

    丁衡在卡尔刚有动作的时候就发现他的动作,这几天不说,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弄清楚这个卡尔到底要做什么。

    阮昕见云兮一时没有要继续开口的意思,她望着云兮担忧道:“难不成这个突厥摄政王想要用你来要挟丁衡他们?”

    云兮知道阮昕虽然说的是丁衡,可是指的却是辰哥儿。

    如今辰哥儿的身份不同,云兮的身份又不是秘密,所以阮昕才会猜测突厥摄政王想要用云兮来要写辰哥儿。

    云兮也知道,自辰哥儿登基那天敕封她为护国夫人后,想通过她和辰哥儿拉进关系的人有很多。

    可是卡尔并不是大越的官员内眷,他是突厥的摄政王,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个卡尔可是很有可能成为突厥下一任王的。

    正是因为如此,云兮略一想就确定卡尔的目的不简单。

    他的目的绝对不是要用她来要写辰哥儿或者丁衡。

    只是卡尔到底有什么打算,她一时却猜不透。

    见云兮轻蹙着眉头,阮昕不由轻声劝慰道:“你也不要太过担心,实在不行就让丁衡派人将这群突厥人关起来。

    不管他们有什么打算,只要把他们关起来,他们自然是没有办法使坏了。”

    阮昕话音刚落,云兮便直接笑出声。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人家不管如何都是突厥的摄政王,哪能说抓就抓起来。”云兮说完这话后,望着阮昕担忧的神色又继续开口道:“你也不要担心,大不了这几天我不出门,等丁衡查清楚这个突厥摄政王到底要做什么后,我再出门。”

    阮昕也知道云兮说的对,可她看着云兮这几日时不时眉头紧锁的模样,还是有些担忧。

    云兮一见阮昕的神色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她对着阮昕笑笑,并未继续开口。

    卡尔带着人在丁衡府外守了三天都没有守到云兮出门后就知道这个办法不行。第一时间他就想到收买丁衡府上的仆人。

    这个心思在一开始他准备打探云兮消息的时候就有了,只是当时他花了心思,也给了手下许多金银,但是几天后手下还是颓废地来找他,说没办法收买到丁衡府上的任何人。

    当时因为安排在街上的人已经查探到消息,他就没有坚持收买丁衡府上的仆人。

    可是如今,事情陷入僵局,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越的天子也不提再见他一面,在这样下去,他也不好继续留在大越了。

    因为考虑到这些,所以卡尔又有了收买丁府仆人的心思。

    云兮在卡尔手底下的人第一次收买府上仆人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云兮他们府上的仆人其实并不多,很多事情,他们更喜欢自己亲手完成。

    但是每一个人都是他们当初从岛上带来的,忠心绝对不成为题。

    听到仆人来报府外盯着的几个人不见后,云兮虽疑惑,但很快就将这件事情丢开了。

    因为云兮最近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陆钰在确定了辰哥儿皇位没有问题后就突然消失不见,直到辰哥儿登基那天他也没有出现。

    这都好几个月过去了,也不知道陆钰去了哪里。

    原本他消失不见这事和云兮也没有关系,但是戚大夫和丽夏却通知他,到了给陆钰泡药浴施针的时候了。

    “丁衡已经安排了人去找他,他的性子如此,一时找不到他,并不意外。”说完这话,见戚大夫皱着眉头欲开口,云兮又继续道:“不过陆钰他如今可是惜命的紧,我想他一定会赶回来的。”

    云兮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清楚,陆钰喜怒不定,他要是真的不愿意,说不定还真的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

    丽夏见云兮的神色就猜出了她心底的想法,不过师父年纪大了,倒是不好再为了此事奔波担忧。

    想到这里,丽夏开口道:“师父,不如我们先把需要的药材准备好,只要有了陆钰的消息,我就赶去给他医治。”

    丽夏这么安排也是想着陆钰这个病人是她师父医治多年的,她师父肯定是非常担忧陆钰这个病人的。

    可是让丽夏没有想到的是,她刚把这话说完,就被戚大夫瞪了一眼。

    看着师父怒火中烧的模样,丽夏还想开口,云兮赶紧阻止道:“戚大夫,您也别急。”对着戚大夫说完这话后,云兮又看向丽夏,打着眼色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可有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了?”

    云兮这番已经算是明示了,她这话刚说完,丽夏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之前前往西北部落一趟,她越看张勇越顺眼,心里很是仔细琢磨了一通,觉得自己真的嫁给张勇还是不错的。

    至少他不会阻止自己外出行医,毕竟她一开始学的就是外伤,想做的是军医。

    张勇爱兵如子,她医术不错,和他在一起后,他就是以后去边关镇守,她也可以跟过去。

    正是因为丽夏越琢磨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所以最近也就没有再琢磨别人。

    此时接到云兮的暗示,她便直接点头道:“我是觉得张勇不错,可他好像不怎么愿意。”

    丽夏并没有像云兮之前和她聊过的一样爱上张勇,她只是挺喜欢张勇这个人的,而且觉得自己和他生活在一起后自己依旧可以行医,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听到她的话,云兮很快地打量了一眼戚大夫,见戚大夫依旧满脸怒气,云兮轻声叹息道:“戚大夫,您应当也知道,在医者眼里是不分男女的。”

    云兮这话虽然说的含蓄,但是戚大夫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云兮也没等戚大夫开口又继续道:“而且张勇的性子我也听丁衡说过,他和丽夏要是真的能成,一定不会介意丽夏继续行医的。”

    等云兮说完这些,丽夏这才明白自己的师父为何生气。

    她起身从自己的椅子上离开,走到戚大夫身后,伸出手圈住戚大夫的脖颈,撒娇道:“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将您的医术传下去的。

    等我嫁人后,一定给您生几个徒孙玩,您可以教他们背汤头歌,教他们认识药材,我可是要给您养老送终的。”

    戚大夫这一生就收了杜仲和丽夏两个徒弟。

    杜仲老实听话,再加上他毕竟是郎君,如今又已经娶亲。

    相比于他,丽夏是小娘子,娇娇软软的,喜欢和他撒娇,又是在戚大夫身边照顾他这么多年的,戚大夫自然是早早地就视她为亲生小娘一样了。

    之前从岛上来京城的时候,丽夏就不止一次地说过,虽然自己还有个师兄,但是以后自己一定会给师父养老送终。

    戚大夫无子无女,虽然丽夏是小娘子,但是听到她这话,还是感动的不行。

    如今又听到丽夏这样的话,戚大夫先是看着丽夏责骂道:“年纪轻轻的小娘子,怎能将生养的话挂在嘴上。”说完这话后,他又叹息一声后看向云兮道:“云兮啊,这件事情还要劳烦你操心了。”

    戚大夫虽然急着给丽夏找个郎君,也十分看好张勇,但是这是自然不能由小娘子这边着急。

    云兮也明白这些,对着戚大夫点头保证道:“您放心,这事我一定给您问清楚。如果张勇没有这心思,我再选几个年轻小郎君出来让您和丽夏挑选。”

    对于给丽夏挑选郎君这事,云兮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毕竟丽夏是跟在自己身边长大的,而且她姐夫还是万里。

    凭借着万里如今仅低于丁衡的武将地位,想要和他做连襟的小郎君,可是大有人在。

    听到云兮的保证,戚大夫的脸色这才好看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赶紧派人寻找陆钰,等找到了他,如果他不能及时赶回,就让丽夏去一趟。”戚大夫说完这话后就起身离开,他年纪不小了,还不知道有几年好活。

    自然是趁着还活着,看到惦记的小徒弟成亲嫁人后,这一生才算是没有遗憾。

    云兮明白戚大夫的心思,送走戚大夫和丽夏后,她立刻给丁衡送信。

    这次不仅要查清楚陆钰在哪里,还要将张勇找来,问清楚他对丽夏到底有没有心思。

    如果没有,她自然还要观察别的合适的人选。

    只是云兮没有想到,她这里刚让丁衡去查陆钰的消息,她就收到了一封陆钰的亲笔书信。

    看着信上的求救字样,云兮虽是怀疑,但她还是决定按着信上的地址去救陆钰回来。

    云兮也没有想到,这次出门,竟然让她险些回不来。

猜你喜欢: 《神级特工系统》 《得分狂魔》 《绝地求生之诸神之战》 《我成了绝色美女的守护灵》 《萝莉剑圣控》 《超级妖孽特种兵》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