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雪林不欢而散

    我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南海一脉。
    这个名头,寻常人或许并不常闻,但是最为天池寨这样的宗门世家,却绝对是听说过的,要知道南海一脉中近一百年来出没中原的次数虽然有限,但每一回。都让人惊叹。
    南海剑魔,北上中国,一生仅尝一败,而且还是落败于当时的最天才蛊王洛十八之手。
    即便如此,他教了一个徒弟出来,那人被叫做天下第一杀手。
    他又教了一个徒弟出来,那人名列天下十大之列。
    他还教了一个徒弟。
    不过此时的老鬼并没有怎么出名,但仅仅只是此刻而已,相信过不了多久时间,他一定会让世人为之惊掉双眼的。
    光亭下走马和黄晨曲君,两个人。便足以将南海一脉的名头给撑了起来。
    听到我居然是南海一脉的弟子,美髯公一开始是惊讶,随即立刻摇头否定,说不可能,我刚才瞧见你的行气法门,明明就是轩辕内经,你不要狡辩。
    我耸了耸肩膀,说我练得这个,叫做南海降魔录。
    美髯公冷笑,说你这谎言在别人那儿或许还能通过,但是在我这里,却绝对行不通所谓南海一脉。便是秦汉时期的龙脉守护失败之后,远离中原,汇聚而起来的,随后又有唐宋世家南渡,与我们黄金王家,渊源颇深,我甚至还跟南海剑魔有过交往,南海一脉的功夫是什么样子的,我一试便知。擺渡壹下:黑岩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我无所谓地笑了,说好,你来试一试。
    美髯公说你承认便是了,何必别自找苦吃?我若动手,不讲你底子给掀出来,是不罢休的。
    我将小米儿给放在了我刚才打坐修行的岩石上面。然后慷慨而言道:“男儿为了清白,又何惧一死?”
    美髯公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显然是动怒了。
    一个晚辈,一个他眼中不过是旁支的晚辈,居然敢说出这般的狂言来,实在是有些太不知所谓了。
    这样的家伙。不教训教训,他王家的家风又如何能严?
    他的嘴角一扯,寒声说道:“既然你这班想,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脚尖轻点,如风一般降临。
    倏然而至。
    望着对方挥来一掌,直接将整个天空都给遮掩,我便知道这一位天池寨的大寨主绝对不是什么好惹角色。
    他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是麻栗山曾经遇到的那一位黑手双城。
    他们都是那种到达至道化境的人了。
    在对方起手的一刹那。我就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远远不如。
    即便如此,我也不心慌,正如他所言,好歹是亲戚,即便是对我有天大的意见,那又能如何?
    难不成将我给杀了?
    不能杀,那我怕个逑?该咋整咋整呗……
    我静气凝神,然后将身子缩成一团,在那掌影即将降临的时候,一个灵龟露头,朝着掌势最繁琐的中心击去。
    对方的掌势一开始宛如滔天巨浪,狂风拍打,然而与我一接触之后,立刻收敛了起来。
    王大蛮子,也就是这美髯公与我战成了一团。
    他居然没有用上自己的全力。
    他并不是以势压人,在试探出了我的修为之后,居然主动将自己的实力给收敛,而是纯粹以招式来与我对敌。
    这是我没有料到的,而当感受到他的力量并没有如我想象的一般恐怖之后,我原本全神戒备的身子一下子就放松了起来,双手化作龟蛇之术,上前与其交手。
    南海龟蛇技、十三层大散手、玄武金刚劫……
    我将自己对于南海一脉中最为熟悉的手段陡然使将出来,内中各种玄妙,却是不足外人道也,唯有交手双方,方才能够知道其中深奥。
    我一开始气势还弱,到了后来,却是越战越强,不断地逼近,而美髯公则不慌不忙地应战,游刃有余。
    若论南海战技,天下间能够与之匹敌的,其实并不多。
    中原道门,乃至整个江湖,对于搏击之法并不是很看重,更多的宗师级高手,愿意将心思花在如何修炼至道之上。
    唯有苦寒或者波折之地,方才会为了生存,而不断磨砺。
    那轩辕内经,乃天下第一等的修行法门,配合着龙脉的引导,进步神速,然而王大蛮子的战技,给人的感觉却显得粗糙许多,再加上刻意压低修为的不适应感,居然一时半会,却是被我给死死压制。
    但这仅仅只是幻觉。
    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他双手一扬,一股浑圆无漏的气劲陡然生出。
    这种气劲一下子就笼罩了全场,使得这儿仿佛是他的主场。
    那场中的炁,竟然随着他的手指而动。
    我身在其中,就如同落在水里,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无力感,没两下,被他陡然一掌,拍在了肩上,整个人就腾飞而起,砸落在了一棵松树之下。
    上面簌簌落下灰尘,而美髯公则腾空而起,宛如鹰击,朝着下方的我抓来。
    这是一记杀招。
    瞧这模样,他仿佛不想留我性命一般,而就在此时,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扬起小脚,朝着他踹了过去。
    美髯公一开始并无顾忌,然而当瞧见对方仅仅只是一个不足周岁的婴儿时,却下意识地收起了劲力。
    他这一收,却没想到那小婴孩儿的脚劲儿有多大。
    啊……
    半空之中的美髯公传来一声惨叫,整个人被踢向了夜空之中,身子在大半个树林子里晃荡。
    一记回旋踢。
    小米儿从半空中落下,跑到我的怀里来,一边焦急地叫“mumu,mumu”,一边想要拉着我逃离。
    在她小小的心灵里,恐怕是觉得那个长胡子的老爷爷是个坏人,所以才会如此,而我却并没有走,而是扶着松树站了起来,感觉胸口一闷,咳了咳,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我这口鲜血碰到了雪地里,被小米儿踢得消失于林间的美髯公却是再次出现。
    这会儿,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望着抱着孩子的我,他眼睛眯了起来,许久,方才说道:“除了南海一脉,你居然还有苗疆巫蛊之法,不错,不错;没想到,老王家居然还会有你这么一个妖孽。”
    我十分坦然,说承蒙寨主夸奖。
    他说道:“你跟你弟弟不一样,他是白纸一张,你不是,天池寨容不下你这样的人,告诉我,你来这里,到底是想做什么?”
    我微笑,说我说过,天池寨的黄金王家,我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不过也不会抱你们的大腿,所以这一点你放心;至于为什么来这儿,是因为我父亲失踪了,就是想过来跟您确定一下他的去处而已。
    美髯公说你放心,你父亲现在在我大兄那里,人身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我有些诧异,说你大兄是谁?
    美髯公傲然说道:“我大兄,就是你的大爷爷,也是王家曾经的掌舵人,具体的我不便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他有足够的实力保证你父亲的安全便是了。”
    我点头,说懂了,打扰,再见。
    我回身便走,利落无比,而美髯公身子陡移,却拦在了我的面前,说这个小孩儿,是你女儿?
    我说是。
    美髯公说你江湖浪迹,时时刻刻都会有生命危险,有没有想法将这孩子留在天池寨中?毕竟是老王家的血肉,我可以帮你照顾,并且培养她成长。
    哦,他给小米儿踹了一脚,反倒是看上了这孩子?
    不过想来也对,任谁瞧见这个一岁不到就能够把堂堂天池寨大寨主一脚踹飞的孩子,都忍不住生出爱才之心来。
    这样的资质,日后定然是旷世之才。
    他这是在向我示好,然而我却拒绝了骨肉分离,此事对于任何一个初为人父的父亲来说,都是残酷的。
    我礼貌地拒绝了美髯公的提议,而他的眉头也毫不掩饰地皱了起来。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会后悔的。”
    我向他点头致意,笑了笑,没说话,而他觉得心头气息难消,再一次说道:“你拒绝了本家的善意,自己一个人带着那孩子,她绝对不可能有多大出息,以后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礼貌地再一次点头,说寨主,进也不让我进,难道离开,也不准我离开了么?
    美髯公盯着我,许久,一挥手,转身离去。
    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林海雪原之中。
    当瞧见美髯公的背影离去,我下意识地长长舒了一口气,小米儿伸出小手,摸着我僵直的脸庞,我感受着小家伙的温暖,却止不住地后怕。
    刚才我若是暴露出了半点儿修行过轩辕内经的迹象,说不定就被那美髯公逮到由头,给废去了修为。
    他的眼神告诉我,他绝对会的。
    别说不会,嫡庶之争,我又不是没看过宫斗电视剧,虽说天池寨这龙脉守护家族的大腿真的很大,但是我却没有办法抱紧。
    人家根本就不待见咱,强行把热脸贴上去,那又有啥用呢?
    还不如强行装一波伊?
    想到轩辕内经,我下意识地又想起了龙脉社稷图,而这玩意在脑海里一划而过,我突然间望向了东方的远处。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在那个方向,有一种东西,在吸引着我。
    很强烈,就像情人的吻。

猜你喜欢: 《我的二次元学院》 《无良男妃》 《公主病的大学》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元能战记》 《福妻难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