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东郭先生

    叫声让我惊讶,我看了老鬼一眼,他没有犹豫,转身就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跑去,而我则走到了马四蛮的跟前来,说没事吧, 
    马四蛮一脸崇敬地说道:“王哥,你刚才那一招,简直是太帅了,” 
    我说啊, 
    马四蛮说就是刚才那一刀啊,连人带树林子,一刀切断,这手段,实在是让人畏惧,我现在有点儿不太相信传言了,什么能够接你十招,就能够成为一流高手就刚才那样的,三刀都够呛, 
    我听见他的吹捧,忍不住笑了,说与人交战,无论招式,只论生死心思杂乱者死,一行杀人者生,如此而已, 
    马四蛮连连点头,说是,受教了, 
    这家伙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刀手,刚才面对着鹈饲三太夫眼花缭乱的偷袭,也能够扛住,毫不退缩,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手, 
    我与马四蛮简单讲了几句,这时老鬼回来了,还带了一个青衣道士回来, 
    这道士年纪有点儿大,四五十岁,满脸的泥,看不清模样,不过衣服上面满是血迹,看起来也是有过一番拼斗, 
    我瞧见他的打扮,和白云观的人差不多,就问道:“漏网之鱼,” 
    老鬼点头,说对,估计之前给弄晕了,刚刚醒过来, 
    我走上前去,瞧见那人的身上也有血痕,不过仿佛偏了,所以没有被杀死,而老鬼显然没有跟他解释我们的身份,这个家伙颤颤抖抖,一脸惊恐到极点的表情, 
    我看他的伤口愈合得很快,体质明显异于常人,便开口说道:“蛮子,过来给他包扎,” 
    马四蛮带着简单的医用包,赶过来,对那老道士说道:“别紧张,我是宗教局的人,这两位是我们请的江湖高手这位是天刀王王明,那位是燕尾客老鬼,刚才袭击你们的那帮日本忍者,已经都给他们干掉了,别担心……” 
    那人听到,身子一僵,挣扎着爬起来,张目望去,瞧见满地的尸体,突然间就跪倒在地,朝着我不断磕头,口中咕哝道:“谢谢、谢谢……” 
    呃,现在的道士都是一言不合就磕头么, 
    我看着这磕头虫一样的道士,心中不喜,也懒得询问他的体质为何异于常人了,平淡地说道:“别这么客气,出手杀人,是我们的本分,你们白云观赶过来帮忙,也是有心的……” 
    那人听到,迷之感动,跪倒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将头顶在泥土里,痛苦不已, 
    显然,他对于失去这些朝夕相处的同门感到难以延续的痛苦, 
    他甚至都不敢哭出声来,只有呜呜地哭着,压抑着自己心中的难过, 
    我最见不得这样的情形,瞧见他又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没有再多聊,而是说道:“这些白云观道友的遗体,就放在这里,等指挥部派人过来收敛吧,当务之急,是赶紧跟指挥部恢复联系,将我们这边的情况跟他们那边说明清楚,告诉他们日本第一忍德川信义已经介入此事了,” 
    马四蛮刚才就已经努力过了,此刻只有说道:“现在外面还有六组在外面巡逻,如果碰上那个杀意已决的日本第一忍,会出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得赶往石城镇,” 
    我对这个提议没有什么意见,让马四蛮给那个精神有点儿崩溃的老道士包扎过后,然后朝着临时指挥部赶去, 
    那个白云观的道士体质很强,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却一声也不坑,咬着牙跟着我们走,马四蛮跟他问了一下基本情况,瞧见他的情绪实在是有一些太不稳定了,于是便也没有多说, 
    我们一路奔行,两个小时之后,终于抵达了临时指挥部, 
    我要去见临时指挥部的总指挥易平,而马四蛮也跟着去,至于老鬼,他却懒得把时间浪费在那里面,于是陪着那个白云观道士一起去了医疗所, 
    一路上我感觉老鬼也不太爱说话,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难道是觉得“燕尾客”这外号不好听, 
    抵达了临时指挥所,这儿已经成了一个很大的临时营地,除了先期抵达的一百多号人之外,另外又来了各个部门的相关人员,包括军队和武警在内,差不多已经有了四百多人的规模, 
    易平得知了我们的到来,正在临时指挥营地前等我, 
    双方见面,简单寒暄过后,易平严肃地说道:“相关的信号干扰,在整个密云地区都已经有所发生,这情况是入夜之后开始的,敌人应该事先有所准备,一发动起来,所有的搜寻队都已经失去了联系,目前回来的已经有了三家,还有三个小队没有消息传来,我们已经派人去接应了……” 
    我说白云观的加入,怎么没有通知到我们, 
    易平说我已经叫人特意通知到你这边了,至于中间出了什么岔子,我刚才也在查,目前临指里已经有两名联络员被隔离审查了日本人怎么样, 
    听到易平问起这事儿,我斟酌了一下,然后说道:“很棘手,” 
    易平说:“怎么说,” 
    我说如果队伍里的人有不错的高手,并且觉有敏锐的反应,临时抱团,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如果稍微疏忽一些,又或者走入敌人的圈套里面,只怕就会重蹈覆辙,甚至全军覆没…… 
    易平说那帮日本忍者真的很厉害, 
    我说这个得看是谁,你问问马四蛮的感受, 
    马四蛮立刻说道:“其他人我不知道,我就跟德川信义的徒弟鹈饲三太夫交过手,那家伙出刀迅速,行走漂浮,特别善于利用光线和走位迷惑人的感知,稍不注意,就会被其趁机斩杀,对于我来说,很恐怖……” 
    易平点头,说忍者是一种长期从事杀人研究的修行者,这帮人介入争斗,事情就有点儿不可控了, 
    我说你知道陆左去日本的事情么, 
    易平听到,忍不住笑了,说听说过,据说日本当代神女加藤亚也跟他有一腿,不过至于是不是,谁也不晓得…… 
    我也笑了,说扬威国外,壮我国威,壮哉, 
    两人调侃一阵,易平说你们也辛苦一天,去吃点饭,然后休息吧,明天还有得忙, 
    我说不需要我去接人么, 
    易平说不用,现在人手充足,必要时刻,我会找人去通知你们的, 
    我也不客气,说好, 
    离开了临时指挥部,我一出来,就碰到了黄胖子,这家伙冲过来,热情地抱住了我,说嘿,我刚才见到老鬼了,你够可以的啊,日本忍者呢,也给我一刀一个,像杀鸡崽子一样弄死了,可以啊,不愧是叫做“天刀王”的男人, 
    他勒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赶忙推开他,保持距离,说别这么说,老鬼也出了力的, 
    黄胖子一脸郁闷,说这样的好事儿,怎么少了我,不公平, 
    我说你明天跟着我们,说不定能够碰见日本第一忍呢, 
    黄胖子哈哈大笑,说对,那行, 
    我说你吃饭了没有, 
    黄胖子说你还没吃法啊,我带你去,他们这儿的伙食不错,啤酒鸭和三杯鸡算得上一绝,烤鸭也不错嘿,他们是不是把全聚德的师傅请过来当厨子了, 
    我说你吃了, 
    黄胖子摸着肚子,嘿嘿笑,说吃是吃过了,不过陪着凯旋回来的天刀王再吃一顿庆功宴,我还是可以的, 
    我说那行,叫上老鬼,我们去食堂吃饭, 
    黄胖子说别了,老鬼兴致不高,说先去睡了, 
    啊, 
    我回忆了一下,说不会吧,他哪里兴致不高, 
    黄胖子说谁知道,许是你太出风头了呗, 
    他连推带拉,把我拉到了食堂去,宗教局这次行动,包了一家宾馆,食堂就是二楼的大餐厅,尽管到了晚上,不过里面的人依旧很多,而我在这里面因为地位的缘故,备受瞩目,一进来,无数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我们的身上,自认为跟我们说得上话的人,都会冲着我恭恭敬敬地喊一声:“王老大,” 
    王老大, 
    呵呵,这称呼让人莫名之间,就有点儿飘飘然啊…… 
    我并没有摆架子,和蔼地点头,然后与黄胖子找了角落的一处桌子,刚刚坐下,就有人跑了过来,满脸热情地说道:“王老大,吃点什么,” 
    我说随便吧,挑点管饱的,走了一天,肚子有点儿饿了, 
    那人点头,说好嘞,我给你上点招牌菜, 
    那人离去,黄胖子在旁边感慨,说我过来吃饭,都是去前台点菜,自己端盘子,没想到你这待遇,厨师长亲自过来问候,简直没谁了, 
    他说得不错,人情冷暖,我们吃饭的时候也不安生,不断有人过来跟我们攀交情,弄得我没吃多少,就赶紧离开了, 
    回到了房间里,我去找了老鬼一回,没有瞧见人,用通讯器联络,他跟我说没事,我才安心, 
    接着我便打坐休息,然后睡去, 
    如此一觉过去,突然间我感觉到周遭一片森寒,紧接着身子仿佛不受控了一般,睁开了眼睛来,瞧见有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家伙,坐在了我的床头之上,

猜你喜欢: 《龙凌天途》 《沉默的寄生》 《凰门》 《妖灵动漫社》 《超级黑锅系统》 《象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