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神风依旧恐怖

    我忍不住想笑,说活路,你做了那么多的腌臜屁事儿,居然还想活,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当初你何必杀了龙米儿,而且还是用凌迟的手段,更残忍地让他爷爷和父亲来做这事儿,你何必将我师父南海剑妖囚禁,又将他给残忍杀害,你何必处处针对于我,让我与荆门黄家产生矛盾,从而对峙呢, 
    我们之间的血海深仇若是能够洗刷,这世间岂不是天下大同,世界和平了, 
    可能么, 
    我不是老实人,平白挨欺负, 
    而就算我是老实人,老实人也没有挖过他家祖坟,凭什么遭受这样的磨难, 
    唯有死,可以洗刷一切, 
    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大开大阖,一切胆敢拦住我的人都会被我以最为暴戾的手段给直接逼开,甚至是一刀斩杀了去,而逸仙刀更是见缝插针,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击杀对方, 
    这样的情况让神风大长老大为震惊,他在乞求无果之后,开始朝康妮求救了起来, 
    他大声就到:“姓康的小妞,我们是合作者,我若死了,你什么好处都没有了……” 
    康妮这个时候被小米儿和小妖缠着,自顾不暇, 
    本来按照她的修为,早就已经处于落败的下场,然而短短一段时间不见,康妮却是有了一个新法宝,却是一个全身拢在黑纱之中的家伙,快得宛如闪电一般,在她身边不断腾挪跳跃, 
    我余光一扫,心中却又计算, 
    这个全身黑纱者,极有可能就是我们留在这儿的云陌阡,也就是魔偶, 
    我们从欧洲带回来的魔偶,可能被康妮这个女人给降服了,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而听到了神风大长老的话语,康妮大概也是觉得有几分道理,于是将手指放在了嘴里,然后使劲儿一吹,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刺破整个空间,然后传递到了很远的地方去, 
    飕、飕、飕…… 
    从好几个角落里,突然间蹿出了一个个腥臭不堪的身影来, 
    这些身影速度快得出去,而且一眼望去就知道并不是人, 
    而下一秒,我终于瞧见了这些玩意的真面目来, 
    幽冥鬼猿, 
    那些能够自爆的鬼东西,杀之麻烦,不杀更麻烦, 
    这玩意纯粹是用来恶心人的, 
    随着这些幽冥鬼猿不断扑到身上来,我不得不放弃了对神风大长老的追逐,认真应对起了它们来, 
    因为这些东西稍微不注意,就会害了我的性命, 
    而我对付这些家伙的第一招,叫做祸水东引, 
    我没有傻乎乎地停留在原地与之搏杀,而是身子一转,小无相步发动,然后冲到了停留原地的那些人群之中去, 
    此刻躲在了左边,表示不参与此次冲突的人,差不多有二十几个, 
    原来的地方,除了我刚才击杀和重伤的人之外,还有二十余人,算得上是一半一半, 
    这些人都是一些死硬分子,既然如此,我也管不得那么多, 
    这些幽冥鬼猿速度奇快,就好像自动跟踪的导弹一样,我去哪儿,它们随后便来,而粘在了人群之中,我没有半分犹豫,举刀就是一劈, 
    一刀下去,干净利落,而那恐怖的幽冥鬼火就好像是油泼烈焰一般,陡然就冒了起来,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我早有准备,之前防备那弓箭的炁场顿时就将自己护得周全, 
    我片点不沾,然而周遭却是一片火场, 
    那些死硬分子给幽冥鬼火沾染到,顿时就是烈焰滚滚,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这种鬼火能够将人体骨骼之中的磷抽取出来,然后点燃, 
    火焰滔天,那场景简直恐怖, 
    我估计在场之中的许多人,即便是并未沾染,估计也会做好多次的噩梦, 
    这将是他们一辈子都不忍想起的回忆, 
    我一不做二不休,手起刀落,将这些特地过来送死的幽冥鬼猿给三下五除二地全部劈成了两半,炸裂出来的幽冥鬼火燃遍了空间,不断浮动,宛如人间地狱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从另外一个角落里冲出了一头身高两米的魔猿来, 
    这玩意长得跟幽冥鬼猿虽然有几分相似,但体型却打了好几倍, 
    这东西凶悍无比,冲到了我的跟前,手中却有一根粗铁棍子,朝着我的天灵盖就是一阵猛砸, 
    我横刀来挡,感觉这畜生跟我在海天佛国时遇到的那猴子有几分相似, 
    不过这畜生绝对不是那个, 
    那个就仿佛有智慧一般,而我面前的这一头,却只是一个浑浑噩噩,听人命令的凶器而已, 
    而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闻到了一股子的焦臭之味, 
    这气息在一瞬间弥漫了整个空间,虽然那些幽冥鬼猿有着下水道一般的恶臭,但是这种焦臭味却是在一瞬间将其掩盖了去, 
    强中自有强中手,臭里还有更臭, 
    我在感觉到的一瞬间,立刻就心知不妙,随即闭了气息,进入了内循环中,然后一边与这头魔猿应付,一边左右观察,瞧看那焦臭味的来源, 
    而这个时候,我瞧见神风大长老的声音, 
    他在狂笑, 
    笑声中,他尖锐凄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苟且偷生,受尽屈辱,就是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若是被你杀了,我之前承受的屈辱,又有谁来为我补偿,想要我死,不如同归于尽吧,天人五衰……” 
    天人五衰, 
    听到这话儿,我猛然一刀,将那魔猿给直接挑飞了去,然后回头一看,却见那神风大长老赤身裸体地出现在了虫池边缘处,他的大脑袋变得一片血肉模糊,一对眼珠子居然突兀地爆了出来,然后头顶上浮现出了一个小人儿来,而小人儿的手中,则有一个不断转动的黑色漩涡, 
    这尼玛,是什么, 
    我心中惊骇,却感觉到偌大的洞穴之中,所有的生机都在那漩涡的快速转动之中变得泯灭,任何活动的生物,都在迅速衰退, 
    我瞧见离我最近的那人神情萎顿、衣服结垢,浑身油腻,恶臭冒出…… 
    这是要死的征兆,不管你是惊世骇俗的顶尖高手,还是什么也不会的寻常人,被这样的气息感染,最终的结局,都是一个字, 
    死, 
    死局已现,天人五衰, 
    啊…… 
    我听到了一声尖叫,那康妮焦急万分地怒吼道:“你这个大头怪物,你居然敢抽进此间生机,让我们所有人为你陪葬,” 
    因为离得最近,所以神风大长老此刻的身子开始急剧萎缩, 
    几秒钟之后,她却是变成了一具干尸,但是脑袋上面的那小人儿却茁壮了数分,腾身飞到了我们都触不到的洞顶之上去,手中捧着的圆轮开始散发出了各种邪恶的光芒来,充斥在场间, 
    死气弥漫, 
    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倦,好像闭上眼睛,从此昏睡过去, 
    而我的身体也在这个时候感觉到了僵硬,而且开始发臭, 
    这样的征兆一起,我立刻调动起了所有的龙脉之气,将自己的门户守住,而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小米儿在喊我:“爸爸,过来,” 
    我抬头过去,瞧见小米儿在对我招手, 
    她在蛇池边缘,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知道既然这儿待不住,我们又没有时间再一次的打开断龙石,那么只有一个办法, 
    通过这蛇池,离开此处,前往苗疆万毒窟, 
    只有这样,才能够在那神风大长老的天人五衰之中,留得一条性命来, 
    想到这里,我没有任何犹豫,足尖一点,人便出现在了蛇池边缘, 
    小米儿伸手拉住了我,然后朝着蛇池之中拽了过去, 
    我在被无数长蛇淹没的一瞬间,使出了逸仙刀的斩魔决,射向了头顶之上的那黑乎乎小人儿, 
    神风大长老变成了一具干尸,而我的感觉,是他所有的精神意志都化作了那小人儿, 
    我觉得他不可能修炼到三花聚顶、元神出窍, 
    这小黑人儿或许是歪门邪道的玩意,但是逸仙刀应该能够将其斩杀, 
    我还是那句话,神风大长老,必须死, 
    唯有一死,方能抵消他的罪孽, 
    在视线被群蛇淹没的时候,我瞧见逸仙刀斩破了那黑色小人儿,将其直接绞成了粉碎的气息去, 
    但是那旋转的黑色漩涡却在疯狂转动着,甚至还差点儿将逸仙刀给吸入其中, 
    我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极尽全力,将逸仙刀给收了回来, 
    这需要时间,而就在这个时候,大概是知道蛇池的通道已开,周遭的许多人都开始纷纷朝着这边跳了过来, 
    我感觉不断有人跳入蛇池,然后消失在了粘稠的池子里, 
    嗖…… 
    我感觉到逸仙刀终于脱离了那漩涡的吸引,赶紧将其收入身体里,然后往下一沉, 
    一沉一世界, 
    天地颠倒,时空投影不断在我的身边掠过,如此持续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觉身子突然间就是一阵颤抖,随后感觉再一次出现在了液体之中,然后开始奋力往上游去, 
    很快,我浮出了水面来,而周遭有许多的人,攀爬在了池子边缘, 
    这些人瞧见了我,慌忙逃开一边去, 
    我不管这些人,游到池边,刚刚站起来,却瞧见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站在远处, 
    蛇婆婆, 
    她不是死了么,

猜你喜欢: 《霸道老公宠妻上天》 《轻尘栖弱草之异世侧妃》 《我本魔鬼》 《极品飞仙》 《嫁给僧侣先生》 《带着萌宠去修仙》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