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以火焰超度之

    我浑身冒着灼热的焰火,这焰火是从火焰狻猊身上散发出来的,我自己并不觉得温度有多高,但是对于旁人来说,却是忍受不住的炙热, 
    我本以为这久丹松嘉玛会被我手中的火焰给烫到,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真正受伤的,竟然是我, 
    我身上有那火焰狻猊散发出来的炙热火焰,但是对方的身上,却也有一种古怪的冥火, 
    这冥火十分古怪,与我的手指一接触,立刻就散发出了让人为之心悸的恐怖力量,竟然朝着我这儿瞬间蔓延过来,我吓了一大跳,感觉左手一僵,整个儿差点失去知觉,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女人却是朝着我的怀里猛然一挤,然后一个过肩摔,却是把我给摔了一个大马趴,后背重重砸落在了地上去, 
    砰…… 
    我感觉了背部传来一阵剧烈疼痛,而与此同时,对方手中的越女剑也朝着我的身上削来, 
    啊, 
    我右手一阵刺痛,却是给对方的剑刃轻轻划过,顿时就是鲜血蔓延, 
    就这一下,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 
    我面前的这一位,她的身体里可是有两种意识的,一个叫做久丹松嘉玛,是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而另外一个,则是荆门黄家黄门郎的长子黄养神, 
    这个男人曾经是宗教局特勤二组的组长,他几乎是跟着黑手双城一起出的道, 
    他拥有的战斗经验,比我强上太多, 
    不可大意啊…… 
    久丹松嘉玛得势不饶人,一招得手,又挤入了我的近侧,手中的双剑不停,不断朝着我袭击而来, 
    我的左手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许多,大概也是火焰狻猊起了作用,在短暂的停顿之后,我朝着身后退开,试图与这个女人拉开距离,将三尖两刃刀的优势发挥出来,结果她死死相逼,凭借着超卓的步伐,不停地围绕着我转, 
    唰…… 
    又一剑划过了我的后背处去,不过却并没有破开我身体的防备, 
    玄武金刚劫再加上磅礴的龙脉之气,使得我的身体坚硬无比,就算是锋芒毕露的越女剑,在片刻之间,也没有太多的效果, 
    而这一些也让久丹松嘉玛为之差异, 
    我与她分别并不算久,之前青城山一战的时候,我还没有现在这般的强大,然而短短的时间里,我却突飞猛进的成长,也让她心中产生了更多的杀意, 
    几乎在一瞬间,我感觉到对方眼神中,迸发出了浓烈的杀气来, 
    这杀气凝结在了越女剑上, 
    如此精巧玄妙的剑法,让人有点儿把握不住,我越是想要拉开距离,就越是不能得逞,而且我本以为能够以力压人,结果真正对拼起来的时候,发现这个女人居然已经拥有了不输于我的修为, 
    在几个回合之后,我终于感觉到了三尖两刃刀对于近身搏击而言,已经是一种负担了, 
    明白了这件事情之后,我立刻将此物搓成了刀丸,放回了剑眼里, 
    而与此同时,剑眼的附属功能启动, 
    久丹松嘉玛本来还想要凭借轻灵的手段,像野狼群对猛虎一般蚕食于我,然而当瞧见我收起了三尖两刃刀之后,方才发现此刻的我也同样变得无比灵活, 
    要知道,南海龟蛇技对于这样的交战,简直就是量身定制的, 
    双方开始再一次的交锋,久丹松嘉玛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来,因为虽然没有了三尖两刃刀,但是逸仙刀却是回到了我的手中来, 
    单刀而立,一下子就变得灵活无比, 
    而接下来的战斗,她发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我总是能够提前一步预测到她的攻击,并且做好调整, 
    这种处处料敌预先的手段,让久丹松嘉玛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而她并不知道,这是剑眼的功能, 
    两人如闪电一般,在场中又是交手了几个回合,不分胜负,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加入了战斗, 
    来人却是刚才离开了的老鬼,他居然又折返了回来, 
    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老鬼的战斗方式,与久丹松嘉玛刚才贴身而战的手段是差不多的,都是拼速度,极高的敏捷力,以及一瞬间把握机会的能力, 
    但是与神秘的久丹松嘉玛相比,老鬼多了一种叫做种族天赋的东西, 
    血族天生敏捷,快如闪电, 
    我收起了三尖两刃刀,凭借着剑眼与逸仙刀,与久丹松嘉玛战了个平手,而老鬼的加入则是将天平的方向朝着我们这边做了倾斜, 
    很快,久丹松嘉玛就在围攻之中给老鬼瞅了一个空子,一掌拍在了后背之上, 
    砰, 
    一声巨响,那女人居然消失在了半空之中去, 
    就仿佛她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世间过, 
    老鬼冷笑了一声,说在我面前,还敢玩这般的手段,简直是找死, 
    他霸气冷然地脱下了左手上的蠡龙爪,上面散发出了浓烈的血色光芒来,将空间笼罩,然后朝前猛然一巴掌拍了过去, 
    这一掌仿佛悄无声息,然而整个空间的炁场都是一片紊乱, 
    仿佛高温一般的波纹浮现,随即勾勒出了一个曼妙的身影来,老鬼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一把就将那身影给扑倒在了地上去, 
    嗤…… 
    又是一声响,随后我听到老鬼“啊“的大叫了一声,却是捂着手朝着旁边退去, 
    我知道老鬼估计又是中到了那女人身上冉冉的又名火焰, 
    不行,得想个办法啊…… 
    我这边刚刚一停顿,突然间头顶上却有黑云笼罩,然后朝着我这儿猛然落了下来, 
    砰, 
    出手的却是刚才我与久丹松嘉玛交手的时候全城围观的三目魔僵,因为刚才我们战斗的时候速度太快,又怕误伤到自家人,所以这两个三目魔僵一直保持着外围戒备的姿势,而此刻却是瞅准了机会,悍然出手, 
    它们不动的时候,我还差点儿忘记了这俩傻大个儿的存在,结果来这么一拳,顿时就被我惦记上了, 
    我避开了这家伙的一个大拳头,紧接着小无相步一转,人便翻上了它的身上去, 
    随即我三两下来到这家伙的肩膀上, 
    这家伙是学乖了,我一上身,先是用一只手去捂住自己额头上面的眼睛,而另外一只手却像是赶跳蚤一样,朝着我拍打而来, 
    依旧是声东击西的战术,我在那三目魔僵的手指尖上跳舞,而逸仙刀却是戳向了另外一头的额头上, 
    那家伙瞧见同伴有难,还想上来帮忙呢,结果一不注意,给我找到了一空子, 
    逸仙刀插进了对方额头上的眼珠子里去, 
    轰…… 
    这玩意就像是弹药库一般,瞬间引爆,巨大的冲击波带着我和那三目魔僵直接翻到在了地上去,而在这混乱时刻,我又顺着这家伙的手指缝儿,再一次插入了逸仙刀, 
    在那一瞬间,我夺路而逃, 
    巨大的爆炸最终还是将我猛然一撞,朝着前方的山壁重重撞了过去, 
    砰…… 
    我双手抱头,而即便如此,还是与山壁亲密接触,撞得我头晕眼花,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左右打量,却见我们刚才深处的溶洞居然塌了大半,到处都是烟尘, 
    空间格局一变,我失去了久丹松嘉玛的踪迹,而与此同时,老鬼也是人影无踪, 
    我动了动耳朵,试图听到什么声音, 
    结果入耳最多的,是簌簌往下掉落的岩石,我感觉我这一块儿并不结实,赶忙朝着不远处跑去,果然,我跑了十几米,刚才站立的地方顿时就坍塌了下来, 
    我若还在,只怕已成肉糜, 
    那三目魔僵厉害无比,但引爆的眼珠就好像是弹药库一般,四个炸开,整个溶洞毁了大半,我尽可能地往结构还算完整的地方逃去,结果跑了没几步,居然跟一人重重地撞到了一起来, 
    对方的身体柔软中又带着几分僵硬,不过到底还是没有将玄武金刚劫修炼至巅峰的我刚猛,结果给我一撞之下,直接腾飞了起来, 
    而在对方飞起的那一刹那,我瞧见了对方的面目, 
    黄养鬼, 
    哦,错了,应该是某个寄托于黄养鬼遗体里面的家伙, 
    那家伙在半空中一个转折,落在了地上之后,朝着我甩了两把飞刀过来,给我用逸仙刀给拨开了去, 
    这个时候,我发现我们确实走进了一个死胡同里面来, 
    她的身后,并无退路, 
    我眯起了眼睛来,开口说道:“尊驾怎么称呼,” 
    黄养鬼冷然笑道:“仁乃贡赛玛,” 
    我说这身体的主人已然已经死去,你又何必鸠占鹊巢,继续拿她的身子来作恶呢, 
    那仁乃贡赛玛没有与我多说,冷喝道:“凡人如何能够理解神的意志,” 
    她倏然而上,竟然冲到了我的跟前来,一记撩阴脚提出, 
    我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猛然出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脑袋,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我便将其朝着山壁上猛然一撞, 
    砰…… 
    就这一下,她就瘫倒在了地上去, 
    果然,除了久丹松嘉玛,其余的都不过是些小喽啰而已, 
    我抓着这位仁乃贡赛玛的头,手中有火焰熊熊燃烧而起,将她整个的身子给点燃了起来……

猜你喜欢: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麻烦》 《小子有信》 《地球毁灭计划》 《四爷宠妻日常》 《我的大小美女老婆》 《大宋昏君》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