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王明胜了

    我在此之前,并没有怎么听说过三绝真人的威名,即便是在长白山,也罕有听人提起, 
    但是能够名列天下十大之中,此人必定是天下正道之中的翘楚之人, 
    这样的对手,必将是除了黄公望之外,我所面对的最强一人, 
    所以我得竭尽全力, 
    三绝真人手持佛尘,摆出了前辈高人的架势,等待着我进攻,却没想到我从额头之上,摸出了一圆滚滚的珠子来,而随后这珠子却是幻化成了一把凶煞十足的三尖两刃刀来, 
    作为一把兵器,这长刀并不算出名,历史上除了几个特定的人物使用之外,基本上不会有人再用, 
    因为它并不符合物理切割原理, 
    但是光这一手,也的确是让人有些诧异,而上面隐然散发出来的神秘气息,也的确是让三绝真人为之严肃起来, 
    他似乎感觉到了威胁,左手在胸前掐念了一个咒诀,忽然间半空之中浮现出了一抹绿光, 
    那绿光宛如薄膜,附着于三绝真人的身上,顿时就散发出了一股说不出来的蒙蒙气息,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恍惚虚幻,宛如幻影一般, 
    而下一秒,他的佛尘一挥,却有四样幽暗的生灵在我的前后左右浮现出来, 
    余光打量而过,我瞧见左边乃一条巨大青蛇,右边为一头凶猛白虎,我身后是一只开屏孔雀,而正面处,在三绝真人的脚下,则是一头庞大的乌龟, 
    此四灵,正好暗合四象之名, 
    不远处的海常真人笑了,说三绝道兄,我倒是第一次瞧见有人逼你用出四象灵兽呢…… 
    通灵术么, 
    我心中默念着,嘴角却开始往上翘了起来, 
    你有,我也有啊…… 
    我没有再停留,而是紧紧握着三尖两刃刀,朝着前方缓步走去, 
    一开始的时候,我行走甚慢,然而几步之后,我开始进入了加速度中,陡然提升十倍,而就在我往前跳跃,飞跃了那堑壕的一瞬间,左右和后面的那三头灵物也陡然出动,朝着我攻击而来, 
    我在高速的行进之中,举起了左手, 
    火焰狻猊, 
    轰, 
    论出场的拉风,十个三绝真人的通灵术,都不及火焰狻猊一个响亮,这畜生从我的左手掌心之中陡然冒出,立刻原地咆哮一声,发出了让人为之战栗的嘶吼来,然后朝着那冲得最凶的白虎扑了过去, 
    论体型,它比白虎要庞大一倍,直接将那畜生的身子按倒在地,然后尾巴猛然一甩,抽到了那只孔雀的身上去, 
    砰…… 
    我听到了动静,却没有心思再多做观察,因为此刻的我已经冲到了三绝真人的跟前来, 
    天下十大啊…… 
    我心中叹息了一声,然后三尖两刃刀在一瞬间朝着前方猛然斩落而去, 
    一刀锋芒, 
    这一招爆裂无比,宛如洪水倾泻,水银铺地,在经过了小金龙的增幅,再加上之前的龙脉之气吸收,它的威力比之以前,简直强了十倍, 
    我有信心将一切都给斩落于刀下,然而三绝真人却并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 
    他迎上来的,却是佛尘, 
    万千佛尘丝,飞舞而起,仿佛女人的头发一般茂盛,每一根却又坚韧无比,刀刃斩将过去,根本无法受力,也无法凭借着自身的锐利将其斩断了去,反而像溺水时缠住人双脚的水草,以柔克刚,将我一往无前的三尖两刃刀给死死缠住, 
    不但如此,还有许多的拂尘丝散发出,朝着我的这边蔓延而来, 
    而三绝真人一如当初的邪灵左使黄公望一般,对三尖两刃刀开口夸赞道:“好刀,” 
    仅仅只是刀好么, 
    我一招用老,陡然变招,“孤鹜?飞”一出,那三尖两刃刀便如同一条游鱼,从十面埋伏之中陡然抽出来,三绝真人还想要对我进行围追堵截,却不料我的另一道杀手锏倏然而至, 
    逸仙刀, 
    飕, 
    此物一经祭出,陡然迸射出去,立刻发出了一声破空炸响,三绝真人听到,连忙放松了对三尖两刃刀的束缚,往后退了过去,用那佛尘化作了万千丝网,将自己周身给笼罩了去, 
    逸仙刀找不到攻击的点,唯有在半空之中停住,尾端不断发出“嗡、嗡”宛如蜂鸣一般的响动来, 
    这响声让人听了莫名胆寒,就连三绝真人瞧见了,也忍不住问了一句:“天池寨的逸仙刀,” 
    我点头,说然也, 
    三绝真人长叹了一口气,说逸仙刀此物,曾经与清廷的血滴子一般?名,都是传闻中千里取人首级的恐怖杀器,原以为此物太过于血腥,已然被弃用,没想到现如今又出现在了江湖之上了, 
    我说千里取人首级,这是志怪小说中的虚假之言,不过千米之内,我还是有点儿把握的, 
    三绝真人看了一眼与青蛇、白虎、孔雀斗成一团的火焰狻猊,说小友是逼我不得不竭尽全力啊…… 
    我恭敬地拱手,说还望赐教, 
    三绝真人一步踏前,突然间有星光垂落其间,无数力量狂涌入体,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海常真人则忍不住了,说道:“三绝导游,对一个年轻人,何必使用那催醒萨满神术,叫醒老祖宗呢,” 
    我瞧见原本干干瘦瘦的三绝真人在这样的力量灌充之下,整个人居然变得逐渐魁梧,宛如巨人一般,心中不但没有畏惧,却反而兴奋了起来, 
    我高声喊道:“来得好,” 
    话语方罢,我箭步如飞,朝着前方冲了过去,漫天银丝从三绝真人手中的佛尘之中迸发出来,暴涨十几米,充斥天地之间, 
    而我却并不在意,心念一动,正在以一敌三的火焰狻猊倏然归位,附着于我的身上来, 
    一片灼热的火焰之甲将我全身覆盖,那跳跃的火焰离体半米,方才停住侵袭, 
    我带着一身的火焰冲进了那银丝弥漫的空间,垂落下来的佛尘银丝想要将我给卷住,结果被我身上的火焰一激,立刻给火燎了去,露出了一丝空隙来, 
    砰, 
    我刚刚冲入其中,有一只拳头砸中了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上, 
    巨力倾泻,我半边膀子发麻,差点儿将长刀给扔了去,不过瞧见对方发达的肌肉将那道袍给撑得鼓胀,脸上青光萦绕,却是显露出了与他那个年纪所不相符合的凶悍来, 
    这就是萨满术么, 
    请神上身, 
    我瞧见三绝真人将拂尘扔开,让其化作了一个困住我的法阵,双手空空,又想起他刚才仿佛讥讽一般的夸赞,胸中豪情顿生,将那二郎神器直接扔到了地上去,大声喊道:“好一条汉子,” 
    长刀扔了,我捏紧拳头,与对方开始了贴身缠斗来, 
    在我扔刀的一瞬间,三绝真人显得有些脸色发青,估计是认为我在小看他,然而接下来的战斗,却让他将这轻蔑的心思给收敛了起来, 
    扔掉了三尖两刃刀的我,依旧强得可怕, 
    南海一脉之中,近身格斗有三宝,南海龟蛇技、十三层大散手、玄武金刚劫,每一样都能够横行无忌,而三者叠加,则更是恐怖, 
    除此之外,我这身体刚刚经历过了一场剧变,那月神祝福还只是其次,但此刻明月当空,却有源源不断的力量隔空传来, 
    最主要的,是我用南海降魔录消融了在欧洲收集的巨龙之力,此刻全部凝于我身体百骸之中, 
    这使得我的身体强度,到达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境地, 
    再有就是小金龙增幅的爆发…… 
    三绝真人凶猛恐怖到了极点,但这是因为他使用了萨满术,也就是所谓的请神上身,融合了阴神的力量,然而我这些,却全部都是自己的能力, 
    每一丝,都姓王, 
    战斗在持续,与之前绚烂华丽的道术所不同,此刻则是最为真实的拼斗, 
    拳拳到肉,仿佛两位泰坦巨人在搏斗,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大地却在不断颤抖,炁场被恐怖的力量给搅得一片混沌,音爆的炸响时不时地炸起, 
    最后的最后,终于有一人倒下了, 
    是阴神离体,骤然失落了的三绝真人,他被整个人的斗志都给提升上来的我一阵狂风暴雨的攻击,开始了节节败退, 
    而整个时候的我宛如出笼的猛虎,感受着这磅礴的力量在不断蔓延,有点儿遏制不住心头的热烈, 
    就在我使出最后一拳,宛如天雷炸响的时候,有一双手封在了它的上面, 
    双手交叠,我调动起来的恐怖巨力被硬生生地压制了去, 
    我这个时候方才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却见出手的,竟然是在旁边观战的白云观主人, 
    海常真人硬生生地接住了我的一拳,口中呢喃了一句经诀,然后往后一退,微微笑道:“此战胜负已分,两位便到此为止了吧,可好,” 
    我这时方才醒悟过来,喊了一声痛快,然后拱手说道:“前辈说得是极,” 
    三绝真人得了一点儿生机,终于缓过了气来, 
    他却是一洒脱之人,尽管被我给败了,却是从地上爬了起来,哈哈大笑,说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先前我还以为你与黄公望之事,只是吹牛,现如今我倒是有点儿诧异了黄公望那家伙,在你手中,是如何逃得性命的……

猜你喜欢: 《陆笑风传奇》 《超能重工》 《重铸星海》 《足坛第一帅》 《仙府种田》 《快穿之女配要自强》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