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每一个都是主角

    轰!
    尽管是灵体,然而当这十二个十字军刀灵骤然向前的那一瞬间,铁甲的碰撞声却陡然传出。
    我有一种俯仰之间,权掌天下的君王感觉,长刀所指之处,天下皆为我退开。
    那壮志。那豪情,那热血,简直都能够将我的心都给燃烧起来。
    十二个十字军刀灵组成了一个锋矢尖阵。而我手中的长刀,则是锋矢最尖端的位置。
    我朝着人群最多的地方撞了过去。
    古堡之前的广场,本来被血雾笼罩,使得我们瞧不清楚周遭的情况,只听到惨叫与刀兵交击的声音,而此刻那血雾被我的十字军血刀给驱散之后,我方才发现战况十分惨烈,威尔在于血腥玛丽交手,陆左、萧克明、朵朵和小妖四人的战圈之中,至少牵扯着五六十个血族,其中还有一个血族侯爵在那里统御。
    至于其余的。则各自为战,不过烽烟四起,茨密希主场作战,优势占尽,倘若不是龙魔儿在周遭游走,只怕威尔的队伍早就全面崩溃了。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相对于存在了几千年的古老种族来说,威尔到底还是太嫩了。
    这就是巴克尔侯爵的担心,觉得威尔底蕴太浅了。
    场中的战斗形成胶着,茨密希正在步步紧逼,准备将我们这些人给慢慢地磨去性子,然后一个一个地围杀。
    只有我和老鬼,是场中唯一的变数。
    因为我们看起来并不算什么厉害角色,甚至还不如威尔手下的伯爵,然而一入场中,立刻就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战斗力来。
    这也正是对方在顶尖高手如此欠缺的情况下。还分出了一位侯爵大人过来对付我们的原因。
    本来茨密希是准备让这名侯爵将我们给快速解决,然后回援前方的。
    他的作用,就如同我方的龙魔儿。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位亚德里恩侯爵,居然被我和老鬼给干掉了!
    这是什么情况?
    老鼠把猫给吞下了肚子,乌克兰把俄罗斯给灭了国,这事情可能么?
    还真的就是如此,亚德里恩侯爵化作了腥臭的血肉,一身精血被十字军血刀给吸收了去,而我手中这把不知名的长刀,陡然间居然驱散了茨密希处心积虑布置的血雾迷阵。然后兵力居然扩展了一辈。
    天秤的平衡,被打破了。
    其实即便是有着几十人的压制,陆左、萧克明、朵朵和小妖四人也没有半点儿压力,所以十字军血刀的解封,只不过是压垮骆驼最后的一根稻草。
    当我带着一众刀灵冲入他们的战圈里面时,拼命坚持的一众血族就处于崩溃的边缘。
    他们回身,奋力去拼杀的时候,发现这帮刀灵根本就抓不到,却能够用那乳白色的圣光灼烧到他们的身上来。
    这种一拳打到空气里的空虚感,以及莫名的伤害,还真的是让人感到绝望。
    而这个时候,陆左四人也开始发力了。
    陆左的鬼剑和金蚕蛊,杂毛小道的雷罚和虚空斩,小妖青色萦绕的罡气和遍地爬出的藤蔓,以及朵朵手中的慈悲棍,在经受住长期的压制之后,在这一刻,爆发出了辉煌而恐怖的战斗力来——
    摧拉枯朽。
    我本以为自己的十字军血刀已经是恐怖到极点的凶兵,然而与这四人的手段比起来,仿佛又差了那么一点儿意思。
    然而这帮茨密希血族可是千年积累,并非没有一点儿反抗力。
    在经过最初的惊慌之后,他们最开始相互抱团起来,围着血腥玛丽,守卫在古堡之前,而此时与先前那辉煌盛大的舞会相比,却显得狼狈许多,不但有一大半的人躺倒在了地上,而且剩下的这帮人,个个身上都带着伤。
    血腥玛丽喘息着,不断的喘息,双眼死死盯着威尔。
    她有些难以置信。
    事情不是就在掌握之中的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了?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那边的乐团不合时宜地重新奏响了交响曲来,刚才之所以停顿,是因为有人被击飞了,重重地砸到在了乐团之中,弄得一阵混乱,此刻他们收拾好了,害怕触怒这帮茨密希血族,慌忙又重振旗鼓。
    悠扬而沉闷的曲子响起,似乎宣示着茨密希血族的败亡。
    同样的曲子,不一样的心情。
    唰!
    乐队最前面,那个拉着小提琴的乐者头颅陡然冲天而起,鲜血飙射。
    是一个伯爵动的手,他身上有两道血淋淋的伤痕,冒着滚滚黑烟,本来就已经陷入绝望,此刻再听到这音乐,顿时就有一股怒火要发泄而出。
    他没有办法对我们做什么,于是将目标对准了毫无反抗能力的小提琴手。
    鲜血洒满了乐器,刚刚找到曲调的乐团顿时陷入一阵混乱之中,那些人惊声尖叫着,四散而逃,而两个冲动的茨密希血族冲入其中,大肆屠杀。
    不过他们在杀了三两个无辜的乐手之后,就停止了脚步。
    因为一位个子不高、留着西瓜头的小女孩,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朵朵。
    这个小女孩儿手中,拿着的那根棍子,叫做药师佛慈悲棍,顾名思义,她的心中,藏有慈悲。
    慈悲不是懦弱,而是维护公义和善良的坚强。
    这两个大肆行凶的血族,一个伯爵,一个子爵,被朵朵轻松地点在了额头上。
    棍子挥舞,有阵阵梵音禅唱无中生有,凭空传来,这种声音让整个场间一片平和,也使得那两个身形如电的血族变得迟滞,很轻易地就被朵朵给点到。
    棍子在额头上轻轻一点,然后拿开。
    轰!
    有无边佛法,从虚无的空间之中传递到了那慈悲棍上,然后笼罩着两个血族,他们满脸的狠戾和凶残在一瞬间消失无踪,然后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他们再无声息,而那些乐队则仓皇地逃下了山去。
    一棍度化。
    如果说我和老鬼两人的异军突起,还算是能够接受的话,这个屁点大的小女孩儿转瞬之间,就终结了两位凶名赫赫的血族,才是真正让茨密希一族所为之崩溃的。
    血腥玛丽圆瞪着双眼,望着被鬼灯光芒照耀着的威尔,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说道:"你找到这群帮手,到底是什么来头?"
    威尔指着我们,微笑着说道:"他们,是东方最优秀的修行者,就算是堪比暗黑议会的邪灵教,谈到他们,都为闻风丧胆!"
    血腥玛丽眉头一直在跳,说那他们为何会选择帮你?
    威尔得意地说道:"这里有一个人,是我老板。"吗冬吉扛。
    血腥玛丽一愣,说历史变革者,血族切格瓦拉同志,你居然还有老板?
    威尔点头,微笑着说道:"在我曾经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他们帮助了我,就连'该隐的祝福',都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才得以实现的?我们是这世间最好的朋友,也是战略同盟,生死兄弟,现如今,他们从东方而来,就是为了灭亡你们这些腐朽的老顽固血腥玛丽,让开路来吧,茨密希大公一直没有露面,难道不是想让你们做炮灰么?你又何必为他卖命?"
    血腥玛丽望着身边的残兵败将,轻声叹道:"我的命,是大公阁下救下的,如果没有他,我几百年前,就已经被教会给害死了,现如今,是我偿还的时候了!"
    说罢,她陡然举起了手来。
    而与此同时,那几十个茨密希血族的残兵败将,也纷纷将手搭在了前方同伴的肩膀上。
    如此不断交叉向前,咏叹调扬起,最前面是一个浑身都是鲜血、只有半边膀子的侯爵,与另外一位伯爵,两人将手搭在了血腥玛丽的肩膀上。
    这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而血腥玛丽的口中,则念了一段咒语。
    这咒语并不是我能够听得懂的话,然而就在此时,我却瞧见威尔的脸色大变,大声喊道:"血灵天灾,死亡凋零,快,快躲到我这里来!"
    他二话不说,祭起了那紫色宫灯来,而那宫灯高高挂起,笼罩着周遭。
    我感受到一股具有湮灭性的恐怖气息,化作一道又一道儿的波纹,从血腥玛丽娇嫩的手掌上传递而来,笼罩在了整个古堡前面的广场之上。
    我提着十字军血刀,与老鬼快速冲到了威尔的鬼灯笼罩之下,而那些十字军刀灵则没有那般快的反应速度,被那气息稍微一扫,立刻就烟消云散,湮灭成了碎片。
    不但是刀灵,任何没有躲入威尔灯影之中的生物,都被这阵波纹给分解成了碎片。
    整个广场的草皮和石砖都变成了碎末,而双手举灯的威尔则一口老血吐出。
    他虽然用十三圣器的鬼灯护住了我们众人,但是自己却承受到了这恐怖的力量,内脏受到了绝大的损伤。
    威尔的脸色发白,有些无奈地望着我们这边,苦笑道:"对方如果以力碾压的话,我们没有人是他们这帮老妖怪的对手啊"
    是么?
    就在好多人绝望的时候,杂毛小道萧克明却站了出来。
    他微微一笑,说我可不这么认为。
    言罢,他挥剑前劈。
    虚空斩!
    唰!
    ps:
    当你仰望头顶蓝天
    才发现一切很平常
    这一切的转变
    是如此地简单
    这一切的转变
    在你不经意瞬间
    这一切的转变
    是如此地简单

猜你喜欢: 《化仙志》 《幽冥剪纸人》 《替身情人重生[娱乐圈]》 《以最强之名降临次元》 《重生之暮雨归来》 《重生那年我爱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