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三英会战,天山群雄

    “放肆,”
    众位道人一起呐喊,朝着我们冲来,而我则是豪气大发,遥遥指着那杜政委说道:“果然是有其父就有其子,你儿子把我等构陷进入了那监狱之中没几天,你这老子又再次诬陷,当真以为这天下间,没有王法和公理了么,”
    杜政委一脸铁青,扭头看了蒋千里一眼,而那天山派掌教则猛然一挥手,
    铛,
    有人已经冲到了我们的跟前,扬起手中一把青锋利剑,便朝着我的面门刺来,显然是不想再让我开口,
    不过疯道人却在这个时候拦在了对方的跟前,拿着那根短棍子,挡住了对方的这夺命一剑,
    早在冲突开始的时候,那两位与我们同席的维族同胞就匆匆撤离,生怕被殃及池鱼,而我之前虽然缴获了西北第一刀的阔口刀,但是却留在了山门之前,手中并无趁手的兵器,
    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我只有操起了江湖上有名的武器条凳,横刀立马,
    而老鬼则将手摸入怀中,拿出了蠡龙爪来,
    而在此刻,他的脸色无比冰冷,
    我这兄弟,他是动了怒气和杀心了,
    战斗在那一瞬间打响了,拿着条凳的我从疯道人的身边猛然冲了出去,大声呐喊道:“今日是我南海一脉与天山派的战斗,诸位切莫插手,否则休怪我隔壁老王手下不留情面,”
    哐啷,
    条凳被我高高举起,然后一跃而下,重重砸落在了前面一个青脸道人的脑袋上,
    那人本来是举剑来刺的,却不料我的无相步有一种神鬼莫测的诡异,一下子就缓过了他得意的致命一剑,结果木凳砸在了人家的脑袋上,自己个儿的材质不行,从中而断,而那人则大叫一声,直接栽倒在地了去,
    我这一套动作是连贯的,弄倒了这人之后,我往左边一闪,避开了好几道凌厉致命的攻击,然后身子一低,将那人的长剑给抓到了手里,
    我平素用刀,但并非不会剑法,
    恰恰相反,南海一脉本就是以剑出名的,上一代的四位高人,皆以“剑”安在了自己的外号之中去,
    南海一脉的剑法不敢说独步天下,举世无双,却也绝对能够称得上是其中顶尖,
    一剑在手,我宛如那游龙惊凤,在人群之中游弋起来,
    天山派在西北能够有如此地位,与悬空寺遥遥相隔,并且在西北宗教局也有着强大的影响力,主要的原因,还在于门中的实力强大,
    这些冲上来的道士单拎起来不算什么,但众人一,扑来,却也是有些凶猛,
    特别是对方的那青锋宝剑,一剑又一剑,十分惊魂,
    围攻我们的,差不多有三十多人,皆是没有上席,随时准备维持秩序的那些精锐道士,身穿青衣,手段厉害,一旦集合起来,那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无论是蒋千里,还是杜政委,都觉得差不多应该能够处理现场的杂乱了,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时候,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见到自己的人不断翻飞倒地,而那三个狂妄之徒,却似乎越战越勇,
    渐渐的,天山派的众位道士居然顶不住了,
    且不谈那在西北早有名声的疯道人,另外两个狂妄的家伙,都不是什么吃素的角色,
    我挥着抢来的青锋宝剑奋力拼杀,几乎每一时刻身边都会有超过六人在对我进行攻击,然而我却显得游刃有余,凭借着无相步配合南海龟蛇技,总是能够让敌人的每一次精心进攻落了空,
    随后我的长剑,却能够挑起对方心底里最深沉的恐惧,
    我一番缠战,酣畅淋漓,而老鬼那边则显得更加惊险一些,他凭借着那蠡龙爪,贴身缠斗,往往能够以最险峻的手段,将敌人给制服,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道人在他面前倒下,周围的其余人则产生出了几分恐惧来,
    至于疯道人,他完全就是玩儿,拿着那根短木棍子,谁要是上前来,便一棒子砸落过去,管你练的是铁头功还是金钟罩,都得躺倒在地上去,
    天山派似乎感觉到了点子的扎手,于是逐渐有强者从席间跃出,加入其中,
    而这个时候,我也终于感觉到了艰难,
    对方上了高手,我面前有一个道袍上面绣着白虎仙鹤的中年道人,他不喜不怒,脸上的表情一丝不苟,用的也不是青锋剑,而是一把冰蚕丝拂尘,
    他那拂尘十分厉害,千丝万缕,根根坚韧,剑劈上去,仿佛击在了棉花之上一般,而打将过来的时候,却又是锋利如钢丝,
    我与他交手几个回合,在围攻之中,躲闪不及,右臂给划拉了一道口子,顿时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
    有鲜血流出来了,
    我精神为之一震,指着那人说道:“我剑下没有无名之人,报上名号了,”
    那人眉头一掀,冷然说道:“好叫你晓得,贫道乃天山派长老,人称木道人陈娥,”
    我一愣,说哪个鹅,
    陈娥大怒,说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家伙,待我将你斩杀了去,黄泉之下,你再呱噪吧……
    他出手很凶,手中佛尘一抖,居然化作万千丝线,将我头顶的整个天空都给笼罩,随后地上居然浮现出了无数靛蓝色的鬼手来,朝着我的脚踝抓来,
    我低头一瞧,知道天山派在降妖除魔的诸般法门上面,虽然并没有茅山宗那般出名,但手段却并不简单,
    面对着这样的对手,一把随意抢来的青锋剑根本无法对付,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猛然伸出了左手,
    火焰狻猊,赐我火焰铠甲,
    轰,
    一股炙热到了极致的火焰,从我的身体里陡然冒出,最长的火舌几乎有二三十公分,将我整个人都给笼罩了去,
    化身做了那火焰狂人的我猛然一跺脚,地下那些古怪的鬼手全部仓皇逃离,而随后我伸手抓住了一把垂落下来的佛尘冰蚕丝,一下子就将这玩意给点燃了去,火焰瞬间蔓延,朝着根处涌去,
    啊,
    木道人惨叫一声,将那笼罩了我整个头顶的万千佛尘陡然收起,回身一看,却见那仙气盎然的佛尘给烧去了一小半,黑黢黢的,不成模样,
    他又是心疼又是气愤,大怒道:“狗贼,还我的冰蚕十方拂尘来,”
    他身子陡然一快,冲入了我的跟前来,拿着那杆子猛然一抽,我瞧见对方这架势,仿佛要跟我拼命一般,没有敢跟他硬拼,而是向后退了两步,却听到身后老鬼大声吼道:“老王,小心,”
    我猛然扭身,却见有一个身高两米的道人,手持着一把双手剑,朝着我的天灵盖偷袭而来,
    原来这是双方早已设局好了的套子,就准备将我给一举斩杀了去,
    老鬼提醒之后,豁出了去,倏然而至,用那蠡龙爪挡住了这一剑,结果被巨大的力量给击得一阵气血翻涌,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他这一口老血喷出,心中舒畅许多,左手一抓,右手一划,突然间一股浓烈到了极致的血气陡然冲出,空间扭转,却是那血匙发了威,
    有着这血匙支撑,老鬼猛喝一声,将那巨剑给退回了去,然后猛然一扑,将那大汉给扑倒在地,张嘴就咬,
    不过他这一口并没有咬中,旁边有一老道士朗声说道:“好一个妖孽,看我青石道人与你周旋,”
    那道人拿着一把青幽幽的桃木剑,微微一荡,却有电光摇曳而出,
    老鬼被电了一下,狂吼一声,与这两人战做了一团,
    老鬼这边拼了命,我也是没有任何犹豫,当下就是捏起了剑诀,猛然前指,大声喝道:“逸仙刀,”
    飕,
    早已等待多时的逸仙刀陡然射出,气吞万里如虎,宛如一道流星而逝去,下一秒陡然会出现在了木道人的跟前来,
    这刀快,如疾电,木道人躲闪不及,只有拿自己那看家法器来抵挡,
    我心中也是来了几分狠劲儿,练起了那斩人诀,厉声喝道:“给我破,”
    铛,
    又是一阵惊天巨震,那人手中的冰蚕十方拂尘被一刀斩破,大股大股的清蒙之气从里面陡然冒出,木道人惨叫一声,朝着身后跌落而去,旁边立刻有人高声喊道:“师弟,小心,”
    一道鞭子宛如炸雷一般甩来,将逸仙刀给挡住了去,我害怕此人拿鞭子缠住逸仙刀,没有再次进攻,停住了脚步,
    而我这一停,周遭却是陡然出现了九个身影,有人高喝道:“众位师弟,随我摆下灭绝九宫剑阵,将这胆大妄为的狂徒给拘住,斩杀了去,”
    话音一落,九个红袍道士将我给围住,手中黑色铁剑遥遥而指,将我给困在了剑阵之中,
    很远处,我听到有人嘀咕道:“好家伙,天山派看来是下了杀心啊,这灭绝九宫剑阵乃天下间一等一的杀人阵,不见血不收兵,否则摆剑的人,都得中了心魔,啧啧……”
    也有人低声说道:“这般车轮战,好不丢脸……”
    周遭长剑翻飞,我感觉到一阵眩晕,突然间眼前仿佛浮现出了一张绝美的脸孔,对我轻轻说道:“王明,我的扇子呢,”

猜你喜欢: 《三国之狂战将军》 《无限足球世界》 《罪臣之女》 《慢穿之一花一世界》 《三千战火》 《我是一颗白菜的救世主》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