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抓住一切空隙

    黄门郎冷笑一声,说你放心,想要见他很容易,很快你就要下去找他了…… 
    我显得十分平静,说也就是说,他死了,对吧, 
    黄门郎说你可以这么理解, 
    我叹了一口气,说黄家主,诚然,如你所言,我们之前其实是可以不用动手的,毕竟你女儿黄养鬼与我们是朋友,为什么你要对我们如此赶尽杀绝,不留余地呢, 
    听到了我貌似服软的叹息,黄门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精彩起来, 
    仿佛嘲笑,又似乎自嘲,他哈哈一笑,怨毒地望着我,说自从你动手杀了我荆门黄家的嫡子黄养天开始,这恩怨就结下了,再也没有缓冲;而从那一次冲突以来,你斩杀了我荆门黄家子弟二十四人,附庸手下无数,这样的血海深仇,如何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出,而这一切,都将会以你的死亡为终结…… 
    黄门郎露面,自然是摊牌讲因果,我本不是一个愿意废话的人,但还是忍不住跟他争辩了一句:“可是,率先动手,想我死的,可是你荆门黄家的黄养天,” 
    黄门郎恼怒了,说那又如何,我荆门黄家的招牌在江湖上如此响亮,你就不能看看我的面子, 
    我叹了一口气,说原来我们之间长达数年的冲突,所谓的导火索,就是不给你荆门黄家面子,对吧, 
    黄门郎点头,说然也,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如此而已, 
    我又问道:“关于我师父,还有什么可以透露的么,” 
    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口说道:“他是一个固执的人……” 
    我低下了头, 
    我能够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家伙之所以从黄养鬼手中将我师父带走,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要从我师父的那里,得到南海一脉的传承, 
    但我师父是什么人,尽管跟他的时间不多,但我却是十分了解, 
    宁死不屈, 
    这个男人有着异常坚硬的脊梁骨,宁折不弯,黄门郎想要从他口中得到这些,只怕是徒劳而已…… 
    不过…… 
    黄门郎开始将目光注视到了我的身上来,对我说道:“王明,你现如今已经置于死地,如果你想活,我们倒是可以做一做生意,” 
    我冷着脸,说什么生意, 
    黄门郎开口说道:“只要你交出南海一脉的毕生所学,以及所有的法器,并且自废修为,我保证你们所有人的性命你知道的,我荆门黄家是最为宽容的,只要你对我形不成威胁,我就不会对你动手;怎么样,这是一笔划算的交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现如今江湖上大名??的萧克明,他当初便是被废去了修为,你如果同意这么说,其实还是有希望的,对不对……” 
    他循循善诱,似乎引导我点头同意, 
    然而我知道,以黄门郎这人阴沉的性格,绝对是那种斩草必然除根的路子, 
    他这人表面上看起来大义凛然,各种光伟正,然而翻脸不认人、出尔反尔起来,绝对是一把好手, 
    然而我却突然笑了,说道:“好啊……” 
    啊, 
    黄门郎愣了一下,那影像都为之波动,突然间就抖了一下,而与此同时,老鬼也朝着我喊道:“行了,老王,” 
    我没有多加犹豫,将三尖两刃刀给抛向了一直站在被堵通道口的老鬼那儿去, 
    三尖两刃刀泛着青蒙蒙的光辉,而与此同时,老鬼也在迅速变大, 
    同样的配合,我们曾经在京都的慕田峪长城之外进行过一次,算得上是熟能生巧, 
    而与此同时,三尖两刃刀也熟悉了老鬼的气息,并不再抗拒, 
    因为它知晓,这是我的意志, 
    老鬼也是它爹, 
    吼…… 
    老鬼在一瞬间变得无比庞大,却是将大半个的空间都给占据了去,而那三尖两刃刀在老鬼的手中,却是一瞬间化作了疯狂转动的钻头,朝着被无数落石堵住的出口猛然搅去, 
    所谓“锁魔井”,自然是没有别的出口, 
    按理说,将进入其中的通道封死之后,理论上我们是再也没有逃脱的空间, 
    毕竟那堵在通道之处的落石,不知道有几百几千吨, 
    就算是修行者,也不可能挑战这样的重量, 
    而且还是在那法阵封锁的情况下,更是让我们有力使不出来,完全就是被困于牢笼之中,不得挣脱, 
    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黄门郎知道我们的本事,但消息却还是有一点儿滞后, 
    他并不知道老鬼在京都一战的时候,曾经活生生地吸食了一头毗蓝婆巨人的精血去这毗蓝婆到底有多厉害,寻常人或许难以评价,但是在佛教众佛陀之中,有一名毗蓝婆便是成为了觉者,立身成佛,名曰珈蓝菩萨, 
    老鬼吸食的那一头虽然与珈蓝菩萨相差甚远,但也足以瞧出它的厉害, 
    这一次的吸食,使得老鬼能够化身成为了巨人, 
    而当化身为巨人的老鬼,再配上了我这传承自清源妙道真君手中的神器三尖两刃刀,就能够产生出极为玄妙的化合反应来, 
    只要对方将自己严密无比的法阵弄出一点儿空隙, 
    而黄门郎真的是活雷锋,虽然我的猜测有一定的错误,他出现于场中,与我对话,并不是想要跟我炫耀什么,而是想要从我的这里骗取南海一脉的传承,但只要他有欲望,事情就变得好解决了, 
    法阵有漏洞,而我们又有金刚钻,结果会是什么呢, 
    一声巨响,三尖两刃刀疯狂转动,那堵在通道处的石头开始疯狂碎裂,然后朝着外面涌喷而出,刚才还稍显得意的黄门郎一下子就傻眼了, 
    是啊,愣谁瞧见这么大一个人,也一样不知所措啊, 
    当初我瞧见老鬼这副模样的时候,还不是一样忍不住地蛋疼, 
    而这个时候,我们都已经顾不得理会他了, 
    我刚才之所以跟他唧唧歪歪那么久,就是在给老鬼争取时间, 
    一阵惊天动地的震动之后,突然间满是尘灰的前方竟然有一股气流吹来,老鬼大叫道:“通了,走,” 
    这人变大了,嗓门也是如雷鸣一般, 
    我的耳朵轰隆隆一阵响,耳朵都要聋了,而身子却在那一瞬间变得兴奋起来, 
    我一把抓住了旁边的小米儿,又招呼了黄胖子一声,然后朝着前方的烟尘处冲了过去, 
    我们对于这个锁魔井,早就已经恨之入骨, 
    此刻能够出去,哪里还会停留, 
    机会只有一次,天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什么幺蛾子等着我们呢,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此地的确是不宜久留, 
    众人都是蓄势以待,故而几乎是一个疾冲,便冲出了锁魔井, 
    我们来到了外面的空间里来,这儿却是围着一大群的人, 
    这些都是荆门黄家在这长湖龙宫之下的精锐, 
    不过此刻这些人也显得十分惊慌,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有点儿措手不及, 
    说好的万无一失,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当我们冲出来的时候,老鬼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将三尖两刃刀扔给了我,喊道:“接着,” 
    我顺手一抄,将三尖两刃刀拿在手里,然后冲向了离我最近的一人去, 
    那人长得很像是黄门郎, 
    一开始我还以为就是黄门郎呢,匆匆一瞥,只见此人并没有坐着轮椅,而且看模样似乎要比黄门郎要年轻一些, 
    从诸人站着的方位来看,能够看得出此人在这儿的领导地位, 
    不是黄门郎,便是黄门令, 
    也就是黄麓口中所说的那个长湖龙宫负责人, 
    这也是一个硬角色, 
    不过对于我来说,蛮适合我来啃的, 
    唰…… 
    一道破空之声陡然浮现,而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却是已经站落到了对方的跟前来, 
    那人果然是个高手,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居然回手一抹,却是抽出了一把长剑来,与我对拼了一记, 
    铛, 
    一声炸响,那人站立不稳,朝着后面连着退了三步, 
    别看仅仅只是区区三步,却是已经证明了一件事情,那边是对方的修为,比我还是要差一点儿的, 
    或许这个事实说出来很多人都会难以置信,但事实便是事实,不容辩驳, 
    而之所以如此,则是因为轩辕内经与龙脉社稷图相互结合的缘故, 
    我得势不饶人,长刀翻飞,务必要让此人被我擒住, 
    视线范围之内,没有瞧见黄门郎, 
    这个家伙不知道藏在那个角落里,既然如此,自然是先将此人给拿住,这样子我们方才能够在对方的老窝之中游刃有余,来去自如, 
    但是荆门黄家的底蕴并不是这么简单的,能够称之为江湖第一世家,它还是有着其独到之处, 
    这人在与我交手几个回合,被我压得死死之后,知道了一个现实, 
    那就是他不如我, 
    既然如此,他便没有再与我争斗的想法,而是疾步而退,就在我来势汹汹的时候,突然间从角落里传来了一道光, 
    我仅仅是余光打量,便感觉到这光的恐怖, 
    千分之一秒,我决定退开, 
    我往后退了几步,那光落在了我刚才停留的地方,一个脸盆大的窟窿出现在了地面上,深不见底, 
    我抬头一看,却见混乱的人群之中,出现了四个巨人,镇守四个方向, 
    三目魔僵, 
    四个,

猜你喜欢: 《辣手小毒妃》 《妖龙古帝》 《婚婚欲恋:亿万娇妻买一送一》 《盛嫁》 《最强大仙系统》 《咫尺情深》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