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破竹

    正文

    酒壶放下,他慢慢扬起头,所看过千军万马,注视着那个站在高台上的孤鹰,表情傲然。 ̄︶︺sんцつww%w.%kanshuge.co

    骆擎苍笑了,或许是他很清楚那一壶酒是为他而留的,他点燃一根烟,嘴里念念有词的说道:“这样才有点陈天师徒弟的样子。”

    他的话刚刚落下,赵貔貅步伐惊雷,每一步都溅出一片水花,拳头打碎了飘落在空中的雪。

    这凌厉的拳头破在一个几乎无法躲闪的角度,阿滨面色沉重,提肘协力摊开这蛮力十足的拳头。

    一瞬间,赵貔貅另外一记重拳如同闪电一般落在阿滨的胸口,直接把阿滨给冲破出去,这速度快到如同惊雷的拳头,却有着巨大的力量,这足以说明赵貔貅不是花把势。

    不远处众人无疑倒吸了一口气,特别是董黄石等人,他想过赵貔貅有着底牌,但没有想到赵貔貅能够藏的这么深,就刚刚动手而言,他心中很清楚的明白,自己恐怕也不是赵貔貅的对手,又或者在场的任何人都不是,当然,那个唯独稳坐钓鱼台的男人除外。

    连续后退五步,阿滨还没有稳住身体,赵貔貅迈着拳击手特有的步伐追杀上来,又是重拳落下,直接砸在阿滨的肩膀,然后是左胸,但这一套组合拳的第三拳却打了一个空,阿滨硬扛下两拳,猛的抽身闪到赵貔貅攻击的死角,然后猛的挥拳落下。

    这一拳打在赵貔貅的左肋骨,也正是人薄弱的地方,但阿滨却感觉打在了石头上,几乎并没有给予赵貔貅造成任何停顿,赵貔貅已经重拳落下。

    勉强躲过这一拳,赵貔貅如同重型坦克一般再次杀向阿滨,这凌厉的攻势,就好似万箭齐发一般凶猛,让人无法想象在这一记记重拳之下,该如何存活。

    局势变成了一边倒。

    王楚河看着这么一幕,不由皱着眉头说道:“让他死在赵貔貅的拳头下,真的没事?”

    王楚河这一番话显然把骆擎苍给逗笑了,当然对于王楚河这么一个门外汉来说,说出这一番话也算是无可厚非。

    骆擎苍只是意味深长的说道:“用不用打个赌?如果没有第三方的干预下,赵貔貅会被活活打死。”

    王楚河一脸苦笑,连连摇了摇头,他比起相信自己的直觉,更相信愿意骆擎苍的错觉。

    赵貔貅仍然在埋头进攻,阿滨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拳,嘴角已经流出血水来,疲于招架。

    无论是身经百战的董黄石,还是练家子蒋银蛇,都认为这一条孤狼都不会撑下去了,倒是夏临清表情有几分微妙。

    又是一拳落下,赵貔貅再次朝着阿滨的空档猛打出去。

    拳头却并没有落在阿滨的下腮,反而是被手肘挡住,赵貔貅不死心的继续进攻,然后被一一化解。

    或许他的拳头已经足够快,或许他的拳头已经足够有力,但他的攻击方式却被这一头孤狼用不惜透支的方式看清,而只局限于进攻的赵貔貅却并没有观察把的分毫。

    他太急于表现自己了,以至于忽略了决斗的最基本的东西,那便是这是一场攻守战。

    于是防守的那一方,开始了进攻,当那一头吹响进攻的号角之时,赵貔貅只感觉拳头落在了自己的脸颊。

    很重,无比的重,至少赵貔貅身体有三秒的停顿。

    也便是这三秒,改变了整个局势。

    拳头如同雨滴一般落下,一拳连着一拳,拳拳到肉,没有怜悯,没有多余的动作,唯有伤害,不停的伤害。

    爆发,发力!

    “郭野枪的确让他的天罡拳更上了一层,力量有了,速度也有了,机会现在也有了。”骆擎苍微笑着,一点都没有因为赵貔貅的劣势而失望,反而脸上多了几分的欣慰。

    有人发力,就会有人后退,有人后退,也就会有人倒下,这只是时间问题。

    赵貔貅刚刚势如破竹的进攻的确差点把阿滨逼到死地,但同样那般进攻对于体力的消耗是巨大的,赵貔貅想要速战速决,但奈何从一开始他那几乎抛弃防守的进攻彻底出卖了他。

    赵貔貅节节后退着,这看似并不是出力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出奇的疼,这是赵貔貅第三次感受到了这一头孤狼的强大。

    第一次是这一头孤狼放倒了王探之。

    第二次是这一头孤狼接连拿下了王莽跟李旬阳。

    这是第三次,赵貔貅此刻心中无比的确信,如果自己跟全盛状态的阿滨对决,自己不会有任何的胜算,但现在,现在还有几分不同。

    终于,眼前再次闪过一丝空档,他并没有犹豫,不再防守着自己的致命处,猛的破出一拳,不等入肉,第二拳已经蓄势待发。

    这一套由下刺拳跟左摆拳的连环击打他早已经娴熟无比,第一拳只是佯攻,真正带着绞杀能力的是第二拳。

    这是左撇子赵貔貅屡试不爽的招式。

    或许是把一切都压在了如此,这一拳他用尽了全力。

    雪花是那么的冰凉,但血液却沸腾着,燃烧着。

    沉重的呼吸,凝固的目光,拳头重重落下。

    一只手如同灵蛇一般钻进了赵貔貅敞开的胸怀。

    这是一记直捣黄龙的贴山靠。

    摊摆崩挺靠,行云流水。

    好似一辆急速行驶的汽车撞在了自己的身体,赵貔貅吐出一口血水,五脏六腑都好似破裂一般,身体宛如雪花一般飘在了空中,却是重重的落地。

    车上的少女指甲陷入了白皙的手掌,表情有几分揪心。

    董黄石等人方寸大乱,那个站在高台上的男人表情漠然,微微往前踏出了第一步。

    离赵貔貅最近,也是离这战场最近的蒋银蛇几乎毫无犹豫的迈了出去,他很清楚这个时候赵貔貅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接下来再不阻拦,可能会闹出人命。

    该死的,不是赵貔貅,而是那一头孤狼。

    这个北城唯独能够输给王探之的男人刚刚迈出几步,就感觉后背一凉,一直大手攥住了他的后脖,然后猛的拉扯,一拳落在他的背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蒋银蛇浑身一震,身体早已经丧失了平衡,好似提线木偶一般被蛮力给扔了出去。

    真正的势如破竹。

    ()

猜你喜欢: 《电影科技王国》 《英雄联盟之点券召唤师》 《异火掌控者》 《神级学生赚钱记》 《魔法的元素世界》 《邪魅帝王的盛世宠妃》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