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迟到的威尔

    梦想可以杀人么?
    不可以。
    目光可以杀人么?
    自然也不行。
    不过我不只有梦想,也不只有目光,还有额头上面的第三只眼。
    有钱人可以风花雪月,唧唧歪歪,穷人就只有一上来就拼命,没有第二种选择。
    因为你不拼。连命都没有了。
    所以就在侯爵猎杀者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准备将我这只小蚂蚁给碾死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犹豫地将逸仙刀召唤了出来。
    飕!
    飞刀从我的额头乍然而出,宛如电光摇曳而过。这手段还真的是出人意料,除了认识我、并且将我施展手段的人,基本上没有谁能够猜得到。
    所以这位见多识广的侯爵猎杀者乍然瞧见,心中必然也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记役每技。
    这尼玛什么手段?
    说时迟那时快,逸仙刀宛如一道电光,嘎然射入了蒙多卡帕多西亚的头中去,然而侯爵杀手果真是侯爵杀手,这血腥累累的名头并不是那么简单就弄出来的,就在逸仙刀即将射进了他脑颅之中的时候,他的身体里骤然爆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来。
    同样恐怖的气息,我曾经在艾伦卡帕多西亚的身上感受到过。
    天道轮回,难道就要报应在我的身上了么?
    不行,给我破!
    我身上蕴积已久的龙脉之气在那一瞬间凝聚到了巅峰,而这个时候我终于发现,逸仙刀其实是击中了对方,只不过那家伙在飞刀临体的一瞬间变身。人陡然涨了一倍以上。
    而正是他身体里爆炸一般的力量朝外冲击,正好抵御住了逸仙刀先前的动力,使得它插入侯爵杀手的额头一瞬间,被挡住了。【w ww.  】
    我拼死向前而不得,知道到底还是力量差距太大。
    这个家伙,终究还是太强了。
    一鼓作气势如虎。再而衰,我心中知道事不可为,也没有强求。而是趁着对方将注意力集中在抵御逸仙刀的那一瞬间,抽身后退。
    萨拉丁之刃从对方的手中抽出,朝着旁边猛然一挥,却是将一个上前凑热闹的小角色给腰斩了去。
    我这一刀又快又疾,也是出人意料,那人本想着来占一个便宜,却没想到刀锋利落,却将整个人都斩成了两半,即便是血族,没有那化身为蝠的本事,也受不住这么重的伤害,当下也是一声厉叫,鲜血洒落一地,肠子拖曳,十分凄惨。
    他偏偏又是生命力格外强盛的血族,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只有凄厉的叫着。
    我抽身后退,将逸仙刀也拔出,将其在我儿的周身围绕,护住我的左右,这才来得及仔细打量前方,瞧见那侯爵猎杀者再没有之前的淡定,整个人宛如一头直立野兽似的,双眼冒出红色的光芒来。
    那光芒犹如实质,居然朝着我这边如剑一般刺来。
    我挥刀,猛然一挡,感觉被一辆车子给撞到一般,人一下子就腾了起来,不过好在解封了的萨拉丁之刃并非弱者,正好将其抵御了去。
    不过第二道光束飞跃而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可能扛不住了,它太快了,让我根本躲避不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一个人影陡然会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伸出手掌,朝着这红色光芒拍了过去。
    噗嗤
    就好像是滚烫的钢水倒入冷却液里面一样,发出一声剧烈的响声,紧接着大堆的蒸汽朝上空腾然而起,然而那个身影却一动也不动。
    我能够感受到那股迸射而出的红光有多恐怖,方才晓得这个巍然不动之人的厉害。
    而跌落在地上的我也立刻瞧出来了,这个人,是老鬼。
    被阿萨迈族的黑杀手缠住的老鬼,此刻居然硬生生地冲了过来,到底是真哥们儿,最关心我安危的,还是自家兄弟。
    不过,老鬼为何变得这般厉害了?
    我心中诧异,不过却没有来得及多想,因为就在我爬起来的那一瞬间,就有四五个血族冲着我这里扑了过来。
    这些人显然是打定主意要拿下我们,而且有着极大的激励,所以显得格外拼命。
    惊涛骇浪,风起云涌。
    我凭借着解封的萨拉丁之刃,一连使出了两招南海绝学,方才从群殴之中挣脱出来,瞧见老鬼已然跟那位侯爵杀手两人厮打成了一团。
    而且与我一样,老鬼一上来就使出了压箱底的手段,也如同那位侯爵杀手一般,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野兽。
    因为老鬼本身就被蒙多阁下高一个头,所以变成狼人一般的野兽时,也显得高大许多。
    不过他的卡帕多西亚血统只不过是吞噬了艾伦的心脏而来,那艾伦还是侯爵猎杀者的后裔,如此隔着两代,使得他无论是爆发力,还是纯粹的力量上,都比不上对方。
    老鬼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要不是他右手之中,时不时浮动出一缕古怪的光芒,将这力量抵御,说不定已经被轰成渣渣了。
    而在老鬼展现出如自己一般的状态来时,那蒙多阁下也处于一种狂暴之中。
    啊
    他愤怒地嘶吼着,一边出拳,一边朝老鬼怒吼道:"我最在你身上,闻到了我最得罪的追随者的气息,告诉我,你的这些力量,到底是如何继承而来的?"
    老鬼虽然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不过却也是有着一身傲骨,嘿然笑道:"想知道?下地狱问艾伦去!"
    侯爵猎杀者发狂了,暴躁地吼道:"你们居然一个臭脾气,那就把你杀了吧兽王觉醒技!"
    他身子一震,人在一阵急剧的摇晃之中化作无形,然后在老鬼的四面八方,浮现出无数狂吼的猛兽,朝着他一起狂奔而来。
    兽蹄踏在地上的声音,将整个战场的声音都给遮盖了去。
    好恐怖的一招!
    我心中狂震,瞧见在老鬼的身后,有一道宛如鬼魅一般的身影朝着他飞掠而去,一边引导逸仙刀杀去,一边高声提醒道:"老鬼,小心身后。"
    然而即便是没有我的提醒,老鬼的脑后仿佛也有一只眼睛似的,扭了过来。
    他伸出手,朝着前方猛然拍了一掌。
    砰!
    那一掌轻飘飘,仿佛拍在了空处,然而侯爵猎杀者的真身却戛然而止,因为在老鬼的身前,居然出现了一个扭曲的空间。
    这空间就好像一个不断扭曲的空间虫洞,散发着冰冷死寂的气息。
    那位侯爵猎杀者倘若是再进几步,只怕就会撞到这玩意。
    不过他还是停住了。
    而那扭曲的风暴中心,却在几秒钟之后消失不见了去。
    我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老鬼还有一搏之力。
    血匙!
    或者说是在茨密希古堡最底下的血池之中,那一根奇怪的金属条儿,它对我极度排斥,然而却融入到了老鬼的右掌之中。
    老鬼没有让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人,而是选择了保密。
    在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默默地消化着这玩意,而现在,终于有了一份让人激动的答卷。
    不过这终究还是不够。
    他虽然挡住了侯爵猎杀者的隐匿一击,然而那些奔腾而来的兽群却是实实在在的劲气,此刻猛然撞击在了老鬼的身上,却使得他浑身一震,痛苦地跪倒在了地上去。
    侯爵猎杀者猛然一挥手,将我飞掠而来的逸仙刀给拍飞,然后狂声笑了起来:"蝼蚁终究是蝼蚁,有些手段,就觉得能够战胜一切。"
    他向前走了一步,然后举起了手来,轻描淡写地说道:"不过,终究只是一场梦。"
    他的脚尖再一次蹬地,人如幻影,就出现在了老鬼的跟前。
    他只要伸出手,一抓,老鬼的头颅就要被他抓到。
    一用力,就能捏破。
    然而这个时候,一把带着蓝紫色光芒的长剑,又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而与我那逸仙刀一下了事不同,这无人掌控的飞剑仿佛有一位极高明的剑客在指引。
    它朝着侯爵猎杀者的周身要害射去。
    雷罚!
    这飞剑之上蕴含的力量,即便是侯爵猎杀者,也不敢轻视,他一边大声咆哮着,一边扭头,冲着拼死抵御杂毛小道的亚特伍德吼道:"你就不能拦住他,别让他作孽么?"
    浑身湿漉漉、散发着恶臭的亚特伍德已经到了极为危险的境地,也顾不得对这位传奇卡帕多西亚的尊敬,怒吼道:"狗屎,你有本事自己来。"
    危急时刻,侯爵猎杀者没有太多的时间内讧,身子骤然低伏,双手拍地。
    紧接着,他居然从地上拔出了一大团土黄色的粉末来。
    这些粉末一左一右,居然化作了两条巨蟒,腾然升空,缠住了杂毛小道的雷罚飞剑,以及我的逸仙刀。
    而这个时候,我也被十来个大大小小的血族给缠住,抽身不得。
    那个阿萨迈黑杀手也出现在了我的身边,而侯爵猎杀者则全力冲向了老鬼,务必要将他给尽快击毙。
    就在老鬼陷入最危险的时刻,突然间有一道狂风吹来,青光之下,有人挡住了蒙多的拳头。
    轰!
    一股力量撞击的声音陡然爆发,而这个时候,我们听到了约架正主的声音,淡淡传遍了全场:"抱歉,我迟到了。"
    ps:
    我与你们,同生共死

猜你喜欢: 《失落明珠》 《青华神帝》 《御灵堂传奇》 《我在漫威无限抽卡》 《将陵》 《江山争雄》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