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有些古怪

    七层宝塔的破碎,让整个空间都为之一振,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在与我酣战的黄天望却是突然往后一退,护在了不远处的秦风面前, 
    我瞧见七层宝塔中心处的漫天火焰,有一个人影从里面缓缓走出,心中怒火连天,冲着黄天望就是怒骂道:“马勒戈壁的……” 
    我恨他拦住我,给那神秘人放出南海剑怪这恐怖大拿的机会,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猛然一扬,准备将此人给直接捅死, 
    黄天望却并不与我争斗,猛然一剑荡来,大声喝道:“去拦住他啊,找我干嘛,” 
    他却是表现出一副与他不相干的态度,护着秦风朝着龙城方向退去, 
    而这个时候,从龙城之中冲出了几个黑影来,目光略过了场中之人,却是落到了那连绵火海中来,有人大叫道:“不好了,那恶魔给放出来了,龙脉危险,” 
    有人瞧见了我,却是拔出了长剑,朝着我冲了过来:“同党在这里,杀,” 
    对方倏然而至,剑却是送到了我的胸口来, 
    铛, 
    那人快如鬼魅,我不得不横刀挡开了去,对方一击不成,冷喝一声,说没想到年纪不大,却是个高手,众人,来帮我除掉此人…… 
    我往后退了一步,大声喊道:“我是来帮忙的,” 
    那人不信,还待上前,结果退到边缘处的黄天望却出声给我证明:“他是王红旗的孙辈,过来帮忙的,正主在那边,” 
    呃…… 
    我本来对黄天望满腹怨气,结果他这一句话说出来,反倒让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个时候我也看出来了,黄天望跟那个神秘人不是一伙的, 
    他之所以带着神秘人进入龙脉,又过来与我交手,全力阻拦,并非是受命于人,而是因为旁边那个看着如同普通人的男子受到了挟持和威胁,方才会如此, 
    而此刻他趁乱带着人离开,却也知道此刻的后果有多严重, 
    只有集合所有的力量,将这件事情给平了去,方才能够挽回损失, 
    轰…… 
    就在黄天望说出这话儿,所有人的目光都瞧向了七层宝塔方向的时候,那里突然间迸发出了巨大的炸响来,随后有两个身影从漫天的火焰之中朝着这边狂冲而来, 
    一个人是那个神秘人,而另外一个,则是被囚禁在七层宝塔之中的南海剑怪, 
    两人一起朝着外面冲来,火焰将他们身上的衣服给燃烧,使得这两人宛如一条凶猛的火兽, 
    这火焰不是寻常之火,热浪逼人,周遭无数看得见的空气波纹, 
    这是热到了极致的表现, 
    首当其冲的是两个须发洁白,胡子垂到了胸口之前的老头儿,他们赤手空拳,却拦在了最前面,瞧见这两人冲了过来,双手交叠,结出了法印若干,然后朝着前方猛然拍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他们身上爆发出了极为恐怖的气势来,其中一人腾空而起,重重落在了后面的地上,而另外一人却硬着头皮往前冲,来到了这两人的跟前, 
    他双手往前使劲儿一拍,与对方的手印对上了, 
    以一敌二, 
    轰…… 
    两个守陵老头儿先是一顿,紧接着整个人腾空而起,落到了几十米远的村落里去, 
    一掌之威, 
    而这个时候,火焰消退了去,我也瞧出了这人的面目来, 
    王千林, 
    天啊,居然正是我所怀疑的王千林,那个神秘人,居然真的是他, 
    这个家伙一身蛮横的气势,将拦住路的两人给直接拍飞之后,身子一转,避开了我们这些人,便冲到了龙城里面去, 
    立刻有两人朝着他追了过去, 
    其中就有刚才朝我挥剑之人, 
    而这个时候,烈火中又跑出了一人来,灰头土脸,一瘸一拐,却是我父亲, 
    他冲出法阵火场,左右一看,瞧见落在地上的那个人,却正是被关押其中的南海剑怪,便激动地冲了上去, 
    他腾空一跃,落到了刚刚脱困的南海剑怪身边来,那家伙便仿佛睡醒了一般,猛然跃了起来, 
    他一个黑虎掏心,砸向了我父亲去, 
    我吓得魂飞魄散,小无相步发动,人便冲到了对方的跟前来,举刀就斩, 
    我父亲修为高深,危机来临,滑步后退,而那南海剑怪也感应到了我的刀锋,猛然挥爪,一把抓住了我的三尖两刃刀, 
    他身上还有残存余火,一下子便蹿得老高,朝着我这边蔓延而来, 
    他显然是想要将我给逼走, 
    不过我哪里能够如他所愿,于是在下一秒,火焰狻猊瞬间发动,我的身周皆是冉冉烈火,与其对撞,丝毫不受损伤, 
    对方仅仅只是装腔作势而已,下一秒,他身子一收一缩,却是倏然之间腾身于半空之中,飞射远方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半空中传来了一声铮然之声, 
    铛, 
    有人拦住了这个南海剑怪,并且将他给逼落了下来, 
    两人落地之后,我方才发现拦住这人的,却是刚才与我为敌的黄天望, 
    果然,那个家伙还真的只是在于神秘人、哦,错了,应该是王千林貌离神合,此刻人质不在,他便也没有再多顾忌,悍然出手起来, 
    两人落地之后,倏然而交,然后再一次的分开了去, 
    黄天望这个时候横剑而立,气势与刚才却是截然不同,宛如一把出鞘的宝剑, 
    我心中凛然,知道这才是黄天望真正的实力,刚才的他,不过是在敷衍对方而已,并没有真心与我为敌, 
    也就是说,我刚才与他的拼斗,在他看来,不过是在过家家, 
    随后两人交手,电光火石, 
    不过十几个回合之后,我却听到黄天望大叫道:“帮我拿下此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却是看向了我, 
    场中除了我和我父亲,还有好几个驻扎龙城的隐士高人,然而那个家伙却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来, 
    有眼光, 
    我心中不觉有些得意,甚至有点儿不想理会他,让他吃点儿苦头才好, 
    毕竟他的那剑丸,已经表明了之前在金陵郊区找我麻烦,准备将我击杀的神秘人,正是这个被誉为大内第一高手的他,而当初若不是疯道人和老鬼及时出现救了我,只怕现如今的我,坟头草都长了两尺高, 
    不过瞧见我父亲毫不犹豫地冲上去的时候,我终于还是妥协了, 
    我与黄天望的矛盾,再如何激烈,都属于人民内部矛盾, 
    这矛盾是可以拖后的,而如果让南海剑怪逃脱,甚至让他将龙脉吸收为己用,不但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得死,而且还会祸乱无数的人, 
    这事儿是任何人都不希望发生的, 
    这属于吃饭的时候掀桌子,所有人都没有饭吃了, 
    所以在父亲冲出去之前,我已经手持三尖两刃刀加入了战场,不但如此,逸仙刀还先我一步,落到了南海剑怪的身上去, 
    当然,这攻击在第一时间被弹开了, 
    南海剑怪,哪里那么好杀, 
    本来战场之中的局势,黄天望仿佛落于下风,但我和我父亲王洪武的加入,使得局面的形势逆转, 
    三人开始渐渐地将南海剑怪给稳住了, 
    被压在七层宝塔之中的南海剑怪,即便是天人转世,身体的潜能其实早就已经被压榨得油尽灯枯了,如果只是逃,他或许能够逃脱,但如果是与人拼斗,近乎于干尸一般的他,其实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不过既便是如此,他的意志却是那般的坚强,一直硬撑着, 
    渐渐地,我们占了上风,然后开始奋力而上,而在这个时候,整个空间一阵轰鸣,却有一道光落在了我父亲的身上来, 
    我吓了一跳,刚要瞧个仔细,却见实战经验并不是很足的他突然间冲入战阵之前,然后三下五除二,居然将那南海剑怪给直接扑倒在了地上去, 
    随后他咬破中指血,在南海剑怪的脸上画了一个符印,猛然一拍, 
    定, 
    生猛如虎的南海剑怪浑身一震,人便僵直了去, 
    这时,父亲左右一望,对周遭几个守陵隐士开口说道:“将人带下去,再次布阵,将其封印,不可让其死,要让这灵魂永远禁锢在这肉体里,否则不管是融入龙脉,还是遗漏出去,都是天大的祸害……” 
    那几人听到,脸色一阵严肃,拱手说道:“喏,” 
    而我听到这话儿,顿时就懵住了, 
    这声音并不是我父亲的,古里古怪,听着好像是…… 
    这时黄天望说话了:“你是……王红旗,” 
    父亲回过头来,瞪着对方,一字一句地说道:“黄天望,虽然你也有龙脉守护之职,但从今日开始,我告诉你一件事情,那就是龙脉不欢迎你,” 
    他说得这般直接,黄天望的老脸一红,却不敢辩驳, 
    这时追王千林的那两人走了过来,拖着昏迷过去了的王千林,父亲瞧见,皱着眉头说道:“死了,” 
    有人听到这声音,立刻明白过来,禀报道:“没死,刚刚跑没多远,自个儿就晕倒了,” 
    父亲指着不远处,说道:“一起封印,” 
    黄天望却拦住了,说等等,这个人的身份关系重大,需要审一审…… 
    父亲抬头,盯向了他,而黄天望却垂下了眉头来,低声说道:“是那位的意思,”

猜你喜欢: 《漫威遇到英雄联盟》 《魔石之封存的国都》 《走进修仙》 《重生之最强皇帝》 《剑魂香》 《抗战之老子是土匪》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