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阵眼已破碎

    响箭跨越空间,倏然间出现在了我们的心口处。 
    我经常玩逸仙刀,对于类似暗器有着天然的防范手段,侧身让开了这利箭,左右望去,却瞧不见射箭的人。 
    我这边看不见,但无花道人站在墙头,一切却都尽收眼底,伸手抓住了那根利箭,大声骂道:“我擦,冰丝箭郎,他什么时候变成僵尸的,我怎么不知道?” 
    冰丝箭郎? 
    我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啊? 
    我足尖点地,然后在墙头蹬了几下,跳上了墙头来。方才发现在东北角的一处院落,有上百个僵尸在围攻,地上已经躺下了四五个三目巫族的族人,而这些为首的,则是之前与我们一起过来的冰丝蛛后。 
    无花道人口中的冰丝箭郎。正是之前朝着我射过几箭,差点儿弄死我的那个家伙。 
    此人正在外围戒备,穿着一大?袍子,弯弓搭箭,瞧见我们这边冒了出来。立刻就一阵连珠箭朝这里不断射来。 
    嗖、嗖、嗖…… 
    长箭在半空中飞越,不断飞到我们的跟前来,角度刁钻,出其不意,倘若我们对于炁场的感知敏感度再差几分。说不定就真的给扎成刺猬了。 
    这样的情况,着实使人有些头疼。 
    除了这冰丝蛛后和她手下四人之外,还有好多僵尸,包括七八个三目巫族的族人,以及一种身高只有一米五。却有两对薄翅飞翔的小人儿。 
    我们仅仅是观察了几秒钟,便待不下去了,从墙头上跳了下来。 
    无花道人脸色惊恐,低声道:“他们怎么办到的?不但冰丝蛛后变成了僵尸,而且还有毒蜂一族的人,这帮家伙的毒蜂刺是虫原上最难对付的手段之一,只要挨上了,很难有几人能够存活的……” 
    我说他们在攻打的那个院落堡垒,应该就是法阵的阵眼了,如果被攻占了,会发生什么状况? 
    无花道人抬起头来,说她来了。 
    我一愣,说谁,无花道人激动地说道:“弄出这么大手笔的人,绝对是青衣魃,她肯定来了,来救兀突骨,甚至是要将这里的人一网打尽三目巫族太自信了,没有想到这些混进来的家伙里面会有什么异常,我甚至怀疑青衣魃她已经在人群里面了……” 
    我说三目巫族的守卫其实还是挺严格的,那青衣魃就算是混进外围,也未必能够进入第二层法阵,所以他们才会企图攻占阵眼,给青衣魃开道。 
    说完这里,我推了一把无花道人。说你快点去那边通风报信,让他们能够有一个提前的反应,我去帮忙。 
    无花道人拉着我,惊骇地说道:“你去帮忙?我看你去送死吧,那边的僵尸实在是太恐怖了。根本没办法救了,我们还是去找大部队过来,到时候再做计较……” 
    我摇头,说不行,我还是想要尝试一些。 
    两人争辩着,突然间墙头传来一阵嗡声,下一秒,我们的头顶上遮天蔽日,二三十个挥着翅膀的家伙出现在那儿,然后朝着我们俯冲而来。 
    毒蜂一族? 
    无花道人大声叫着,我一把推开了他,说你快走,这儿我来负责拖延。 
    说着话,我在一瞬间就将三尖两刃刀给拔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带翅膀的家伙转动角度,全部用菊花对准了我,然后猛然一震。 
    飕! 
    一种快速到了极致的声音陡然炸响,无数尖刺朝着我和无花道人射了过来。 
    毒蜂刺。 
    这些毒蜂刺大多宛如匕首一般长短,尖端漆?,泛着腥臭。三十多根一齐射出,那场面蔚为壮观,我有心帮无花道人拦住,当下也是讲三尖两刃刀抡了一个大圆,然后在同一时间。将逸仙刀给祭了出来。 
    长刀画圆,短刀补漏,在对方的攻击圈之中,我拼着强大的意志和内心,最终抵挡住了第一波暴风骤雨的攻击。 
    然而很快我发现这些毒蜂刺居然在半空之中一阵游弋。又回到了这帮人的菊花之中去。 
    这手段,有点儿类似于飞剑啊。 
    江湖中对于飞剑充满了最原始的崇拜,一把飞剑都能够震慑江湖,然而在这儿居然成了批发,着实有一些惊诧。 
    不过好在他们这毒蜂刺只是可回收的手段,并不能随着意志漫天游动。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而在挥舞三尖两刃刀的空隙,我也瞧见了这一帮人,大部分都不高,长得果真如同毒蜂一般的两段身材。不过却长着一人脑袋。 
    不但如此,而且颇为俊美,男的帅气,女的漂亮,就是有一点儿雷同,感觉好像是从韩国流水线上面回来的一样。 
    与这样赏心悦目的对手交战,其实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唯一让人有些头疼的,是这帮家伙实在是太灵巧了,根本不与我近身作战。每当我的三尖两刃刀挥过去的时候,它们便撤到了五六米之外的安全距离,然后转过身去,用菊花对准了我。 
    噗…… 
    这样的战斗让我有些烦躁,用逸仙刀斩杀了几人,也是用刀锋将脑袋给戳碎了去,脑袋都没有了,自然也作不得恶。 
    这帮毒蜂一族身手灵巧,毒蜂刺又格外烦人,逸仙刀对于化作僵尸之后的它们还无法做到一刀致命的结果。使得我并没有达成太多的战果,不过在我的掩护之下,无花道人倒也是撤离了此处。 
    几个回合之后,我没有再与这帮小角色周旋,腾空跳起。落在了墙头的另一面。 
    我朝着阵眼的那个院落进发了。 
    这些毒蜂一族依旧围绕在了我的身边,不断发起攻击,不过有着逸仙刀和三尖两刃刀,倒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而落在了这一边的我,需要面对的最大威胁,是那个冰丝箭郎的箭。 
    它的箭,无论是角度、力量还是螺旋的诡异,都足以对我造成最大的威胁,特别还是在无数毒蜂一族围绕的情况下。 
    然而这个时候,我的另一门手艺却也被我纯熟应用了起来。 
    小无相步。 
    或者说叫做镇压?栗山小无相步。 
    现如今我方才知道,它镇压的不是?栗山,而是苗疆万毒窟,又或者说是虫原,不周山下这片广阔的土地。 
    凭借着小无相步,我跨越了数百米,终于抵达了这边的战场。 
    正面的战场依旧在持续,负责守卫的三目巫族正在奋力与这帮来袭的僵尸厮杀,不过对手实在是太多了,有点儿扛不住,而我此刻也冲到了那个冰丝箭郎的跟前来。 
    这个家伙的身形庞大。蛛身差不多有一辆小汽车那般模样,上半身是个人,弯弓搭箭,其余的几只蛛脚在给它递箭。 
    正是有着这样的天赋,使得它的箭宛如自动步枪一般。速度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然而这些箭,却没有一支能够射中我。 
    小无相步,无相无色无形。 
    在第一百次落空之后,我冲到了它的跟前来,冷冷说道:“上次已经提醒过你。如果你的箭再一次射向我的时候,也就是你的死期来临。” 
    变成僵尸并不是死亡,而是另外一种生命形式的延续,我所要做的,就是让此人灰飞烟灭。变得再无生机。 
    唯有杀! 
    三尖两刃刀在冲到对方跟前的那一刹那,陡然间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斩落而去。 
    快,实在是太快了,这让一个全心全意负责远程攻击的箭手有些触不及防,它只来得及用手中的角质硬弓朝我这里格挡了一下。免得我将它一刀斩落下来。 
    对方的角质硬弓质量十分过硬,用来作近身搏击也无不可,毕竟占着身体优势,它对我有着一种居高临下的蔑视。 
    然而下一秒,它所有的蔑视都收敛无疑,化作了尘埃。 
    这一刀,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对方的角质硬弓,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斜斜上劈,将对方上半身的胸口处直接斩了下来。 
    硬,的确很硬,特别是化身成为了僵尸之后,这冰丝箭郎的身体宛如钢铁一般。 
    如果是之前,我未必能够的得手,但是现在却不同了。 
    三尖两刃刀从那个满是石像的神窟之中出来话之后,就已经是脱胎换骨了,当初那位真君没有来得及交代的东西,在这儿似乎得到了补全。 
    唰! 
    头颅飞扬而起,切口处并无鲜血喷溅,毕竟僵尸身体里的血大部分都已经凝固,不过被我斩杀成两截的冰丝箭郎终于没有能力再射箭了。 
    我感觉自己好像攻占了一个机枪碉堡。 
    然而就在我斩杀了冰丝箭郎的那一瞬间,我听到了一声巨大的轰鸣,不远处的高墙轰然倒塌了去,顶在最前面的那几个三目巫族僵尸族人发出一阵欢呼,冲进了里面去。 
    破了,破了…… 
    我的心中骇然,一种极度不安的情绪从心中腾然而起,这个时候瞧见那冰丝箭郎的旁边,散落着一个牛角号角。 
    这号角应该是求救信号,只可惜这帮人现身得太突然,让它根本没办法传讯。 
    我滚落过去,抓起了那角质号角,使劲儿一吹。 
    呜、呜、呜…… 
    苍凉的号角声从里面传出,传递着一种无尽的悲凉。 
    大战在即。

猜你喜欢: 《陆笑风传奇》 《超能重工》 《重铸星海》 《足坛第一帅》 《仙府种田》 《快穿之女配要自强》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