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大肚能容一人

    同样材质的衣服我隐约是有印象的,这主要是得益于我在长白山获得的真龙智慧,这东西虽然不能够增强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但是对于记忆力和归纳力还是有着极大的增强, 
    所以在瞧见青色布条的第一眼,我就认出了来, 
    如果我猜得没错,它应该是出自于青丘雁的身上,又或者是她的同族, 
    不过,最大的可能应该就是青丘雁吧, 
    也就是说,其实我并不用去青丘峰,在这儿就能够找到人, 
    我指着地上的红色鲜血,说果爷,闻一下,那鲜血的主人到哪里去了, 
    这儿的洞子四通八达,到处都是通道,我不敢贸然前行,而是将意识紧紧笼罩住众人,然后看向了哮天果, 
    听到我的吩咐,恢复了原来实力的哮天果冲到了血泊现场,趴在了地上,使劲儿一吸,然后一跃而起,指着左边的通道说道:“在那里,刚走不远,” 
    我大声喊道:“追,” 
    因为怀疑这边交手的人真是青丘雁,我没有了之前的淡定从容,招呼着众人,然后一马当先而去, 
    我冲得快,健步如飞,人很快就冲到了左边通道的尽头,感觉到有脚步声在远处, 
    我没有停留,继续紧紧跟随着,突然间前面有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这劲风实在是突然之极,我来不得回避,只有祭出逸仙刀,迎面而上,感觉到刀身与对方猛然相撞,然后下一秒斩魔诀激发,一瞬间将那东西给扎在了岩洞顶上去, 
    喀…… 
    我抬头一看,却见刚才袭击我的,居然是一条两米多长的巨大蜥蜴, 
    准确地说,应该是它的舌头, 
    这东西本以为能够偷袭得了我,却不知道在此时此刻,我身上的劲气将周身都给充盈,炁场?胀,感应一切变化,任何动静都无法瞒得过我, 
    逸仙刀将其钉在了壁顶之上,那东西居然还张牙舞爪,并没有死去, 
    我指间一动,逸仙刀上面的龙脉之气狂涌,将其心脉断了去,随后又落到了我的头顶上来,而这东西方才“啪”的一声砸落而下,变成一滩烂肉, 
    我人已经冲到了前方,之前在那儿交手的魔物近在咫尺, 
    没有等我喝止,突然间有一个黑影朝着我抛了过来, 
    我没有顺势一劈,而是猛然拍出了一掌,巨大的气浪拍打而去,落在了那玩意的身上, 
    这是一具尸体, 
    那尸体砸落在了山壁之上,竟然爆出了一大片的火花来,随后就仿佛燃油一般,迅速蔓延了起来,剧烈的火焰将整个洞子给照得透亮, 
    我瞧见了几张脸,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是三角形的螳螂, 
    它们的头顶之上,还有触角, 
    身子就像是蚂蚁一般的节肢,有着一个一米多长的纺锤性的肚子,手脚细长,而镶嵌在脑袋之上的巨大眼睛,一看就知道是复眼,能够在黑暗之中自由行动的那种, 
    它们的前肢,就像两把锋利的弯刀, 
    嘶…… 
    当我们的目光在半空中对视的时候,那玩意的腹腔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声音来, 
    我感觉好像是有重锤在击打我的脑袋, 
    精神攻击, 
    很高级啊,不过这样的手段就想要撂倒我么, 
    我冷笑了起来,足尖一顿,小无相步激发,人在一瞬间就接近了对方,随后逸仙刀也跟着冲了过来, 
    嗡…… 
    逸仙刀在半空中划过,发出一声蜂鸣声来,然而就要在即将斩杀对方的时候,突然间有一股粘稠的浓黑之气,将其承托了去, 
    逸仙刀被控制住了, 
    我的心中一惊,感觉到龙脉之气无法蔓延过去,竟然被那黑煞之气给阻隔了, 
    不好, 
    我没有敢拿逸仙刀来冒险,腾空而起,将逸仙刀收入眼中,然后拔出了三尖两刃刀来, 
    这把龙骨铸就的长刀拥有着无可匹敌的犀利,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猛然斩落而下,结果却被其中一个两米多高的螳螂用双臂给挡住了去, 
    随后另外两个直接一滚地,朝着我袭杀而来, 
    其中一人斩脚,一人斩腰, 
    这分工也是够明确的,我感觉到对方手中角质化的弯刀凌厉之极,不比那神兵利器差上几分,便身子一扭,撤向了三尖两刃刀之上的压力,然后挡住了这暴风骤雨的袭击, 
    没想到我这一收住攻势,对方立刻后撤,然后有一个黑影朝着我这里抛了过来, 
    我想也不想,直接又是一掌拍了过去, 
    砰, 
    又是一大团的火焰洒落而起,而这个时候,我听到?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的天,这是螳螂刀魔,黑暗中的超级杀手,第一快刀……” 
    螳螂刀魔, 
    我冷笑了一声,再一个小无相步激发,人又冲过了火场, 
    这一回,我拦在了对方的前路之上, 
    我横刀立马, 
    对方应该是感受到了我磅礴的气势,没有敢贸然上前,而是停在了原地,这个时候我方才瞧见这一伙里面,有十来个螳螂刀魔,还有一个肚子硕大,浑身流脓的大蛤蟆, 
    那大蛤蟆足有四米多高,宛如一个移动的气球, 
    我没有再看到其他的人,也没有瞧见我预计之中的青丘雁…… 
    “肚子里……”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我听到小妖大声喊道:“在肚子里,那癞蛤蟆的肚子里……” 
    我的天, 
    这才多久的一会儿工夫,人就给吃了个一干二净, 
    我的双眼在那一瞬间就红了,足尖一蹬,人便冲到了那人群之中去, 
    那些螳螂刀魔个个都是天生的刀术大师,手中弯刀一转,朝着我周身袭来,各处要害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惊涛骇浪, 
    三重浪…… 
    在这一刻,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有使出了南海一脉的顶尖剑技来,漫天的刀影笼罩,将一切攻击都给逼退了去,顺手又斩了对方几刀, 
    这些螳螂刀魔的身子就像茅坑里面的石头,又臭又硬, 
    三尖两刃刀斩了过去,居然只剩下灰白色的刀痕, 
    然而我却并没有灰心,而是将三尖两刃刀一抖,从里面陡然间冒出了一条黑龙来,围着这群螳螂刀魔转动, 
    一时之间,各种气劲狂涌而起,而我则不断利用身法腾挪跳跃, 
    我破不开对方的防备,却并不紧张, 
    不行就硬来, 
    三尖两刃刀找了一个机会,将一头螳螂刀魔给直接砸落在地上,用那万钧之力,直接用那隔山打牛的巧劲儿,将对方甲壳里面的身体给碾碎了去, 
    这一回,对方挨了我一刀,却再也没有爬起来, 
    而这个时候,之前阻隔住逸仙刀的那股黑煞之气又朝着我蔓延而来,我这时方才发现,这气息居然是从那大蛤蟆的闭口里面喷出来的, 
    它看着仿佛是气体,但是充满了极强的腐蚀性, 
    我往旁边一滚,然后再一次的挥刀, 
    隔山打牛, 
    我将这帮家伙堵在通道里面,奋力拼杀,手起刀落之间,三四个螳螂刀魔再也没有爬起来,这使得对方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在稍微的抵抗之后,它们居然转了方向,朝着后面突围, 
    然而这个时候,小妖姑娘却站了出来, 
    她的袖口抖落出一大把的种子,随后青色气息迅速蔓延,那种子在一瞬间就化作了无数刺藤,在山洞通道之中蔓延,一下子就结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刺藤防线来, 
    那些螳螂刀魔的弯刀锋利,奈何这藤墙一层又一层,层层叠叠,根本无法突破, 
    它们试图突破,最终却反而被卡在了那里去, 
    而我这边也是气势如虹,三尖两刃刀直取被围在中间的那巨大蛤蟆, 
    我对此物最是痛恨, 
    那些螳螂刀魔纷纷来挡,我在一不小心之间,右臂给划了一刀,顿时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还有阴寒之气顺势蔓延而去,仿佛要将我半个膀子都给弄僵一般, 
    好在我体内有源源不断的龙脉之气滋润,这才没有交待在这里, 
    终于我突进了最中心,一刀斩落在了那蛤蟆的脑袋上,巨大的头颅飞了起来,一大股的黑煞之气滚滚往外冒了出来, 
    而随着这巨大蛤蟆的死去,那些拼死抵抗的螳螂刀魔却仿佛失去了精气神一般,直接萎靡了, 
    它们有的慌忙逃窜,有的却变得有气无力起来, 
    我三两刀将这些家伙给料理了去,而这个时候那藤墙分开,小妖率先走了出来,瞧见我一副要追过去赶尽杀绝的样子,赶忙叫住我,说别追啊,人没死呢, 
    啊, 
    我说怎么可能, 
    小妖没有理我,径直来到了那躺倒在地上的无头蛤蟆跟前,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来,割破了满是脂肪的大肚皮,奋力一拉,居然从肚子里掏出了一血淋淋的人来, 
    而去那人还在蠕动, 
    我心中震惊,赶上前去,仔细打量一番,大为惊骇这人正是我要找的青丘雁, 
    我走到跟前来,单膝跪地,将满是血污的青丘雁给扶了起来,说青丘雁,你醒一醒,醒一醒…… 
    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喊,面前这个血淋淋的女人睁开了眼睛来,瞧见我,低声喊道:“王明,你是王明么,” 
    我点头,说对,是我, 
    青丘雁低声喊道:“快,快去救救小观音……”

猜你喜欢: 《解构异界》 《疯狂的手游》 《霸总的白月光[快穿]》 《贼军》 《豪门主母》 《惊鸿游龙[综+剑三]》

热门小说