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通缉

    王童的话语让我们有些意外,没想到西南局居然在峨眉山这边驻扎得有人手, 
    不过听到他的解释,说是黑手双城那边来的消息,我也就差不多理解了当初在西熊苗寨的时候,我曾经跟黑手双城碰过头,阐明了目前黑舍利的情况,所以他那边其实是有所准备的, 
    不过那几个负责保管黑舍利的名山古刹并不在东南局,出于官场的一些潜规则,他不可能将手伸得过长, 
    所以才会通知名山古刹所在地的有关部门, 
    如果是别的地方,未必会有这样的注意,毕竟几个相关的有关部门虽然彼此协作,但暗中其实还是在较劲儿的,存在着一种极强的竞争关系,彼此之间的关系未必和睦,不过黑手双城与王童的父亲据说是几十年的老交情,所以才会如此重视,派自己的亲生儿子过来处理这件事情, 
    不过即便如此,从王童的口中我们了解到,目前因为邪灵教总坛被破的关系,全国上下的有关部门都在以找寻邪灵余孽为最重要的工作, 
    至于其它事儿,可能就会被往后推迟搁置, 
    所以王童这边的人手也算不上充足,也就是一些警戒的工作人员, 
    但峨眉山之上神权最盛,着名的庙宇便有八处,不出名的更是数不胜数,那山高水秀、层峦叠嶂之处,只有万千气象,也有高手无数, 
    王童是西南局老大的儿子,这身份足以让人重视,所以在他的协调之下,峨眉山之上的各宗门都抽出了一部分精锐高手来,分作三班,日夜镇守仙峰寺,倒也还算是安全, 
    我们刚才之所以被他找到,就是有人在暗处里跟他通报过了, 
    谈完这边的事情,王童开始焦急地问起了关于康妮的事情来,问我们为什么说康妮杀了蛇婆婆, 
    尽管这事儿有些残酷,但我沉默了一下,还是决定将事实的真相告诉于他, 
    当得知康妮极有可能被人种了食脑虫,从而成为了别人的奴隶之后,王童整个人都给惊呆了,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一脸气愤地说道:“这事儿既然是跟荆门黄家那个神秘的大小姐有关,不如我们对其施加压力,让他交出那个臭女人出来,好让康妮和那黄养鬼得以解脱……” 
    我摇头,说这事儿一点证据都没有,我们凭什么让荆门黄家交人, 
    王童说你们不是说这是张波亲口说的么,找他出来就行了啊, 
    老鬼在旁边冷冷一笑,说张波早就去黄泉报到了, 
    啊, 
    王童一脸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我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来,说没有啊,张波是因为像我们坦白了事实的真相之后,太过于内疚,投江自杀,跟我们没有关系唉,只可惜我们没有能够拦得住他…… 
    王童说鬼扯,这儿只有我们几个人,告诉我,为什么要杀他, 
    老鬼说我们说是替天行道,你相信么, 
    王童脸色有些难看了,而我则挥了挥手,让老鬼不要再多言,然后认真地跟王童分析道:“张波能够在背地里指控黄门郎,但绝对不会当面说,因为那是在找死,所以想要他来做证人,简直是妄想;至于你说施加压力,逼迫荆门黄家就范,这事儿想得有些天真,” 
    王童瞪眼,说哪里天真了, 
    我说如果从白道上面来说,由上而下的弄,人家上面还有民顾委的黄天望罩着,而如果用江湖手段打上去呃,说句不好听的话,荆门黄家的实力太强了,连令尊都未必敢惹,除非你拉半个西南局杀过去…… 
    王童苦笑,说什么理由都没有,怎么可能拉得上半个西南局嘛, 
    我一摊双手,说对咯,你没法,我们也没法,荆门黄家是一个庞然大物,没有人敢触碰,所以我们才会来这里守株待兔,就是想要在外面把事情给解决了, 
    王童沉思了一会儿,对我们说道:“不如你们加入我这里吧,反正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你觉得呢,” 
    我眯着眼睛,说问题倒是不大,关键在于不要走漏了消息, 
    王童点头,说这个我自然知道,你们身份特殊嘛, 
    与王童这边达成了协议,我们进入了仙峰寺里,然后被安排在了偏殿的一处厢房里来, 
    王童离开了没多一会儿,便折返回来,拿了两个皮箱子给我们, 
    我有些诧异,问是什么,王童告诉我,说你们现在的身份有些敏感,不过有的时候却又不得不露面,我这里有两张人皮面具,覆上去之后,与普通的易容术截然不同,就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而脱下来则需要特殊的溶液浸泡,十分安全,你们若是不觉得麻烦,便戴上吧, 
    听到还有这般神奇的东西,我和老鬼当然没有犹豫,接了过来,按照王童的指导将那人皮面具给戴上, 
    这面具一戴,老鬼变成了一个酒糟?的瘦高个儿,而我则变得斯斯文文起来,再配一副黑框眼镜,就好像是要去教书了一般, 
    唯一的遗憾,就是那面具将我额头上面的刀疤给遮挡住了, 
    刀疤之下是剑眼,没有这出口,我的逸仙刀和三尖两刃刀便难以出来,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老鬼特地帮我在那儿弄出了一条缝来,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王童对我们说道:“你们一路辛苦,且休息一天,明日我过来跟你们谈及接下来的安排,” 
    我们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峨眉山仙峰寺,结果这儿防卫森严,一点儿可趁之机都不给,安静得仿佛能够让人睡着,我们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确定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帮人还会不会再过来, 
    我们这可是守株待兔,但如果那兔子不走这条道,换了目标的话,事儿可就有些窘迫了, 
    既来之则安之,事已至此,实在没有什么担忧的必要, 
    我倒是显得很开,张罗着小米儿睡下,而我与老鬼则聊了一会儿,也跟着上了床, 
    这些天我们辗转奔波,其实也颇为疲惫,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 
    我们这边是王童单独接待的,第二日他在门外匆匆敲门,说有重要的事情, 
    我打开门来,他钻了进来,然后把门给带上,低声说道:“我给你们安排了新的身份,王明你叫做高树磊老高,老鬼兄你叫做丁颜明老丁,这两人都是西南局的人,不过是培训教育系统的,知道的人很少,” 
    说罢,他递来了两本工作证,上面盖着红彤彤的章,也不知道一夜的时间里,他去哪儿弄来的, 
    我接过了工作证,说多大点事儿,至于这么着急, 
    王童摇了摇头,说我着急的不是这事儿,而是华中局那边传来了两份通缉令,说你和老鬼两个人联手绑架了着名的民营企业家张波,至今在逃,正递交总局,准备全国通缉你们呢, 
    啊, 
    有没有这般无耻啊,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肺都快要气炸了,觉得那荆门黄家简直就是有一些过分了,想起当日之事,问那有没有关于王员外的消息呢, 
    王童愣了一下,说王员外是谁, 
    他久处西南腹地,对于西南之外的江湖并不是很了解,骤然听到这么一个搞笑的名字,着实有些转不过弯儿来, 
    我没有跟他解释,而是伸手,说借你手机用一下, 
    王童双手一摊,说这边山里没信号, 
    我说那有座机没, 
    王童想了一下,说收发室那边倒是有,怎么,要打电话, 
    我点头,说对, 
    王童带我去了收发室,并且将人给赶离开,我立刻拿起话筒,拨打了王员外的电话, 
    尽管也许有暴露的风险,但我此刻却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王员外略带警戒的声音,我清了清嗓子,问起了王员外的近况, 
    他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两声,然后说我当天不过是对峙而已,关我什么事, 
    我听他声音活蹦乱跳的,就放了心,说那行,我挂了, 
    我没有跟王员外多说什么,得知了他平安的消息之后,不再多言,回头问王童,说荆门黄家一点儿证据都没有,凭什么说我们绑架勒索, 
    王童解释,说不是荆门黄家,此事是由鄂北省局那边上报,然后交由华中局审批,最终报到总局批准通缉的, 
    我眼睛一亮,说这事儿还需要总局来批准, 
    王童说这是当然,宗教总局也是讲究法律法规的,不可能平白无故就抓人,一定要有站得住脚的证据和理由才行不过从目前来看,华中局那边都已经审批过了,说不定对方已经掌握到了什么确凿的证据了, 
    我在脑子里回忆了一边,想来想去,觉得我们基本上没有出现什么纰漏,唯一的证据,估计就是张波当时的一声呼喊, 
    而那声呼喊不过是十分主观武断的话儿,怎么可能取信, 
    至于拼斗现场,则更是搞笑了, 
    华中局那边之所以审批,说不定是对方在作伪证,又或者荆门黄家在那里有人, 
    这事儿如果找到黑手双城,会不会有所转折,

猜你喜欢: 《我的二次元学院》 《无良男妃》 《公主病的大学》 《我就喜欢你做作的样子》 《元能战记》 《福妻难求》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