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对杂鱼没兴趣

    战斗在一瞬间打响,两个红脸面具倏然朝我从来,黄脸面具在念咒,而白脸面具的曹操则在冷笑。
    他们是猎鹰,荆门黄家最神秘而强大的一群人。
    江湖第一世家,这样的名头。有一半的功劳得归功于他们的身上,而在他们面前的,不过就是一个江湖上几乎没有什么名声,凭着狗屎运气闯荡出来的家伙而已。
    不过这家伙曾经从荆门黄家的围捕队中突围而出。并且灭杀了包括黄坚在内的大部分人,所以猎鹰并非漠视,一味自大。
    他们总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所谓战术上重视的意思,就是在我来之前,将所有的事情都预料妥当。
    倘若我转身后逃,门口塞得有满满的人,结网以待。
    而朝我扑来的这两个红脸,也表现出了纯熟的配合手段来,那擒拿手之中,藏着许多精妙的手段,万般变化,仿佛只要我一变动,立刻配合一起,上前将我给拿下。
    他们四人,仿佛一个整体。
    我听到黄脸汉子口中呢喃而出的咒语。心头莫名一阵烦厌,感觉周遭一阵摇曳模糊。
    就好像站在船上,恰好遇到风浪似的。
    而在这摇晃之中,我出手了。輸入網址:ёǐ.觀看醉心张節
    里抄防守、侧闪防守。我一开始并没有锐意进取,展现出自己磅礴的力量,而是不断避开,将人拉到了门口的狭长过道来。
    当空间只剩下一人单对单攻防的一瞬间,我陡然出手。
    拳是猛龙。
    最刚猛的一击,对方横拳来挡,我瞧见他那关公一般的红脸面具下,闪烁不定的眼神,下意识地变招,化拳为爪,右手陡然长了半寸,陡然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我食指和中指往对方的拳头上面一探,方才发现那家伙的手上,居然戴着一指节钢套。
    我倘若是傻乎乎地与他硬碰硬,只怕虽然会震伤对方,但也会被这玩意弄到拳头。
    我甚至会在一交手的瞬间,右手血肉模糊。
    阴险!
    他之前一直有意识地将手藏在袖子里,这才使得我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方才防住了他的这一阴招。
    察觉到了这指节钢套的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心情,自然也不会对这个家伙有什么怜悯之心。右手一用力,朝着相反的方向猛然对折,那家伙的手掌发出一道难听的骨骼摩擦声,然后一声惨叫,往后退去。
    他这一退,十分及时,却是将我暗中飞出来的一脚给避开了去。
    好厉害。
    即便是受到了这般的伤害,他还能够明晓场中局势,抽身后退的同时,让自己的同伴上前来对我进行有效攻击,这样的大局观,让我对猎鹰刮目相看。
    到底是一帮整日都在做脏活的家伙和底牌,就这普通成员的表现,都比之前的那帮人要强大许多。
    这跟修为无关,而在于他的心是否强大。
    这人退后之后,另外一个人立刻接替了他,从兜里摸出了一把雪亮锋利的蝴蝶刀来。
    蝴蝶刀,真的宛如一只蝴蝶一般,在他的手间飞舞跳动,让人心神为其所多。
    除了考玉彪,他是我瞧见玩匕首最厉害的人。
    在他的手里,那蝴蝶刀就仿佛活过来了一般,不断地变幻着,然后听到刀刃与刀鞘碰撞的声音,咔咔咔……
    他将我一路逼退到了门口这儿来,退无可退。
    我若是心生害怕,伸手将门打开,必然会引来更多的敌人。
    而且是突袭。
    我没有退路了,于是也不在躲避。
    对方有一手绚丽的蝴蝶刀手艺,而我则有南海一脉在我身上的厚重传承。
    南海龟蛇技,灵蛇探手。
    我的右掌宛如游蛇,瞅准了空隙,朝着前方陡然游出,避开了对方华丽的刀法封挡,直击他的胸口。
    到胸口的那一瞬间,我使用起了打摔碑手的技法来。
    我这一招是奇袭,快得如同疾电,让对方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然而当我的手掌即将拍到对方的胸口上面时,我却能够瞧见对方的嘴角,微微地往上翘。
    他即便是无法回防,还有着潜意识的兴奋。
    也就是说,他反而希望我能够拍中他。
    为什么呢?
    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如同刚才那个带着指节钢套的家伙一样,这家伙的身上,应该穿得有荆棘内家。
    我这样一掌拍上去,他固然受足气力,然而我的手掌也会被那些荆棘给刺得满是血肉。
    倘若上面再沾一点儿毒,我只怕就得倒在这儿。
    我靠,都是算计。
    在那一瞬间,我终于知道了猎鹰为何如此神秘而强大,因为这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有着实战之中杀出来的保命手段,让人防不胜防。
    就在对方的期待眼神之中,我没有拍到他的胸口,而是在其身前一寸的地方停住了。
    砰!
    我的一掌拍在了空处,不过所有的劲气在一瞬间喷发了出来。
    劲气与空气在强烈的摩擦之中,发出了一声炸响来。
    这一掌没有拍实,威力顿时就减轻了六成,然而即便如此,那人也是宛如雷轰一般,向后退去,而我没有任何犹豫,手往旁边一抹,与他的右手快速地拍打了几个回合。
    空手夺白刃。
    这是十三层大散手里面的小巧技法,剑走偏锋之时,又有几分恢弘之气,那人虽然厉害,但事发突然,哪里能够及得上这酝酿了千年的手段。
    所以他那把绚烂的蝴蝶刀便很快易主了。
    这蝴蝶刀一换手,我没有任何犹豫地出了手,认认真真地教育了一下这个红脸汉子,真正的刀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简洁、干净、高效。
    一秒钟。
    我一秒钟出了十二刀,这是我能够做到的极限,而是用的技法,则是沿袭自逸仙刀的斩人诀。
    八刀斩在了手脚,而四刀斩在了脸上。
    唰!
    十二刀最终合成了一声,那人向后狂退的过程中,手脚都在流血,而脸上的面具则碎成了八瓣,露出了一张苍白而又年轻的面容来。
    那脸上,写满了恐惧。
    我出刀的一瞬间,便越过了这个人,朝着黄脸面具扑了过去。
    他在旁边叨逼叨、叨逼叨的状态让我很不自在。
    果然,就在我扑到了他的跟前时,宾馆厚厚的地毯下面,突然伸出了两只白骨手来,抓住我的双脚。
    坚定而执着。
    巫术啊?
    我的双脚被束缚,而在这一刹那,白脸曹操没有任何犹豫,抓着我的血刀,就朝着我斩落过来。
    这个套路,应该是早就商量好了的吧?
    绝杀?
    就在对方面带得色的时候,我的身子一矮,避过了这呼啸的刀锋,南海降魔录的劲气陡然流过双脚,将这白骨枯手给化解了去,然后我一把扑向了那黄脸面具,将他扑到了床上。
    我扑倒对方的一瞬间,感觉天地一阵巨震,天摇地晃,整栋楼都仿佛要垮塌下来。
    地震了么?
    我再低头一看,瞧见这人黄色面具下面的双眼宛如深邃的海洋深处,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朝我冲击而来。
    精神冲击?
    我感觉脑袋一阵剧痛,又有刀锋朝我挥了过来,没有任何犹豫,抬手就朝着对方的心脏猛然一刺。
    刺过之后,我朝着旁边一滚。
    啊……
    穿刺耳膜的叫声钻入了我的耳朵里,让我感觉到神志一阵模糊,而下一秒,大量龙脉之气的灌涌让我恢复了意识,瞧见一道雪白的光,朝着我面门砍了过来。
    我伸出了手。
    刀锋停止在了我额头一寸之处,我与对方一起,紧握住了那刀柄。
    左手则在迅速交击,最终也黏在了一起来。
    几个呼吸之后,我所有的幻觉都倏然消失了去,白脸曹操与我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刚才那个戴指环的家伙想过来占便宜,被我一脚踹倒了墙上去,滑落下来的时候,就再也起不来了。
    两人的死死地盯着,白脸曹操喘着粗气,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跟资料上面的实力完全不对应,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缓缓地抓着那刀柄,一点一点地侵入,然后说道:“猎鹰要抓我,要杀我,这个我都可以理解,不过拜托下一次来的时候,至少有点儿诚意,再派这帮垃圾过来,小心我翻脸,杀到你们荆门黄家去……”
    白脸曹操艰难地说道:“你真的很猖。”
    我一愣,说是猖狂的意思么?
    白脸曹操点了点头。
    我这时抓住了血刀,掌握了控制权,不过却并没有立刻出手,而是说道:“三天之后,我会在白头山鲜族雪窟恭候,我希望黄养鬼能够亲自带队,解决我与她之间的恩怨;如果不是,那么我下一次出手,就不留活口了。”
    说完话,我一个袖里藏蹬,将那人给踹开,然后一刀挥下。
    唰!
    凄厉的刀锋之中,那人踉跄躲过,退到了浴室门口,一脸惊讶地说道:“你不杀我?”
    我走到旁边,将行李包提了起来,又用床单将血刀擦净,将刀入鞘,然后说道:“我对杂鱼没兴趣,这里你自己收拾一下,不要让我们彼此为难。”
    说罢,我从容地从四楼的窗户边,一跃而下。

猜你喜欢: 《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轻尘栖弱草之异世侧妃》 《我本魔鬼》 《极品飞仙》 《嫁给僧侣先生》 《带着萌宠去修仙》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